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七十五章 困境

第两千八百七十五章 困境

    那天道为了自己的自我在努力着,那圆满天地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也是在为着自己的自我而努力。

    虽然是不同的个体,但在同样的一场战斗之中,他们彼此之间最终的发展,却居然是如此的相似,就仿佛是殊途同归一般。

    对于天道来说,他现在的努力,是在借助自己成为天道之后所得到的一切灵光、经历、情感、记忆等等一切来将自己分散在其中的丝丝自我不断的提炼融合,化作自我在真实的根基。

    而对于这圆满天地开辟者来说,他现在为自我存在的努力,不是其他,便是让自己被扭曲之后的自我,尽可能的保持下来!

    而想要将被扭曲的自我保持下来,最好的做法,当然便是努力的体悟让他扭曲的源头。

    也即是,此时此刻,他所在的这一方天地所存在着的,则之世界观的玄奥!

    而这时候则之天地对他的态度却显然是给了他极大的便利。

    要知道,这时候的他,几乎已经是取代了天道,成为了这则之天地之中的极高权限者。拥有这样的权限,对于则之天地来说,他显然已经是被完全接受了。

    这样接受之后,这则之天地之中所隐藏的种种自然是渐渐的向他开放了。

    这虽然不可能让他直接接收这则之天地之中所蕴含的,则之世界观,但,至少,相比于原来那种靠着周围环境的点点变化来体悟那则之世界观来说,这样的情况已经是方便了不知多少倍了。

    在这时候,这圆满天地开辟者一边观察着天道的情况,一边耗费极大的心力从则之天地之中不断的牟取种种玄奥,努力的将其中所包含的世界观的玄奥给抽取出来。

    这种模样,表面看起来悠然,但其实,内里的急迫,却完全不比天道稍差。

    对于天道来说,自己稍稍放松,等待自己的,怕就是整个身心被完全毁灭,所有的一切,都完全消失。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几乎是在与死神争分夺秒,怎么可能不急迫?!

    如此这般一来,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急迫,其实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这圆满天地开辟者一直以来都表现得无比强势,面对着天道,直如自己乃是从另一个至高层面降临而来的强者一般。但,事实上,具体这圆满天地开辟者是否真的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存在着的且不必去说他。

    单单说这时候出现在这则之天地之中,出现在这已经被其记忆灵光所演化的记忆所取代的那平行时空之中的,在那天道面前的,那圆满天地开辟者。他,其实不过是真正的圆满天地开辟者的,一具化身而已!

    虽然这化身拥有本体绝大部分的实力,也拥有本体的几乎所有记忆。

    但,化身再怎么样都只是化身而已。

    既然乃是化身,其的生死存亡自然便都掌控在本体的手中。

    只要本体愿意,一个念头过来,这化身便要死无葬身之地,甚至说不定连存在痕迹都要完全消失无踪!

    这种情况,对于原来的,并没有新的自我的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来说自然是不算什么。毕竟,不管怎么说,其意志都是本体的意志,本体做出的决定,对于他来说,其实与自己的决定并没有什么区别。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的消失,对于他自我来说,本身就像是自己在某一瞬间将某个杂念给消去一般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圆满天地开辟者这化身的自我,自然不可能会有所反抗。

    但,当这化身得到了全新的自我,自身的世界观被那则之天地的世界观所扭曲同化之后,情况显然就已经完全不同了。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本体若是做出将自己抹杀的决定,那显然就相当于,自己的过去,穿越过来,要杀死现在的自己!

    这种情况,对于任何存在来说,显然都是不能接受的。

    即便是普通人,对于如此情况,也必然会施加最为强力的反抗,尽一切可能的,避免被抹杀的那个结局的。哪怕是,那从过去穿越过来的自我,同样是自我,也是如此。

    同样的,对于眼前的圆满天地开辟者来说,情况也是如此。

    只是,相比于普通人的过去穿越过来杀死现在的自己这种情况来说,现如今的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形势却是更加的恶劣!

    因为,过去的自我想要杀死现在的自我,需要如同与敌人战斗一般,与现在的自我进行战斗。唯有战胜现在的自我,方才能够将现在的自我杀死!而根据修士的发展趋势,一般而言,现在的自我,都是比起过去的自我要更加强大的……

    所以,过去的自我穿越过来想要杀死现在的自我,除非是有心算无心,否则的话,成功的可能性其实是相当小的。

    但,现如今圆满天地开辟者的情况却就完全不同了。

    对于圆满天地开辟者来说,现在可能想要杀死他的,乃是一个念头过来便能够将他的化身解除,让他的存在根基完全失去,让他的身心完全湮灭的本体!

    与这样的本体对抗,他所需要冒的危险比起与过去的自我对上强了不知多少万倍。

    可以说,现在的他,几乎可以说是见光死了。

    也即是说,只要被那本体发现他现在身上所发生的变化,那么,下一瞬间,他的身心便绝对会瞬间崩灭,再无半点存活的可能。

    到时候,别说什么自我了,便是众生对他的记忆,怕都会完全被消抹掉……

    在这样的情况,这圆满天地开辟者该如何的急迫,不言而喻。

    想要避免这样的结果,唯一的选择,显然就唯有从此时此刻他所在的这则之天地出发!

    唯有借助则之天地尽可能的改变自己的本质,改变自己的一切都被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本体所掌控的事实,方才能够保住他的性命,让他这个自我能够真正的存活下去。

    而想要达到这个目的,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至少,以圆满天地开辟者这时候对于则之天地的了解,对于则之世界观的理解,根本还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

    他现如今,唯有尽可能的向着则之天地深处挖掘,尽可能的向着则之世界观深处挖掘,努力的从其中汲取养分,最终找到改变这种尴尬现状的办法。

    事实上,若不是这样的想法,他虽说会对那天道的变化产生好奇,想要探究那天道身上正在产生的种种变化。但,却绝不会有这样多的耐心静静等待天道从虚无之中渐渐的将自我具现为真实……

    毕竟,他与天道的困境虽然看起来很是不同,但若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他们的遭遇其实还是相当相似的。

    对于天道而言,他现在的情况是想要摆脱自身乃是那防火墙与杀毒软件支撑起来的自我的这一事实。需要将自己原本虚幻的自我真正的具现出来。

    而对于圆满天地开辟者来说,他却也同样需要摆脱自己的存在根基,让自己的自我真正的重新凝实出来,让自我能够在这过程之中彻底的,摆脱死亡的危险。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彼此之间的境遇,其实是相当的相似的。

    作为则之天地新的权限者,圆满天地开辟者渐渐接触到了则之天地的秘密,很快的,越来越多的平行所在印入他的感应之中。

    “居然有着这般多的平行所在,到底是什么存在开辟出这样的天地出来?!”感受到那无数平行所在的存在,圆满天地开辟者忍不住震撼了。

    要知道,眼前的这则之天地的情况,完全就是颠覆了他的三观,让他更为则之世界观的浩瀚与完善而震撼。

    此时此刻的他,不单单是因为新的自我的诞生而开始庆幸自己被则之世界观扭曲同化了,而是开始因为则之世界观的强大而有着莫名的庆幸——被这样的世界观所同化,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自己的潜力,或许并没有什么损失,相反的,似乎反而是得到了极大的拓展?!

    这种感觉,若是被其本体知道,便会明白,那乃是自身被那则之世界观扭曲得更剧烈,同化得更严重的表现!

    不过,对于这拥有与新的自我的这化身来说,那显然便是他自己的真知灼见。

    若是以这化身本身的情况来看,这其实也不算是错。

    毕竟,化身本身所拥有的世界观,本身就是来自本体。这种世界观,若是这化身本身没有任何改变,完全继承本体的所有记忆,所有情感,所有自我,所有感官的话,那这世界观自然与是他自己的,完全没有任何区别了。

    但,一旦这化身得到了自我,从原本只是本体的一个附件,化作了一个独立的,哪怕是不是全新的个体,这种情况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到了这一步,那种来自本体的,原来似乎完全是他自己所创造出来的世界观,显然就已经是与他不再契合了!

    到了这一步,这种世界观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显然就和则之世界观的本质变得差不多了。

    从这样的角度看上去的话,原来的他,其实也可以被当做是被他本体的世界观所扭曲,所同化的一种状态!

    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则之世界观所同化与原来相比,却也没有什么不同。

    既然本质没有什么不同,那么,被强大的世界观所同化,被更加完善的世界观所同化,显然比起被弱小的世界观所同化更有前途,也更有潜力……虽说,或许对于拥有独特的世界观,完全没有被世界观同化过的那种存在来说,其潜力会弱上一些……但,相比之下,却已经是比原来要强上许多了。

    而且,这种情况,却也并非是不能改变的。

    就像是天道一般,原来他的世界观也是被罗帆所赋予的,本身甚至称不上是自己的世界观……

    但,现如今,他不是也是在努力的整理自身的世界观,努力的摆脱则之世界观的限制了?!

    当然,这并不代表被则之世界观同化对于圆满天地开辟者来说没有影响。

    事实上,被世界观同化,这就相当于将过去的自我抹杀,从这抹杀之后的残骸之中,重新诞生出一个新的自我了。接下来,这个新的自我到底是怎么选择,即便是重新整理出自己的世界观,重新摆脱则之世界观的限制,那也只是这个新的自我的成就而已。

    对于原来的自我来说,这一切,显然都已经是没有意义了……

    也即是说,即便是最后这个自我重新将原本的,原来的自我的世界观重新整理出来,重新让自身坚定这个世界观,那所诞生出来的自我,也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我了。顶多,也就是一个看起来种种方面与原来的自我一模一样的存在而已了……

    当然,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其实是不可能发生的。既然原来的世界观已经被则之世界观扭曲,所同化,这已经证明了这种世界观是远远比不得则之世界观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通过整理这样的世界观,坚定这样的世界观来摆脱则之世界观的同化、扭曲,那显然是一个近乎不可能的任务。

    或许并非绝对的不可能,或许会有一些特殊的存在能够通过一些手段将自身的记忆消抹掉,再通过无比复杂的手法来让自己重新领悟,重新整理出与之前一般无二的世界观出来,这方才有着万一的可能让那种原来的世界观重现出来。

    当然,这种行为,一般来说也不太可能成功。最终这样整理出来的世界观,最大的可能依然是似是而非。或许大体上看起来和原来的世界观很是相似,但具体而言,这世界观的细节上还是和原来有着不小的差别的。

    这时候,这圆满天地开辟者显然没有思考太多,他,在内心之中已经是将自己与本体挖暖分割开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