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五十三章 散

第两千九百五十三章 散

    这种状况,很显然,若是他们两个不加理会的话,那一片混乱最终必然会将他们重新淹没的。

    被那种混乱完全淹没的感觉可并不美妙。

    哪怕是罗帆,想要避免这种混乱的伤害,也需要施展许多手段才能够做到。

    在寻常或许不算什么,但,若是在战斗之中,特别是在这时候面对那中年男子的情况下,这种状态,显然更加危险。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却并不愿意在这时候重新陷入那种混乱之中。

    而罗帆如此,那中年男子虽然不知道对那混乱的抵挡能力有多强,但,很显然并没有达到完全无视的状态。

    一旦陷入那种混乱之中,他或许可能只需要出一点小小的力气就能够避免那种混乱的侵蚀,影响。又或许需要耗费大力气才能够抵挡那混乱的侵蚀与影响。

    而显然的,在有着罗帆在一旁窥视的情况下,那中年男子显然也是不愿意陷入那种尴尬的状态的——罗帆对于那中年男子极为戒备,那中年男子对于罗帆,显然也并不是丝毫不在意的……

    正是因为双方都有着这样的想法,所以在这时候,在发现那混乱正在快速的向着这里靠近的时候,他们两人却是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动作。

    在这瞬间,两人都不需要对视,便知道了彼此的想法。

    “或许,这时候我该选择动手。”忽然间,在他们双方的心中同时有着这样的想法浮现出来。

    对方的选择,表明那种混乱对其有着相当大的影响。

    或许自己在那其中受到的影响还不如对方受到的影响那么严重呢……

    若是这样的话,动手,显然就是对自己有利的。

    两人都是这样想的,但最终,两人都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这只是或许而已,或许自身受到的影响不如对方严重,但,或许这只是对方的判断失误而已,或许事实是反过来的?

    很显然,结果根本难以预料。

    对于这种难以预料的结果,罗帆天然的就有些排斥。

    而那中年男子,显然也有些排斥。

    于是,这时候既然已经停了下来,那么,接下来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必要继续动手了。

    毕竟,除了那一片混乱之后,他们能够动手的地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那广阔无边的天地,可都是他们动手的舞台啊。既然有着那么多的动手地点,又何必在这后果难以预料的位置死磕呢?

    不过,两人虽然没有继续动手,但,显然也不至于反过来开始合作。

    外面那种混乱,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有些麻烦而已,却并不足以真正让他们感到为难。

    在这时候,罗帆与那中年男子各自一闪,便消失在那中央之处,再度出现的时候,却是各自出现在了这一片虚空的两端,两者连在一起,刚好是一条这一片虚空的直径,穿过那核心位置的直径。

    这,显然是他们双方所能够远离的最远距离了。

    在这时候,来到这两处位置之后,这两者开始各自采取行动。

    两人在现实当中看起来,都像是瞬间完全消失一般。

    罗帆不用多说,他直接便以无数次元包裹住自己,分割了自己,让自身完全消失在现实层面的主体之中。

    而那中年男子,却是直接构筑时空将自身包裹住,最终以无上威能硬生生的加强外界正常时空与自己所开辟出来的时空之间的联系,耗费巨大的代价,直接穿透了这种联系,消失在那时空之中,也消失在这一片虚空之内。

    与此同时,罗帆同样是伴随着那众多次元,身形直接没入了那混乱之中。

    那一片混乱虽然威能极为惊人的,甚至连那作为天地意志化身衍生物的中年男子都不愿意触碰。但事实上,其宽度,至少在这时候却根本没有多少。

    只要能够承受那混乱的侵蚀,想要跨过其宽度,显然并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至少,对于罗帆来说,并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

    很快的,罗帆在那众多次元的包裹分割之下,身形便已经是顶着那无穷的混乱,无限的侵蚀与吞噬力量,直接冲出了那一片混乱,出现在了外界的正常时空之中。

    来到这里之后,次元分割瞬间消失。他的身形也随着消失。

    再度出现的时候,身形已经是出现在不知多少亿万光年之外了。

    而就在他消失的那一瞬间,他出现的那一片区域,时空瞬间崩灭,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一瞬间被完全抹掉。

    连虚无,似乎都已经是不存在了……

    好一阵子之后,那中年男子出现在那一片区域之外,有些遗憾的看着那被消抹掉一切的位置。

    显然,方才出手的便是这中年男子了。

    虽然罗帆与那中年男子一样是脱离了那一片虚空,脱离了那混乱的包裹,但显然的,那中年男子虽然瞬间消耗的力量更多,威能更多,但其速度,却是更快!

    毕竟,只是跨越时空而已,根本就没有在正常空间之中有任何移动。这样的过程,只需要付出足够多的代价,却是一瞬间就能够完成。

    显然,那中年男子便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而如此一来,也就造成了一个结果。那便是,在罗帆冲出那一片混乱的时候,这中年男子,却已经是在外面等好一阵子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中年男子除非傻了,否则怎么可能会不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偷袭一下罗帆?!

    很显然,这中年男子没有傻……

    不过,更显然的,罗帆虽然速度慢了点,但他的消耗终究是更小。却完全不需要恢复就能够采取其他行动。

    如此这般一来,在脱离那一片混乱的时候,他便直接激发了手段,耗费大量威能,直接跨越时空,脱离了其原来的位置,出现在了现在距离那一处是非之地不知多少亿万光年之外的这里。

    那中年男子的遗憾,显然也便是如此了。

    自己明明已经是做到了最好,居然还没有将对手解决掉,这怎能不遗憾?

    虽然距离不知多少亿万光年,但,这点距离相对于罗帆他们这个级数的存在来说,却根本算不得什么阻碍。

    在这瞬间,那中年男子已经是发现了罗帆的位置。

    而罗帆,也同样是发现了之前那中年男子的举措。

    两人隔了不知多少亿万光年的距离,视线瞬间撞在一处,便如同面对面之时一般……

    光行走一年的距离,就是一光年。正常来说,不知多少亿万光年的距离,想要视线对碰,似乎彼此之间需要有不知多少亿万年的时间差距。

    但很显然的,那只是正常时空,正常宇宙之中的情况。

    或者说,只是破碎之后的地球宇宙的情况而已。

    在更高级的天地,更高明的宇宙之中,光速,可并不像是破碎之后的地球宇宙那么固定,或者,那么之缓慢……

    哪怕是光是光速的巨大差距,就足以让这不知多少亿万光年的距离不再成为视线的太多阻碍了。

    更别说,现在相望的,乃是罗帆这等已经正在度第七次大劫的存在,以及那作为天地意志化身衍生物的那中年男子了。以他们的等级,想要看的东西,怎么可能被距离所限制?

    有着这种种便利,哪怕是亿万光年,也不足以成为他们相望的阻碍……

    在这时候,那中年男子却没有继续上来对付罗帆。

    此时此刻,他看了罗帆一会之后,转身便走。身形瞬间完全消失在罗帆的感应之中,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隐隐间,天空似乎有着微妙的震荡,似乎有着某种变化在天空之上出现了。

    “看来,他最大的敌人,并不是我。”这时候,罗帆心中却是生出了明悟。

    那中年男子的实力,比起他现在在这里的化身其实是要强大许多的。

    若不是他的这化身有着本体以及另一具化身的强力支援,早在之前开始与那中年男子厮杀的时候,他怕就要被彻底解决掉了。

    在这样情况下,那中年男子这时候一心想要躲避,他在短时间内,却是绝对难以察觉的。

    所以,在这时候,他,却已经是真正的失去了那中年男子的踪迹了。

    若是单纯的为了防备自己,那中年男子似乎没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别看之前罗帆与其战斗得有来有往的,但事实上,占据上风的终究是那中年男子。

    一向以来,都只有落入下风的仓皇而逃,从没有占据上风的反而是如同躲避瘟神一般躲避敌人的。

    所以,很显然的,那中年男子在这时候将自身的隐蔽能力发挥到这种程度,很显然,真正的针对目标,并不是罗帆。

    既然针对的目标并不是罗帆,那么,其针对的是什么,那根本就不用多说了。

    天空之上的变动越来越明显,隐隐间甚至有着声声闷响在徘徊不去。

    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至少在这附近不知多少亿万光年范围之内,却是发生了种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改变,似乎某种难言的探查规则,正在被组合出来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更是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果然是本体与化身之间的那点事啊。”当下,他只能够暗自叹息一声。

    在这时候,他却是懒得继续在这里停留,转身就向着自己的本体所在之处而去。

    他现在心中忽然有些怀疑,之前那中年男子想要对自己做的,其实并不是将自己抹去,而是,要对自己进行某种微妙的改变!

    而改变的目的,或许便是让自己同样是让自己得到独立,获得自由?

    想到这个,这化身也不知该做什么想了。

    或许,等被扭曲,获得独立,获得自由之后,他会极为感激那中年男子。但很显然的,这时候的他,依然是罗帆的化身,与罗帆之间依然没有任何嫌隙!

    这样的化身,其思维,便是罗帆的思维,其自我认知,便是罗帆的自我认知。如此这般一来,对于那想要让自己得到独立,让自己的一部分脱离自己的那中年男子,心中自然不可能会有任何好感了。

    “还真是让人不爽啊……”

    这样喃喃着,罗帆消失在这一片区域之中。

    时光慢慢流逝,不知不觉间,这一方天地便已经是又过去了数千年之久了。

    这数千年之间,在罗帆本体所在的,那一片已经脱离枷锁的区域边缘,争斗却是连绵不断。罗帆所创造出来的时空之中的生灵,与那外界天地意志创造的时空内部的生灵各自为了将对方毁灭这个目标而进行着这样的争斗。

    当然,这种争斗,相对于那些生灵来说,或许用战争的话,会比较准确。

    在这数千年之间,几乎每时每刻的,都有着数以亿万计的生灵在这战争之中彻底的消亡。

    那边界上的海水,因为这样的死亡,却是已经变得有些淡红色了。

    而这一片海洋,因为这种淡红色,却是增添了许多的生机。

    生灵的血液,本身便是生机的来源,血液泼洒,融入海水之中,却是自然而然的便会增添海水之中的生机,让种种原本尚且没有达到衍生条件的生灵因为这些生机而衍生出来。

    其中,甚至有些生灵的等级已经达到了让血液产生蜕变的层次,这样的生灵,哪怕光是血液,都足以自然诞生一个个族群出来。

    这样的血液泼洒,其产生的结果,更不用多说。

    可以说,这种每时每刻有着不知多少亿万生灵身亡的争斗,也幸好因为那一片脱离枷锁的区域足够广阔,那交界处足够绵长,否则的话,早已有着无穷的煞气怨气铺天盖地了。

    当然,即便是边界线足够绵长,也不能完全避免影响就是了。

    现如今,那边界,因为那种杀戮的持续不断,却已经是渐渐的化无形为有形,从原本除了感应能够感应出来的模样,渐渐的化作了一片淡淡的烟雾,一片隔开来了内外的淡淡烟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