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七十二章 动手

第两千八百七十二章 动手

    那圆满天地开辟者心中充满了愤怒。

    这种愤怒,直欲毁天灭地,此时此刻,这种毁天灭地的也已经是加入了那气势之中,不断的通过自己的气势宣泄出来,让这一个平行时空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圆满天地开辟者在罗帆面前很是弱小,在那天道面前也没有多少优势,显得再寻常不过了。但,事实上,他的强大,却是毋庸置疑的。

    毕竟是能够开天辟地的存在。若是真正发挥出来的话,毁天灭地,都只是等闲而已。、

    而这时候,他就打算,毁天灭地!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天道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周身上下都像是在被凌迟一般,每时每刻都有着无穷无尽的痛苦在时时刻刻的向着他淹没。

    “你打算动手吗?”天道艰难的对着那圆满天地开辟者问道。

    那圆满天地开辟者在这时候面上显现出极度愤怒之色,道“难道我动手不应该吗?”

    对于那圆满天地开辟者来说,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很明显了,这分明就是代表着这天道正在算计自己!正在使用某种他所不知道的手段,扭曲他的世界观,扭曲他自我的意志!

    这,对于任何修士来说,都几乎是不共戴天的。

    要知道,对于修士而言,自我的意志,自己的世界观,都是哪怕是稍稍动一点,都会立刻积聚不可缓解的仇恨的。而现在,天道却就通过手段,硬生生的将他的记忆,他的自我,硬生生的扭曲成为另一个模样!这样的情况下,他心中所积聚的仇恨,所对天道产生的愤怒,不言而喻。

    “但,你觉得我有能力算计你吗?”天道极为艰难的说道。

    在这时候,他的身体好像是在千刀万剐之中,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空闲,没有一处完好,哪怕是思考,哪怕是说话,都已经是需要他耗尽全身的力量了。

    “之前我也认为你没有这种能力。但,显然的,我错了。”圆满天地开辟者在这时候面上显现出极度愤怒。

    这乃是被欺骗的愤怒,被算计的愤怒!

    在这时候,他回忆起自己在这个则之天地的平行时空之中所经历的一切,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耻从心底产生出来。

    若是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来看自己在这平行时空之中所做的一切的话,自己是像是一个小丑,还是像是一个傻子?

    一想到这个,他的破坏便更加的强烈了。

    “死吧!”圆满天地开辟者在这时候怒吼一声。

    随着这一声怒吼,他终于动手了。瞬间,他猛然抬手就向着天道猛然拍过来。

    这么一拍,无穷不可思议的威能在这瞬间在他的双手之间汇聚。

    这些威能汇聚成为无比凝练的奇妙灵光,在成型之后,瞬息间,就已经是撼动了这整个则之天地的平行时空。

    在这种撼动之下,那平行时空之中出现了无数的裂缝,这些裂缝简直就像是这平行时空本身的纹路一般,遍及了这整个平行时空的每一寸虚空……

    面对着这样的去情况,天道面上显现出骇然之色。

    不过也仅仅只是骇然而已。

    圆满天地虽然强大无比,但这天道显然也不是弱者。

    特别是,此时此刻,在这则之天地之中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要知道,天道本身可已经是被罗帆赋予了这则之天地之中的最高权限。

    这种最高权限使得他能够借助这则之天地的一切力量,做到自己所想要做到的一切事情,至少是在这则之天地所允许的范围之内的所有事情。

    这平行时空看似与天地的主体完全不同,但事实上,其也是则之天地的一部分。在这里天道同样能够借助则之天地的一切威能,同样是能够借助这些威能来与圆满天地开辟者进行战斗!

    在这时候,面对着那圆满天地开辟者凶猛的一击,天道只是冷笑了一声,紧接着身形一闪之间,便瞬间脱离了这平行时空。

    与此同时,这平行时空的整体,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一切的一切,都在这时候被一股恐怖的毁灭力量所充斥,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之下,这整个平行时空都从里到外的开始毁灭了。

    这种毁灭,不再是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力量效果,而是,那天道自己的力量效果!

    或者说,是他的权限效果!

    随着那平行时空的毁灭,那圆满天地开辟者就感觉到一种无法想象的恐怖危险袭上心头。

    好似瞬息间,他自身的一切根基都要被毁灭,都要被消抹掉了一般。

    这种危险是如此的强烈,让这圆满天地开辟者在这瞬息间就感觉到,自己若是不采取行动,等待自己的,便将可能是死亡!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圆满天地开辟者面上显现出冷笑,紧接着他身体周围的那些记忆凝练的光华开始发生了莫名的改变。

    无数奇异的光华在这瞬间不断的从这些光影之中凝聚而出,衍生出了不知多少难以言喻的现象,推动着这奇异光华开始快速的扩散开去,不断的让那光华所覆盖的范围开始不断的向外扩张,很快的,其位置就已经是完全取代了这整个平行时空所有的位置,让这整个平行时空在这瞬息间都被这种如同天地,如同世界,如同时空一般的光华所取代了。

    这个平行时空对于整方则之天地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点而已。但这并不代表着它就是能够随意抛弃的。

    之前已经说过,则之天地之中的无数平行所在,其实是代表着则之天地的无数可能性的。

    这样的情况下,这平行时空的毁灭,也就代表着,这则之天地的某一个可能性的毁灭。

    这种情况,对于则之天地来说,显然是不能接受的。

    毕竟,哪怕是再小,那也是损伤。而对于天地来说,损伤,便代表着趋势,一点损伤,可能就是崩溃的开端。

    因此,对于这平行时空的损伤,则之天地,却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但,这平行时空的毁灭显然已经是事实了。是那天道,通过自身的权限,硬生生的将那平行时空给毁灭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则之天地的不接受与这平行时空的毁灭交织在一起,就使得了这则之天地开始向着其他任何可能寻找弥补这平行时空损失的存在!

    比如,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记忆凝练而成的光华,显然就是一个好选择。

    平行时空的毁灭,对于则之天地而言,是自身的某一个可能性的消失。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弥补其损失,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将这个可能性重新找回来。也即是,将那平行时空重新恢复过来。但,很显然的,这是不可能的。那天道为了将那圆满天地开辟者同时毁灭掉,方才毁灭那平行时空的时候,却是极尽所能,对于那平行时空的毁灭力度之彻底,早已是达到了他所能够做到的极限。

    作为天道,若是自己所以为的破坏极限居然是能够轻易恢复的,那他也就枉为天道了。

    所以,很显然的,让这平行时空完全恢复过来,将那个之前损失的可能性重新弥补回来,这看似简单,但事实上,这却是几乎不可能的。

    既然让着平行时空完全恢复过来是不可能的任务了,那么,想要让这则之天地的可能性重新恢复,另外一个可能的办法就是,用另一个可能性来弥补可能性的损失!

    而显然的,这时候的那圆满天地开辟者,便提供了这样一个全新的可能性。

    圆满天地开辟者本身的记忆光华几乎全部内容都是来自他过往的一切经历,来自他之前在圆满天地之中的一切所见所闻所历,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一切光华所形成的天地,哪怕是表现形式与这则之天地颇为相似,但从根子上来说,就是与则之天地完全不同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天地,相对于则之天地来说,便是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全新的可能性!

    这样的可能性,足以弥补那平行时空的损失所让着则之天地所损失的可能性。

    不过,这种可能性,终究不是之前那则之天地所拥有的可能性了,所以,哪怕是弥补回来,这则之天地的可能性终究还是和原来会有些区别。整方则之天地也因此而陷入了莫名的动荡之中。

    或者说,陷入了重新的平衡调整过程之中了。

    这时候,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灵光化作世界,便是在则之天地的支持之下所形成的变化。

    这种变化之中,圆满天地开辟者便不知不觉间被则之天地所接受,渐渐的,获得了一部分则之天地的权限。、

    若是罗帆在这则之天地之中,这种情况自然不可能发现。

    若是罗帆存在的话,这则之天地之中的任何权限调整,都需要经过他的同意才能够真正完成。而若是罗帆的话,他显然不可能将这则之天地之中的权限随意交给他所不了解之人。比如,圆满天地开辟者……

    但,显然的,罗帆现在已经不在这则之天地之中了。

    这则之天地的一切,首先是在则之世界观的无数观念之下自动运转着。其次,便是在那天道的,并不完全的初步掌控之下。

    而这时候,这种变化显然已经是超越了这天道所能够掌控的范畴。

    或者说,天道,已经是主动放弃了对这天地变化的掌控权限了!

    所以,最终决定这圆满天地开辟者能否获得则之天地的权限的,就已经变成了这则之世界观的无数观念了。

    则之世界观自然没有自己的判断灵智。

    对于则之世界观来说,只要符合自身的运转规则,只要能够契合其内部的观念结构,与那观念并没有什么矛盾,那么,那则之世界观就能够将其接纳。而不管那存在是否是这则之天地土生土长的,更不管其进入这则之天地有多长时间。

    显然的,自身的世界观被则之世界观所同化,甚至连其身形都在不知不觉间化作人形模样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其怎么可能会对则之世界观有所违逆?!其一切观念,一切行为,构筑出来的一切天地,自然而然的,便会契合则之世界观,自然的,也就被则之世界观所接受了!

    所以,最终,在则之天地需要可能性补充的时候,这圆满天地开辟者所构筑的天地模板,就被轻易的接受了。

    没错,那些记忆凝练出来的光华,在则之天地的眼中,便是天地的模板!

    这种模板,只要有足够的材料充实进去,自然而然的就能够化作时空,化作世界,化作天地。

    最终,也就能够弥补那则之天地所损失的可能性了。

    而不违逆则之世界观的一切规则,一切观念的存在,在能够帮助则之天地弥补可能性的存在,则之天地自然而然的便会赋予他相应的权限。

    最终结果便是如今这般,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成为了则之天地的权限者。

    一个不同于罗帆,不同于天道的,这则之天地的第三权限者!

    这种第三权限者的身份,足以让圆满天地开辟者在这则之天地之中,获得大幅度削弱天道优势的基础了。

    这时候,天道的面色却是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他原本打算靠则之天地的威能来将圆满天地开辟者解决掉,但却没想到,自己这样的行为反而是给了他翻身的机会,让他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得到了能够与他相媲美的基础,让他的形势反而是变得愈发的严峻起来了。

    “终究是对那世界观的理解还是有所不不足啊。”天道看着这一切,心中忍不住闪过这样的遗憾。

    若是他对世界观的理解更深入,明白这世界观在无人掌控的情况下会生出这样的变化,那方才他的选择便必然会有所不同。那样的话,现在这种结果显然就不会出现了。

    可惜,现在说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