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四十二章 轨迹

第两千九百四十二章 轨迹

    这些身影的出现,并不是如同生灵的出现,或者说,生灵的创造一般。

    不管是任何生灵,应当是生命本质先出现,之后才是开始出现其他种种。哪怕是看起来乃是从外而内的构造,其实真正的出现顺序,也都是生命本质先一步出现,之后方才在这生命本质的基础上开始构筑其他种种比如魂灵啊,神魂啊,心灵啊,时空啊,血肉啊,等等等等存在。

    而这时候,眼前这天地开辟者的出现情况却就完全不是这样了。

    这天地开辟者的情况,完完全全就是凭空的构筑,凭空的,从这身影本身的形象去构筑!

    这种构筑方式,完全没有任何生命本质存在的迹象。

    虽然内部的细节无比的繁复,无比的玄奇,但,属于生命的任何东西,却只剩下一个外面的形象而已。

    可以说,若不是其形象乃是天地开辟者的身形模样,光是看其内部的结构,任何人都是不可能会相信其乃是生灵的。

    在这时候,罗帆的感知切入了那天地开辟者的身影内部,伴随着其每一个细节的构筑不断的游转,将其每一个细节都清晰的记忆在自己的心中。

    转眼间,这一个天地开辟者的所有变化形态,就已经是被他完全记住了。

    之后,他并没有马上就开始分析,而是身形一转,来到了另一处位置,开始关注另一名天地开辟者的身影从无到有出现的过程。

    如此这般,不过是短短的数百个呼吸之间,他就已经是将数万名天地开辟者的身影变化的一切细节都看尽,并极为深刻的记忆住了这一切了。

    到了这一步,他才身形一转,直接出现在了他最初出现在这一片时空之中的位置。

    这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甚至连天地开辟者的分布密度都和其他位置并没有任何区别。

    他之所以选择这一处位置,却并不是为了这一处位置所可能给自己带来的什么便利。

    而是因为,他熟悉了这一处位置……

    因为,他最初出现的,就是这一处位置!

    因为熟悉,因为最初出现的是这一处位置,所以,这一处位置在他的心中却就有着特别的地位。至少,加与其他位置,区分了开来。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想要选择一处位置来让自己好好整理一番思绪的时候,他便选择了这一处位置……

    来到这里站定之后,他的心中密密麻麻的有着数万个天地开辟者的身形从无到有出现的诸多细节呈现出来。

    每一名天地开辟者的身影出现的方式都与其他天地开辟者的出现方式有着极大的不同。

    并非是如同一般人所想的那般,因为同一种性质,所以出现的方式一般无二。

    事实上,正是因为有着这样巨大的差别,所以在这之前罗帆方才并不选择几个天地开辟者的身形就算,而是足足选择了数万天地开辟者的出现方式来作为自己推演的基础。

    在这时候,这无数细节崩解开来,直接化作数万河流,在他的心间流淌不休。

    这些细节的出现,极为微妙,极为玄奇。

    这些天地开辟者的身形本身只不过是一种表象而已,其真正的核心,真正的本质,便是其内部的这种种玄之又玄的结构。

    所以,若是一直是局限于这种表象的话,想要弄清楚其本质,想要知道其到底是什么来头,那显然就是给自己人为的制造障碍。

    将其分解,将其中所蕴含的本质提炼出来,让那表象不再对其形成干扰,这方才是行之有效的办法……

    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所以,在这时候,他方才直接抹去了那众多天地开辟者的身形的表象,而是将其众多细节,众多变化方式重新构造,化作这一条条的河流出来。

    只是这么形象的微微变化,就瞬间让罗帆感觉到极大的不同了。

    在之前,因为天地开辟者形象的干扰,这众多原本看起来完全不同的变化方式,在他眼中根本没有什么共性存在。似乎所有的变化方式都没有任何联系,彼此之间完全是独立的。

    但,在这时候,当这种天地开辟者的外在形象消失之后,当其本质化作一个共同的形象,河流之后,那种原本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的出现方式,却就展现出了一种惊人的共性!

    一种,明显是贯彻于这诸多河流,好似是这诸多河流真正核心的共性,出现在这河流之中。

    这种描述看起来抽象,但若是用一种角度来理解的话,却就很容易理解了。

    在这些河流之中,表面看起来形象完全不同,似乎每一条河流都有着每一条河流自己的特点,每一条河流,都有着每一条河流自身的轨迹。

    但,事实上,在这一条条河流之中,却有着一条同属于所有河流的,相同的,细小的轨迹存在于其中!

    这一条细小的轨迹是如此的细小,简直是比起头发丝都要小上千万倍,出现在那些河流之中,更是显得那样的微不足道,完全无法对整体河流的轨迹产生什么影响,那一条河流,哪怕是有着这一条细丝一般的细小轨迹存在,其自身也能够变化无数个姿态,能够扭曲成为无数种形状!

    甚至,即便是盘旋缠绕,也不会对这细小的丝线造成任何影响……

    当然,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单纯的一条甚至几条河流,想要发现这丝线,那自然就是痴人说梦而已。

    但,显然的,这时候出现在他心中的河流数量,可是足足有数万之多啊!

    数万河流之中,想要找到一条共有的丝线轨迹,那难度显然是再小不过了。

    在这时候,在罗帆的心念操纵之下,这数万河流在他的心中开始慢慢的重叠,一条条河流的虚影不断的向着中央重叠下去,让那中央的河流渐渐的浮现出了越来越明显的重影现象。

    最终,当数万重影出现之后,那一条原本处于核心中央之处的河流,却就已经是膨胀成为一个椭圆形的形状了。

    所有的重影都是如此的诡异,在那众多重影之中,几乎是任何诡异的角度都能够被扭曲出来。换句话说,也即是那河流周围一片区域之中的任何地方,都可能被某一条河流的穿过。

    如此这般,数万条河流出现之后,那河流周围的重影,自然也就变成此时此刻这种模样了。

    当然,虽然是近乎椭圆形的模样,但终究只是近乎而已,那椭圆形的边缘还是坑坑洼洼,到处都是不规则的线条……

    在这时候,罗帆只是心中一动而已,那些重影便开始不断的削去

    这个时候削去的,自然不是之前那种叠加上来的一条条河流的重影。

    而是,叠加数量太少的重影!

    叠加数量少的话,就代表着,穿过这一片区域的河流少,也即是说,这这一片区域属于那一条共同的轨迹的可能性就越少。

    随着这种变化,那一个椭圆形一般的虚影开始渐渐的收缩。

    罗帆对于那虚影的削去不断的进行着,最初进行的只是那种只有几条河流虚影,甚至只有一条河流穿过的区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削去虚影的过程不断的增加,那些虚影重叠的河流数量也在不断的增加。

    不多一会之间,几乎所有虚影便都已经被完全削去了。

    最终,这数万河流的重叠虚影,就只剩下了一条细小的,断续的规矩,出现在他的心灵之中。

    这一条轨迹,依然不算完美,至少其断续之处,便是极为不完美之处。

    这一条轨迹,并不是长条形状的,而是一种具体入微的,立体形态!

    而其形态,却是隐隐间让罗帆产生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似乎自己在什么地方曾经看过这种轨迹,但却怎么都想不出来。

    这一条轨迹现如今依然并不是真正的那一条轨迹。

    因为,那数万条河流的重叠之处,依然没有完美的将这一条轨迹真正的勾勒出来。

    有些片段,依然是并没有具体入微到那轨迹的真正本体,依然是有着一小部分并不属于那轨迹的区域依附在这轨迹之上。

    这种情况,显然是因为重叠的河流尚且不够多的缘故。

    当然,这也只是小事而已。至少在这时候,面对着这种让罗帆感到极为熟悉,却说不出到底为什么熟悉的那个立体的轨迹面前,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为什么会让我感觉到熟悉……到底是什么东西……”罗帆皱着眉头,仔细的观察着这个轨迹,思索着这轨迹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中微动,他抬手在他面前的虚空微微勾勒起来。

    随着他这么一勾勒,周围的时空居然开始产生微妙的震荡。

    原本在这整片时空各处不断的汇聚的各种波动在这时候居然便牵扯着,开始向着他汇聚而来了。

    面对着这种变化,罗帆连忙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他并不害怕这些波动,这些波动对于已经将次元与层面的结合方式掌握到颇深层次的罗帆来说,其实根本算不得什么。他若是愿意的话,轻轻松松的就能够抵挡住。

    但,这种波动,可是代表着这时空的本质,更是代表着,那天地意志的某种触角!

    若是将这种波动破坏的话,他简直就相当于在向着一片时空,在向那天地意志宣布,自己就在这里,来吧,快来看看我吧……

    很显然的,若是想要这样,罗帆这时候也就不需要将自己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存在感给消除了。

    所以,在这时候,为了避免自己直接被这时空发现他的存在,被那天地意志发现他的存在,他便停止了动作。

    当然,到了这一步,虽然他停止了动作,但他也已经是清楚的认识到,眼前他所勾勒出来的这一个轨迹的特殊之处了。至少这一片轨迹拥有某种他所不曾了解,或者说,他了解,但这时候并没有记忆起来的威能!

    “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熟悉?”这种威能,让罗帆更加想要探索清楚这轨迹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了。

    心中微动之间,他感知散发出去,覆盖大片大片的区域,将那些依然在不断浮现出来,不断的从虚无之中诞生出来的那些天地开辟者的身形纳入感知之中,不断的对其进行感应,不断的在自己的心中将其从无到有出现的整个细节构建出来,再将其转化为河流的存在方式,开始对其与自身方才从数万都个天地开辟者的身形之中发掘出来的那轨迹进行重叠,一点点的缩减这个轨迹的大小程度,让这轨迹的诸多细节变得越来越具体,越来越入微,也越来越靠近这轨迹的真正模样!

    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时候这种行动却是进行得极为顺利。

    他的感知,却是轻轻松松的将大片大片的天地开辟者的身形纳入感应之中,将他们变化的细节不断的记忆进入自己的心灵之内。

    在这过程之中,他所构建出来的河流变得越来越多,那些重叠在轨迹之上的河流,也变得越来越多。

    而那轨迹,也在这过程之中,一点点的缩减,其每一处线条,都在这过程之中不断难道缩小着,不断的接近这轨迹的真正本质。

    这种过程,感觉上就像是有着某种东西正在不断的蚕食这轨迹,不断的将这轨迹比较大,比较粗的部分不断难道啃食掉,让这轨迹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缩小起来。眼看着,似乎就要将其渐渐的磨灭干净,渐渐的,让这轨迹彻底的消失无踪了。

    这种情况,让罗帆却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自然不是为这轨迹不断的缩小而皱眉,这种情况,本是在他的预料之中……他所皱眉的原因却是,这轨迹,断续之处,依然断续!不管是他重叠多少河流在上面,那本该断续的位置,都依然是保持着断续,并每有任何一条河流能够将这些断续之处真正的连接在一起!

    这让想要让这轨迹变得完整进而通过这种完整的轨迹来弄清楚其到底是什么的罗帆心中自然是感到有些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