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一十一章 杂质

第两千九百一十一章 杂质

    一眼看过去,这一片作为圆满天地开辟者落地之处的区域周围的光景就已经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那一具具雕塑悬浮在四面八方,以各种各样的姿态,以各种各样的表情盯着中央的那圆满天地开辟者与其天地结合而成的那种特殊的身躯。

    而在他们之间,无穷尽的诡异光影充满了期间的几乎一切空隙。

    这些光影千奇百怪,其原来或许乃是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拥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威能,什么不可思议的特质。但,在这时候,这一切的一切,却都只是化作某种诡异的光影而已。

    彼此之间的不同,也就是色彩与形态的不同而已。

    这时候,远处已经离开这一片区域的那些天地开辟者一个个的身体一颤,一种无比强烈的后怕从心底深处涌出来。

    “果然,对其动手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差一点,差一点我就落入同样的下场了……”在这时候,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心中有着类似这样的想法在不断的浮现出来。

    身至于为何他们都认为自己只是差一点就落入同样的下场,自然是因为,他们虽然最终做出了离开那一处区域,不再对圆满天地开辟者动手的决定,但那其实也只是一念之间的转变而已。

    也即是说,是因为他们在做出决定的那一个瞬间心中的意念倾向于离开,不再理会之前的仇怨,首先顾忌自己的安全再说。

    其他留在那里的天地开辟者,其实在本心上来说,和他们之间的差别,其实也就是在那一瞬间的意念倾向于另一个方向而已……

    这样一来,他们在这时候的安全与那些被化作雕塑一般模样的那些天地开辟者之间的差距有多小,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认识到这种差距的渺小程度,他们心中怎么可能不生出后怕的情绪?

    后怕之后,他们去是走得愈发的快速了。

    他们虽然让过了这一次的危机,但谁知道那里还有什么危险存在呢……说不定接下来,就是有着又一重危机过来了。这一次他们算是侥幸的避免了厄运,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在这时候,在那三足圆鼎镇压力量之中的罗帆却是眉头微微一皱。

    他感觉到,似乎有着一些细微的杂质正出现在那三足圆鼎所释放出来的那镇压力量之中渗入!

    这种感觉相当的奇妙,镇压力量原本乃是一种无比纯粹的,排斥一切的存在。

    这一次出现之后,因为有着其源头的,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作为后盾,其强大程度,更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

    正常来说,任何引发这镇压力量镇压的存在,除非完全无法镇压,否则,都不可能对其有任何影响!绝对会被彻底的镇压下去,甚至完全落入罗帆的掌控之中的……

    但,在这时候,这样的镇压力量之中,居然会有着某种微妙的杂质衍生出来,就仿佛,有着某种外来的力量正在混入这镇压力量之中,要将这镇压力量的纯粹打破一般。

    这种情况,让罗帆却是相当的警惕。

    他心中微动,有关这镇压力量的诸多变化便在他心间展开来。

    很快的,他就掌握了方才那种杂质出现前后这镇压力量所发生的任何变化。

    “居然是你们……”在这瞬间,他就将自己的目光锁定了在那圆满则之天地之中存在着的,那众多来自交通网络层的众多天地开辟者!

    方才,那杂质的诞生,正是在这些天地开辟者引动那圆满天地开辟者身上的镇压力量,然后同时被这镇压力量彻底镇压的那一瞬间!

    在他们被镇压力量彻底镇压之前,那种杂质,并没有用出现。在那镇压力量将他们彻底镇压之后,这杂质,便出现了。

    这样一来,这杂质是什么引起的,那根本就不用多说。

    心中微动,罗帆的感知瞬间渗透了这众多天地开辟者的身心之内,开始从里到外的感应这些天地开辟者里里外外的情况,体察这些天地开辟者在这过程之中到底产生了什么变化,又有什么反作用力作用在那镇压力量之上。

    被镇压的天地开辟者的数量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哪怕是有着一小部分天地开辟者在之前因为谨慎而脱身,并没有出手去对付那圆满天地开辟者,但留在这里的天地开辟者的数量也需要以亿来计算。

    这需要以亿来计算的天地开辟者,每一个都是足以开天辟地的存在。

    而且,便是他们所开辟出来的天地,在之前也都是以种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融入了这圆满则之天地之中去了……这样一来,这些天地开辟者所代表的东西,显然就宏大浩瀚得超乎想象了。

    至少,绝不会仅仅只是这些天地开辟者自身而已……

    “原来如此,他们的天地吗……”在这时候,罗帆心中有着恍然,更有着更多的警惕……

    通过对这些天地开辟者身心内外种种情况的研究理解,他却已经发现了自己之前所忽略的许多东西了。

    其中,原本最应该被他重视的,便是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天地现在到底在何处!

    原本,他对于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天地并没有多在意。

    毕竟,他自身所开辟出来的则之天地现如今已经是远远凌驾于那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一切天地之上了。甚至,便是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可能承受的圆满天地,相对于他的则之天地来说,其实也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那些天地开辟者自身带来的天地最终的下场,他自然是并不算太过关心。

    顶多,也只是认为那些天地就如同之前他所大概感应一下所感应到的那般,直接完全被搅碎,彻底的融入他的则之天地之中,为则之天地,或者说,为这一座岛屿添砖加瓦了。

    而且,按照这则之天地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种情况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则之天地本身拥有了被强制扭曲成为契合则之天地特质的圆满特质,进而让自身的层次跨入了圆满天地的层级。但,这一方天地相比于正常的圆满天地,却又少了四次天地大劫的好处……如此这般一来便可以看出,这一方则之天地在这时候显然是相当空虚的一种状态。

    这种空虚,自然便会使得其对于外来力量,外来本质的接受度变得相当的强。如此这般一来,那些天地的本质与力量的融入,自然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这,便是罗帆之前的感觉。

    但,显然的,这种感觉显然是错误的。

    至少,以他现在的了解程度来说,是错误的!

    此时此刻,那些本质,那些力量,虽然已经是有很大的一部分融入了则之天地之中,为则之天地的完满,壮大,升华添砖加瓦。但,其中却依然有着极为核心的,也是极为顽固的一小部分,依然是保持着完整状态存在于则之天地的某处位置!

    这一部分本质与力量,自然而然的,依然与那些天地开辟者有着微妙的联系。

    它们,为那些天地开辟者提供超越一般修士的本质,超越一般修士的威能。

    而那些天地开辟者,也通过这种联系,维持着其完整性,避免这些本质与力量彻底的被这则之天地打碎,吞噬,同化……

    当然,这种联系极为微妙,极为隐晦。

    若不是罗帆这时候从这些天地开辟者的身心之中出发,从他们的身心深处去体悟这种种联系,说不定他现在都发现不了这种联系……

    在之前,这种联系,对于无论是那天地开辟者还是天地来说,都有着好处,使得彼此都能够更加强大,对负面效果的承受能力也更加的强。但,在这时候,在那种镇压力量波及那些天地开辟者的时候,这种联系,却就是催命符了。

    那种镇压力量甚至通过目光都能够传递,这种紧密的联系,怎么可能会不受影响?

    在那些天地开辟者被镇压住的那一瞬间,这种镇压力量,却同时通过了这些联系,直接传递到了那些依然保持原来特质的本质与力量之上,将那些力量与本质同时镇住了!

    也即是说,在方才那一瞬间,看似只是那些天地开辟者被镇压力量镇住,化作雕塑。但,事实上,真正受到镇压力量镇压的存在又岂是只有那些天地开辟者而已?!同时与他们一同被镇压住的存在,在数量上与那些天地开辟者一一对应,但规模,却就比起那些天地开辟者要强大不知多少倍了!

    那些本质与力量本身乃是天地的本质与力量,这种存在,在层次上,其实是比不得那些天地开辟者的。毕竟,天地开辟者本身从天地之中获得升华,获得力量,而其体量却又比起天地要小上许多,这样的存在,在层次上,自然是比起天地的一部分要高上一些。或许不多,但这种高度差,却必然是存在的。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本质与力量却依然能够为那天地开辟者提供支持,让那天地开辟者的威能与本质都超过一般的修士,这自然可以看出,这些本质与力量在体量上,却是要远远比其那些天地开辟者要大!

    如此这般一来的结果便是,在这过程之中,隐藏在虚空深处,隐藏在视界之外的,被镇压的存在,却就要比起在罗帆眼中所看到的,被镇压的存在要多上相当大的倍数!

    这种,被认知不到的镇压,时时刻刻的有着某种微妙的反作用力反作用于那镇压力量,这种反作用力,不断的向着那镇压力量堆积,渐渐的,便影响了那镇压力量的运转。让那镇压力量的运转方式,渐渐的有一些脱离罗帆的理解了。

    而这种变化,在罗帆的感觉之中,便是,镇压力量多了一些杂质!

    不被他理解,不被他掌控的变化,自然便是杂质了……

    随着他认知到这一点,瞬息间,那一个被他托着的三足圆鼎微微一震之间,就对那释放出去,将这整座岛屿,或者说整方圆满则之天地完全镇压住的镇压力量便在这瞬间发生某种微妙的调整。

    在这种调整之下,那种生出杂质的感觉,开始渐渐削减。

    而就在罗帆以为这种削减将会彻底恢复自己的期待,也即是最开始那种完全没有任何杂质的纯粹感的时候,那种削减却是在达到某个界限之后,停了下来。

    若是用杂质的量来看的话,也即是杂质已经是减少了许多,但,最终依然是有着一部分杂质顽固不散,怎么都清除不了!

    这代表着什么,罗帆却是在清楚不过了。

    这代表着,被镇压力量所镇压的存在,还有着一些自己哪怕是这时候都没有发现的!也代表着,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中,拥有着,哪怕是自己现在也依然没有发现,无法理解的存在!

    “居然会是这样……”在这时候,罗帆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种情况看似只是小事而已,毕竟,不过是镇压力量多了一丝丝杂质而已,这相对于镇压力量自身的的体量来说,根本就是微不足道到极点,他甚至能够凭借镇压力量自身强制的将这种杂质抹去。

    但,这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可并不是这点杂质所能够表达出来的。

    对于自身的则之天地的掌控已经是不知不觉间被削减,其中居然不知不觉间多了自己所无法发现,无法理解的存在,这几乎就相当于有人在不知不觉间于自己的身体之中种下了某种他所不理解的装置一般……那危险性有多强,难道还用得着多说?

    “这就是你的手段吗?”罗帆抬头看看天空,双眼似乎穿透了无穷的阻隔,看到了在那天空深处,在时空极深之处所存在着的,那一股意志化身!

    恍惚之间,他似乎听到一把声音在说“这只是开始而已,这样就恐惧,还早着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