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零六章 猜测

第两千九百零六章 猜测

    这时候那前化身询问的,自然是在那镇压力量中央,却似乎完全不受那镇压力量影响,反而像是掌握了那镇压力量的罗帆了。

    这种镇压力量玄妙无匹,甚至光是眼睛盯得久一点都会同样受到那镇压力量影响而被镇压,声音这种存在,按照道理显然是根本不可能传入那镇压力量肆虐的范围的。

    但,在这时候,这前化身却有完全的把握,自己这样说话,罗帆一定听得到!

    果然,在他说完那句话的时候,罗帆稍稍转头看了他一眼。

    显然,是听到了他的这句话语了。

    不过,罗帆也只是看了他一眼而已,却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意思。那一眼过后,也就重新转了回去,抬头看着天空,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正在观察着什么一般。

    前化身看到这一幕,哪里还不知道,那是罗帆并不觉得有必要回答自己……

    当下却只能够叹息一声,转而开始四处感应起来。

    罗帆不回答他,那么,他所能够做到的,也就是自己去感应,自己去研究,自己去猜测了。就像是现如今在下方的那圆满天地开辟者一般……

    这,在某种角度上来看,可以算得上是风水轮流转。

    至于放弃观察,放弃感应,这种事情这前化身显然是不可能做的。毕竟,对于他来说,眼前这一方天地,就像是一个天大的宝藏敞开在自己的面前。自己需要做的,就是从这宝藏之中将自己需要的宝贝弄出来,化为己有。

    在这样的情况下,弄清楚这里的一切,显然就是他现如今最重要的事情。

    放弃研究,放弃感应,放弃猜测这些选项,显然从一开始就已经被他给剔除了。

    这一处岛屿与那镇压力量之间的交界乃是一处无比玄奇的存在,在这里,一切似乎都变得比起下方要缓慢。

    不管是时间,还是规则法则的运转,亦或是大道的运转,甚至是自身的思维,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要比起下方在那岛屿,或者说在那一方天地之中要缓慢许多。

    而这一片交界,却是无边无际。

    它,覆盖住了整座岛屿,从外面看过来,面积或许是有限的,但,从这里看过去,那就完全是看不到边界的无边无际。哪怕是以光年作为单位,怕都有着亿亿兆这个数量级之多。

    低头看下去,整方无边广阔的天地印入眼帘。

    这一方天地,他无比的熟悉,但,在这熟悉之中,又有着种种难言的陌生。

    这一方天地,并非则之天地!

    而是,则之天地进入这天地之后,与这岛屿融合之后的产物。

    可以说,它本质上乃是一种混合体,就像是此时此刻那圆满天地开辟者一般。只不过,其混合的,并非是生灵与天地,而是,天地与岛屿!

    对于这种变化,他哪怕是这时候依然感到难以理解。

    之前,在那交通网络层之中,他顺着心中的感应,撬动则之天地与眼前无边海洋一般的天地之间的某种联系,借助这种联系,以一种无可抵御的方式让则之天地彻底的降临这一方天地,直接出现在这一座岛屿之上。

    在刚开始,他还以为那则之天地会以某种奇特的形势存在于这岛屿之上,或者是天地化作这岛屿之中的某种事物,或者是这岛屿化作则之天地之中的某种事物。

    但,却怎么也没想到,当则之天地出现在这岛屿之上的那一瞬间,这岛屿便直接与那则之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整个过程,完全超越了时光,超越了岁月,超越了空间,超越了规则法则,更是超越了大道!

    只是一闪之间,一切融合就已经完成了。

    这过程之快速,甚至让这前化身连这岛屿在融入这则之天地之前到底是什么模样都没有看清。

    只能够感觉到,其似乎相当的空寂,似乎只是一个莫名的空洞而已……

    当然,那只是一种微妙的感觉而已,哪怕是他自己,都无法确定这种感觉,甚至自身都不完全相信自身所感觉到的东西。

    正是因为不清楚这岛屿原本的本质所以他方才对此时此刻这岛屿所发生的种种感到震撼,感到难以想象。

    在这里,他感觉到了某种原本只有在记忆之中方才能够找寻到的气息。

    一种属于圆满的气息!

    他乃是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前化身,也即是,他的所有记忆,都是源自那圆满天地开辟者。因此,对于圆满天地开辟者依然处于圆满天地之中的时候所经历的一切记忆,他虽然并非通晓全部,但却也通晓大部分。

    对于那圆满天地该有什么样的感觉,什么样的气息,什么样的特质,他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种圆满气息,玄妙莫测,似乎是天授,完全不是人为。

    哪怕是那圆满天地开辟者,作为开辟出圆满天地的存在,在失去了那圆满天地之后,却也无法再度重现这种圆满气息,圆满特质!

    就仿佛,他已经是失去了那种开辟出圆满天地的资格了一般。

    连那圆满天地开辟者都是如此,这种圆满气息该有多玄妙,可想而知。

    事实上,在这之前,这前化身根本没有想过,自己居然还能够再一次感应到这种圆满气息!

    但,眼前,这种圆满气息,却就直接出现在这一方看起来与则之天地几乎一般无二的天地之中。出现在,这完全以则之世界观作为模板开辟出来的天地之中!

    这,相比于他重新见到圆满天地来,却更要诡异玄奇不知多少倍!

    面对这样的情况,这前化身怎能不感到震撼?!怎能不感到无法理解?!

    “圆满特质,也是能够被夺走的?”这个想法在这时候出现在这前化身的心中。

    那种圆满特质,实在是太熟悉太熟悉了,熟悉到他完全不认为那会是其他天地所衍生的圆满特质的地步。因此,在这时候,他却就完全将这圆满特质当成是的那一方圆满天地所拥有的那种圆满特质!

    而现如今,那种圆满特质,并不跟随圆满天地,而是跟随这则之天地,这怎么看,都是这则之天地将那圆满特质给夺取过来了。

    “是因为镇压力量吗?亦或是因为这一方天地的特点?还是因为,则之天地开辟者……”这前化身仔细思考着,眼神之中闪过点点光芒,心中产生这样的种种想法。

    他完全理解不了那种圆满特质是怎么融合这则之天地的,所以,却也就只能从环境上来找原因了。

    那镇压力量之奇妙,哪怕是稍稍想象,他都有种自身被镇压住的感觉。

    若是说是那镇压力量引发这种他所无法理解的变化,那似乎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而那镇压力量此时此刻被压缩在这一方天地之中,这一方尽是海水的天地到底有多玄妙,也是不言而喻,若是说原因乃是这一方天地,那显然也是说得过去的。至于那则之天地开辟者,罗帆,那更不用多说了,他似乎乃是那镇压力量的掌控者,哪怕是在那镇压力量之中都能够安然活动,说是他造成这种结果,更是半点都不突兀。

    在这样的种种猜测之中,根源,就是这一股充弥岛屿的镇压力量。

    此时此刻,前化身整理了一番自己的思绪,瞬间就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上方的那镇压力量。

    这镇压力量看似只是在这岛屿上方,但事实上,它却是包裹住了整座岛屿。

    或者说,包裹住了,这化作岛屿的整方天地!

    这岛屿,看似是在这镇压力量之下,似乎只是与那镇压力量接壤而已。但事实上,它却是完全处于镇压力量内部。甚至,说不定就是那镇压力量内部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点而已。

    而自己,看似不受那镇压力量的影响,就像是下方的整座岛屿,或者说下方的那整方圆满的则之天地一般,但,事实上,自己却是完全处于那镇压力量的作用之下。

    或者说,自己现在自以为一切正常,但,或者在那镇压力量之外的存在看来,自己其实也是处于一种被镇压的状态……就像是自己此时此刻看那一片镇压力量内部的一切一般。

    至于为何自己被镇压居然能够表现得正常,甚至连时光流逝都和外界似乎没有多大的区别,这其中显然就有着更多玄奇的奥妙隐含着了。

    具体到底是什么原理,这前化身在暂时来说却依然是不能理解。

    想来,无非是时空啊,维度啊,规则啊,大道啊,这之类的种种诡异的变化吧……

    想着,这前化身却是暗自叹息了一声。

    自己能够鄙视那圆满天地开辟者,但事实上,自己与他之间又有多大的差别呢?自己现如今,也只是相当于跳出了原来的井口,但却发现自己处于另一个更大的井中而已。

    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有着某种诡异的波动忽然出现。

    在这种诡异的波动之中,这圆满的则之天地,或者说,这一座岛屿,猛然间便膨胀了几分。

    好似,有着某种什么奇特的存在撞入了这天地之中,成为了这天地的一部分一般。

    “这是,他们进来了?”前化身微微一愣,紧接着很快就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前变化,分明便是,那些被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牵扯着的,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众多天地开辟者的力量与本质已经是彻底被吞噬进入这一座岛屿的表现!

    心中微动,他就已经是瞬间锁定了在这圆满的则之天地之中凭空出现的不知多少千万奇异生灵了。

    这些生灵与则之天地格格不入,感觉上就像是完全遵循另一个画风创造出来的生灵一般。

    但,在这时候,他们却是以一种无比玄妙的姿态,出现在这天地之中,就像是,这一方天地自然诞生出来的生灵一般。

    “这是何处……我感觉,这里有些熟悉……”那些生灵看着周围,一个个的用各种各样的语言这样喃喃着。

    当然,话语用词可能会有些区别就是了。

    这些生灵,赫然便是那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众多天地开辟者!

    并不是全部,而是,参与那圆满天地开辟者计划的那些。也即是说,此时此刻,在那交通网络层之中,其实依然是有着一些天地开辟者存在着的。只是,那数量相比于原来,或许已经是削减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了。

    而这时候,在那交通网络层之中,那些幸存下来的天地开辟者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所在的这个模拟混沌状态层,看着,这已经变得无比残破,到处都是断裂的道路,到处都是空旷的节点的,交通网络层!

    “他们算是成功,还是算是失败了?”这时候,有着一名天地开辟者用一种莫名的语气这样说道。

    对于这一名天地开辟者来说,他并没有什么探索头顶那一方天地的,所以,对于之前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所呈现的那种种狂热的探索气氛,他却是完全不动心,一直以来都只是冷眼旁观而已。

    事实上,能够幸存下来的,不被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算计,没有在这时候中招的那些天地开辟者,都是类似这样的心态的。

    而这个时候,那些天地开辟者连同自身天地的消失,而在头顶那一方天地之中似乎凭空增添了某些东西的表现,给他们的感觉,却就像是之前那则之天地进入那一方天地之中,也像是那圆满天地开辟者连同自身的天地进入那一方天地之中一般。

    若是光是这样看的话,那些天地开辟者,显然是成功了。

    但,显然的,光是看表面,显然是不成的。至少,在这之前,在最终完全进入那一方天地的时候,那诸多天地开辟者,似乎是颇为恐慌?

    就像是,被算计,又像是,自己正在堕入深渊之中一般?

    这样的表现,让人很难相信他们是在走向成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