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三十八章 吞吸恶意

第两千九百三十八章 吞吸恶意

    哪怕是已经距离罗帆则之天地极为遥远的所在,也依然有着无数的衍生物存在着。

    这些衍生物便好似是与天地同时而生一般,随机的分布在这一方天地的各处,至少以现如今罗帆对于这一方天地的所见所闻来看,没有任何一处位置的衍生物会比起其他位置更密集。同样的,也没有任何一处位置的衍生物比起其他位置的衍生物更稀疏!

    衍生物的分布状态虽然不算是完全的均匀,但却也处于大体均匀的状态。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哪怕是已经远远超过了天地开辟者的活动范围,周围的情况也依然和则之天地周围的情况差不多,依然并不单调。

    这一方天地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哪怕是罗帆能够通过种种微妙的方式寻找到那核心的方向,想要真正赶到那里,终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哪怕是,时空对于他来说,并不是阻碍,也是如此。

    这样不断前进的过程足足持续了数年之久,等到在那一片挣脱天地意志枷锁的区域边界上,那天地意志所衍生出来的时空已经真正成型,那与其相对的时空也同样真正完善的时候,他方才真正感应到那天地的核心所在。

    天地的核心,是一种极为玄奇的概念。

    事实上,其乃是在时空之中,又是超出时空之外的一种概念。

    若是硬要说其乃是时空内部的,是属于这一方天地之中的某处关键节点也说得通,但,若是真的将其就当成那个节点,那却就是大错特错了。

    那就仿佛一种形而上的存在,想要找到他,只能够找到相应的位置,但,却并非是只要找到那相应的位置便能够真正找到他。

    在这时候,罗帆所接触到的,便是那一处节点。

    这一处节点若有若无,若虚若实,似乎乃是这一方天地滋味寻常的一处位置。

    又似乎便是这天地最为至关重要的所在!

    好似没有什么特殊,又好似与天地的万事万物都息息相关!

    这,便是这天地的核心,或者说,是那核心与这一方天地的正常时空的交接之处,映照之地!

    “为何那力量不选择这里,而是选择圆满天地呢?”看着这核心,堆积在罗帆心中已经许久的疑惑再一次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再怎么与那天地意志敌对,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方天地是极为伟大的。

    相比于这一方天地,哪怕是圆满天地,都根本算不得什么,只能算是微不足道而已。

    这样的情况下,若是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想要以一方天地的核心来充当自己的居所,那选择眼前的天地核心,显然是比起选择圆满天地的天地核心更加完美。

    但,显然的,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罗帆的想象当中而已。

    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根本就对这一方天地不屑一顾,对这核心,不屑一顾,在圆满天地与这一方比圆满天地要伟大不知多少倍的天地之间,居然选择了圆满天地,这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件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这种事情之所以会发生,很显然,必然是因为眼前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核心有着某些罗帆所不知道的情况。

    或许是漏洞,或许是弱点,或许干脆就是不够舒适?

    不过,这一切的答案,或许很快就能够揭晓了。毕竟,天地的核心已经是在他的面前了,就只是等待他踏入其中而已。

    虽然吸收天地之后的衍生物以近乎均匀的方式分布在这一方天地的各处。

    但,近乎终究只是近乎而已。真正的均匀,终究是不可能的。

    至少,在这一处作为天地核心的节点周围,那衍生物的数量却就比起其他哪怕是衍生物最为密集的区域都要多上数倍之多。

    只要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里绝对不同寻常。

    而且,隐隐间,那诸多衍生物的性质,更都颇有几分特殊,似乎交相呼应,隐隐间汇聚成为一个奇异的整体。

    那并不是阵势,并不是阵法,并不是符文,并不是神通,并不是法诀,更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符篆之类的。那,只是单纯的,彼此交相呼应的整体而已。

    这个整体若有若无,若隐若现,性质上与那天地核心却是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已经来到这里,罗帆自然不可能轻易的退缩。

    在这时候,他心中只是一动,那感知镜子便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微微一晃之间,便有着无数毫光从镜子之上释放出来,在虚空当中不断的凝缩汇聚,转眼间就已经是化作一条光路,从这镜子之上开始,直至延伸向那诸多衍生物包裹的中央之处,那一处天地核心所对应的节点!

    当这光路成型的瞬间,那众多衍生物微微震颤之间,忽然有着一股莫名的威能凭空诞生出来,开始侵蚀那光路,让那光路转眼间便变得斑驳不堪。

    不多一会,就已经是断成不知多少节,所有原本凝聚的光芒瞬间崩溃,化作无尽量的星星点点,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看来,果然是有着许多布置……”

    这个时候,他隐隐间已经有些明白,为何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看不上这核心了。

    就像是一个一次性的袋子,已经被装了垃圾之后,谁还会将垃圾倒掉套在头上?

    对于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来说,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一切,哪怕是那可能是模拟混沌状态意志化身的存在所构筑出来的一切,都是一种近乎垃圾的事物。

    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天地意志的布置所占据的核心,显然就相当于已经装了垃圾的袋子。

    哪怕是对于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来说,将这个袋子清空,再将其清洗干净都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但,很显然的,哪怕是一切都恢复原样了,心中的膈应也是绝不可能消失的。

    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虽然并非真正的生灵,但这种膈应,显然也应该是有的……

    当然,这只是这个时候对于眼前搜集的这点信息所形成的猜测而已。具体如何,到底是不是他所想的那样,这却就得看那核心之中的布置是否真的存在了。

    那一个众多衍生物所构成的整体就像是一只活物,虽然没有形体,没有意识,但,却有着某种近乎本能的反应能力。

    对于任何侵入其中的力量,物质,都有着超乎想象的排斥效果。

    心中微动,罗帆抬手握住那在他面前的感知镜子,无数虚影凭空闪过,那镜子在这瞬间好似变得更加的古朴,更加的简陋了。

    不过,与这种变化相对应的,这镜子本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变得愈发的强大。

    甚至,隐隐间已经是让周围的时空发生了某种难以言喻的扭曲,隐隐间甚至都能够看到丝丝缕缕的裂缝出现在这种扭曲之间。

    这,只不过是镜子本身的存在所造成的而已。

    由此可以知道,这镜子若是真正激发出来,其威能将多么不可思议。

    这镜子衍生出这种变化之后,罗帆也不迟疑,心中微动,这镜子之中便忽然有着一头怪物直冲出来。

    这一头怪物看起来有着人形模样,但身材比例却极为怪异,双手极长,若是真正放松的话,怕是会在身前身后拖个数十米。而身躯却是瘦小而狭长,双腿无比的粗壮,但却显得相当的短,至少相比于手臂来说,是极短。至于五官面容,更是显得无比怪异,眼睛长满了两颊,密密麻麻的,微微眨动之间,让人头晕目眩。而嘴巴,却是极小极小,似乎只是一个小洞,甚至都看不到里面是否有着牙齿。耳朵如同触手,在头颅两边不断的随风摆动着。

    整个模样,显然是完全不符合一般人的审美观的。

    这怪物脱离那镜子之后,身形变幻不定,忽而消失,忽而浮现,忽而完全失去存在感,忽而又有着超乎想象的存在感,忽而如同规则因果的汇聚,忽而又如同虚幻无形的事物……

    在这瞬间,它狠狠的撞入前方的那众多衍生物所组成的整体之中。

    那整体在这瞬间被激活,不知多少难言的威能不断的向着这一处位置汇聚,要将那怪物湮灭。

    但,这怪物却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变幻,不多一会之间,就已经是化作周围那种不断汇聚过来的威能的状态,直接融入那威能之中,轻轻松松的就去到了那中央的,那天地核心所对应的节点所在之处!

    那无数衍生物所构筑而成的整体在这瞬间如同被激怒了一般,疯狂的释放出种种难言的威能,不断的通过诸多衍生物组成的整体内部的循环,化作越来越强大的恐怖威能,向着那一个怪物快速的碾压过去。

    在这瞬间,时空,规则法则,物质,能量,因果,命运,一切的一切,都完全被分割开来,以这一片核心所在之处为中心,形成了一片独立的时空,或者说,独立的世界,独立的天地!

    这一片核心区域虽然说起来只是一个节点,但事实上,其占地的面积,却是相当的巨大的。

    甚至,需要以光年计算,才能够描述清楚其面积。

    这样的广阔区域,若是以一般修士的眼光来看,怕都已经是超乎想象的广阔,别说是一个世界,便是千百个世界,都能够轻松的分割出来了。

    一股难以言喻的恶意冲天而起,哪怕是在那整体之外,似乎与那整体隔了一个次元,一片时空,罗帆也依然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这种超乎想象的恐怖恶意!

    在这种恶意之下,天地的一切似乎都别沾染上了某种昏暗的颜色,好似一切美好,都已经被完全吞噬掉了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

    “只是如此而已吗?看来这并不是随时更新的布置啊。”他心中暗自想到。

    这种手段,若是原来,他没有领悟将次元与层面结合的手段之前或许会有些麻烦,到哪,在现如今,他已经是领悟了这种结合的手段,甚至这些年也已经是将这种手段开发到了一个颇为深入的层次之后,这种布置却也就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在这时候,他甚至不需要什么动作。

    只需要心中微动,那感知镜子所发出来的那怪物便猛然张开嘴巴,让那原本如同一个小孔一般的嘴巴猛然间扩张到几乎比起整个身体更加巨大的地步。

    紧接着,一股无法想象的吸力出现在那嘴巴之上,开始直接对着外面那无穷无尽的恶意便好似是百川入海一般,疯狂的涌入那巨口之中,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到所有足以将周围一切美好都抹去的恶意尽皆消失之后,那一股衍生物凝聚的整体所释放出来的威能,也就像是沙滩上的堡垒一般,转眼间就已经是崩散于无形了。

    这时候,那怪物已经是重新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看起来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依然是如同原来那般静静的站在那里……

    “没有了恶意,威能与力量自然不知该向何处宣泄。”罗帆暗自想着,不再迟疑,抬步就向着那核心之处走去。

    那衍生物每一种都是一方天地所化,每一种衍生物本身所蕴含的力量、威能、本质,都绝不是一般事物一般力量所能够比拟的。

    若是真正肆无忌惮的爆发出来,毁天灭地只是等闲而已。

    他们组合在一起,所产生的效果,更是惊天动地,若是真正将这个整体的所有威能真正的作用于一名天地开辟者身上,哪怕是这天地开辟者比起圆满天地开辟者要强大千百倍,也绝不可能有任何幸存的理由。

    只是,在这时候,这些衍生物虽然依然组成那个整体,依然有着那种难言的本能存在,甚至也依然会对罗帆的跨入而产生种种相对应的反应。但因为那怪物的吞吸,它们的敌对恶意,已经彻底的被抹去,虽然不至于变成石头死物,却也再无法发动任何攻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