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四十七章 投影

第两千八百四十七章 投影

    这一具投影出现之后,罗帆就感觉到自身的身体忽然变得莫名的沉重起来。

    这种沉重的感觉颇为奇妙,那并不是一种担负了重负的那种沉重,而是一种,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些超乎自身掌控的那种沉重!

    就仿佛,自己现如今对这身体的理解依然只是皮毛,对这身体种种深层秘密根本半点都没有了解一般。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当初他还是普通人的时候,每时每刻都有这样的感觉。当初他刚刚穿越进入洪荒天地的时候,也同样有着这种感觉。一直等到他修行有成,能够完全掌控自己的身躯,完全理解自己的身躯的时候,这种感觉方才消失。

    但,现如今,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却又重新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让他一时间却是有些难以言喻的感触。

    “没想到只是这么一丝丝的力量就有着这种玄奇的特性,果然,与真圣相关的一切都是不凡啊。”罗帆在这时候心中暗自想着,神色变得有些莫名了。

    心中这样想着,他的身形一晃,就已经是出了这一处天地的核心。

    虽然这一具化身本身有着种种深层的秘密是他所没有掌握的,甚至是他哪怕是用尽心思都难以挖掘出来的,但,这投影的实力却是完全没有因此而打半点折扣的。

    对于罗帆而言,这投影所拥有的实力,依然是能够与他的本体相媲美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借助这身躯,自然是能够做到无数不可思议的事情,直接跨空离开这天地的核心,那显然是一种完全不需要多说的小事而已。

    出现在天地核心之外,罗帆一眼看过去,就看到了一片广阔无边的天地印入眼帘。

    此时此刻,这一方天地似乎刚刚经历了某种无比惨烈的劫数。

    整方天地到处都是破灭的痕迹,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战场,更是无处不在的有着无尽的废墟。

    这一切的一切,铺陈开去,让罗帆一看就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经历了天地大劫啊,看来,这是一方正在经历过天地大劫,却不知为何被劫数层给吞噬掉,同化掉的天地。”他心中暗自想着。

    眼前这一方天地虽然到处都是劫数临头的痕迹,到处都是战斗的废墟,但这并不代表着这一方天地就已经是死寂了。

    事实上,这一方天地的性质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乍一眼看上去如同化作劫数天地一般,但,这整方天地却依然是生机勃勃。

    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虽然本质已经是发生了改变,已经是化作了以劫数威能作为根本本源的存在,但外表表现却很是难得的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之前在劫数层之外是什么模样,现如今依然是什么模样。

    当初他们怎么生存的,现如今也依然是怎么生存的。

    一切的一切,都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整方天地只是搬了个位置,本身的性质完全没有任何变化一般……

    看到这一幕,罗帆却是双眼一亮。

    眼前这种进项,对他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他想要探究这一方天地的秘密,想要知道这一方天地为何会让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感兴趣,最终抛弃那劫数层深处的绝好位置而选择这一方天地作为自身的存放之地的原因。若是这一方天地没有任何生灵,只剩下一片废墟,那他想要知道这种种,那所能够做的,怕就只能够如同考古学家一般在这一方天地各处考古了。

    但,现如今,这天地之中依然有着无尽的生灵,那么,他显然就能够通过这些生灵绕过许多原本的难题,轻轻松松的知道许多有关这一方天地的秘密!

    这种好处之大,不言而喻。

    在这时候,罗帆心中微动,这化身微微一凝之间,就已经是从原本的虚影模样,化作了如同真实的血肉之躯的模样。

    这并非是这一股形成他身躯的,与那真圣相关的力量变得多了。而是因为,在这时候,他直接凝聚外界无尽的力量来汇聚在他的这投影周围,借助自己的投影的本质来将这些力量镇压,让这些力量凝固在那里,这才使得他的身躯变得如同实质一般。

    真正严格来说,这时候他这种行为,其实就相当于在自己的投影身上再套上一件衣服而已。

    这一方天地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终究已经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连本质都已经是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所以,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原本的先天道体模样,却已经是被不知不觉间给消除了。

    现如今,原来那圆满天地的先天道体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却已经是完全失去了原本的那种种优势或者说特权。

    对于现在的这一方天地来说,任何一种生灵的模样,都可以说是先天道体,也可以说并非是先天道体。

    罗帆这时候的人形模样,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同样是能够得到天地的加持,也同样能够如同先天道体一般获得最为完美的成长。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或许这也就代表着同样的平庸了——不过,这一切对于现在的罗帆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

    现在的罗帆,需要的是弄清楚这一方天地的秘密。当然,若是在这过程之中能够弄清楚这一具投影的秘密,那就再好不过了。

    相比之下,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借助这天地的种种优势,种种特权来进行修行,却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中。

    如此这般一来,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因为身形而变得平庸,这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情况。

    离开那核心之后,所在之处可能是这一方天地的任何一处位置。

    之前罗帆的心中对自己的行动方向其实就已经是有了一些考虑了。所以,这时候他离开那核心之后,所出现的位置,却并不是什么荒郊野外,而是出现在一座城市的附近。

    在这里,在这一处位置,他一眼看过去,就能够在不远之外,看到一座极为广阔的城市存在于那里。

    那一座城市现如今已经是到处都是战斗的痕迹,到处都是废墟,整座城市之中的生灵这时候却是在忙碌着整理废墟,重建城市。

    这一座城市之中的强者同样是有着不少。其中真正能够让罗帆看得上眼,能够对罗帆有着什么启示作用,能够让他真正赞叹的强者自然是并不存在。但,放在天地之中,放在对天地的改造,对天地的破坏之上,能够称得上是强者的,却就相当不少了。

    至少,此时此刻,这整座城市从那废墟的状态恢复完好无损的状态的速度却就在那些强者的加持之下,变得相当的快速。

    看那样子,顶多不过数日,整座城市怕就会焕然一新了。

    之前已经说过,这一方天地的开辟者的模样乃是一种极为违逆罗帆审美观的模样。若是没有那先天道体所带来的圆满、完美的特性来加持。罗帆怕就会直接将其当做是怪物了……

    现如今,这种先天道体所带来的圆满、完美的特性虽然已经消失,但,这一方天地之中的生灵的审美观却早已成型了。

    这样的审美观之下,不符合那种近乎怪物模样的身形的生灵,都是丑恶的。而那些如同怪物一般模样的生灵模样,在他们的眼中方才是美好的,值得憧憬的!

    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的罗帆的模样,显然也是在那种丑恶的范围之中。

    当然,罗帆的身形虽然在这一方天地之中不算是先天道体,但终究是属于某一方天地的先天道体。这样的情况下,这种身形,天然的就蕴含着一种平衡,一种和谐,甚至是完美与圆满。当然,这种完美与圆满因为天地的缘故不可能完全展露出来,但光是前面的那些,却就已经是足以让他的形貌被人高看一眼了。

    即便是他们觉得罗帆的身形是丑陋的,但那也是属于丑萌丑萌的那种丑陋……

    这一切,若是再结合罗帆此时此刻所拥有的,那不可思议的能力来看,却就已经是足以让所有生灵无法再忽略他的存在了。

    这时候,罗帆挑选了这一座城市之中的最强者,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出现在那最强者的面前。

    这最强者原本正在努力的帮助这一座城市进行重建,极力的发挥自己的实力,清理这一座城市的废墟,再将那些废墟清理出来的种种进行重构,重新凝聚成为全新的建筑。

    面对着忽如其来的罗帆,那生灵身形一震“什么存在赶在本座面前嚣张?!”

    这声音所使用的语言自然是一种罗帆所完全陌生的语言。不过这样的语言对于他来说显然完全不是什么障碍。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瞬息间完全接收那话语之中的意念,那却几乎只是他的本能而已。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你应该能够感觉到这一方天地发生变化了吧?告诉我你所感觉到的一切吧。”

    他的话语,使用的只是自己所熟悉的语言,也是眼前这生灵所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语言。

    但,他相信,那生灵绝对能够听得懂他说的是什么,而且绝不会因为语言而产生什么误解!

    听到这话,那生灵冷笑起来,道“果然足够嚣张,想要让我配合你,就展现出你的实力来吧!”

    这生灵乃是强者,这是毋庸置疑的。作为强者,他自然有着自己的傲气。虽然之前罗帆出现在他面前的方法让他难以理解,似乎展现出了比他更加强大的实力,更加高明的手段。但,在没有真正尝试,没有真正试过之前,哪怕是罗帆表现的实力足以超越他千万倍,他也绝不可能会就此放弃!

    这是强者的傲气,甚至可以说是傲骨!

    罗帆却是一笑,道“这却是理所应当。你准备好了吗?”

    那生灵心头警兆猛然升起,周身一震之间,便猛然感受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威能瞬息间镇压在他的身上,让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周身上下忽然被完全镇压住,连颤抖都无法颤抖了,更别动作了。

    这强者在这时候方才真切的感受到了罗帆的强大,方才知道自己方才到底是有多作死!

    罗帆方才的行动在一般人眼中或许是近乎偷袭,但,他却相当清楚,这种如此恐怖的镇压力度,不管自己做多少准备,都不可能抵挡得了!也即是说,对方不管是偷不偷袭,对于结果而言,都没有任何一丝丝的改变!

    光是凭借这样的一次镇压,对方的强大,已经是毋庸置疑。

    至少,用那样的语气询问自己,逼问自己,却是完全有资格了。

    镇压了那强者一阵子,眼看着那强者力量疯狂鼓荡,甚至整个身体都有着不堪重负的声响不断的传出来,似乎下一瞬间就要完全炸开来,罗帆方才淡淡的一笑,慢慢的收回了镇压的力量。

    他并不是真的想要镇压眼前的生灵,并非是真的要将这生灵抹去。若是想要达到这种目的,他根本就不需要动手,甚至只需要一个意念过去,对方就会自主崩溃,自主消亡。

    他之所以展现出对方无可抵御的镇压力量,却就只是为了让他屈服,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是有多强大,让他明白自己这样询问他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那生灵这时候面色变换不定,最终才深吸一口气,道“前辈想要知道什么,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罗帆微微一笑,点点头道“这样就好。那就从这个世界的起源开始吧。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的起源吧。不要传说中的那种,要真正的,有证据证明的那种起源。”

    那生灵一阵头痛,若是说世界起源的传说,他顺手就能够拿出千百个。到哪,想要拥有证据能够证明这种起源是真实的那种起源,却就很需要花费一番心思来思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