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八十六章 缘分?

第两千八百八十六章 缘分?

    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在这瞬间如同被亿兆天地镇压一般,在这时候,他就感觉自己的思维运转都变得无比艰难起来。

    恍惚之间,眼前的罗帆,似乎扩展了不知多少亿万倍,自己在其面前,似乎变得比起蝼蚁更渺小不知多少万倍!

    不过,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终究是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哪怕是面对着这样恐怖的压力,他也终究还能够勉强保持镇定,艰难的道“阁下想要怎么处理我?”

    这时候的他,早已是完全放下了之前想要联系这则之天地的开辟者的种种计划了——不管是什么计划,在这时候显然都已经是没有了意义。现在做出决定的,乃是对方。之后的发展会是如何,也完全是看对方的想法而已……

    如此一来,他自然是很是明智的确定了自己的态度该是如何的了。

    “我却没想到,你居然会进入我的天地。缘分,还真是妙不可言啊。”罗帆这时候看着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面上却是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感慨。

    在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中看到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他确确实实是感到极为惊讶。

    事实上,他在看到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之时,就已经是从其身上感受到一种极为熟悉的气息,一种无比隐晦,若是一般修士,甚至一般天地开辟者都不可能察觉,但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一种气息!

    这种气息,不是其他,乃是圆满天地的气息!

    一名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其身上居然有着圆满天地开辟者的气息,那么,这天地开辟者的身份是什么难道还用得着说?!

    除了是那圆满天地的开辟者之外,哪里还可能是其他身份?!

    而明白了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的身份之后,他的心情自然便难以保持平静。毕竟,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现在所在的位置,乃是他所开辟出来的,则之天地之中!而他现在真身所在的位置是在何处?便是在那圆满天地之中!

    他乃是则之天地的开辟者,却在那圆满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圆满天地之中。而那圆满天地的开辟者,却是在他所开辟出来的则之天地之中,这样的境遇,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难以言喻的缘分。

    甚至,可以说,是某种极为微妙的,命运!

    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这时候却是对罗帆所说的内容感到难以理解“什么意思?难道他早就知道我了?!”

    “阁下所说的,我并不明白。”当下,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道。

    罗帆这时候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口中道“你不需要明白,你只需要知道,我现在,刚好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忙。”

    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在这瞬间面上显现出一种放松之色。

    用得上自己,那自己的安全至少在暂时来说便不会有问题了——不管对方是需要自己做什么,哪怕是需要自己做的事情无比困难,甚至是超越自己的能力极限的难事,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看着松了口气的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罗帆抬手虚虚一引,瞬间,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便感觉到自身身上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存在被某种不可思议的威能更牵引出来,向着眼前则之天地的开辟者身上扑过去!

    这种存在脱离自己身躯的那一瞬间,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便猛然感到怅然若失,似乎失去了某种无比重要的东西。但,在这种怅然若失的同时,他更是感受到一种莫名的轻松。就仿佛,自己已经是放下了原本担负在自己肩上的万斤重担一般!

    这种近乎矛盾的感觉交织在一起,让他的心情七上八下的,一时间却是难以平静下来。

    “你从我身上抓取了什么?!”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在这瞬间鼓起勇气,喝问了一声。

    “我抓取的,却只是你想要抛弃的而已。”罗帆微微一笑,右手平摊,手中似乎有着一团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奇异存在悬浮于其上数寸,扭曲盘旋,变幻不定。

    在这存在之上,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只感到一种似乎已经无比遥远,又似乎与自己无比接近的感觉。

    那,是属于圆满天地的感觉!

    结合此时此刻罗帆所说的内容,他心中猛然生出明悟“这是,我身上被本体所附加的一切!”

    明悟到这一点,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终于明白过来自己之前那种矛盾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那分明是自己缺失了这种与生俱来的本质的怅然与终于达到自己的目标所产生的畅快交织而成的感觉!

    “我,应该多谢你的成全吗?”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叹息一声。

    不,这时候的他,已经不再是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了。现在的他,已经是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存在,一个彻底的,与圆满天地开辟者的本体斩断一切联系的独立存在。

    现在的他,已经是彻底的成为了则之天地的第二权限者了。

    罗帆微微一笑,道“这当然是随你了。接下来,你好自为之吧。这一方天地,你可以随意折腾,我留在那里的一切,你也可以随意的利用。算是我对你的帮助的报酬。”

    听到这话,这则之天地的第二权限者面上显现出苦笑之色。他自然是知道,罗帆不可能只是单纯为了做好事才将自己身上那种从圆满天地开辟者身上所得到的一切都夺走。他之所以夺走这一切,显然是因为这一切对他有用!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夺走了这一切,显然便是从第二权限者身上得到了帮助。这样看来,他感谢第二权限者,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显然的,事情不可能从这个角度来看。

    对于第二权限者来说,他在罗帆面前,当真便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这样的力量对比之下,他怎么可能承受得住罗帆的感激?!

    若是罗帆直接表达自己的感激,表示我很感谢你,我要给你什么东西作为报酬的话,他顶多也就谦虚一下,表示一下推辞之后便接受了。到哪,现在罗帆这样问,他哪里还敢说你需要感激我?

    当下,就只是摇头,表示完全不需要,自己十分十分的感激罗帆……

    罗帆淡淡的一笑,也没有多废话,当下直接催动此时此刻借助这平行时空的诸多平行所在所构筑而成的祭坛,让这祭坛之中的诸多部件都开始疯狂的运作起来。

    而且,在这运作的过程之中,这个祭坛还是在发生某种无比微妙的调整。

    每一个部件之间的联系,都在这过程之中发生种种细微的变化。

    在这种种变化之下,这个祭坛,却是增加了一些原本所没有的威能。

    在这瞬间,一种难言的威能包裹住此时此刻在罗帆身影手中所托着的那奇妙的存在,紧接着这威能瞬间一颤,便包裹着这奇妙存在,顺着这祭坛之前所散发出来的搜寻威能,向着那劫数层而去!

    只是转眼之间,这存在,便已经是瓦全消失在则之天地之中了。

    在这个过程之中,整方则之天地都在嗡嗡作响,似乎整方天地的一切存在都在这瞬间被调动起来,辅助这祭坛激发那种难言的威能,将那威能所包裹住的存在送往劫数层的深处。

    这则之天地的震荡,不断的增强,甚至开始不断的向外扩散,最终影响到了整个交通网络层,让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一切天地都能够隐隐间感受到这种来自则之天地的震荡,更感受到,那种震荡正在不断的将某种威能送往某处神秘的所在……

    一时间,这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众多天地开辟者都心头忐忑起来。

    则之天地所发生的一切,都有着无比深远的影响。不管是对于那则之天地自身来说,还是对于整个交通网络层来说都是如此。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时候则之天地忽然发生这样明显而激烈的变化,他们怎么可能不想太多?!

    “又有什么算计?”这样的想法,出现在不止一名天地开辟者的心中。

    而在那众多天地开辟者之中,最为忐忑的,却就是那圆满天地的开辟者了。

    这圆满天地的开辟者之前正在使用种种手段算计自己分出去的化身,想要将那化身引出则之天地,以便自己能够将其收回。现如今,自己的手段尚且没有看到成效,那则之天地便发生了这样剧烈的变化,这种情况让他怎能不将这种变化与自身的算计联系在一起?!

    “莫非我的手段引得那天地的开辟者不爽了?”相比于其他天地开辟者心中的担忧,他的担忧却是更甚。

    在这瞬间,他却是开始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那化身身上转移到了自己的天地之上。

    开始在自己的天地之中营造种种防御手段,以便防御任何可能出现的,那则之天地对他所开辟的天地的针对手段……

    当然,他的准备,显然并没有什么作用。至少在这时候并没有什么作用……

    那种则之天地的震荡增强到某个巅峰之后便开始转而不断消减,在好一阵子之后,便重新消失无踪,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等到那则之天地的震荡完全消失之后,那众多天地开辟者依然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是这样而已?”他们一个个的都有些莫名的失望。

    原本,他们已经是做好则之天地将会发生天大的变化,让这整个交通网络层的形势发生或多或少的改变了——这样的情况,虽然会打破这交通网络层之中原本的平衡,让他们可能遇到种种危机,但终究会让他们遇到更多的精彩,让他们不用在承受现在的无聊。

    在这样的心态之下,现如今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况怎能不让他们感到失望?!

    对于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情况,罗帆却是完全没有去关注。

    此时此刻,他在那劫数层深处,在那一处奇异的所在之中,却只是淡淡笑着,等待那他从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身上所夺取的,属于圆满天地开辟者的诸多本质的到来而已。

    虽然之前他在则之天地那个祭坛之中所凝聚的身影似乎已经是完全掌握了那诸多本质了,但,那终究只是看起来而已。

    毕竟,他在那祭坛之中所凝聚出来的,也不过是一个影像而已。

    虽说,借助自身对则之天地的绝对掌控,他能够靠着那个影像发挥出与本体丝毫不差的实力,但,影像终究只是影像而已。借助影像,能够将那诸多本质从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也即是现在的则之天地的第二权限者身上提炼出来,但却不可能直接将那些本质瞬间跨越无尽模拟混沌状态的阻隔,将其转移到他的本体所在之处!

    唯有借助那祭坛之前所释放出来的搜寻威能,以其为轨道,借助那祭坛,借助则之天地,借助交通网络层,将那些本质顺着轨道老老实实的传递过来方才能够最终将那存在送到自己的手中!

    当初,那搜寻威能为了找到他,足足耗费了上千亿年之久——那平行时空之中的时光对于交通网络层来说是减弱了不知多少亿万倍,这上千亿年相对于交通网络层来说可能不过是几年,甚至几个月,几天。但,相对于模拟混沌状态来说,那千亿年时光,却就是实实在在的千亿年!

    毕竟,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时光,本就是不定的。其经过多少时光,完全是看在在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参照体来说而已。

    也即是说,若是修士以自身为参照的话,他觉得自身度过了亿万年,那么,相对于模拟混沌状态来说,他就是度过了亿万年。在这一段时间之中,模拟混沌状态相对于他来说的发展,也同样是度过了亿万年。

    而若是反过来,修士觉得自身只不过是度过了一瞬间,那么,模拟混沌状态相对于他的种种发展,也就度过一瞬间的发展没有区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