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三十四章 极限

第两千九百三十四章 极限

    这一方天地现如今扩张的大小,并没有达到这一片已经挣脱桎梏的区域的极限大小。

    顶多,也不过是相当于这一片区域的万分之一左右而已。

    但,这却已经是这一方则之天地所能够扩张的极限了。

    接下来,并非是无法继续扩张,只是,再扩张的话,却就无法维持这一方则之天地的完美与凝实了。

    也即是说,这,已经是这则之天地正常大小的状态,继续扩张的话,那就相当于一个普通人形态的修士施展功法神通让身躯开始膨胀一般。虽然,也能够达到膨胀的效果,但,很显然的,那却是消耗力量,消耗威能,消耗精力所维持的。

    这样的变化方式,对于这则之天地来说,显然并没有什么意义。

    这才有罗帆现在所说的,现在已经达到极限了的说法。

    在则之天地达到这极限的同时,那原本颇有几分活跃的,那处于则之天地核心之处的,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在这时候却是重新稳定了下来。

    只不过,其所占据的区域,却是已经比起之前膨胀了千百倍之多。

    这千百倍,并不是这一股力量本身膨胀了千百倍,而是,其所存在的那一片时空,膨胀了千百倍!

    而且,不光是空间上的膨胀,在其他诸多方面,这一片时空相比于原来也增强了千百倍之多。

    看上去,和之前最开始的模样相比,已经是有了巨大的差别了。

    “方才发生了什么……”在这时候,在则之天地之中,众多原本属于交通网络层的天地开辟者在这时候都醒转了过来。

    这些天地开辟者本身乃是因为触动了罗帆所施展的那镇压力量,被那镇压力量顺手镇压住,这才化作雕塑一般的模样。

    现如今,在诸多变化之后,那种镇压力量已经是消失无踪。这些天地开辟者自然便不用继续承受镇压力量的镇压,当然也就能够彻底的恢复过来了。

    当然,事实上,那镇压力量在许久之前就已经消失,他们现在的苏醒,其实已经算是迟了许久了。

    至于为何会迟了这许久,自然是因为在这一段时间里面,这一方天地正处于扩张蜕变的状态,本能的镇压这一方天地之中一切可能对这种扩张蜕变造成阻碍的存在,也即是这些天地开辟者。一直到现如今,等到这天地的扩张蜕变已经完成之后,这种镇压方才终于彻底消失,才使得他们彻底的醒转过来。

    “天地,变得不一样了……”其他天地开辟者都若有所思的看着周围的天地,心中对自己被镇压之后周围的天地到底发生什么却是无比的好奇。

    若是他们乃是随着这一方天地同时蜕变的存在,这时候必然不会发现这一方天地发生了多么巨大的改变。

    毕竟,与这天地一同蜕变的话,其感官,自然也随着这天地的蜕变而蜕变,周围不管发生什么变化,在他们的眼中自然都是无比自然,无比正常的变化。

    但,正是因为他们并非如此,而是被镇压住,完全没有参与这个蜕变的过程,因此他们自然而然的便不承受这种蜕变的影响,感官都还是保持在一开始被蜕变之前的那种状态。如此这般一来,当然是一眼就能够发现这则之天地在整个变化过程之中所获得的变化了。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那唯一的圆满天地开辟者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了,这时候眉头深深皱起,仔细的寻找着之前出现在他感应之中的罗帆。

    但,很显然的,罗帆现在哪里还在原来的位置?

    他想要靠着观察原来的位置来锁定罗帆的位置,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好像平行所在出现了……我能够感觉到我的化身留下的痕迹!”忽然,有天地开辟者这样说着。

    这时候,所有的天地开辟者都已经没有彼此敌对的想法了。

    现如今,最重要的明显是弄清楚这一方天地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他们会有什么影响。

    除此之外的一切,对他们来说,显然都是次要的。哪怕是对于那圆满天地开辟者的仇恨,也是如此……

    在这时候,罗帆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天地开辟者如何。

    这些天地开辟者,对他来说,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

    现如今的他,若是愿意的话,一个巴掌下去,就能够将这所有的天地开辟者瞬间抹去!

    此时此刻,他的化身抬步轻跨,身形就已经是出了则之天地,来到了则之天地的边界之处。

    周围,相比于之前已经是完全不同。

    虽然依然是海水,但却已经在非是原本那种死气沉沉,而是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生机!

    在以前,这海水虽然波涛汹涌,看起来如同一般天地之中的海洋一样,只是显得更加的雄伟,愈发的壮阔而已,但,其内部却是几乎没有任何生灵存在的。除了,某一方天地的衍生物之外……

    但,现如今,在挣脱了那天地意志的枷锁之后,这些海水却是恢复了原本的本能,在其中却是因为能量分布的不均匀,诞生出了无数种生灵!

    各种各样的鱼类,各种各样的水生动物,各种各样的水生植物,甚至是各种各样的细菌,各种各样的病毒,等等等等,却是密密麻麻的充斥周围的海水之中。

    一眼看过去,这一片海洋,哪里还有半分之前那种死气沉沉?!

    甚至,罗帆稍稍一个凝神便发现了,在那海底深处,似乎有些智慧生灵正在诞生出来。

    这些拥有智慧的生灵显然与其他生灵有着极大的不同,他们的智慧在诞生的瞬间,便自然而然的开始汲取外界无尽的能量,开始努力的促进自身得到升华——这已经是修行之始……

    也即是说,这一片广阔无边的海洋之中,正有着修行着正在酝酿着。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笑容。

    眼前这种情况,却代表着这一片海洋,将很难再被那天地意志重新夺取了。

    这些正在酝酿的修士,将会成为对抗那天地意志的极大助力!

    毕竟,唯有摆脱那天地意志的桎梏,这些修士方才可能诞生,一旦重新被那天地意志所掌控,重新被天地意志所桎梏,那么,这些修士将重新被打破智慧,重新变成之前那种迷迷蒙蒙,完全看不清天地,看不清规则,看不清大道的那种存在。

    而这,显然是任何修士都不可能接受的。

    正是因为如此,只要这些修士诞生出来,那么,他们便绝对会全心全意的对抗那天地意志!

    现如今这些修士虽然只是在酝酿而已,其中强大的更是没有多少。

    但,这毕竟只是开始而已,只要时间足够长,他们终究还是会成长起来的。

    这一片区域,相比于外界显然变得更加的自然了。

    这里的其他众多层面,也都是各行其是,却再无之前那般完全被现实层面所扭曲,所同化,完全化作现实层面的模样。

    现如今那众多层面,该是概念的便是概念的的模样,该是存在的便是存在的模样,该是虚幻的便是虚幻的模样……各种各样,与正常天地的正常层面模样却是并无多少区别……

    心中微动,他身形一闪就已经是跨越了不知多少亿兆光年的距离,直接来到了这一片区域的边界之处。

    也即是,处于那摆脱枷锁与那依然处于枷锁之中的海面的交界处。

    在这里,摆脱桎梏与没有摆脱桎梏的差别却是无比的明显。

    虽然没有有形的屏障拦在两者之间,确立那交界的存在。

    在交界处的这一边,一切都是生机勃勃,无穷无尽的生灵存在于海水之中,存在与海面之上。而在这交界处的另一边,虽然海水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没有多大区别,但,只是一线之隔而已,外面却就已经是变得死气沉沉,再无任何一丝丝的生机存在了。

    甚至,偶尔的,有着一些生灵跨过交界,从这一边跨过那一边,便会直接死去,被无尽的海水之中存在着的无穷力量瞬间分解掉,化作无尽的碎片融入海水之中,随着海水的鼓荡,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然,这样的生灵少之又少。

    生灵终究会有生存的本能。这种本能,让他们会极力的远离危险。只要跨过那一条线便会死亡,一般的生灵若是有选择的话,怎么可能会进入其中?!

    唯有那种已经走投无路,或者对于界限不熟,走错路的存在,否则的话,现如今出现在罗帆眼中的,那种因为跨过界限而死去的生灵,却是怎么多不会出现的。

    这时候,在前方,那界限的另一边,有着一个漩涡凭空生成。

    这个旋涡圆环旋转着,整个漩涡忽然增大,又忽然缩小。

    感觉上就像是一只真正的眼睛正在顶着罗帆,这时候那眼睛正在努力的调整自我的视线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神色,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低估了你,没想到你能够领悟出这种神通。”那旋涡之中传出了罗帆颇为熟悉的声音,属于那天地意志的声音。

    很显然,这漩涡,便是那伟大天地的天地意志的化身了。

    “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其实前提条件我都已经掌握,只需要将其串起来便能够成就这一道神通。即便是我现在没有领悟,之后必然也会领悟的。”罗帆淡淡的道。

    他的这话却并不是信口开河。

    他之前将那天地意志居所时空毁灭那么一大片的手段,乃是借助沟通诸多层面以及构筑次元这两种能力的相互结合所诞生出来的手段。

    虽然这手段无比高明,潜力无比巨大,威力无比强大,但事实上,以他所掌握的种种资源来看,他哪怕是这一次没有领悟出这种相互结合的手段,一段时间之后,也必然会有所领悟。只不过,时间上可能会没准而已。

    毕竟,基础都在那里了,以罗帆的智慧,却绝不可能永远都发现不了这两者尽心相互结合的可能性的。而一旦发现这种可能性,这神通,自然便会诞生出来了。

    “这一条线,我不会让你跨过的。”那旋涡缩了缩,良久方才说道。

    “不让我跨过,那就得看你是否有这个能力了。”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那旋涡并没有回答,慢慢的消散了。

    放嘴炮这种事情,显然并不是他的兴趣,既然已经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了,他自然没有兴趣继续和罗帆在这边放嘴炮。

    罗帆只是微微摇头。

    他抬头看向天空,看向那时空深处所存在着的,那天地意志的居所时空所在。

    因为他的位置已经改变,在这里抬头看过去,直线直指的,却就是那天地意志居所时空的一处破损的边缘之处。

    却是,因为灵性来源的关系,那天地意志居所之中与这一处位置联系最为紧密的位置,便是那一处破损的边缘位置。

    这也和这时候那内外分界线的位置是暗合的。

    心中微动,他抬手就向着那一处位置指过去。

    随着他这么一指,又有一只直径足足有着数千亿光年大小的虚幻手指凭空出现在那时空之下,向着那时空戳过去!

    就在这一戳正在路上的时候,那时空之上同样有着一个虚影开始慢慢的脱离出来。似乎正向着那手指迎上去。

    就在这个瞬间,那天地意志居所时空剧烈的震荡起来。

    一股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威能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转眼间便已经是拉扯住了那正在慢慢浮现出来的虚影,将那虚影开始重新拉回去,重新融入那时空之中。

    噗……

    那一根光是横截面直径就已经有数千亿光年之长的手指直直戳在那时空之上,产生了一圈微妙的涟漪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但,那时空,却根本丝毫无损!

    没有因此而有任何破碎的迹象,就仿佛那手指的虚影,真的就只是虚影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