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八十一章 纠结

第两千八百八十一章 纠结

    只是,这些怒火在他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消失无踪了。

    因为,将他从那种状态之中唤醒过来的,乃是他现如今根本无法抵挡的,那已经成为则之天地权限者的,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

    面对着自己完全无法抵挡的强者,怂,显然是唯一的选择……

    “你想要知道什么?”天道叹息一声,对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道。

    此时的他,身体半虚半实的,似乎已经是有一半从虚幻之中走出来了,但,显然,他还没有竟全功……

    可以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显然便是将自己的自我真正从虚幻之中凝炼出来。

    为了能够尽可能快的去进行这个任务,他却是恨不得立马就将圆满天地开辟者所想要从他身上知道的任何事情都瞬间完全交给对方。

    正因为如此,他方才在这时候这样主动。

    “这天地的开辟者,还在不在天地之中?”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心思与这天道交流感情,自然是开门见山的就将自己的问题提出来。

    天道神色微微一变,接着便变得恍然了。确实,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真正有价值的事情,似乎也就只有那与则之天地的开辟者罗帆有关的种种了。

    如此一来,那天地开辟者向着自己询问有关他的事情,却就显得再正常不过了。

    “没错,他,已经是在很早之前就离开了这一方天地了。”天道当下叹息一声。

    他的这话,让圆满天地开辟者整个愣住了。

    他之前那一句问话,虽然也似乎一种可能,但,事实上,他心中其实并不觉得这种可能性真的会出现。因为,他并不觉得,那天地开辟者离开自己所开辟出来的天地之后会有什么好的去处……

    他之所以以这样的问话作为开始,其实更多的只是为了先将最不可能的可能性剔除而已。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在做选择题的时候,会将最不可能的答案第一个剔除一般。

    但,他却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可能性不大的可能,那天道居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这却就让他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了。

    “居然真的不在……”在这瞬间,无数纷繁杂乱的念头从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心中不断的涌现出来。

    种种之前他觉得无法理解的事情似乎都有了答案,为何这则之天地对于自己会如此的宽容,居然这么轻易的便将这天地的权限交给自己。为何一直以来,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众多天地开辟者诸多试探,为何都没有遭受天大的报复。为何整个交通网络层看起来居然如此的生机勃勃……这一切的一切,这时候似乎都有了解释。

    不过,随着这诸多疑惑得到了答案,更多的问题,开始从他的心底冒出来。

    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则之天地的开辟者,到底到了何处!

    这里可是模拟混沌状态,在这里,任何天地开辟者都需要靠着自己的天地来守护自身方才能够让自身在模拟混沌状态之中自由生存下去。

    若是没有自己的天地的话,那么,对于任何天地开辟者来说,他们在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就如同一只蚂蚁在惊涛骇浪之中一般。

    或许不会立马身亡,但死亡,却就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名天地开辟者,居然离开了自己的天地,那么,他到底到了何处?

    “总不会,进入了其他人的天地了吧?”这时候,他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无稽的想法。

    天地开辟者只有靠着天地方才能够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生存下来,既然不在自己的天地之中,那么,在其他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天地之中,这似乎也就是理所当然的推论了。

    只是,想到这个,他便本能的摇头。

    自己的天地不待,而去其他天地开辟者开辟出来的天地之中猫着,这种事情,真的可能是一个英明的天地开辟者做得出来的?!

    要知道,在自己开辟出来的天地之中,天地开辟者便是至高无上的主宰,便是无所不能的神灵,在这里,天地开辟者可以言出法随,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更可以无所不能。在这样的处境之中,天地开辟者将会如何的舒适,如何的畅快,不言而喻人。

    而在其他天地开辟者开辟出来的天地之中,那天地开辟者却就要时时刻刻的受到压制,别说什么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了。便是自己的性命,都是在那天地的开辟者的掌控之中了。

    一个人到底该有多傻,方才会放弃在自己的天地之中的那种美妙的享受,而进入其他天地开辟者的天地之中去惶惶不可终日?!

    显然的,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完全无法理解有任何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绝不可能是在其他天地开辟者开辟出来的天地!”这,便是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最终做出的判断。

    这个判断是如此的坚定,让他瞬间就将这种可能性直接抛在脑后了。

    既然并不是在其他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天地之中,那么,这则之天地的开辟者可能在什么地方呢?

    将这种可能性剔除之后,则之天地的开辟者所可能出现的位置,其可能性显然就已经是近乎无限的扩展了。

    不是这种他所理解的可能,那么,可能的情况就有无数种了。

    而想要在这无数种可能性之中确定正确的一种可能性,那难度之大,不言而喻。至少,以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现在的能力来说,根本做不到!

    “是在自然诞生的天地之中?还是在混沌之中?亦或是在某种特殊的混沌之内?还是,干脆就是重新开辟了一方天地……”纷繁杂乱的种种想法纷至沓来,让他感到极为头痛了。

    若是没有其他办法的话,他也就只能够在这众多可能性之中随意的选择一种来开始试探了。

    但,显然的,这时候,最好的确认途径便在他的面前。

    那天道,显然便是他确认那则之天地的开辟者去向最好的途径!

    哪怕是这天道不太可能完全知道那开辟者去了哪里,但,他作为天道,作为这则之天地在那开辟者离开之时仅次于开辟者的权限者,他必然会知道大量有关那天地开辟者的信息!这些信息,对于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来说,显然将极为有用……

    当下,他就开始细细的询问那天道,将则之天地的开辟者在离开则之天地之前所做的一切,以及在这过程之中则之天地所产生的任何反应……

    “他,居然进入了劫数源头之中了?!”一番仔细的询问之后,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只感到震撼莫名,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从那诸多信息之中所提炼出来的,罗帆去处的最大可能性了!

    没错,从那众多信息之中,他所提炼出来的可能性便是,罗帆,那则之天地的开辟者,居然是顺着劫数,进入了劫数的源头之中!

    劫数源头,也就是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所理解当中的,那劫数层!

    当然,到底是劫数源头,还是劫数层,这其实也只是观念的不同所造成的不同而已。对于罗帆而言,那是劫数层,是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一个比较特殊的模拟混沌层。因为,在他的理解里面,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整体之下的最大个体,就是模拟混沌状态层。而天地大劫的源头,作为一个凌驾于一切天地,甚至一切模拟混沌状态层的存在,自然就必须是模拟混沌状态层了。

    而对于圆满天地开辟者来说,他却并没有罗帆那样清晰的认知。

    对于他来说,混沌状态之中的神秘实在是太多太多。他所解释不了的东西,便是出现,也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而然的,便将自己所遇到的,自己所理解不了东西直接以自己所理解不了的方式直接加入自己的认知之中。

    而劫数的源头,显然便是这样的一种存在。

    所以,在他的认知之中,劫数的源头,也就只是劫数的源头而已,并没有真正的具现为某个模拟混沌状态层!其本身的存在形式,也依然只是保持着那种他所完全无法理解,更无法描述的一种状态而已。

    当然,也只是无法理解,无法描述而已,对于其存在,他终究还是无比确定的。

    就像是之前,若不是明确的认知到这劫数层的存在,他也无法直接主动引动自己的第八次天地大劫,然后让他的本体之前开辟出来的那一方圆满天地,眼睁睁的被劫数层所吞噬掉……

    对于这样的劫数源头,这圆满天地开辟者持有什么样的复杂心态,可想而知。

    可以说,在他的心中,那劫数源头的神秘,可怕,都已经是神深刻入骨髓了。哪怕是有着机会,他怕都不敢直接与劫数源头对上,甚至不敢寻找劫数源头报仇。

    但,现如今,根据他所得到的诸多信息一个分析,他居然便发现,这则之天地的开辟者,那他所从未谋面过的罗帆,居然就直接冲入了劫数源头之中去了!

    这种情况,已经是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之外,让他忽然觉得,自己对于模拟混沌状态的了解似乎只是止于皮毛之中的皮毛而已。

    “劫数源头之中有什么东西,是超过自己的天地的?”良久,他方才重新恢复了理智,开始思考罗帆进入劫数源头所代表的意义。

    作为天地开辟者,其行为显然不可能是毫无目的的。

    他进入劫数源头,显然便代表着,劫数源头,有着吸引他的存在。这种存在,甚至超过了他自身所开辟出来的则之天地!唯有这样,他方才可能抛弃则之天地,而进入劫数源头之中。

    而问题就在这里,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完全想象不到到底是有什么存在会超过自己开辟出来的天地……

    “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样无法理解的事情出现?”他这样喃喃着,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爆掉了。

    天道看着陷入极度纠结之中的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心中却有着莫名的感同身受。

    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所遭遇的一切,他也曾经遇到过。

    对于罗帆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为什么会想离开这则之天地,为什么想要进入那劫数层,他都完全无法理解。

    在他看来,这则之天地着实是太美妙,太玄奇了。在这里待着,早已是足以满足自己对于一切期待,一切。而劫数层的恐怖,他更是有着无比清晰的认知——他可是派出过无数化身前往其他天地帮助那天地开辟者抵抗天地大劫的……

    一边是这样无比美妙的天地,一边是那样恐怖难言的劫数层,他完全想象不出来,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理由让一个无比英明的强者做出抛弃天地进入劫数层的选择。

    这个问题,纠结了他许久许久,哪怕是到现在,他也依然没有找到答案。

    而他之所以不再寻找,不再纠结,也只是因为他找到更值得他关注,更加需要他投以注意的东西——他自己的,独特的世界观,以及,他自己真实的自我而已。

    若没有这两者,他现在怕还是如同眼前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一般纠结不已呢。

    “敢问阁下还有没有什么吩咐?若是没有的话,我打算继续凝炼自我了。”好一阵子,眼见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天道只能够干咳一声,这样提醒了一句。

    他知道这种纠结若是不走出来该持续多少时间,所以哪怕是明知道这样说将可能让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感到不爽,也不得不开口打断他的思路。

    毕竟,他下你在的自我可还有一半处于虚幻当中。若是不能尽快的将其凝炼出来,不用多长时间,他就要整个重新化作虚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