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九十一章 转化

第两千八百九十一章 转化

    这前天地意志的情况乃是罗帆所造成的,但,对于他现如今分化成为不知多少亿万时空的意志这种情况,罗帆却依然有些感慨造化无常。

    当然,他也不至于就此完全放心这前天地意志。

    虽说,在他现在想来,这前天地意志似乎已经是没有什么手段能够翻盘了。

    但,他想的和事实显然不可能完全一致。

    就像是之前这前天地意志能够有许多超出他想象的手段一般,或许这时候这前天地意志面对这种在罗帆看来其已经不可能解决的窘况,其也有着一些新的,他所不了解的手段呢?

    所以,在这时候,虽然已经是将这前天地意志给镇压住了,但罗帆却并没有就此将自己的所有注意力都转移,而是依然留着几分注意力放在这一片区域,警戒着这里可能发生的任何异常之处。

    是之后,他心中一动,抬手虚虚一抓,那一个之前被隔绝出去的旋涡便重新出现在他的身前。

    相比于之前,这个旋涡凝实了几分,看起来却更像是一只眼睛了。

    没有了那前天地意志的压制,这漩涡现如今出现在这方圆数十万光年范围的区域已经是不再受到任何影响,尽可能肆意的宣泄自身作为圆满天地权限集合体的玄妙。

    看着这个旋涡,罗帆却是暗自可惜。

    可惜这里乃是因为他的第七次大劫而出现的模拟混沌状态。若是在真正的混沌状态之中,光是这些权限集合,就已经是可以自然诞生出天地意志出来了。也即是说,在真实的混沌状态之中的某一方天地之内,只要罗帆能够做到将这样的众多的权限汇聚提炼出来的话,那么,不需要他在注入智慧,灵智,思维,光是这些权限,便已经是足以生出真圣层次的天地意志了!

    而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他虽然将这些权限抽象凝聚出来,但却终究差了一点什么,那种天地意志终究不可能诞生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罗帆并不为这权限集合体注入意志,注入智慧,那么,不用多少时间,这聚合体便会重新分散开去,重新化入天地万物众生体内,恢复那前天地意志之前所制造的那种状态。

    至于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确确实实会在种种因素之下再一次诞生。

    但,那诞生出来的天地意志,也就是与那前天地意志一般的,介于拥有自我与没有自我之间的一种状态,也即是,那种并不是完善的天地意志的状态……

    当然,到了那个时候,那天地意志,却极有可能再一次在模拟混沌状态,在劫数层的影响下,再度站在与罗帆队里的阵营。

    哪怕是为了避免这个结果,罗帆显然也不可能放任眼前这权限集合体自由散开了。

    当然,话又说回来,若是在真正的混沌状态之中的,真正的完美天地之中,罗帆想要做到轻松将这近乎所有的权限抽象提炼汇聚成为这等漩涡的形态,那显然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甚至,可以说,以他现在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除非,他能够再提升个无数倍,成为圣人级数的存在,方才可能做到这一点……

    毕竟,那可是真正的混沌状态,真正的完美天地!这两个真正代表着什么?代表着,那天地,可以诞生出真圣!能够诞生出真圣的天地,其威能,其权限,又哪里可能简单了?想要将这样的天地之中所拥有的所有权限都抽象凝炼出来,没有对这天地有着极为深入,极为透彻的体悟,显然是做不到的。而想要对完美天地有着那种程度的体悟,没有真圣级数的本质,怎么可能做得到?

    所以,显然的,若是在真正的混沌状态之中,面对着真正的完美天地,罗帆显然便不可能做到将这个旋涡制造出来。

    自然的,也就不可能培养出真正的天地意志了。

    从这方面来看,这种培养天地意志的方法,却也不过是鸡肋而已。

    这种培养对其有意义的时候,以其实力根本做不到。而这种培养其能够做到的时候,这种培养对其又已经没有了意义——对于真圣来说,天地意志又有什么用处?

    对于这些,罗帆这时候显然没有多浪费时间去思考。

    在这时候,他抬手嘘嘘抓着这如同眼睛一般的旋涡,抬步轻跨之间,就已经是跨过了不知多少时空,直接出现在了那天地意志的居所时空之中,出现在了当初他留在这时空之中的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一切本质之前。

    在这时候,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一切本质已经是完全化作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模样了。

    乍一眼看上去,简直就像是那圆满天地开辟者又有一具化身分到了这一方天地之中了一般。

    这时候,这本质正时时刻刻的与这整片时空产生共鸣,不断的从这时空之中汲取成长的养分,或者说,获得自身成长的模板。借助这些养分或者说模板,其不断的成长,不断的凝实,那种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形态也因此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在罗帆出现的瞬间,这本质就有了反应。

    其眼中透出种种微妙的情绪。这些情绪并不算清晰,更多的只是茫然,懵懂。但,很显然的,那终究已经是情绪了!

    这种情况代表着一个事实,那便是,在这里停留了这么一段时间,与周围,或者说,与这圆满天地产生那诸多共鸣之后,这本质已经是发生了某种蜕变,现如今已经再非原来那般,只是单纯的本质聚合体而已了!

    现如今的它,已经是化作了,某种类似天地意志的智慧!

    若是罗帆没有及时处理,及时的掺和进入这种趋势的话,那么,眼前这本质便必然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成长为类似之前那前天地意志一般的天地意志!

    在这时候,罗帆却就暗自庆幸自己的到来足够及时了。

    当下,他心中微动,抬手就已经是罩向眼前这已经是近乎完全化作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这本质。

    这本质在这瞬间眼神动了动,似乎想要反抗。但终究还是定在了那里,并没有真正做出反抗的动作。

    罗帆的手掌抓住这本质的头颅,心中微动,便有着无数的信息从他的手中向着眼前这本质注入。

    这些信息,包含了,无比纯粹的,则之世界观!

    随着这则之世界观的不断注入,眼前这本质的身形开始产生某种难言的扭曲,原本正在向着那圆满天地模样转化的形态更是开始放缓起来。

    在这瞬间,这整片时空都开始产生种种难言的变化,似乎有着许多原本不属于这一片时空,或者说,不属于这圆满天地的种种细节开始出现在这时空之中。

    而随着这时空的改变所改变的,更是外面的整方圆满天地!

    这种变化随着则之世界观的注入而越来越明显。

    那些出现在这时空之中的,在那圆满天地之中的,不属于圆满天地的细节,也随着变得越来越多起来!

    不过,这本质终究也只是向着天地意志转变而已,并没有完全化作这天地的天地意志,所以,这种变化在某一刻,在这本质与这时空的差距已经增大到某个境地的时候,终于完全停了下来。

    因为,这时候,这本质与这时空的共鸣,已经是被彻底的打断了!

    毕竟,这时空再怎么说也是圆满天地的映射。其本质,终究还是属于这圆满天地,也终究还是更加契合这圆满天地本身所遵循的世界观的。原本,这本质与这时空产生共鸣,也是因为这本质来自那圆满天地开辟者,本身与那圆满天地所遵循的世界观完全的契合。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其没有完全与这时空合二为一,没有与这圆满天地合二为一之前,改变这本质所遵循的世界观,自然而然的便会将这两者相互之间的共鸣打断了……

    若是罗帆再等一阵子,等到这本质真正成为天地意志的话,那情况便会完全不同。

    成为天地意志之后,其与天地已经是完全融合,改变它,就相当于改变天地!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怎么改变,其与天地都依然是无比契合,自然也就没有之鸣被打断的事情发生了。

    这也是之前那前天地意志的心灵意志被扭曲,被同化之后这圆满天地的形貌也开始随着改变的根本原因所在。

    而在这种共鸣被打断的那一瞬间,这本质的形貌扭曲,终于压过了其原本的形貌。

    其身形,终于无法再将整体看做是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形貌变形的一种形貌,而是只能将其看做是,一个人形发生畸变的一种形貌!

    换句话说,人形的部分,已经是压下了之前那种圆满天地开辟者的那种完全不符合罗帆审美观的那种形貌了……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淡淡的笑容,更加快速的将自己的则之世界观注入那本质的心中。

    没有了时空与外面的圆满天地的拖累,对于这本质的改变却是更加的轻松,这本质被扭曲的速度也变得更加的快速了。

    不知过了多久,这本质,终于彻底的转化为人形的形态。

    相比于之前那前天地意志完全转化为与罗帆有几分相似的形貌,现如今这本质虽然化作人形,但看起来却是与他完全不同。

    感觉上,就像是两个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之人一般。

    这并不代表这本质对则之世界观的亲和并不如那前天地意志。恰恰相反,这却正是代表着这本质对于则之世界观的亲和远远超过了那前天地意志,或者说,其,方才算是真正得到了罗帆的则之世界观,而并不像是之前的前天地意志一般,只是得到似是而非的一点皮毛而已。

    则之世界观乃是一个勉强称得上完善的世界观,这样的世界观,自然不可能仅仅定义只有罗帆这种形貌的存在方才是先天道体!

    对于这则之世界观来说,先天道体,只需要人形,只要有着五脏六腑,有着十二万九千六百穴道,有着诸多经脉,有着那种种人形的玄妙结构的形态,便是这则之世界观所承认的先天道体!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本质自然不需要完全转化为罗帆的形貌方才算是先天道体。

    甚至,可以说,若是这本质以自身以及则之世界观出发,最终所凝成的,契合则之世界观的先天道体的模样,必然是与罗帆有着巨大的差别。

    也唯有这样巨大的差别,方才算是其真正的得到了罗帆的则之世界观,真正的,理解了这则之世界观……

    “多谢主宰成全。”这本质这时候向着罗帆躬身行礼,口中说道。

    罗帆微微一笑,到了这一步,眼前这本质已经算是彻底的化作智慧生灵了。

    而且,因为则之世界观已经是深深刻入其身心深处,这本质却已经是再不可能与这则之世界观分离了。

    一旦分离,他的自我,便将彻底的改变,相当于彻底的消亡。

    如此一来,他显然便会用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去反抗一切将其与则之世界观分离的变化。包括,劫数层的扭曲、同化!

    到了这一步,虽然依然无法彻底的消除其最终站在罗帆对立面的可能性,但,至少已经是能够大幅度的削减这种可能性了。

    而这,也是罗帆现如今所能够做到的极致了。

    “来吧,成为这天地的天地意志吧。”罗帆当下微微一笑,道。

    说话间,他抬手虚虚抓着那作为这圆满天地一切权限抽象集合体的旋涡就向着眼前这已经化作人形的本质推过去。

    那人形对于罗帆的任何要求自然都不可能反抗,这时候只是敞开自身,毫不迟滞的,将那旋涡彻底的吞入身体之中……

    在他将这旋涡吞入身体的瞬间,一种微妙的波动从其身上开始产生,转眼间便已经是席卷了这整片时空,继而超越这时空,向着外面的整方圆满天地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