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一十八章 对峙

第两千九百一十八章 对峙

    在这瞬间,这天地开辟者心中产生了太多太多的疑惑,太多太多的猜测。

    他所操纵的是什么?是他所感应到的,周围所存在着的,最为强力的威能!而这样的威能,本该足以毁天灭地,那旋涡不管是什么样的存在,面对着他所操纵的威能来说,再怎么说也不可能丝毫无损的。

    但,现在的事实就是,那存在确确实实的就是丝毫无损了……

    而且,甚至,反过来因为自己的攻击,使得那旋涡反而是变得愈发的壮大起来,这怎么看都像是,这些自己所操纵的威能,本身就是那旋涡的一部分!

    而这种威能显然是充斥他所能够感应到的一切范围,一切区域的。

    这样的存在都是属于眼前这漩涡,那么,这漩涡的本质是什么,却就很值得琢磨了。

    天地?天地意志?世界意志?天地本能?天道?大道?……

    越想,他便越是惊骇,便越是绝望。

    在这时候,那旋涡之上产生出来的,针对这天地开辟者的那种强大的吸力在这时候再一次增强,变得近乎绝对一般,拉扯着他的身躯向着上方飞去,让其与旋涡之间的距离在快速的缩减着。

    眼看那天地开辟者已经是近乎绝望,再无可能摆脱那旋涡的吸扯,罗帆只能够叹息一声,出手了。

    心中微动,一股镇压力量凭空出现,直接作用在那天地开辟者身上,直接将那天地开辟者镇压在虚空当中,任凭那吸力如何吸扯都再不动摇分好。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旋涡开始慢慢的旋转起来,那一股吸力开始更进一步的加强。

    周围的海水,或者说劫数威能都在这过程之中开始被搅动起来,让周围原本已经是重新恢复平静的海水再一次变得躁动起来,隐隐间好似要汇入那旋涡的范围之中,成为那旋涡的一部分,随着那旋涡的搅动方式一同在这海底深处进行搅动一般……

    这个范围,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大。

    最开始只有一小片区域而已。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甚至已经是覆盖了这整座城池!

    远远看过来,就像是整座城池都被那一个巨大的旋涡给覆盖住一般!

    虽然,越是靠近中央,那旋涡就越是凝实,其中海水搅动的速度也越快,而越是向外,变化便相反的变得越是好和缓。但,旋涡便是旋涡,终究是整座城池之上的海水都已经被那旋涡给搅动,被其所同化了!

    那一股从旋涡中间核心之处所产生的恐怖吸力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更是几乎无止境的提升着。

    极力的想要吸扯那天地开辟者,将其拉入那旋涡的核心之处。

    只可惜,哪怕是已经将旋涡的影响范围扩展到了整座城池这般巨大的区域,那吸力相对于罗帆所施展出来的镇压力量来说,都如同不存在一般,根本无法动摇那镇压力量分毫,更别说突破那镇压力量影响到里面镇压住的那一名天地开辟者了。

    这时候,那天地开辟者已经是回过神来,他震撼的看着自己身周那不可思议的镇压力量。

    这种镇压力量看似只是薄薄的一层,似乎自己的动作稍稍大一点便可能突破那镇压力量的覆盖范围。

    但,面对着这样的镇压力量,那疑似天地意志的旋涡却是完全没有任何办法,虽然是在不断的冲击这镇压力量的,极力的想要突破这镇压力量的防御影响到他的身躯,却完全做不到!

    甚至,在这时候,他都根本感觉不到那种吸力的存在。

    若不是找镇压力量之外的那些威能,或者说那些海水在那吸力之下产生了激烈的动荡,如同完全被纳入那旋涡的范围之中了一般,他说不定都要怀疑那吸力是否依然还存在了。

    “这到底是什么存在?怎会如此强大?!”在这时候,他转而看向罗帆,心中只有这样的不可思议。

    这时候,罗帆依然是静静的坐在那凉亭之中,那凉亭,那山峰,都和他之前所见到的一般无二,任凭周围海水或者说威能如何的冲刷,如何的肆虐,都毫不动摇,便如同周围的那一切撕扯,一切肆虐,一切冲刷,都不过是幻影而已。

    甚至,当他看过去的时候,罗帆还抬手举杯示意……

    这种悠闲的模样,若是在平常,自然算不得什么。但,在这个时候,在那疑似天地意志的存在正在肆虐的时候,这种悠闲却就很震撼了。

    “你要一直这样下去吗?”这时候,罗帆忽然开口道。

    天地之间,毫无任何反馈回来,就仿佛他的这话不过是自言自语而已一般。

    “你知道的,我不过是化身而已,对我来说,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所以,永远这样下去,对我来说也并没有半点压力的。”罗帆毫不在意周围空荡荡的反应,只是这样淡淡的道。

    在这时候,漩涡微微一动,有着微妙的明暗变化出现。

    这种变化是如此的微妙,让那天地开辟者忽然有种那是一个巨大的眼睛眨了眨眼的感觉!

    “你这样又有什么意义?”紧接着,从那旋涡之中,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那天地开辟者整个人便呆住了。

    并不是那种形容情绪变化太过激烈的呆住,而是,真正的,确确实实的,呆住了!

    他的心灵,他的身躯,他的力量,乃至其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在这时候完全的停滞了下来,甚至连思维,都在这时候几乎完全停止了运转!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此时此刻那从旋涡之中传出来的那一句话语之中蕴藏了是在太多太多的玄奥,太多太多的威能,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那天地开辟者便感觉自身的身心被塞入了太多太多的信息。这些信息完全取代了他的身心原本所拥有的一切活动,使得他对自身的身心完全失去了掌控,最终才使得他完全呆在了那里!

    “怎么会没有意义?现在,你不是出现在我面前了?”罗帆这时候只是淡淡的一笑。

    “但,你并不知道我的目的。我想要做什么,正在计划什么,抓走他们想要达到什么目的,这一切的一切,你都完全不知道。不是吗?”那漩涡之中继续传出这样的声音。

    “或许我真的不知道呢。不过,就算是我不知道吧,那我这样做,至少也能够恶心恶心你,不是吗?”罗帆这时候只是笑道。

    那旋涡之中的光芒再度一阵明灭不定。

    罗帆这时候的面上表情却只是淡淡的笑着而已,他想要弄清楚这个世界在吸收众多外来的本质与力量之后所生出的,那些他现在尚且并不能知道的,隐藏着的变化,这似乎需要在这一方天地到处行走方才合适。

    但,这显然只是一般人的错觉而已。

    这种隐藏着的变化明显是天地深处的某种变化!

    这样的变化,或许会因为天地的不同而有些地方明显,有些地方隐晦,但最终必然是任何一处位置都会有所变化的!

    也即是说,或许四处行走,能够让他更容易碰到那种变化明显的位置,进而更容易感受到那种变化。但,哪怕是他不这样做,只要他有足够的能力,也一样能够发现那种变化!

    所以,四处行走,虽然似乎更加有效率,但并不代表在某处位置定住去体悟,去观察,去研究,就不行。

    而且,更别说,那天地意志的具现现在还有一部分在他的面前了。

    天地意志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这一方天地的意志。

    有着这样的本质,这天地意之中,自然是近乎包含了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的一切奥妙。那种隐藏着的,罗帆现如今依然无法感觉到的秘密变化,自然也同样是包含在其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天地意志,可以说便是这一方天地之中,那种变化表现得最为明显的所在了。

    体悟那天地意志,研究那天地意志,显然,就是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寻找了无数地方之后所能够找到的,最为合适他的研究方式都比不上的研究方式!

    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如今有着那天地意志摆在他的面前,他哪里还用得着在意自己是不是在与那天地意志进行对峙了。

    当然是哪怕这种对峙持续到永久,持续到无限遥远的未来都无所谓了。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这时候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天地意志似乎正在进行着极为繁重的计算,想要算计清楚罗帆的话语是否是真实的一般。

    好一阵子之后,那漩涡这种传出了这样一把声音“那我们就看看,到底是你的手段比较高明,还是我的准备比较充分吧。”

    说话间,那一个巨大的,覆盖住这整个如同世界一般的城池的旋涡就已经是渐渐的消散了。

    漩涡的出现是那般的突兀,好似是一瞬间就已经是出现在海水之中,现如今,其消散方式却也同样是无迹可寻。

    好似一瞬间,维持这漩涡存在的那种莫名的存在就已经是消失无踪,让那原本组成漩涡的那些海水或者说威能在转眼间就失去了原来的轨迹,开始顺着原来的轨迹向着远方而去,转眼间,便已经是完全散开,让人再难以分辨那旋涡的轮廓了。

    随着那旋涡散去,那一股因为旋涡而产生出来的,针对那天地开辟者的强大吸力,也在瞬息间完全消失无踪。

    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这时候,那天地开辟者如梦初醒,好似刚刚从深沉的睡眠之中醒转过来一般,有些茫然,有些疑惑的看看周围。

    待得看清周围那无数海水或者说威能四处飘散的影像之时,方才目光一凝,想起自己之前的那些遭遇。

    “方才,真的是天地意志?!”在这时候,他向着罗帆这样问道。

    “应当没错。虽然,只是其某一部分微不足道的化身而已……”罗帆这样叹了一声。

    那天地意志如此干脆的离去,这还是让他有些失望的。若是那天地意志一直存在于这里的话,他或许就能够轻松许多了。

    哪里像现在这般,还需要四处去行走,去寻找那种他所想要寻找的变化表现更加明显的区域?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天地开辟者却并没有在意罗帆的态度,整个狠心都被震撼了。

    要知道,那可是天地意志!而且是这一方无比伟大的天地的天地意志!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概念?!这代表着,是一个比起他所开辟的天地更广大不知多少亿兆倍的天地的意志啊!

    这样的存在,其层次到底是比他高上多少,哪怕是他自己都完全无法衡量。

    而方才,就是那存在,直接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更直接出手对付自己,这简直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忽然发现,整个世界都想要他死,他哪怕是喝水都可能被噎死一般……

    那种从心底产生的压力到底有多么强大,不言而喻。

    “为什么?为什么,天地意志会找上我?!”好一阵子之后,他方才稍稍恢复了一点理智,声音颇为嘶哑的这样问道。

    在这时候,罗帆已然是将那一股镇压住这天地开辟者的镇压力量给完全收了回来,那天地开辟者却已经是完全恢复了自由,无论是自己行动,还是被其他力量吸走,都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不过,这时候,那天地意志却并没有再一次动手,周围依然是和之前一般平静,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而与此同时,那天地开辟者也一直是定在那一处位置,完全没有任何挪动的意思,就像是依然受到那一股镇压力量的镇压一般。

    之所以如此,很显然乃是因为那天地开辟者心中无比震撼,无比担忧,哪怕是到了现在都依然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情况和之前已经是完全不同了的缘故。

    罗帆这时候看着他,只是道“为什么?莫非道友已然忘记你之前乃是怎么失去自我意识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