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零七章 选择

第两千九百零七章 选择

    “看来,我果然不适合进取啊。”最终,那些疑惑不解的天地开辟者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些天地开辟者本身便是那种容易满足的,没有多少进取心的存在。若不是如此,他们如何会在众多天地开辟者都已经是动心去探索那一方天地的情况下依然是如此的淡定,如此的事不关己。

    而显然的,这时候其他那些天地开辟者的表现,显然就再一次证明了进取的危险,却是让他们更进一步的坚定了自己的观念,安全第一……

    现如今的这交通网络层所剩下的天地着实已经不算太多,顶多也不过是上万而已。

    这些天地自身,分布在这样一个满目疮痍的交通网络层之中,却是显得有些枯寂。

    这些天地的开辟者虽然笃信安全第一的观念,但也并非感官有什么扭曲,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眼前这满目疮痍的交通网络层他们有什么想法可想而知。

    “或许,我们应该将他们都剔除出去……”在这时候,这样的想法在剩下的那些天地开辟者心中浮现出来。

    这些天地开辟者彼此之间自然是有着交流的。

    哪怕是在这之前他们是没有多少交情,在这时候,在这整个交通网络层只剩下他们自己而已的情况下,也必然会不知不觉间建立极为深刻的交情。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自然很快便统一了彼此的想法。

    将原来的天地开辟者都剔除出交通网络层,让这交通网络层的规模缩小,但却变得完整,变得让他们感到舒畅,这对于所有依然存在于交通网络层之中的天地开辟者来说显然都是一件好事。

    不过,想要做到将那些天地开辟者的位置剔除,这显然并不是一件难事。

    而这,还是因为这交通网络层已经度过了层劫,而作为这交通网络层创建者的罗帆连同则之天地都已经消失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了。

    若没有这两种前提,想要将那些天地开辟者的位置剔除,就不是一件难事,而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时候,依然留存在这里的天地开辟者彼此商议着,努力的研究现在依然残留的这交通网络层的特质,极力的想要将他们留下的空位剔除出去。那进度之缓慢,可以说,甚至可能要亿兆年方才可能成功。

    这种事情,若是放在其他天地开辟者身上的话,他们或许就放弃了。

    毕竟,不过是改变一下这交通网络层的景象而已,对于他们其实根本没有实质的好处。为了这种事情,耗费那不知多少亿兆年时光,那显然是有些得不偿失。

    但,显然的,这只是其他天地开辟者的看法,对于这些安全第一的天地开辟者来说,这种又安全,又有着可以预期的目标的事情,却是实在是再完美不过了。

    别说是亿兆年,哪怕是再多个千百万倍的时光,他们怕都会甘之如霖……

    随着他们的努力,整个交通网络层似乎都在微微的震颤着,在这种震颤之间,交通网络层的各处道路都在细微的扭曲。

    而其中扭曲震颤最为激烈的,就是那些节点的断口所在之处。

    也即是那些脱离交通网络层的天地原来所在的位置!

    当然,这种震颤与扭曲并不算激烈,按照这样的趋势,等到这些震颤扭曲将那些空隙完全弥合的时候,那时间怕还真的要以亿兆年来计算……

    ……

    在那交通网络层之中剩下的天地开辟者在努力进行着将其他天地开辟者剔除出去的工程之时,在那一方劫数层所化的伟大天地之中,那众多天地开辟者这时候却是茫然的看着周围,看着,那一方对他们来说都是相当熟悉的那一方天地,或者说,那一座岛屿……

    之所以说这样天地相当熟悉,原因很简单,却就是因为,他们之中,有着不少人,曾经将自己的化身送入则之天地之中!

    虽然,最后他们都放弃了自己送入其中的化身,但,显然的,在放弃这化身之前,他们却是与化身联系在一起的,那化身所经历的一切,所见识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他们自己所经历过的,所见识过的。

    而眼前这一方天地,给他们的感觉,却就像是那化身所经历过的,则之天地之中的感觉差不多……

    或许,相比于当初那化身所经历的那则之天地更加的圆满?

    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所以这一方天地在他们看来方才会如此的既熟悉又陌生……

    “我们之前所经历的一切是不是都是幻觉而已?”有着天地开辟者有些茫然的喃喃着。

    这时候,他有些怀疑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是否是虚幻了。是不是,他并没有探索那一方伟大的天地,而只是被那则之天地给扭曲了感官,最终主动的将自己的真身送入则之天地之中,让自己化作砧板上的鱼肉?

    “不,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扭曲我们所有人的感官!”有一名天地开辟者听到这话,瞬间反驳。

    这种反驳说得铿锵有力,但,他的内心显然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坚定。

    这句反驳,更多的也只是为了坚定自己的信心,让自己不至于被这种可怕的可能给吞噬掉。

    “这里,并不是那一方天地。至少,并不是原来我们所见到的那一方天地。”忽然,又有一名天地开辟者开口了。

    他的这话,让大多数天地开辟者都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目光向他集中而来。

    被这么多的天地开辟者的目光锁定是,这天地开辟者也忍不住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力从心底涌上来。

    要知道,他现在可没有了自己的天地,现如今的这种状态完全就是真身降临。而其他天地开辟者,绝大多数都是不差于他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要说错一点什么,冒犯了其中万分之一的天地开辟者,让那些天地开辟者起心要将他抹去,那么,等待他的结局怕就不会很美好了。

    有着这样的压力,除非这天地开辟者真的完全无视生死,否则的话,怎么都不可能丝毫没有异样的。

    不过,既然已经说出口了,他自然不可能将说出一半的话语给吞回去。

    在这时候,他只是淡淡的一笑,道“你们没有感觉到吗,这一方天地,没有了平行所在!”

    听到这话,众多天地开辟者微微一愣,紧接着,一个个的双眼大亮。

    要知道,众多天地开辟者原本的化身所接触的,都是这则之天地的平行所在。这也代表着,真正的则之天地,应当是有着数量相当繁多的平行所在的。

    但,现如今,他们在这里,却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平行所在存在的迹象!

    就仿佛,这则之天地就只是他们眼中所见到的这原本只是则之天地主体的所在而已……

    这种情况,要么表明,则之天地已经是重新沦落到他们的天地的等级了,要么,便是这里并非他们所认知当中的那一方天地!

    显然的,要他们相信则之天地会沦落,会重新退化,他们更加愿意相信这里已经不再是那一方天地。

    毕竟,天地要退化的话,他们想象不出到底那天地开辟者该遭遇到何等打击才可能出现。而若是那则之天地的开辟者遭受到那种程度的打击,那么他们这时候还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我也没有感觉到任何我的化身存在的痕迹……”一名天地开辟者喃喃着。

    其他天地开辟者这时候也都是悉心感应,寻找自己的化身在这一方则之天地之中所存在的痕迹。

    要知道,他们当初放弃的化身在最后可是彻底融入这则之天地之中,彻底的转化为则之天地之中密不可分的某种规则,亦或是法则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这一方天地乃是则之天地,那么,那种属于他们的化身的痕迹,便必然会存在!

    哪怕是,相比于他们原本的化身,这种痕迹将会有极大的不同,但,存在便是存在,再怎么变化,终究也会有丝丝熟悉残留,但现如今,这些天地开辟者却就完全没有感应到属于他们的化身的任何一丝丝痕迹存在!

    这代表着什么,难道还用得着说?!

    这些天地开辟者在这里小心求证自己所在之处,在那边,有着一名天地开辟者却是猛然惊呼一声。

    “你居然在这里!”这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更有着一种大仇即将得报的喜悦。

    他的这话,让那众多天地开辟者都将自己的感知向着其所在之处探过去,很快的,便有着一名名天地开辟者又是愤怒又是兴奋的吼声传出来。

    “终于抓住你了!”

    众多天地开辟者渐渐的发现了让那存在情绪如此复杂的目标。

    那目标不是其他,赫然便是一个人影,一个他们无比熟悉,现如今却是如同化作雕塑一般的人影。

    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身影!

    显然,却是那些天地开辟者分布的范围实在是太广,最终却是让一名天地开辟者刚好处于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附近,继而在探知周围情况的时候,发现了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存在!

    而对于这些遭受圆满天地开辟者算计,最终不知不觉间落入眼前这一个让他们熟悉而陌生的天地的天地开辟者来说,见到这圆满天地开辟者会有什么表现,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不多一会之间,一个个身影便出现在了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附近,一股股夹杂着愤怒与仇恨的目光集中向眼前这圆满天地开辟者。

    虽然都有着要将圆满天地开辟者碎尸万段的想法,但这些天地开辟者刚刚被圆满天地开辟者算计,自然不可能那么莽撞的就动手。

    在这时候,他们却是围绕着圆满天地开辟者,仔细的探查他的情况,想要弄清楚眼前这好似雕塑一般的存在是否真的是那圆满天地开辟者,更要弄清楚其现如今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出手对付他是否会给他们自己带来什么危险。

    对于第一点,眼前这好似雕塑一般的身影是否是那圆满天地开辟者,众多天地开辟者并不难确定。事实上,那第一名发现这雕塑的天地开辟者的表现已经是证明了他的判断了。但,对于第二点,却就没有任何天地开辟者能够确定了。

    此时此刻这圆满天地开辟者的表现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明明有着生机,有着活力,明明存在感都和之前一般无二。但,却就是完全无法动弹,似乎已经融入了天地之中,化作天地的某种自然景观了一般,无论他们用什么样的办法去感应,都无法发现任何一丝丝的破绽,没有察觉任何一点点力量的运转痕迹……

    这种情况,让他们没有任何一个敢于在这时候莽撞动手。

    “看来他是遭到报应了。”忽然,有一名天地开辟者这样道了一句,转身便走。

    显然,这乃是一个认为圆满天地开辟者处于这种状态对于他来说就是最大惩罚,自己根本不需要继续动手对付他的天地开辟者。

    随着这天地开辟者的举动,其他天地开辟者也都有了分化,有着一部分天地开辟者或是认为没有把握,或是如同那天地开辟者一般认为这已经是足够的惩罚,或是干脆的就消去了对他的仇恨,当下便转身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转眼间,围绕着这圆满天地开辟者身边的天地开辟者的数量便减少了一小半。

    剩下的那些,显然都是依然不愿意放弃,依然想要弄清楚圆满天地开辟者的情况再来对他施加更进一步的惩罚的天地开辟者。

    在这时候,在那虚空之上,在岛屿与那镇压力量的交界处,前化身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面上却是显现出莫名的赞叹之色。

    他所赞叹的,自然便是那些当机立断离开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诸多天地开辟者。

    他们虽然在一般人看来有些太过谨慎了,但,这种谨慎放在这里,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