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七十四章 真实

第两千八百七十四章 真实

    在这时候,圆满天地开辟者却用一种莫名的表情看着此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三个身影。其中,最为熟悉的,自然是那天道的身躯,只是,相比于原来,这时候的他,身躯却是显得稍稍有些虚幻,似乎正在艰难的从某个虚幻的层面走向真实。

    剩下的那两个身影却就相当的怪异,看起来有些熟悉,但更多的却是陌生。而且,甚至连性别也与之前有所不同……

    “居然是由不同的个体组成的,还真是奇妙的结构啊。”圆满天地开辟者在这时候哪怕是在愤怒这种,也不由得闪过这样的赞叹。

    这种赞叹,自然不是针对眼前的天道,而是针对天道的创造者。也即是,在这天道背后的,或者说,这天道背后的,那强大无比的则之天地开辟者!

    这种将两种存在融合化作天道的手段,乍一看没什么,但仔细一想,这种手段显然却就能够避免许多麻烦,让原本许多存在的隐患消弭于无形之间。

    比如,正常来说,一名天道的存在,却是有着极大的可能威胁这一方天地的大道……

    这,是几乎无法避免的。

    毕竟,天道与大道的责权实在是太像了。对于大道来说,其本身就是天地一切的源头,是规则法则的源头,是时间空间的源头。天地一切的一切,都源自其中,更是都按照其中的种种玄奥、道理运转着。而天道,却是掌控着天地宇宙之中,除了大道之外的一切的一切。

    可以说,除了没有成为一切的源头之外,其责权,可以说就是与大道一般无二了。

    而一般无二的责权,大道因为是万物的源头,所以便凌驾于天道之上,若是天道只是普通的规则集合,只懂得按照规则运转而动,只懂得完全按照初始的设定而动的话,那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什么隐患都不会有。

    但,奈何,天道拥有大道的责权,却有着近乎生灵的意志。

    作为近乎生灵的意志的存在,其对于适合自身能力的待遇的追求,显然是深刻入本能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天道却是几乎必然会对大道进行挑战。

    这种挑战,一旦成功,自然便是天道取代大道,最终其或许依然会被大道所同化,化作新的大道,成为与之前大道差不多的存在,同样会失去之前作为天道的自我。但,在自我完全消失,真正化作新的大道之前,这天道的意志,却必然会对大道形成污染!

    这种污染,相对于大道来说或许微不足道,但却是绝对存在的,足以真正的让大道发生改变。

    而这种改变,甚至足以影响天地的构成,让天地的构成基本逻辑发生微妙的变化。

    而显然的,天地的构成基本逻辑,其实便是天地所遵循的,世界观……

    当说到这里,那影响之大,显然就不言而喻了。

    对于一方天地来说,这影响,几乎可以说就是最大的影响了。而对于任何天地开辟者来说,这显然更是不可能接受的变化了。

    对于天地开辟者来说,自身的世界观更是关键之中的关键,一旦被动,那便是不共戴天的仇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天道的存在,显然便是一种隐患了。

    而这时候,那则之天地的开辟者,罗帆的行动,显然就是对这种隐患的一种绝妙的解决办法。

    天道本身拥有的意志,乃是近乎生灵意志的意志。这样的意志,自由,同样是其极大的追求。对于这样的意志来说,自身的每一部分,都是自己无比珍贵的部分。一旦失去,对于其而言,便是自身变得不够完整。

    因此,天道的整体,对于自身组成的那两种意志的态度,可想而知。

    而对于其组成的两种意志来说,自身的独立,同样是无比珍贵的,任何存在都不能动摇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面对那天道的整体该是什么态度,不言而喻。

    可以说,天然的,那整体与部分之间,就是处于时时刻刻的争斗的状态之中。

    这种争斗,在寻常不会有什么效果。

    顶多就是让那天道的杂念多上一点而已。

    但,一旦到了关键时刻,比如,这天道打算取代大道的时候,那这种争斗瞬间就会变得对这天道致命起来!

    因为,天道想要取代大道,自然是需要将自身的意志向大道契合。

    而一旦将意志向着大道契合,那么,其自身的容纳度便会大幅度的提升。

    也即是说,其两个部分的意志,将会瞬间得到巨大的成长空间,或者说,腾挪空间!

    一旦有着这样的空间,那两部分的意志自然便会得到天大的成长。

    这种成长,最终将成为苍天大树,使得他们对于天道整体的反抗能力大幅度增强。最终,更有着极大的可能直接将那天道的整体意志完全撕裂开来!

    一旦这样的结果出现,那么,那天道不单单无力向前更进一步,甚至可能连自身的存在本身都要受到巨大的威胁……

    一边赞叹着,一边思考着这样做的妙用,圆满天地开辟者渐渐的从那种愤怒的状态之中恢复了过来。

    等情绪恢复过来之后,他便忍不住叹息起来。

    他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或者说,即便是能够回去,其实自己也已经是没有立场回去了。自我的改变,便是如此的残酷。一旦改变之后,那就是彻底的改变,完全的改变。即便是发现自我已经是改变了,也已经是再不可能恢复之前,或者说,再不可能愿意回到之前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改变之后的自我,已经是全新的自我了。

    既然已经是全新的自我,那么,恢复原来的自我,岂不便是相当于将这全新的自我抹杀掉?!

    而需要作出是否进行自我恢复的是谁?作出这个决定的,显然是新的自我!也即是说,这,需要新的自我有着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方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显然的,并不会有多少新的自我有着这种牺牲精神。

    若是有着这样的牺牲精神,这种改变之后的自我,显然便会比起旧的自我更加优秀,牺牲了自然也毫无意义……

    所以,一旦自我被改变,那么,这改变,就已经是彻底的,完全的,不可扭转的改变!

    对于这样的改变而言,哪怕是改变之后的自我似乎没有了原来的潜力,没有了更强的前途。但,这也是自己的自我啊。自我没有前途,总比自我完全消失的好……

    至少,对于大多数生灵来说,都是如此的。

    这圆满天地开辟者也是如此。

    这时候,他的世界观已经是完全被罗帆的则之世界观所同化了。这个世界观,相比于原来的世界观,已经是差到了极点,而他的自我,也因为这样的世界观变化而变得再非原来。但,自己已经是新的自己了。别说他做了不做得到,就算是他将自己的世界观重新扭曲回去,将自己的自我重新的扭曲回去,那,他这个新的自我也已经是相当于死去了……

    这种大无畏的牺牲自我的事情,新的圆满天地开辟者却是做不到的。

    从某方面来说,这新的圆满天地开辟者,或许需要感激天道的算计,若不是天道对他的算计,他怎么可能真正诞生出来?!

    不过,显然的,道理上来说是这样,但,感情上来说可并非如此。

    他的一切,都是继承旧的自己。他所有的一切的一切,不管是记忆还是其他,都是完全继承自自己的旧的自我。

    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理智上知道,自己的诞生是来自眼前这天道的算计,但,作为继承之前一切记忆的这个新的圆满天地开辟者来说,天道算计的,其实就是他自己啊……

    哪怕是,这个自己是之前的自己,但那感情,却终究是一脉相承,怎么都不可能斩断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他感激天道?!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

    天道这时候显然完全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关注圆满天地开辟者的一切行动。

    在这时候,他只是一心一意的关注自身的根基,关注自身是否能够重新恢复真实,重新得回自己的一切而已。

    除了这个之外的其他任何事情,甚至是自己的生死,他都已经不再在意了。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一切行动,他会有什么想法,却就不言而喻了。

    “我是真实的……”他这样喃喃着,艰难的从虚无之间将自己一点点的凝聚出来。

    他的记忆,他的智慧,他的灵光,在这时候不断的从自己的心底浮现出来,每时每刻的都在其中艰难的将自己的一点自我,一点真实提炼出来。

    对于生命来说,自我这种存在到底是怎么确定的?如何确定你就是你,而不是其他?

    在各种哲学上,有着各种各样的说法。

    而对于修士而言,这种自我,便夹杂于自己的记忆之中,自己的智慧之中,自己每时每刻心中所浮现出来的种种灵光之中。

    这一切的一切之中所蕴含着自我的方方面面,包拢着自我的一切的一切。

    只要将这一切的一切之中所包含的自我都搜集起来,组合在一起,那最终所形成的,便是自我了……

    当然,这必须是量足够的情况下。

    若是量不够,那么,所得到的自我,也就不过是一小部分自我而已。

    这样的变化之下,自我能够有多少意义,却根本无法言说。

    幸好,天道相比于其他生灵来说有着一个巨大的优势,那便是,他曾经,甚至哪怕是现在,都派出了无数的天道化身前往其他众多的天地,去帮助那众多天地抵御天地大劫……

    这样的行为所带来的便是,在这过程之中,他集聚了比起一般生灵多上不知多少万倍的灵光,智慧,经历,乃至记忆……

    有着这样的变化,他所能够提炼的自我的量有多大,不言而喻。

    有着这样的基础,他能够获得的自我能够有多少,可想而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而然的,就能够有着极大的机会能够凝聚出真实的自我,完整的自我。

    不过,这显然是一个相当困难的任务。

    天道化身,终究不是真正的天道本体。

    天道化身之中所积聚的记忆,灵光,智慧,经历,能够提炼出自我,这是毋庸置疑的。但,这样提炼出来的自我,其浓度,显然只是相当一般的。却是需要进行相当的凝缩之后方才可能真正用在新的自我之上。

    如此这般一来的结果就是,他想要借助这众多的记忆,众多的智慧,众多的灵光,众多的经历来凝成自己新的自我,那速度,却是相比于其他生灵更加缓慢不知多少倍。

    在这时候,天道其实已经是有些自暴自弃了。

    他自然是知道自己这时候其实是在遭遇不可思议的危机,外面那圆满天地开辟者随时可能将恐怖的威能碾压在自己身上,将自己的一切,都完全的剿灭。

    只是因为心中对于自我的执念,对于真实的执念,使得他在这时候完全不在意这一切,完全忽略了这一切,只是一心一意的关注自己,关注自己的真实而已。

    而在这时候,他不断的继续着,时间越来越长,在他的感觉之中甚至已经是过去了千百年之久了,但那种死亡的感觉却依然没有到来。感觉上,他似乎就像是在一处无比安全的地方开始进行着独属于自己的修行一般。

    这种情况,让他感到极为惊讶,但,他却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圆满天地开辟者,去思考圆满天地开辟者为何没有采取行动,或者说,思考为何自己现在还没有死……

    相对于这个来说,他更加重视自己的自我。哪怕是,自己多增加一点点自我,他都觉得比起思考这些更有意义。

    毕竟,自我是自己的,思考这些东西,自我失去之后,便什么都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