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五十七章

第两千八百五十七章

    这时候,罗帆已经是从之前的误区之中脱离出来了。

    想要让那天地意志完全理解他的想法,甚至有着与他类似的想法,这其实并不需要让这天地意志完全转化为他的形态,并不需要这天地意志的思维方式完全转化为他的思维方式!

    而只需要,这天地的形态,有足够的部分是偏向他的刑天,这天地意志的思维,有足够的部分是偏向他的思维方式的,就可以了!

    毕竟,那天地意志即便并非是真正的天地意志,而只是模拟混沌状态所模拟出来的天地意志而已,本身的存在,却也是一种极为高明,极为复杂的存在。对于这样的存在来说,罗帆本身的意志,本身的思维方式,其实也不过是相当于其意志,其思维方式的一小部分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将整体化作其中一小部分的模样,这简直就相当于将一头大象关进冰箱一般。

    看似简单的三步,但,其中却就有着一个天堑隔断一切。

    所以,想要让那天地意志的所有思维方式都完全转化为罗帆的思维方式,那显然就是近乎不可能的事件。

    相比之下,将一部分形态转化为罗帆的人形形态,将思维方式的一部分转化为罗帆的思维方式,这成功的可能性却就更大了。

    至于这一部分的思维方式能不能让其认同罗帆的追求,能不能让其认同与罗帆交易的条件,这其实根本不用多说。

    罗帆本身的意志是何等的坚定,其追求的目标又是多早确立起来的?

    哪怕是只有一部分思维方式是与他一样的,那天地意志,也有极大的可能会受到他的目标所影响,也有着极大的可能,会认同他的追求!

    就像是这时候,这天地意志只是七八成的时间化作人形,也只有七八成的思维方式转化为类似罗帆的思维方式而已,却就已经是让其能够与罗帆开始进行最后的交易了。

    当然,这天地意志原来所说的,追求与罗帆一样的思维方式这一点,其实也是真的。

    毕竟,对于天地意志而言,其那种由无尽意志,无穷灵性组合在一起的意志状态,本身就是一种极度混乱的状态!

    这种混乱的状态,虽然在外表表现出来乃是一种有序的状态,是一种可以交流的,如同真正的天地意志一般的状态。

    但,混乱便是混乱。

    对于这天地意志来说,自身的自我,其实是极度模糊的。

    他所展现出来的类似自我的存在,其实也不过是那无数混乱交织平衡之下的产物而已。而这种交织平衡之下的产物,显然不管怎么看,都不能算是真正的自我!

    对于天地意志来说,这种情况,自然是其所不愿意接受的。

    但,想要破除这种混乱,想要将这种平衡打破,想要获得自己真正的自我,这显然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甚至,光是凭借它自己,这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毕竟,别的不说,这种混乱,这种集合,这种平衡,可以说就是这天地意志的本质!若是没有这种混乱,这种集合,这种平衡,那么,天地意志,也就再不是天地意志了。其本身的本体,怕都会完全崩溃,重新化入万事万物之中,再不可能找寻得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天地意志自然不可能凭空就将自己的存在根基打破。

    正是因为如此,不知多少亿亿兆年一来,这天地意志方才一直保持着之前那种状态,方才一直是那种如同混乱的某种集合的这种状态。

    一直到之前,其与罗帆见面之后,情况就已经是完全改变了。

    作为这天地之中其他一切生灵,万事万物的灵性结合,在罗帆进入这一方天地之后,他,也成为了组成这天地意志的一部分。

    也即是说,这天地,同时也从他身上,或者说,这模拟混沌状态,已经是同时从他的身上复制出一些灵性,甚至是意志,融入了这天地意志之中,让其成为这天地意志的一部分!

    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这天地意志,显然就得到了一个千载难寻的机会。

    一个得到真正自我的机会。

    罗帆是什么存在?他是正在度第七次大劫的七劫强者!更是在这之前,道行境界便已经是不断提升,甚至超越了绝大多数七劫强者的强者。在进入这第七次大劫之后,他更是不断进步,最终然自身的境界,自身的道行,已经是不知不觉间达到了七劫强者巅峰,甚至感觉上距离八劫,都只是一小步的距离而已。

    这样的存在,其层次,别说相比于这圆满天地之中的无穷众生来说了,便是相比于这圆满天地自身来说,所差的,说不定也就只是那种圆满而已了。

    这样的存在,成为这天地意志的一部分,其在这天地意志之中所占据的比重,可想而知会有多么巨大。

    至少,在质量的比重上来说,是如此。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这天地意志来说,其所需要的,自我的核心,显然便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出现了。

    罗帆的复制意志,在这天地意志之中所占据的质量比重,已经是足以压下这天地意志的其他一切杂质,其他一切灵性,让其占据这天地意志最大的主体,最终影响这天地意志的思维方式,影响这天地意志的形态!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天地意志方才会主动来与罗帆交流,也方才会在与罗帆见面之后,有一部分展现出罗帆的形态。

    若不是如此的话,罗帆虽然乃是这一方天地之中独一无二的存在,但其作为一个普通的个体,相比于整方天地之中不知多少亿亿兆的生灵来说,在体量上,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哪怕是这天地意志会有着某一瞬间变化成为他的模样,那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小的瞬间而已!

    甚至不可能让罗帆所看到,所发现,那里可能让罗帆第一眼就看到其有着某一瞬间的形态完全化作他的模样?!

    如此这般种种前提条件之下,这天地意志接下来的追求自然就可想而知了。

    既然核心已经出现,自我的雏形已经出现,那么,接下来自然便是壮大着核心,完善这雏形了。

    而既然罗帆的意志乃是天地意志的核心,那么,这天地意志自然便要努力的向罗帆靠拢,努力的让自身的思维方式靠近罗帆的思维方式。唯有等到自身的一切都完全复制罗帆之后,它方才能够算是拥有真正的自我,方才能够算是真正避免了那种混乱!

    即便是,那时候的它将几乎化作罗帆的分身,或者说另一个罗帆一般,但至少,有自我了……

    但,显然的,事情不可能这样简单。

    之前已经说过,罗帆的意志,只不过是这天地意志的一个小小的部分而已。想要将整体完全转化为部分,其中间显然是有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天堑存在着。

    这样的天堑,让这种变化,却是怎么样都不可能完成的。

    也即是说,不管那天地意志怎么修改,怎么晚上,怎么将自己向罗帆的意志同化,最终,都只可能有一部分完全同化为罗帆的思维方式,同化为罗帆的意志形态!

    就像是,这时候一般……

    七八成的相似,这已经是这天地意志努力到尽头的成果了。

    剩下的那两三成的不相似,那却就已经是这天地意志极力压缩其他生灵,其他万事万物的种种灵性之后的剩余。

    接下来,哪怕是这天地意志再怎么努力,都已经是无法继续将那一部分进行压缩,不可能彻底的将那一部分剩余完全驱除出去。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样,这时候这天地意志方才会有所反应,这时候罗帆也方才真正反应过来。

    “原来如此,看来,你现在已经是走到了尽头,不可能再继续往这方面成长了。”罗帆叹息一声。

    那天地意志这时候依然是变换不定,神色当中却是显现出几分苦笑,道“确实,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但,这虽然尚且没有达到我最大的期待,但,相比于原来已经是好了无数倍了。原来,这便是拥有自我的感觉啊,真是美妙……”

    这天地意志感慨着,神色当中渐渐的浮现出一种难言的感动。

    便好像是感受到了某种让他震撼无比的事物一般。

    “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宁愿抛弃这种感觉而追求力量……”这天地意志良久方才叹息一声。

    方才那一瞬间,他已经是借助自身作为天地意志的便利,瞬间感应了整方天地的一切,将这整方天地之中,他原本无比熟悉,却完全没有看在心中,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任何感应的万事万物都重新感应了一遍。

    方才他心中的感动,便是因为这种感应而生出来的。

    要知道,天地万物,本身便蕴含了无穷感动存在。但,在以前,作为天地意志,作为无比混乱,甚至没有自我的存在,这天地意志虽然将一切都了然于心,完全理解万事万物的一切秘密,但却就根本感应不到这样的感动,无法理解这样的感动!

    而这时候,等到他将自身的七八成复制成为罗帆的思维方式之后,他方才真切的感受到这种难言的感动,方才真正的认识到了一直以来被自己所忽略掉的,天地万物的种种更深层的玄妙……

    而作为天地意志,它自然是知道这天地之中的几乎一切秘密。

    这几乎一切秘密之中,自然是包含着无穷修士的修行秘密。

    这些修行秘密,各式各样,蕴藏了这一方天地自古以来,无数修士对于修行的追求方式,对于大道的追求方式。

    而在那无数的修行奥妙之中,却就有着一些,完全是抛弃自身的思维形态,甚至抛弃自我,以换取无穷力量,无限威能,甚至成为天地的替身,成为与天地完全融合为一,甚至近乎天地意志的那种形态的存在。

    这种修行方式,在以前,它并不觉得有什么特殊的,也并不认为那是一种错误的修行方式。

    但,这时候,它却就发现,这种修行方式,居然是如此的反人类!

    让它觉得他们完全就是在暴殄天物!

    要知道,自我是如此的珍贵,是如此的奥妙,自我的思维方式又是如此的美妙。以这样的思维方式来感应外界,体悟外界,每时每刻所能够得到的收获都根本不是一般生灵所能够比拟的。甚至不是天地意志所能够比拟的。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有人为了力量,为了能够唾手可得的种种威能,而将这一切抛弃掉?!

    这种行为,怎么看都是暴殄天物的行为啊。

    “这是因为对你来说,力量是无比容易获得的,所以你才会这样想。”罗帆这时候却是叹息一声。

    虽然他也觉得为了力量抛弃自我,为了威能放弃自己的思维方式是一种很是愚蠢的选择。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做出这种选择的生灵,其实也并不是无法理解。毕竟,对于一般生灵来说,力量,威能,都是无比难获得的存在。

    甚至有些生灵哪怕是付出一切,都不可能得到一点力量,半点威能!

    对于这样的存在来说,奢求他们完全守住自我,为了自我放弃威能,放弃力量,这显然是有些不现实。

    听到罗帆这话,那天地意志若有所思,最终还是摇头叹息,道“我还是无法理解,居然会有人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显然的,我相信你的判断。至少,在这个时候,我并不认为你的判断会不如我。特别是关于生灵的思维方式之上的判断。”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微微一笑,道“或许吧,那么,现在你和我的交易你打算怎么进行?!是直接开始,还是先考虑考虑再说?”

    “考虑?不需要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也知道我想要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