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七十八章 发现

第两千八百七十八章 发现

    不知不觉间,这一个平行时空之中的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上亿年之久。

    这一日,整个如同则之天地复制品一般的平行时空猛然间生出难言的变化,似乎有着某种无形的存在开始从天地各处开始不断的渗出,并向着某处开始快速的汇聚一般。

    最终,一个若有若无的身影开始渐渐的在虚空之上呈现出来。

    这个人影,看起来已经完全是先天道体的模样,看其面貌,居然隐隐间与罗帆有着一两分的相似。

    当然,与其更加相似的,上亿年之前的,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

    显然,这,便是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而他现如今的这种模样,显然是在之前的上亿年时间里面,他已经是借助这平行时空所吸纳的,那则之天地之中所蕴藏的,则之世界观的玄奥而不知不觉间将自身的本质完全转化为契合则之世界观,或者说,他自身被则之世界观所完全同化的世界观的状态了!

    这个时候,其实便是他将自身的最后一点本质转换的那个瞬间……

    而这种改变的结果也就是,在这时候,他身上已经是再无半点不符合人形先天道体结构的细节了……

    “终于初步斩断联系了……”在这时候,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显现出淡淡的笑容。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已经是初步摆脱了自己身上的某种难以斩断的枷锁了。

    至少,接下来,已经是再无任何人能够轻易的一个念头过来将自己解决掉了。

    仔细的体察一下自己的状态,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瞬间就给这一个则之天地的平行时空下了一个命令。那便是,在自己的一切都转换成功之前,将自己完全禁锢在这一片时空之中!

    也即是说,除非他将这时空毁灭,否则,他除非自身的一切完全改变,也即是完成了摆脱本体三步走的第三步,否则,他怎么都不可能脱离这一片时空!

    之所以如此,自然并不是他有着什么特殊的癖好,而是因为,唯有如此,方才能够尽可能的保住自己的性命!

    毕竟,现在虽然他的本质已经是完全被自身被则之世界观同化之后的世界观所同化,算是初步的斩断了与本体的联系了。但,这终究只是本质而已,其他的一切,终究还是在本体的掌控之下。

    本体或许因为他的本质改变而无法如同原来那般,一个念头过来就将他抹去,但却依然能够通过其他种种依然与本体联系在一起的一切,从侧面来影响这化身。

    比如,他的本体能够以类似暗示的方式,将他调离则之天地,让他觉得离开这里将更加安全,然后,直接撞入本体的陷阱之中……

    类似的手段,还有着许多许多。

    事实上,即便是他一直在这则之天地之中的平行时空之中,那本体也有着许多办法对付他。也即是说,并不是在这里,便一定的安全……但,相对而言,保持在这平行时空之中,本体想要对付他终究还是麻烦许多的。也即是说,保持在这时空之中虽然不一定安全,但至少比起随意离开这时空要安全一些……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也只能将不离开这时空当成最后的保险了。

    这一个平行时空已经是被则之天地所接受,而且,因为这些时日的变化,它虽然不至于说被则之天地当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全心守护,但,至少,对于这个平行时空,则之天地终究还是相当关注的。

    在这种关注之下,一般手段想要破坏这平行时空,显然是不可能的。

    以这圆满天地开辟者化身的实力,除非全力出手,否则的话,却是根本不可能破坏这平行时空的。

    所以,让这平行时空限制住自己,就相当于让一个与自己相当的存在在禁锢自己。

    虽然这种压制不算绝对,但显然已经是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所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可惜,我的权限还不够。”良久,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叹息了一声。

    若是他权限足够的话,却就不用只能对这平行时空进行操纵,而是能够直接调用这整方则之天地的威能来守护他自身了。若是真的能够做到这一步的话,哪怕是他的本体再强,也绝对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了……

    叹息着,他细细体会自己所掌控的这平行时空。

    这时空,这时候完全就是则之天地的复刻,其中的一切,尽皆暗合则之世界观。

    在这里,有着无穷生灵衍生出来,更有着各种各样原本唯有则之天地之中方才存在着的万事万物……

    而在那无数生灵之中,有着一名特殊的生灵,这时候却是在某一处平行所在之中如同雕塑一般定住不动,便如同那一处平行所在的中轴,又如同其中的核心。

    那存在,似虚似实,偶尔间,便如同绝对的,比起这整片平行时空更加真实的存在。下一瞬间,又变成了一片虚幻,如同完全消失在无数时空之间一般。

    那存在显然便是天道了。

    或者说,是原天道……

    经历了这般漫长的时光,他却依然没有完成自己的目的,没有真正的摆脱自己的源头,彻底的成就真正的自我。

    看着这样的原天道,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暗自叹息一声“虽然缓慢得超乎想象,但,一旦成功,那成果也辉煌得超乎想象啊。”

    那原天道现在的模样虽然狼狈,但,其前景却是极度可观。

    要知道,对于他自身来说,哪怕是三步走成功,他也只是摆脱自己本体的桎梏,成为一个独立的自我而已。在这之后,他依然是受到则之天地限制,自身的一切,依然是受到则之天地所扭曲同化而成的,在某种角度来说,却并不是真正的自我。其前途,潜力,都是处于一个相当寻常的层次,比起这原天道来说,差得当真不是一点半点……

    有时候,他也相当羡慕这原天道。羡慕他能够有这样的机会,也有这样的前途。

    只可惜,他现如今已经是踏上了另一条道路,现如今的他,唯一的出路,显然就只能够依附于则之天地,依附于则之世界观,唯有如此,他方才能够继续存在下去!失去了这个,哪怕是有着更强的潜力,更好的前途,那也已经不再是他了……

    心中感慨良久之后,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开始了摆脱本体的第三步,开始极力的将自身除了本质之外的其他一切都进行转化。

    本质虽然对于生命来说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但,这并不代表转化本质对生灵来说最为困难。事实上,本质之所以为本质,正是因为其乃是生命核心的核心,而作为这样的存在,其量,必然是相当少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将其转化,或许影响无比深远,但,在麻烦程度上,在诸多其他一切的对比之下,其实却还是排不上号的。

    所以,想要转化除了本质之外的其他一切,那所需要的时间,怕是要比之前转化本质多上至少亿倍以上!

    这样的时间,哪怕是有着这平行时空作为依凭,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怕也要耗费无比漫长的时光才可能完成。

    而这一段时光之中,那本体没有发现异常的可能性却是渺茫得近乎没有。

    换句话说,他的情况被本体发现,几乎就已经是必然的了……

    有着这样清楚的认识,接下来,圆满天地开辟者自然是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了。

    在不断转化自己的种种之时,也同时开始坚定自己的意志,不断的在自己的心灵之中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后手,或者说,一个又一个的逻辑链条。

    通过这样的逻辑链条,他时刻体会自己的内心,寻找自己每一个念头的根源,尽可能的避免自身被外来的意念所影响,做出对自己来说无比愚蠢的选择。

    这,不可能完全避免他被本体影响,但,却可能将本体的影响尽可能的削减。

    这并不能让他完全满意,却已经是他所能够做出来的最好应对方式了。

    ……

    圆满天地开辟者化身所担心的那个时刻终于无可避免的到来了。

    在某一刻,一种难以言喻的冲动忽然从他心底深处涌出来。这种冲动,催动他离开这时空,离开则之天地,前往交通网络层的某处位置,去寻找某个对他来说无比重要的事物。

    这种冲动出现得如此突兀,但却又如此的自然,感觉上就像是心血来潮,就像是他忽然间生出莫名的预感一般。

    在这瞬间,他几乎完全忘记了其他一切,本能的就要离开这平行时空,离开则之天地,前往那一处位置去寻找所谓的,他所需要的珍贵事物。

    但,就在这个瞬间,一股难言的压迫忽然从周围的平行时空之中爆发出来,悍然作用在他的身上,瞬间就将他的周身上下完全镇压住,让他的身体连动弹一分都做不到。

    在那种冲动的催动之下,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想要破开那种镇压。

    他虽然受到那冲动的掌控,近乎失去了理智,但他本身的灵智却还是没有受到多少影响的。

    在这时候,他挣扎的过程中却是手段频出,各种各样足以让一般修士羞愧欲死的神妙手段被他信手拈来,动作之间,这平行时空的一切被他肆意操纵,爆发出来的威能,任何一点,都足以让一个修行宗门瞬间从底层走到超脱一切规则限制!

    但,这样的手段,在这时候却只是让这整片平行时空开始不断的震动而已,却根本无法超脱那种平行时空的镇压!

    好一番挣扎之后,一种莫名的感觉忽然从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心中涌现出来。

    “这情况似乎有些不对……我好想曾经预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到底是什么时候,这又代表什么……”这些想法在这时候纷至沓来,让他感到阵阵惊疑不定。

    紧接着,他便猛然发现,自己心中存在着的,那种逻辑链条。

    “我为什么会设定这个?”心中闪过这样的疑惑,但他却无比确信,这就是他自己设定的。既然是自己设定的,那么他自然不会有多少怀疑,当下便按照这逻辑链条开始排查自己心中所产生的种种想法,以及,种种冲动……

    以逻辑链条排查自己的内心,很快的,他便有所收获。

    “这冲动,是种种特殊因素集合的产物,并不是真正的来自我的内心深处!”这个事实在他的逻辑链条判定之下,显露无疑,让他心底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庆幸。

    “他发现我了。”叹息着,他心中已经是明白过来。

    这时候,那一股冲动依然是如此的强烈,依然是在催动着他离开这平行时空,离开则之天地,但,在确定这种冲动并非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冲动之后,他却就已经是有了足够的意志压制这种冲动了。

    他所施展出来的手段,也完全停了下来。

    那种平行时空的镇压力量在这瞬间便将他完全镇压,让他的身形好似化作某种自然景观一般,固定在这平行时空的某处位置。

    在这过程之中,那种冲动不断的膨胀,不断的催动他的身心,极力的想要将他引出这平行时空。

    若是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乃是陷阱,这种冲动是本体的手段的话,这化身早在一开始怕就无法支撑下去了。但,这时候,有着那本体作为假想敌,这种冲动的存在,却就已经变成了一种战场。让他每时每刻有着强大的斗志,只觉得那冲动越是强大,对他来说,便是对手越是无力的表现,自然便因此信心越强了。

    这样的僵持足足持续了数年之久,而那冲动达到了巅峰的时间,也足足占据其中的一半时间之多。

    数年之后的一日,所有的冲动完全消失,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