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五十三章 忽略

第两千八百五十三章 忽略

    罗帆在这一处石碑之上,一站就是十年之久。

    这十年时间,自然是按照这圆满天地之中的时光流速来看的。

    这十年时间,相对于外界来说,或许只是一瞬间,又或许已经是亿兆年也说不定。而相对于那石碑内部的那无数幻影世界来说,这一段时间,却就已经是相当于数万年之久了。

    十倍内部的那些幻影世界,最大的好处,其实就是这种时光流速的不同。

    外界的十年,相当于其内部的,大概数万年之久!而且,这还只是平均的,有些幻影世界的时光流速比较快,这十年时间或许相当于百万年甚至千万年。而有些世界之中的时光流速比较慢,这一段时间,或许也不过是相当于其中的数十年而已。

    而这种时光流速的不同,对于修士来说,影响自然也是各不相同。

    有些生灵在这种时光流速之中得到了好处,因为这种时光流速,他们得到了淬炼,他们获得了更长的修炼时光,最终让自身的实力在这短短的时间之间就提升了比之前自己预想当中最好的情况都要强上千百倍。而对于另外一些修士来说,这种时光流速的不同就完全不是这样了。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时光流速的加长,却只是折磨,只是一种诅咒!

    那种得到好处的修士,乃是因为自身所处的幻影世界与自身的修行相当契合,在那种幻影世界之中,他们停留越长时间,所能够得到的好处就会越大。

    而对于另外的生灵来说,他们所在的幻影世界与自身的修行却是极度不契合。在那世界之中,他们停留每一分每一秒,都需要付出天大的代价,需要遭受无穷的痛苦!在那样的世界之中,停留比外界想象当中更强上无数倍的时间,那自然便相当于自身在那个世界之中遭受无数倍的折磨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些生灵的遭遇,那些生灵在那幻影世界之中所得到的好处与劫难,却并没有因为时光流速的不同而有所改变。

    那,依然是符合这一方天地修士与天地之间的整体平衡方式,依然也是符合这样天地的圆满特质的!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在这十年之间,却是若有所觉,隐隐间已经是从那上面提炼出一种,他所想要找寻的,类似与平衡机制的存在。

    这种类似于平衡机制的存在并不是力量,也不是信息,更不是什么意念,规则法则之类的更是完全不是。

    它,可以找到,但却完全无法形容出来,甚至只能用那种存在来称呼,根本就完全无法具体的将其描述出来!

    甚至,若不是罗帆这时候的投影乃是以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来承载,他甚至都无法相信自己所找到的这种存在是否是真实的,还是只是自己的一种幻觉而已……

    “平衡机制吗……”心中有些莫名的罗帆看着在这石碑之上萦绕不散,隐隐间与着这整方天地,与着这天地之中的万事万物都联系在一起的那种莫名的存在,心中产生种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情绪。

    这种平衡机制玄妙异常,与天地宇宙的万事万物都有着紧密的联系,似乎影响着万事万物,又似乎被万事万物所影响。似乎凌驾于万事万物之上,又好像是只是存在于万事万物之下……

    种种情况,似乎什么都说得通,又似乎什么都说不清楚……

    这种奇妙的景象,在以前,罗帆只是在一种存在之中见到过。那便是,有天地意志相关的存在身上见识过!

    天地意志这种存在,似乎就是天地的源头,似乎又是天地衍生出来的某种表象。

    它存在于天地之中,又像是凌驾于天地之上,好像是天地宇宙的万事万物都只能够遵循其运转方式来运转。又好像是天地万物都能够影响这天地意志一般。

    “天地意志呢?”在这瞬间,罗帆心中忽然想起被自己忽略了许久的某种存在。

    这圆满天地,自然是有着天地意志的。

    哪怕是罗帆自己所开辟出来的则之天地,也是有着天地意志的。其他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天地,自然也是如此。

    而这圆满天地,显然也是某一名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

    哪怕是这一名天地开辟者这时候已经是被劫数层给剔除出这一方天地了,将其与这一方天地的所有联系完全斩断了。但,这也并不能改变这一方天地的本质。

    既然这一方天地同样是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天地,那么,这一方天地,自然也应该是有着天地意志才算是正常。、

    但,这时候,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呢?!

    这一方天地被吞入这劫数层,被劫数威能给完全同化之后,那天地意志,想来也应该是存在的吧。

    至少,不可能真的毫无声息的就消失掉才对。

    那么,现在,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到底在何处?!总不可能,连同这天地的开辟者一同,被剔除出这一方天地了吧……

    这种事情,只要是想想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那天地开辟者虽然乃是这一方天地的主宰,是这一方天地成型的关键。但,不管怎么说,天地开辟者终究是天地开辟者,其与这一方天地之间,终究还是两个个体。彼此之间,终究还是能够被分别看待的。

    但,与这相反的,那天地意志就完全不同了。

    这天地意志,可以说就是这天地本身所产生的意志。与这天地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人的心灵与自身的身躯之间的关系一般。

    这样的存在,与这天地本身显然乃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

    想要将天地意志剔除出去,那简直就相当于直接就将一名生灵的心灵给抹去一般。这样所得到的生灵,不就只是躯壳而已?!只是躯壳的生灵,哪里还算得上是完整的生灵?其最大的价值,哪里还存在?!

    显然的,对于劫数层来说,其所需要的乃是这一方天地,是有价值的,能够正常运转,拥有着那种圆满特质的,天地!

    这样的天地,显然不可能只是一具躯壳而已。

    那么,既然其不是躯壳,那么,这天地的天地意志,自然也就应当依然存在于这一方天地之中,自然也依然需要在背后掌控着这天地,引导着这天地的一切变化!

    但,现在,那天地意志到底在何处?!

    或者说,这天地的天地意志,现如今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存在着?!是与正常天地的天地意志相同的姿态,还是以一种罗帆所完全不知道的,完全无法理解的姿态存在着的?!

    与这劫数层之中的无穷劫数威能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是被劫数威能给完全同化,和这一方天地的万事万物一般,还是与劫数层之中的劫数威能格格不入,甚至是时时刻刻的相互对抗?!

    这种种情况,对于现在的罗帆来说,都是一头雾水。

    而正常来说,他,本该是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这种影响整方天地一切的关键因素的。但,一直到现在,他却居然一直到自己感受到这种类似于天地意志特质的平衡机制之后,方才想起那种天地意志的存在,这不得不说是一件诡异的事情。

    “到底为什么我会这时候才想起天地意志?!”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疑惑。

    事实上,他现在想想的话,自己自从进入劫数层之后,似乎便一直忽略了天地意志这种存在。

    在那劫数天地之中是如此,在那力量表面上的那天地群之中也是如此。

    这个时候,在这圆满天地之中,也是如此。

    在之前那一段时间里面,在他的心中,天地意志这种存在似乎就是完全不存在的一般。似乎是自己的记忆,自己的思维都已经被某种特殊的机制所扭曲,又像是,某种无法想象的力量,让自己无法想到天地意志这种存在!

    “是不是这一股力量?”这时候,罗帆忍不住将自己的怀疑目标放在此时此刻他所寄身的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身上了。

    要知道,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是一种何等模样的存在,这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无比高深莫测的事情。其到底会达到什么层次,其可能拥有什么样的威能,其最终能够做到什么程度,这一切的一切,这时候的罗帆,都只能靠狂想才能够想出一二。

    而这种狂想之所以称作狂想,那显然就代表着,这种狂想本身就是极为不现实的,本身就代表这种狂想有着极大的,错误的可能性。

    如此这般一来,现如今,罗帆却完全无法否认,这种力量有着能够屏蔽他的思维,屏蔽他的记忆的能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时候他身上出现这种异常,出现这种挖暖忽略天地意志的情况,那最大的可能性,当然便是这一股力量在起作用了。

    不过,这也只能够是猜想而已。

    具体的,到底是不是这一股力量在起作用,这一股力量这样做又是为什么,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他来说,显然都只是一团迷雾。

    毕竟,他现在的层次,相对于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来说,实在是差得太远太远了。

    想要猜想那一股力量的用意,想要知道那一股力量的做法,那显然就像是一只蚂蚁想要猜想宇宙之外的某种神灵正在进行的思考一般荒谬。

    “不过,既然你要屏蔽我,那就代表着,天地意志很是关键吧。”心中这样想着,罗帆这时候已经是转换了思维方式了。

    这时候他虽然不知道那种屏蔽自己思维,屏蔽自己记忆的存在怎么屏蔽自己,为什么要屏蔽自己,但,既然是其想要屏蔽自己,那么也就代表,自己被屏蔽的东西,至少对那存在是有着某些影响的!

    既然确认了那对其实有影响的,那么,很显然的,自然便是这时候罗帆需要去做的事情。

    那存在想要屏蔽他对天地意志的认知,想要屏蔽他对天地意志的记忆,那么,自己最好的做法,显然就是往这方面去努力。

    对于天地意志,罗帆却是已经是有了相当深入的研究。至少,在他这个层次来说已经算是相当深入的研究了。或许,在客观上来说,他对于天地意志的研究根本只能算是皮毛之中的皮毛,甚至根本无法拿出来说。但,至少在他这个层次的修士来说,他的研究,已经绝对称得上是极为深刻,已经足以凌驾于绝大多数的天地开辟者,甚至是七劫强者之上了。

    在这时候,他虽然只是刚刚想到天地意志这种存在,但却就已经是隐隐间知道自己改向着哪个方向去寻找,该以什么样的途径去接触那天地意志了。

    哪怕是,这一方天地乃是一方他可以算是完全陌生的天地,哪怕是这一方天地的本质已经是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改变,也是如此。

    在这时候,他将目光已转,就已经是看向虚空之中的某一处空白之处。

    在他的眼中,那一处空白之处却并非完全空白,在那里,有着无穷无尽的隐藏时空存在着。

    事实上,这一方天地的各处,都有着无穷无尽的隐藏时空存在。

    只是,绝大多数的隐藏时空都是时时刻刻变换不定的,而且有些时空更是残破不堪,哪怕是长久停留都没有多少价值的时空。

    正是因为如此,这样的时空,他方才没有在这些时日去打什么主意。

    而这时候,他所观察的那一处虚空,其背后所隐藏的时空却有了微妙的不同。虽然依然是绝大多数都是残破不堪的时空,也是变换不定的时空,但在那无数变换不定,残破不堪的时空背后,却还有着一些时空依然是完整的,甚至包含着种种难以形容的微妙气息的时空存在于那里。

    在那其中的某一个时空之中,他能够感受到一种无比强大,无比浩瀚的气息存在着。

    那种气息若有若无,若隐若现,与之前他从下方石碑之中所得到的,那种平衡机制的气息去是有着几分相似之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