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四十九章 圆满之别

第两千八百四十九章 圆满之别

    这种圆满并非只是一种感觉而已,那乃是这模拟混沌状态所赋予和一方天地的特质,或者说,赋予这一方天地的某种权限!

    可以说,若是这里并非模拟混沌状态,而是真正的混沌状态的话,那情况或许会有所不同。

    对于真正的混沌状态而言,甚至便是大天地,都不是其所能够承受的天地的极限。

    在那样的所在之中,完美天地或许也能够拥有这种圆满,能够获得这种圆满。但,这种圆满,可能就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就像是罗帆原本所理解当中的圆满并没有什么区别。

    毕竟,对于真正的混沌状态来说,其中的完美天地美度过一次天地大劫,本身都会有一个天大的跃迁,能够瞬间提升到原来的不知多少倍。如此这般一次又一次的天地大劫不断的降临,天地也一次又一次的提升。

    这样一直提升上去,那么,到某一刻,等到这天地度过第九次天地大劫,却尚且没有成为大天地之间的那一段时间,这完美天地自然便会散发这种圆满的韵味。

    当然,以真正的混沌状态的劫数机制来说,这介于第九次天地大劫与大天地之间显然是一段很是短暂的过程,甚至可能只是一闪而过的过程而已。但,不管怎么样,这个状态,都必然是存在的。

    毕竟,完美天地要蜕变成为大天地不可能是一瞬间,也不可能是一旦度过第九次天地大劫就开始。在度过就此天地大劫与真正蜕变成为大天地之间,必然会有一小段时间,这天地处于那种九次天地大劫圆满的状态。

    那样的状态,很是类似此时此刻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那度过七次天地大劫的圆满天地所处的状态。

    只是,相比之下,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这度过七次天地大劫的圆满天地的圆满状态其实只是这模拟混沌状态附加的。是因为这模拟混沌状态对真正的混沌状态模拟的极限限制而不得不给这度过七次天地大劫的天地附加上的一种状态而已。

    而真正的混沌状态却不同,对于真正的混沌状态来说,完美天地不管是多强,都不可能达到其承受的极限!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度过九次天地大劫的天地所处的那种圆满状态,却就并不是混沌状态强制附加的一种状态,而是那天地,因为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天地大劫,最终自然而然达到的一种状态。

    一种,正在向着大天地酝酿,正在向着大天地冲击的一种状态!

    这样的状态,可以说,就只是这天地所处的那种将破未破的过程之中所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一种感觉而已!

    当然,那种圆满,其实与眼前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圆满天地的圆满颇为相似。自然而然散发的感觉与强制附加的状态,这是完全不同的产生条件。但,这并不代表,这两种圆满就真的有多少不同的表现。

    那种度过九次天地大劫的完美天地所处的那种圆满状态,同样有着此时此刻这种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圆满天地类似的性质。

    毕竟,度过九次天地大劫,那完美天地其实自身就已经是自然而然的拥有了这种圆满的特质了。而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因为那天地度过的天地大劫次数不够,本身得到的本质提升,本质升华的次数不够,所以,凭借其自身的特质,其并无法拥有这种圆满的特质。这才需要这模拟混沌状态强制给其附加这种圆满特质……

    若是用一种更准确的说法来看的话,那便是,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度过七次天地大劫的圆满天地,其实只是这模拟混沌状态对那真正混沌状态之中度过就此天地大劫的完美天地的一种模拟而已!

    没错,只是一种模拟而已……

    这种圆满状态,就只是对那种度过九次天地大劫的那种完美天地所处的状态进行的一种模拟罢了!

    这种情况,说通了很是让人无奈。但,显然的,这种状态,却也足以让这度过七次天地大劫的天地获得不可思议的提升,让这一方天地的本质变得比起正常度过其次天地大劫的天地更要高级上不知多少。

    毕竟,九次天地大劫相比于七次天地大劫以及股市提升了不知多少倍,而少了那两次升华之后,那度过七次天地大劫的天地与度过九次天地大劫的天地之间的差距,更是几乎犹如天壤云泥一般巨大……

    可以说,对那度过九次天地大劫的天地所处状态的模拟,几乎就已经是将那度过其次天地大劫的天地进行一次本质的提升,使得那天地,变得比原来提升了不知多少倍!

    显然的,对于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来说,这种提升,这种升华,这种对真正的圆满的模拟,方才是让其感兴趣的东西。

    至于为何在这之前这一股力量并不前往那圆满天地,而是要等那圆满天地被拉入劫数层之中其方才出现在这里,那根本原因显然便是因为有没有天地开辟者的区别了。

    这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显然没有自主意识,或者说,是没有罗帆所能够理解的,生灵的自主意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股力量,显然是不会直接与生灵斗法,不会直接与天地开辟者斗法的。甚至,其即便是想要从某些天地之中汲取一些养分,一些其所需要的力量,所需要的物质,居然也只能够靠那些天地主动,靠那些天地之中的生灵去自主的献祭!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其主动去抢夺那有着天地开辟者存在的天地,玄可能性显然是不大的。

    当然,或许那劫数层与劫数层之外之间的间隔也有一定的关系?

    不顾,这一切障碍,在这圆满天地被拉入那劫数层之中,被劫数层之中的无穷劫数威能所同化的时候,情况显然就完全不同了。

    在这时候,这一方圆满天地已经是完全无主,这里几乎就已经是变成了劫数层之中其他任何地方那么寻常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自然是想要进入便进入,想要离开就离开了。

    而且彼此之间更是完全没有任何间隔存在,想要进入更加轻松,更加方便……

    种种想法闪过之后,罗帆心中长长呼出一口气。

    “真是奇妙的天地,没想到连这种圆满都可以模拟出来。”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这时候,那被他逼问的生灵却是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心底已经是无比的着急。

    他所着急的,自然不是因为这时候自己处于罗帆手中,随时可能被罗帆一个巴掌拍碎。而是着急着于,这时候他与外界的联系已经被完全截断,这一座城市之中的其他人不知道会如何担心,不知道会因此而采取什么行动。

    一想到那个后果,他就忍不住毛骨悚然。

    这一座城市已经是遭遇过无可抵御的灾难了,这时候在众生的努力之下,勉强的缓过气来,勉强的重新踏上成长的道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与这一座城市之中的其他人可以说都是在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在为了同一个目的而奋斗,彼此之间的关系之紧密,自然是不用多说。

    他相信,这一座城市之中的其他强者若是发现他出事了,必然会采取种种行动来营救他的。

    就像他若是发现其他人陷入危险之中也一样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一般。

    而他这时候所害怕的,就是他们所做出的营救行动!

    并不是担心自己会被他们的营救行动误伤,也不是担心他们的营救行动会让眼前这强者对自己动手。他所担心的却是,眼前这强者会因为他们的营救行动而心生愤怒,向着那些营救他的强者动手!

    与眼前这强者相处数日,这生灵却是无比清楚眼前这强者的强大。

    哪怕是,他并不知道其强大到什么程度,但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对方面前,甚至是这整座城市之中的所有强者加起来在对方面前,都比不上对方一根手指!

    也即是说,整座城市的所有强者加起来向着对方出手的话,对方所需要做的,就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就足以应对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眼前这强者对它的同伴出手的话,他相信,它的同伴之中,能够活下来的生灵,绝对没有!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这生灵怎么可能不担心?

    “敢问前辈还有什么吩咐吗?若是没有吩咐的话,我打算与我的同伴交代一番。”良久,这生灵鼓起勇气,对罗帆这样小心的道。

    哪怕是这句话可能触怒罗帆,它也豁出去了。

    毕竟,这句话若是触怒对方,死的可能就只是自己而已。但若是不问这句话,那么,死的就可能是这整座城市之中的所有强者!

    可以说,他在这时候说出这么一句话,其实就已经是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也正是因为这句话问出来需要这样的勇气,所以他方才是直到这时候方才问出口。毕竟,想要将生死置之度外,这需要的勇气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激发的。眼前这生灵虽然在意其他强者,虽然认为自己愿意为其他强者的安危而冒险,但显然的,将自己的性命加上去冒险,这却是需要太多太多的心理准备才能够做到。

    若不是这时候时间越来越紧迫,其他强者已经极有可能发现不对要采取行动了,它说不定现在都还没有办法鼓起勇气……

    罗帆这时候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在一开始就问我这个问题。”

    那生灵不由得面红耳赤。

    “放心,我对你们的性命没有半点兴趣。我所需要的就只是这个世界的秘密而已。”罗帆这时候却又淡淡的一笑,道。

    这生灵原本怎么想的,他并不知道,也没有去探究。但,对方一旦问了出来,他却就第一时间就把握住了它的想法,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它的顾忌。对方的一切心思,就都已经在他的眼中毫无任何遗漏了。

    这时候,他看似调侃,其实心中却还颇为赞叹的。

    毕竟,担心其他生灵会因为救自己而遭遇灾难,为了避免这一点而冒生命危险,这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正面的做法。这种正面的做法,自然是值得赞叹。

    而且,更重要的是,此时此刻,这整座城市之中的其他强者,也确确实实的如同眼前这生灵所想的一般,正在准备采取行动,正准备着想要冲击这一处位置,想要努力的探求这一处位置所发生的异变。

    从某方面来说,他们,并没有辜负眼前这生灵的信任!

    双方都没有辜负彼此,这种情况,自然是一件值得赞叹的事情。

    “联系它们吧。它们现在已经是差不多要冲进来了。”罗帆淡淡的一笑。

    说话间,他转身一闪,身形就已经是消失无踪,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整个过程毫无任何烟火气息,感觉上简直就如同太阳升起落下,水往低处流,人出生便会死亡……等等等等自然现象一般的自然。让眼前这强者在这瞬间就感受到一种完全不同于他以往领悟的玄妙气息。

    “刚刚的一切,不会自是我的幻觉而已吧?”在这瞬间,它的心中忍不住生出这样的怀疑。

    要知道,证明罗帆的存在的,就只有它的记忆而已。除了他的记忆之外的其他一切,不管是这个房间之中的任何气息残留,还是之前的力量残留,甚至是时空的残影,一切的一切,都完全无法证明这一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它怎么可能不生出这样的怀疑?

    不过,它终究不是那种愚昧之人,很快的就已经是确定自己方才并不是出现幻觉,方才确确实实是有着那种恐怖的强者出现在这里,并且逼问了他几日之久……

    “轰……”这时候整座建筑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巨大的轰鸣传遍了整座城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