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一十二章 试探

第两千九百一十二章 试探

    这一把声音似虚似实,哪怕是罗帆,都无法确定这是自己的错觉还是自己真的听到这样一把声音。

    不过,这时候,他却只能够将这一切杂念都消除,开始更进一步的感应下方那一座岛屿,以及,那三足圆鼎所释放出来的那种无上的镇压力量!

    现如今出现问题的,乃是他的则之天地,而发现问题的,乃是那三足圆鼎释放出来的镇压力量。

    如此这般一来,想要弄清楚到底问题出在何处,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那最好的途径自然是从两者同时出发,从两个方向行走,最终来接近自己的目标。

    这则之天地对于罗帆而言,几乎就像是他自己的身躯一般,他对于其了解,自然是无比的深刻。这个时候,深入感应下去,这一方天地的诸多细节,诸多奥妙,便开始一点点的在他心中浮现出来。

    不过,那种他所不知道的存在既然让他在这之前完全没有任何感应,这时候自然也不可能这般轻松就将其真貌在他面前展露出来了。

    所以,暂时来说,他体会这一方天地的细节与奥妙,却依然没有发现自己所想想要寻找的目标所在,顶多也只能够感觉到这样一方天地在融合了那扭曲过后的圆满特质之后,变得比起原来更加完善,更加完满,也更加平衡,更加和谐了而已。

    至于引发镇压力量生出杂质的所在,却就完全找不到了。

    对于则之天地是如此,对于那镇压力量,情况却就更加严重了。

    那镇压力量的来源,乃是那三足圆鼎。而那三足圆鼎虽然一切细节都是罗帆按照自己的记忆自己的理解所构筑出来的,在构造方面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秘密。但,其本质,却是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这种本质,使得,这力量,在罗帆面前,根本就是一种高不可攀的无上存在。

    哪怕是现如今已经能够稍稍运用一点这一股力量的某些威能了,但对于这力量的深层秘密,他却依然是完全不清楚的。

    这种不清楚的结果造成的,便是,他对于这一股力量,之前知道的,便已经知道,之前不知道的,也就几乎将一直不知道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这时候努力深入研究这镇压力量,寻找这镇压力量之中的杂质的源头,能够有多少收获,却就可想而知了。

    可以说,收获,几乎是半点没有!

    哪怕是,偶尔间,他灵感爆发,有些微妙的感应,似乎缩小了那杂质的范围,那也只是因为对于那圆满则之天地的研究成果,而并非是因为对那镇压力量进行深入感应的成果。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早有所料,却也并没有因此而有什么异样的表现,只是更加努力的体会,感悟,研究而已。

    毕竟,那杂质现如今虽然尚且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但,若是不加理会,任凭其存在的话,日后造成严重后果却是几乎必然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明知道困难,他也必然是要将那杂质找出来,最好就能够将其完全处理掉!

    在罗帆仔细体悟研究的时候,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前化身却隐隐感觉有些异常。

    对于这前化身来说,罗帆在他心中的地位之高,达到了一个极颠。

    可以说,若是说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有着唯一一的存在能够让他心悦诚服,那么,这存在,绝对就是罗帆。

    但,在这时候,他却忽然隐隐觉得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从自己的心底深处凭空产生。

    好似,原本无比高大,无比伟岸的罗帆,似乎变得没有那么高大,没有那么伟岸了。

    “我的心,发生了改变?是我清醒了,还是,有着某种外来的力量在催动我的心灵产生扭曲?!”前化身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自己心灵产生的异常之处,不由得面色微微一变。

    对于他来说,罗帆之前让他认为无比强大,无比伟岸的点依然是在他心中无比清晰的存在着,一切,和之前相比都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变化。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对于罗帆的感觉居然生出了这样的改变。

    这简直就像是自己的内心忽然毫无来由的产生了某种扭曲一般。

    这种情况,让他怎能不警惕?!

    当然,也是这前化身本身对于自身的自我无比关注,无比在意,时刻的警惕才会这么快就反应过来。

    毕竟,对于这前化身来说,其本身的来源,便只是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化身独立而成的。这样来源的他,其本身的自我,自然便是艰难的从虚幻之中挣扎出来的,几乎可以算是因为一种奇迹方才诞生的。其难得之处,不言而喻。

    任何存在,显然都会有这种心态,对于越是艰难得到的事物,便会越是关注。

    这前化身也是如此。

    而对他来说,最为难以得到的事物,显然便是他的自我了……

    “是扭曲吗,难道,这便是他的敌人的手段?!”一番体会之后,前化身忍不住有些战栗了。

    他是他早早就知道,罗帆有着某种恐怖的敌人。

    之前他甚至还主动开口询问罗帆,只是没有得到答案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他自然是很容易就想到了此时此刻这种明显是对于罗帆不利的变化根源到底在何处了。

    至于战栗,那更不用多说。

    自己的自我,自己的心灵都能够随意的扭曲,甚至让自己完全找不到扭曲的根源,这种手段,哪里是普通的存在所能够做到的?!自己在其面前,怕是与蝼蚁也强不了多少啊……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怎能不战栗?

    他有心想要将这种扭曲重新扭曲回来,让自己重新对罗帆生出那种崇敬的感觉,但,最终他还是叹息了一声,停下了打算。

    这种扭曲虽然被他发现了,但,扭曲既然已经造成,他的心态自然就已经是发生了改变。想要扭曲回去,却已经是不可能了。

    就像是当初他生出真正的自我之时一般,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自我的诞生乃是因为自身被罗帆的则之世界观所同化之下的结果。

    但,那又如何?

    既然他的自我已经诞生了,难道他还能够因为这诞生的方法并不如自己的意愿而放弃自己的自我,将自己化作没有独立自我的化身不成?!

    现在也是一样,这种扭曲已经造成,那么,这扭曲之后的自我,就已经是他的新的自我了!哪怕是他明知道这种自我的诞生,乃是那种不知来源的扭曲,也已经是再不可能真正将自我重新改变回去了。

    毕竟,改变回去,就相当于彻底的放弃现在的自我了……

    “看来,这异常争端,完全不是我能够掺和的啊。”前化身苦笑着,转身便走。

    他的目标,不是下方的圆满则之天地,而是则之天地之外的,或者说,这一座岛屿之外的,那广阔的天地!

    若是其他存在,在这时候必然无法脱离这一座岛屿。

    毕竟,这一座岛屿已经是被那三足圆鼎所释放出来的镇压力量给彻底的镇压了。

    虽然看起来和正常天地并没有太大差别,其中的规则法则的运转似乎也极为正常,生灵什么的也都是和不受镇压之时差不多。但,这也只是因为镇压的效果的另一种表现而已。并不代表着这种镇压并不存在。

    既然镇压存在,那么,想要脱离这一座岛屿,或者说这一方天地,那显然就必须先突破这种镇压的作用!

    无法突破这种镇压力量的作用,任何存在,显然都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

    但,显然的,这前化身终究是与其他存在不同的。

    他,再怎么说,也是获得了这一方则之天地一部分权限的存在。

    运用这一方则之天地的威能与力量,几乎已经是他的本能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对于其他生灵,其他天地开辟者,他却是多了几分原本所没有的,突破那镇压力量的机会……

    毕竟,那镇压力量乃是罗帆所引发的,而这一方天地,乃是罗帆所开辟出来的则之天地……如此这般一来,这一方天地本身的威能,自然便能够对这种镇压力量有着一定的效果。

    或许不会很强,至少想要完全消除这种镇压力量根本似乎不可能的,但,想要将某个个体送出去,却就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只要,那个个体,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

    在这时候,这前化身便是开始激发自身对于则之天地的权限,开始引动则之天地之中的威能与力量,慢慢的将他贯通。

    在这贯通的过程之中,他的身形开始渐渐升起,渐渐的突入了上方那镇压力量之中,更近一步的向着那镇压力量之外而去。

    在这过程之中,他的身心,他的力量,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都在不断的消融着。

    消融于那则之天地的力量与威能之中,更是消融于那镇压力量之中!

    他的这种举动,自然是被罗帆看在眼中。

    不过,对于他的举动,罗帆却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对于这前化身,他虽然给予了他一定的权限,但那并不代表着他有多看重他。事实上,之所以将这则之天地的权限给他,那也只是因为他之前并不在意这则之天地了而已……

    现如今,这前化身愿意抛弃自己从则之天地之中所获得的,除了自我之外的一切存在,甚至包括则之世界观也要脱身而出,他自然是乐见其成。

    这时候,那前化身的身形不断的向上渐渐的,接近了那镇压力量的边缘,也是那外界无边无际的,劫数威能所化的海水的边缘之处了!

    到了这一步的他,周身上下已经是完全消融一空,只剩下一股微妙的自我依然是残留在那则之天地的力量与威能之中在那镇压力量之中慢慢向上而已。

    除了这一点虚无缥缈的自我之外的其他一切,都已经是在之前完全消融无踪,彻底的回归则之天地,也被这一股镇压力量给彻底的吞噬了……

    在这时候,那外面耸立天地之间的海浪忽然微微一卷,有着一个微妙的漩涡忽然凭空出现,似乎正在迎接那前化身的自我进入其中一般。

    紧接着,那前化身仅剩下的自我微微一颤之间,就向前一扑,直接就穿透了那镇压力量的阻隔,直接便冲入了那个旋涡之中。

    “你居然没有阻拦……”这时候,从那旋涡之中忽然有着一把声音传出来。

    这一把声音虚无缥缈,与之前他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是幻听的那一把声音有些相似,但却更多了几分实质。正是因为这增加的几分实质,使得罗帆完全确定这一把声音的真实性。

    “果然,你成为了这方天地的天地意志。”这时候,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神色,口中说道。

    “你就是为了确定这一点才放他出来的?难道你能够肯定我必然会在这时候出现?”那声音这样问道。

    在这时候,那个漩涡微微扭曲之间,就化作一个巨大的眼睛模样——本质上,依然是漩涡,只是看起来如同一只巨大的眼睛一般。

    “我当然无法确定,不过,我只是想要知道,你为什么想要让他离开,他的离开,对你有什么好处而已。”罗帆只是淡淡的说道。

    在这时候,他的神色无比冷静,无比淡定,却是完全看不出他方才正在仔细的研究自己的天地之中所存在的,一些自己所无法掌控的隐患。

    听到这话,那漩涡似乎笑了,道“或许有好处,或许没好处,这谁知道呢。”

    说话间,那旋涡开始渐渐的散去,那一把声音,也彻底的消失,就如同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眼见漩涡消失,声音消退,罗帆的神色变得微微凝重起来了。

    “看来,想要对付他难度相当的大啊……”良久,他这样微微叹息了一声。

    叹息过后,他的神色便恢复了冷静与从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