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九十四章 拖不了了啊

第两千八百九十四章 拖不了了啊

    对于这天地意志来说,他的最大依凭,便是这圆满天地。或者,更具体的说,是他对圆满天地的掌控权限!

    没有了这个,这天地意志,却也不过是比较奇特的一股意志而已,甚至连入罗帆这个层次的存在的眼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与圆满天地之间的联系被断绝,对于这天地意志来说,却就是灭顶之灾了。

    他是在这时候,他惊慌失措之间,极力的将自身的一切散发出去,极力的要与周围的天地保持联系,让那种威能的断绝手段尽可能的无法产生效果。

    但,可惜的是,那种威能是如此的宏大,如此的浩瀚,又是如此的高明,哪怕是他明明知道是那一股威能正在对自己与这一方圆满天地的联系动手脚,却也依然无法真正阻止这一股威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与圆满天地之间的联系在被一点点的截断……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这时候却是双目微微一凝。

    他与这天地意志之间的关系无比紧密,甚至可以说,这天地意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与他的化身有些类似。

    因此,在这时候,这天地意志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他自然都是感同身受。

    那种自身与天地之间的联系被逐渐截断,自身的权限被一点点消除,甚至是自身的存在意义都被一点点抹消所产生的恐慌,更是在这瞬间从那天地意志身上向他滚滚涌来!

    在这瞬息间,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那威能正在对这天地意志的周身上下施展手段。

    “抓住你了……”面对这种状况,罗帆面上忽然显现出淡淡的笑容。

    紧接着,他的身形微微一晃,就已经是消失在这一片天地意志的居所所在之处,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脱离了那天地意志的居所,而是出现在一处他无比熟悉的所在。

    那一处,之前他将前天地意志封镇的那一处区域!

    没错,这里,便是他所感觉到的,那威能的源头所在!

    至于为何他能够确定这一点,自然是因为这时候那威能正在对天地意志施展手段,要斩断这天地意志与圆满天地之间的一切联系的缘故了。

    为何这样他就能够确定这威能的来源?这其实很简单,这威能在对这天地意志施展手段的时候,这天地意志其实也相当于同样在接触这威能!这威能,全方位的针对这天地意志施展手段,自然也就相当于,那天地意志在以自己的方方面面,乃至一切的一切,去体会这威能……

    这样一来的结果自然就是,这天地意志随着时间的推移,对这威能的感知在不断的增强,最终,在一定时间之后,达到完全锁定这威能源头的程度!

    而那天地意志锁定这威能的源头,自然也就相当于罗帆锁定了威能的源头了。

    在这时候,罗帆双目一凝,就已经是穿透了无数时空,锁定了那前天地意志被分散的那无数身躯部位。

    这些身躯部位,这时候依然是与那些时空融合一体,同样是成为那些时空的天地意志或者是天道。

    只是,相比于之前,这时候,有着一股股难以言喻的气息从虚无之中诞生出来,不断的注入这些身躯部位,再借助这身躯部位彼此之间的联系,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相互串联,最终汇聚成为一体,化作一股无形无质的意志,衍生出,那充弥圆满天地,甚至让罗帆这化身还崩溃一次的那一股无上威能!

    “发现了?”这时候,那一股无形无质的意志淡然的说了一句。

    这声音,如同之前那一把声音一般玄奇,好似直透心底,哪怕是罗帆的心灵似乎都被这声音给撼动了。

    “你已经不是原来的天地意志了。”罗帆这时候皱着眉头。

    眼前这一股无形无质的意志,虽然依然是那无数前天地意志的身体部位的集合产物。但,其身上已经是完全没有了前天地意志的任何气息,显然,那已经并不是前天地意志了!

    “当然不是。虽然,我是以他作为根基诞生的,但,我的来头,比他大上无数倍。”那无形无质的意志这样说着。

    在这过程之中,罗帆似乎感觉到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感官正在窥视自己的身躯,窥视自己的心灵,甚至窥视自己的本质!

    对于这种窥视,罗帆心中却只是稍稍有些不爽而已。

    被窥视,自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所以,被窥视而产生不爽,这却是理所当然的。但,若是眼前这意志乃是他所猜测的那种存在的话,那么,窥视自己,对于其而言,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甚至可以说,其几乎可以算得上已经是完全掌握自己的一切了,窥视自己,其实可能只是一个习惯,而并非是必要的行动……

    “那么,你到底是什么?是劫数层的意志,还是,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罗帆当下就问道。

    没错,他猜测的这一股意志的本质,便是这两者!

    “虽然有些搭边了,但,我并不是这两者。而且,这两者,其实本身也是不存在的。”那意志这时候只是说道。

    这时候的罗帆,感知锁定了这无数时空之中所存在的,那属于前天地意志的无数身躯部位。

    那意志本身乃是无形无质的存在,哪怕是罗帆,也无法直接锁定那意志的本体。现如今也只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锁定那一股意志了。

    “是吗,那么,那你就是劫数层的某种概念与这天地意志的某种结合所诞生之物了?”罗帆当下就道。

    他的这话,却是让那无形无质的意志微微一滞。

    显然,这无形无质的意志并没有料到罗帆会猜出来他的真正来源,这让原本还想要卖一下关子的这意志感到一阵莫名憋闷。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以你的层次,能够做出来的猜测应当是很多的吧,为什么你就会在那无数猜测之中锁定这个?”他当下就问道。

    “哦,看来我猜对了。”罗帆这时候却是表现得很是不以为意。

    对于他来说,眼前这意志的身份确确实实是有着无数可能性,若是真的要猜的话,那怕是猜测千百年都不一定能够将所有猜测给猜完。

    但,别忘了,这意志现在所在之处是在何处。这里,可是他封镇那前天地意志的所在!

    既然乃是他封镇那前天地意志的所在,在这里的无限时空之中,自然而然的便有着他的无数手段存在。他的力量,他的感知,他的意志,甚至是他的本质,都贯通了这里的一切时空!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意志的载体,可以说就完全是在他的感应之中。

    这种感应能力,无法让他彻底的掌握那无形无质的意志,更无法让他扭曲那无形无质的意志。但,这种感应能力,却已经足以让他在诸多有关那无形无质的意志的来源选项之中,挑选出一个可能性最大的选项了。

    而正常来说,这个可能性最大的选项,一般就是事实了。

    这,就是他的判断依据。

    有着这样的依据,他这时候自然完全不需要表现出多么的得意了。

    “没错,你猜对了。在这混沌之中,你是最为特殊的一个。这混沌的命运,似乎与你息息相关。我的一种本能告诉我,将你彻底毁灭,就是我的命运,是我诞生的理由,是我存在的意义。但,我的另一种本能却告诉我,一旦我将你彻底毁灭了,这混沌也将不可能继续存在下去。”这无形无质的意志这样说道。

    那声音直直钻入罗帆的心底,产生难言的震荡,让罗帆只感到自己的周身上下在这瞬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战栗浮现出来。

    在这时候,他的面色终于变了。

    “你居然能够感觉到这些?!”他忍不住惊呼出来。

    在这个时候,他忽然豁然开朗起来,原本他所遇到的,种种有关这模拟混沌状态,有关这劫数层的种种诡异表现,都在这瞬间有了解释!

    若是按照正常的逻辑来推算,这劫数层,这模拟混沌状态在之前许多时候对于罗帆的态度都是相当的无法理解的,比如,给他的好处,比如,对他的攻击,比如,对对他那种种微妙的安排……

    但,若是从眼前这无形无质的意志所表达的那种矛盾的心态来思考,这一切的一切,显然就都是顺理成章了。

    给他好处,是后一种心态在起作用。攻击他,是前一种心态在起作用。微妙的安排,是两者交织形成的妥协……

    “看你的样子,你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东西。”那无形无质的意志这样说道。

    罗帆这时候的心情依然是无法平静,道“我知道什么,并不重要。对你也并没有任何意义。重要的是,如果,你所感觉到的是对的,那么,你打算怎么做?”

    那无形无质的意志微微滞了一下,一阵子之后才叹息一声,道“没错,你知道什么确实并不重要。对我来说,现在的形势已经完全无法扭转了,你就算是告诉我理由,我也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听到这里,罗帆忽然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瞬间,这无形无质的意志就已经是让罗帆的不祥预感成为现实。

    “我已经无法再拖下去了。我将你毁灭,或许会消失,会死亡。但,若是我不将你毁灭,那等待我的将会是比起死亡更加惨烈的结局。”那无形无质的天地意志在这时候叹息一声,说道。

    罗帆在这时候心中警钟长鸣。

    猛然间,无尽的劫数威能注入这一方圆满天地之中。

    这一次,那劫数威能的注入相比于之前,那却是多了不知多少亿万倍。

    与之前任何一次劫数威能注入这圆满天地相比的话,这一次注入这天地之中的劫数威能便像是数百米高的海浪,而之前,就像是水龙头流出来的自来水……

    两者之间无论是量还是声势,都如天地之别!

    这些劫数威能涌入这一方圆满天地之后,瞬间便冲过这整方天地,瞬间便将这整方天地之中原本存在着的,那无尽量的劫数威能本身的结果给瓦解,让那无数的劫数威能同样汇入这劫数威能的浪潮之中,让那浪潮更增威力!

    这一方圆满天地乍一眼看上去似乎和之前在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那一方圆满天地没有任何区别,但那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事实上,这一方天地在被劫数层所吞噬之后,其本质,乃至表象,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是完全改变了。

    现如今的这一方天地,无论是时空还是规则法则,甚至是大道,都已经是变成了劫数威能的组合而已!

    也即是说,天地万物,时间空间,规则法则,一切的一切,其实本质上,都是劫数威能!

    只不过,是不同的劫数威能,也是那些不同劫数威能的不同组合方式!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这些劫数威能浪潮冲刷过来的时候,这一切的一切,自然而然的便在那劫数威能的冲刷之下彻底瓦解。那组成这一切的一切的那无尽量的劫数威能,自然而然的也随着汇聚在那劫数威能浪潮之上……

    在这个瞬息间,罗帆便清楚的感觉到,在那天地意志的居所,那天地意志本身,也彻底的转化为劫数威能,汇入了那劫数威能浪潮之中!

    整个过程,干脆果断得超乎想象,那天地意志根本没有拿出一丝半毫的反抗能力。

    “可惜了……”在这瞬间,罗帆心中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声。

    那天地意志虽说乃是他所构筑而成的,甚至处于他的绝对掌控之下。但,事实上,他在化作这一方圆满天地的天地意志之后,其本质,同样就已经被这一方圆满天地所同化了。

    这种同化的效果就是,其本质,已经是化作了与这圆满天地的一切的一切一般,同样是化作了劫数威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