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五十四章 营造因果

第两千九百五十四章 营造因果

    忽有一日,罗帆忽然感觉到,在那边界上的众多时空之中,忽然有着一些时空发生了某种诡异的变化。

    那些时空对于其相对天地的仇怨,似乎凭空消失无踪了。

    他们面对着那相对时空所显露出来的破绽,几乎完全是视而不见。

    甚至,对于那些时空的攻击,也都抵挡得有气无力,似乎只是在敷衍而已一般。

    这种情况,只是在一两片时空身上发生,那自然不算什么,毕竟,时空不同,风格不同,选择自然也不同。谁知道会不会那时空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换了什么领导人,或者干脆便是因为某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而受到什么损伤了……有着无数种理由,让那时空做出如此改变。

    但,那只是一两片时空的情况。

    现如今,改变的时空,却是以百万来计算!

    上百万时空忽然很是同步的发生这样的变化,这种情况,不管怎么看,都不可能只是巧合而已。

    必然是有着某种关键的变化,出现在这些时空之上!

    “发生了什么变化?”罗帆心中暗自好奇。

    在他的心底,他隐隐间觉得,这或许与那之前乃是那天地意志化身的中年男子有关。

    毕竟,这一方天地之中,除了罗帆之外,似乎也唯有那中年男子能够摆脱那天地意志的掌控……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那脱离那天地意志掌控的变化的存在,显然便极有可能是那曾经作为天地意志化身的中年男子了。

    当然,现如今这只是一种无端的猜测而已,具体如何,自然得看之后的调查。

    罗帆心中微动,在那些时空所相对的时空之中,自然而然的便会开始发生相对的变化。各种各样的强者开始被某种莫名的力量推动着,对那相对时空之中所发生的情况生出怀疑。

    随着这种怀疑,他们开始采取了行动,施展种种手段前去探查那其中所发生的可能引发这种变化的一切改变……

    这种情况,换一种视角的话,也就是那些时空之间的争斗风格,从原本的证明硬刚,变成了一种完全相反的形态而已。

    当然,更多的,却是罗帆掌控之下的时空对于那天地生成的,或者说,那天地意志生成的时空的一种渗透……

    单独一两片时空的话,想要得到答案,那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松,那么简单。

    但,时空一多起来的话,情况显然就完全不同了。

    时空一多,那么,同时探测那时空的力量自然便开始增加。

    探测时空的力量增加,同一时刻所能够得到的信息反馈,自然便开始增加。单独一两片时空的探测反馈只是片面的收获而已,但众多时空的反馈结合起来,却就能够勉强拼接出完整的轮廓出来了。

    “天道,改变了。”罗帆统合上百万片时空所反馈回来的探测信息,心中已经大概明白过来那些时空为何会生出那样的变化了。

    那些时空的天道,赫然便是和之前有了不同。

    似乎有着某种外来的力量,正在夺取那些是空的天道掌控权限。这种夺取现在尚且没有完成,但却也造成了一定的混乱,最终使得那些时空的行为风格发生改变,让其对其相对应的时空的仇怨不知不觉间已经消失无踪。

    “这些只是刚好表现出仇怨消失的时空!并不是天道正在改变的所有时空!”明白这一点之后,罗帆却便明白过来,现如今变化的时空,绝对不只是现如今被自己察觉的这些时空而已!

    这些时空,只是因为刚好因为天道的混乱所表现出来的形势是对相对应的时空的仇怨消失的时空而已。它们,极有可能只是那无数天道发生混乱的时空之中的极小极小的一部分而已!

    在那边界上不知多少万亿时空之中,可能有着更多的,可能以百亿,以千亿,甚至以万亿计算的时空内部的天道在同时发生变化,出现混乱。只是,因为那些变化,那些混乱更加的隐晦,更加的无法察觉,这才使得罗帆这时候没有将他们从那不知多少万亿时空之中挑出来!

    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开始更细致的体察那边界上的那不知多少万亿时空,开始寻找自己之前所忽略掉的,那些时空的改变。

    很快的,他便发现了许多改变的端倪。

    大量可能发生天道混乱的时空被他锁定。

    光是这些时空,其数量,便有着数亿之多!而这,还只是表现稍稍明显的,只是需要稍稍凝神便能够发现其变化的时空。

    除了这样的时空之外,依然有着更多的时空是模棱两可的,似乎已经发生了改变,又似乎只是某种选择的变化而已的时空。

    这样的时空之中,哪怕只有一半是天道出现混乱的,其数量,也是以万亿为起始数量的!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疑惑,心中已经是大概确定了,这些混乱的源头,怕真的便是那曾经作为天地意志化身的中年男子!

    只是,那中年男子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为什么会对这些时空出手,这却就是他所完全不清楚的了。

    这时候,在那些时空之中,天道的混乱开始快速的平息下来。

    有些时空之中,外力取得了胜利。

    而有些时空之中,却是原本的天道取得了胜利。外力取得胜利的天道,直接便被扭曲成为另外一种模样,看起来和原来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了。

    而相比之下,那些原本天道取得胜利的时空,却也并没有因此而完全恢复原来的模样。

    他们,相比于原来的时空,表现得却是更加差了许多。

    外力取得胜利的时空,有着足够强大的外力来消抹之前的天道混乱所造成的种种混乱,最终让那时空快速的恢复正常模样,让其中的种种诡异快速消失,秩序重新建立起来。

    而原本的天道所取得胜利的时空却就不一样了。

    它们,并没有其他力量参与,想要完成自己的任何目的,都需要靠着时空自身的力量,自身的威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们想要将那时空恢复过来,显然就要慢上一步,因为失去了秩序,失去了指引,表现得反而是比起那天道混乱之时更差,反而是在与相对时空的争斗之中节节败退,让战争形势开始快速的向着自己的敌人占上风的方向偏转。

    那些外力取得胜利的时空,其改变之后的目标,却都只是自保,并没有屈服于其相对的,那界限之内的时空,也没有主动对那时空发动什么恶意的行动。

    就仿佛,想要置身事外一般。

    这样的时空一多,整个边界的情况,情况瞬间就改变了。

    不知不觉间,边界,居然开始渐渐的想外推进,让那些脱离天地意志枷锁的区域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大了一圈!

    这种情况,让罗帆面上却是显现出淡淡的笑容。

    “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但,显然我们的目的有着重合之处。”他这样喃喃着。

    心中微动之下,那边界上,他所创造出来的那些时空的行动方式便开始改变。对于那些明显收敛爪牙,从原本张牙舞爪变得潜藏自保的时空开始无视,对于那些分明想要继续之前的仇怨,但却水平大减,看起来已经是变得愈发混乱的时空,却是开始不断的加力压迫。

    这样有选择的改变行动方式之下,那边界线却是开始快速的改变了。

    原本颇为浑圆的边界,开始变得凹凸不平起来,从原本的浑圆模样,化作一种不规则的形态。

    时空与时空之间的争斗,本来只是极为单纯的,两片时空的争斗而已。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这种争斗进行了一次又一次,随着双方在这一场争斗之中投入越来越多的力量,投入越来越多的生命。在那相对的时空中间的区域,却是渐渐的沾染上了属于两片时空的本质。

    那些区域变得生机勃勃便是这种变化最大的明证。

    若不是因为内外本质的交织融合,那作为战场的区域,如何可能衍生出那么多的生机?

    别忘了,那界限之外的广阔时空,原本可是完全没有多少生机的区域!

    而这种两片时空的本质,显然就代表着,那界限之内的区域以及界限之外的区域的不同本质。也即是,那摆脱了天地意志枷锁,与没有摆脱天地意志枷锁的区域的本质。

    如此这般一来,那两片时空的胜负,自然而然的,也便在不知不觉间,与那战场的性质联系在一起了。

    若是那界限之外的时空取得胜利,那么,那些战场,自然而然的,就会化作被天地意志枷锁锁定的区域。也即是,失去所有生机,没有任何希望的那种区域!

    而一旦是界限之内的时空取得胜利,情况便会反过来,那些战场的区域,自然而然的,便会化作摆脱天地意志枷锁的区域!

    正是因为如此,这时候,方才会出现那界限随着那时空的胜负而开始不断的变化位置的情况。

    而这种情况,其实也并非是自然出现的。

    事实上,这种情况之所以出现,却是罗帆与那天地意志有意识促成的。

    在淡出,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双方,便有默契的促成这种结果。若不然的话,这种在这边界上的时空的争斗,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仅仅只是为了热闹不成?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优势,罗帆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笑容,却是开始让诸多时空开始进行种种联系,使得诸多时空的力量开始不断流转起来。

    那些面对外力掌控时空的时空的力量开始不断向着其他时空内部天道取得胜利的时空相对应的时空汇聚,开始不断的加入对那时空的攻击之中。

    随着这种变化,那界限内的时空取得的胜利开始不断的增加。

    毕竟,原本这些时空能够相互僵持,本身就代表着双方的力量是大概相等的。

    既然力量是大概相等的,那么,一方多加力量,自然便能够让那一方取得绝对的优势。而在这时候,这种优势,显然能够极为轻松的转化为胜势!

    那些界限之外的时空节节败退,最后,甚至不得不挪移时空,让那时空开始不断后退,最终一个个的足足退出数亿光年范围之外,方才终于避免那时空的追击。

    而在其身前,在原来的战场之处,或者说,在原来那时空所在的位置,那内外的界限,却就已经是被推进到了那里。

    那些在界限之内的时空,也足足推进了一大步。

    并不是那界限之内的时空并不相要更进一步推进,而是因为,前方,已经不是原来的战场,没有了内外本质的交融,自然而然的,也就不可能继续推进下去了。

    想要更进一步推进,却必须继续进行战斗。

    继续的,让双方的本质充斥那前方的战场……以足够多的本质将战场的本质改变,这才能够让双方都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而这,显然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当然,这种变化其实并不是永久的。因果,命运,是极为玄妙的。最开始,这种交织,这种交融,这种胜负的影响,或许只是罗帆与那天地意志自身主动营造出来的一种形势而已。但,一旦这种胜负之间造成的影响的次数不断增加,当转变的次数增加到一定程度之后。那么,这种因果便会真正建立起来。

    到时候,哪怕是没有本质在战场的交融,两片时空之间的胜负,也会真正的与那界限的推进方向联系在一起。

    最终,会造成,某一方不断胜利,那界限便不断推进,无论是另一方时空是否在后退,无论双方的战场是否已经是汇聚了足够的属于彼此的本质!

    当然,暂时来说,这种情况还没有发生。

    这种扭曲的因果,尚且没有被真正的建立起来。

    所以,这时候,那种本质的交织,却依然是必要的,至少,在接下来数十次的推进之下,这种本质的交织,都依然是必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