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五十二章 战斗

第两千九百五十二章 战斗

    在这镇压力量之下,那一个数丈方圆的小漩涡都微微有些凝滞了。

    但,这种凝滞,却很快的便被打破了。

    在下一瞬间,那旋涡忽然开始快速凝缩,转眼间就化作一个中年男子的模样,取代了那旋涡的存在,出现在那镇压力量的中央核心之处。

    这个中年男子,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神色淡然,从容,甚至隐隐间有着一种天地宇宙一切尽在掌控的韵味。

    在这时候,出现在罗帆面前之后,他便是微微一笑,看向罗帆的双眼似乎有着光芒发出。

    在这瞬间,无数次元之中所存在着的,那些罗帆的身影便一个个的崩溃,便如同承受某种难言的压迫一般。

    随着这些罗帆身影的崩溃消亡,那些分割出来的众多次元,也在同时开始渐渐的摇晃扭曲。下一瞬间,所有的次元便尽皆崩塌,周围,重新恢复了现实层面当中的正常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是少了那精纯唯一的旋涡,多了眼前这一名看起来便极度不凡的中年男子。

    那镇压力量在这时候依然是作用在那中年男子身上,但,对于这种镇压力量,那中年男子却是近乎完全无视。

    在这时候,哪怕是沐浴在这种镇压力量之下,神色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只是静静的看着罗帆而已。

    “你被力量吞噬了?”罗帆这时候只是问道。

    “吞噬吗?不不不,只是,我像你一样,得到了一具力量化身而已。”那中年男子只是淡淡一笑,道。

    “力量化身?这种模样,可完全不像是力量化身的模样。力量化身与本体应该紧密联系的。你现在和你的本体还有什么联系吗?”罗帆只是这样道。

    这个中年男子虽然乃是人形,或者说,是罗帆认知当中的先天道体的模样,看起来和他一般无二。但,也只是形体,是身躯的本质而已。具体的模样,身形等等诸多细节,却都是与他完全不一样的。

    这样的模样,分明便是这中年男子乃是以罗帆认知当中的先天道体的模样来凭空构筑自己的身躯,而并不是以罗帆的模样来构筑自己的身躯。

    而以罗帆认知当中的先天道体的模样来构筑身躯,那有个前提,那便是,他需要先认同罗帆对于先天道体的理解,也即是,认同一部分罗帆的则之世界观!哪怕,只是其中有关先天道体那一部分观念而已……

    若是这中年男子乃是本体,乃是一名生物的主体,那自然是不算什么。

    认同某个有关先天道体的观念而已,这其实根本算不得是对自我的扭曲。

    也即是说,若是眼前这中年男子乃是本体的话,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对方被力量吞噬的可能性了。

    但,奈何,这中年男子却并不是本体!

    他,乃是那天地意志的化身而已!

    作为天地意志的化身,其与本体的关系,显然是属于附属的关系。本体变化,他变化,没有问题。但,本体没有变化,他有变化,那问题就来了。

    特别是这种有关观念选择上的变化,更是如此。

    这中年男子的本体,那天地意志,依然是那种漩涡的模样,依然是丝毫不认同任何形态乃是先天道体,而眼前这化身,却又认同了某种形态是先天道体。

    那么,很显然的,其本体与化身之间,已经是出现了分歧。

    这种分歧的出现,不可能毫无来由,想来想去,似乎也唯有那一股被其模拟出来的力量方才是那分歧的源头!

    正是因为这样的考量,所以罗帆方才会觉得,眼前这天地意志的化身,其实已经是被那一股力量所吞噬,至少,也是被其所扭曲了。

    “或许吧。”那中年男子却完全没有为罗帆解惑的想法。

    在这时候,他身体一晃,身形就已经是跨空出现在罗帆的面前,抬手虚虚向着罗帆拍过来。

    这一拍,周围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反应,就好像他的动作不过是最普通,最寻常的凡人所随意做出的动作而已。

    但,就是这么一拍,却是让罗帆感受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压迫,就仿佛在这瞬间,自己承受了天地宇宙的压迫,那手掌,更是好似已经是充弥天地,遍及一切时空,一切次元,一切层面。

    面对着这样的攻击,罗帆哪里还敢怠慢?

    这个瞬间,一道道观念神通从他身体之中爆发出来,化作一方神通天地,被他一手抛出,向着前方那中年男子的手掌迎上去。

    时空,在罗帆这个等级已经近乎可以被随意玩弄了。

    在这时候,哪怕是这一方神通天地无穷广阔,但在罗帆的意愿之下,其表面看来,也不过是拳头大小而已。与前方那中年男子拍出的那手掌,却是并没有差多少。

    两者对碰在一起,无穷无尽的冲击波从对碰之中释放了出来。

    随着这种冲击波的,还有着无尽的轰鸣,更有无尽的力量,甚至无限的物质,只不过这一切,都是以一种无形的形态,伴随着冲击波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传递出去而已。

    至于周围的时空,周围的规则法则,更是在这瞬息间就已经是被完全搅碎,直接化作虚无了。并且,这种虚无,这种混乱,还在随着那冲击波的不断扩散而疯狂向外……

    只是晃眼之间,在他们身体周围,便已经是出现了一片无边广阔的虚空。

    而在这一片虚空之外,在那边缘之处,无穷无尽的事物正在生成,这些生成的事物之中,有着能量,有着物质,有着时空,有着因果,有着命运,有着规则,有着法则,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能够在正常天地之中找到的存在,都能够在那其中找到。

    只不过,这一切生成的事物,绝大多数都是极度的混乱的,别说构成天地了,便是想要将其中的一小部分分明挑出,都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唯有极少数极少数的区域,方才会因为种种复杂的变化而呈现出秩序,甚至时空的模样。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事物,都很快的就在那冲击波之下,便重新覆灭,重新消亡,重新化作虚无,让那一片虚无的区域更进一步的扩大。

    而在外面的正常时空,再度有着那无数事物生成,又很快的消亡……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推进。

    这个过程看似无比漫长,但事实上,对于罗帆以及那中年男子来说,这却已经是他们交手之后很久很久了。

    他们,在那一瞬间,彼此之间动手的速度,却是无比的迅捷。

    只是眨眼之间,他们便已经是交手了不知多少万招之多了。

    对于罗帆来说,他的次元分割没有办法将对方分割,没有办法将对方化作无数层面属性,而他的镇压力量,也无法镇住对方,这却使得他却是无法如同之前面对那天地意志的化身一般,轻松愉快的就将对方解决掉。

    如此这般一来,他却也就只能选择如同以前的对敌办法一般,用各种用各样的神通,各种各样的观念,各种各样的威能,各种各样的力量,去与对方战斗而已。

    好在,他的那些次元分割的手段与那镇压力量却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用处。

    虽然看起来无法直接针对对方,无法将对方轻松解决。但事实上,正是因为有着这两者的存在,那中年男子方才无法肆意的施展手段!

    他看似对于次元分割与镇压力量毫不在意,似乎完全无视了这两者。但很明显,这只是看起来而已。

    真实情况是,在这过程之中,他每时每刻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大量的心神,来维持自身与周围的次元分割,以及那强大的镇压力量对抗。

    因为这种巨大的消耗,他方才无法真正将自身的优势发挥出来,不能直接就将罗帆在这里的化身解决掉。

    毕竟,若是真的如同其表现出来的那般,完全无视次元分割,完全无视镇压力量,这显然就已经是接近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了。

    有着这样的特质,怎么可能与罗帆的这一具化身纠缠这么长时间?

    每一个呼吸之间,他们都交换了不知多少万招,各种各样的奇妙神通,各种各样足以让普通人感觉三观被颠覆的手段,每时每刻都在他们之间展现不知多少万种。

    而他们所引发的动静,也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这周围原本在第一次那神通天地与那一掌接触之时被扫出来的虚空,早已是被一圈又一圈的同心圆给充满了。

    这些同心圆,自然便是他们交手过程之中所引发出来的种种动静。

    他们或是波动,或是力量,或是光芒,或是声浪,或是物质,或是时空,或是法则,或是规则,甚至是大道波动,等等等等,可以称得上是印有尽有!

    这些同心圆伴随着他们交手的持续而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追随着最开始那种事物波动一同,疯狂的想外扩散。

    很快的,就已经是跨越了不知多少亿光年的距离,狠狠的撞上那天地核心位置之处周围那不知多少亿光年范围的混乱。

    在这冲击波与这混乱接触的瞬间,无边的混乱忽然从那其中爆发出来,瞬间便将最外面那事物冲击给完全吞噬,转眼间,便已经是顺着那事物冲击的轨迹,如同一个巨大的圆圈一般,直接就包裹住了这中央的无数同心圆!

    以及,在这同心圆中心之处的,罗帆以及那中年男子。

    在这时候,无论是罗帆还是那中年男子都若有所觉。

    自身的力量对碰所诞生出来的冲击波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力量延伸一般。要知道,他们可并不是一般凡俗修士,甚至是一般人。对于一般凡俗修士甚至一般人来说,力量对碰所造成的冲击波,便是已经宣泄出去的冲击波。与他们之间,就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了。

    但,对于罗帆他们这种层次的存在来说,任何力量,不管是脱离自己多久,都不会因此而斩断与自己的联系。

    除非,有着更强的力量,或者更高的存在来将这种联系斩断……

    这些被在他们对碰之后所产生的冲击,自然也是如此。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些冲击,甚至可以算是他们所开辟出来的另一处战场,同样是承载着他们的战斗目的,同样是在努力地将自己的对手压服,要将自己的对手解决!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会失去对这些冲击的感知?!

    所以,在这时候,在这些冲击被那混乱吞噬的瞬间,罗帆与那中年男子便已经是瞬间有所察觉。

    “看来是打不下去了。”在这时候,无论是罗帆还是那中年男子,都瞬间确定了这一点。

    那种混乱现在已经是在四面八方形成了一个圆形模样,直接包裹住罗帆与那中年男子所在的区域。虽然,这时候距离他们依然有着极为遥远的距离,但,这一段距离被跨越,却几乎是必然的。

    若是不加以理会的话,很快的,这一片不知多少亿光年的范围,便同样会化作无边的混乱,同样会形成那天地核心之处那一片混乱一般的状态!

    到时候,他们再想要突破,再想要脱身,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简单了……

    心中微动,两人就已经是确定了彼此的想法。

    当下,他们并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甚至连最后一招来尝试一下的心思都没有,瞬间便各自分开来。

    随着他们的分开,原本源源不断在他们身体周围产生的那一圈圈的同心圆瞬间停了下来。

    周围的虚空,随着变得越来越宽阔,越来越广大……

    只是瞬息间,他们身体周围,就已经是变得一片寂静,再无任何声音,更无半点动静存在了。

    远处,那包裹住最外圈的混乱在这时候却是开始不断的扩大起来,不断的向着这一片虚空内部侵入,向着中央,罗帆与那中年男子所在之处传递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