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五十五章 三方

第两千九百五十五章 三方

    若只是一般的因果,想要构筑,那自然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毕竟,罗帆现如今可是能够随意感应因果层面的种种存在的。对于他来说,只需要在因果层面进行一定的改变,自然而然的便足以改变某种因果,或是将某种因果斩断,或是将某种因果构筑出来。

    但,很显然的,这样所改变的因果,其所能够租用的范围,却绝对是有限的。

    以那天地意志的体量,以罗帆现在对于层面的掌控能力,想要做到自身所改变的因果能够真正影响那天地意志,进而影响这整方天地,那显然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若是能够做到的话,他直接便将次元分割将整方天地包裹住,彻底的破灭这整方天地了,哪里还需要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举措?

    因此,直接在因果层面之中对因果进行改变,或者直接在现实层面之中施展神通来对因果进行扭曲充公,显然是没有办法让人这战场的胜负与那边界的位置彻底连在一起的。

    唯有通过这种约定俗成的方式,才可能借助这一方天地自身以及罗帆的威能,力量,以及地位,来让这种因果一点点的完善,最终彻底成型!

    当然,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让因果彻底成型,自然并不简单,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大量的精力,还需要双方默契的配合。

    若是有一方在半路忽然反悔,那最终的因果,显然就是无法成型的了。

    而这时候,却只是数十次推进的第一次而已。

    距离真正的因果成型,却依然有着无比遥远的距离。

    这一次,虽然是罗帆这一边取得了胜利,但,这显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胜利而已。无论是罗帆还是那天地意志,都并不觉得这一场胜利就能够决定整体形势。

    因此,哪怕是那方才失败的天地意志一方,也并没有就此反悔,不再继续这种因果的构建。

    胜利的时空,吸收了战争的红利,却是得到了极大的成长。

    这种成长,显然是需要消耗时间的。

    而那些失败的时空,显然需要努力的恢复战争之中的损失,那显然也是需要消耗不少的时间。

    若是在一般的天地之中,这种情况,几乎就决定了双方的胜负就此定下,从今往后,那胜利的一方将带来越来越多的胜利,而失败的一方将就此彻底沉沦——胜利的一方获得优势,与那失败的一方的差距变得更大,下一次战争开始的视乎,其再度胜利的可能性自然就越大。而其下一次的胜利,又将开始下一轮的循环,如此这般,最终彻底的定下彼此的胜负属性。

    但,显然的,一站定胜负这种事情,显然不会是罗帆以及那天地意志所愿意的。

    毕竟,他们之间谁也没有绝对的自信自己就能够在每一处战场这种取得胜利。

    所以,那些时空,却是多了许多正常天地之中的时空所没有的特质。

    那便是,时光的独立性!

    在那些时空之中,只要将内外时空进行分割,那么,其内部的时光流速,就将与外界的时光流速再无任何关系!

    也即是说,外界过去一天,在那时空内部,可能过去任意的时间!

    或许是一刹那,或许是一瞬间,或许是十天,百日,十年,百年,甚至,亿万年!

    如此这般的情况,却就使得每一次失败之后,便是一次全新的开始。

    不管上一次时空受损有多严重,不管那时空之中的力量损耗到底有多大,其中的强者死亡得有多少。下一次战争开始的时候,情况都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胜利的,可能在发展上反而处于劣势,失败的,说不定反而是得到更多的优势,力量比起胜利的一方成长得更加的完美……

    这样一来的话,每一次的战争,几乎都可以算是一次全新的开始。

    上一次的胜负,对于下一次战争的胜负,却是几乎再无任何关系了。

    这,大幅度的增加了战争胜负的随机性,使得战争的结果变得更加的有悬念,使得这种因果的建立过程,变得更加的精彩,有着更多的可能性。

    显然的,对于无论是罗帆来说还是那天地意志来说,这种可能性,才是他们愿意生出默契的根本原因。

    若是没有那么多的可能性,无论是罗帆还是那天地意志,显然都是不可能真正愿意构筑这种因果的……

    而这种可能性,对于战争的影响,自然也就是让那战争持续的时间变得愈发的绵长,使得这种因果被彻底构建出来的时间变得愈发的长久。

    在这时候,取得第一步胜利的罗帆,却是开始将自己的注意力从界限之外那些属于天地意志的时空身上转移到了另外一些,原本被外力所夺取的那些时空之上。

    那些时空现如今已经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它们,隐隐间在脱离罗帆与那天地意志所建立的默契。

    也即是说,在隐隐的,摆脱,那种种当初罗帆与那天地意志不约而同所设定的种种限制……

    “原来如此,果真有趣。”忽然间,一把声音在罗帆的耳边响起。

    同时,天空之上忽然有着巨大的雷鸣闷响凭空爆发出来。

    这种雷鸣闷响是如此的巨大,其所波及的范围更是如此的广阔,几乎是将那边界线上的一切时空都笼罩在其下,让这不知多少亿万时空之中的一切生灵都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愤怒从自己心底深处浮现出来。

    “果真是你。你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罗帆这时候却是微微一叹,口中这样说道。

    那种遍布那边界线上一切时空,被那一切时空之中的一切生灵都倾听到的那种恐怖的雷鸣闷响,显然是来自那天地意志!

    唯有那天地意志的愤怒,方才可能在同一时间传递这般广阔的区域……

    而能够让那天地意志如此愤怒的,当然便只有那作为天地意志背叛者的,那中年男子了。

    只是,虽然确定了这一切都有着那中年男子的参与,但,这时候罗帆却依然是完全不知道那中年男子所在的位置。

    在这时候,他只能够感受到,那中年男子的气息,若有若无的存在于那些时空之中,似乎是直接将那些时空当成是其存在的载体了一般。

    这种手段,极为高明。

    让哪怕是罗帆,居然都完全无法确定其位置,甚至都无法确定他到底有没有真正来到这一片区域,或者说,这一线边界……

    “我的目的,当然是存活下去啊。这难道不是很明显吗?”这时候,一把声音在罗帆的耳边回响。

    正是那中年男子的声音。

    这声音不知来源,似乎存在于一切物质之中,一切规则法则之间,又似乎只不过是罗帆自身所生出的错觉而已。

    这时候,虚空变得阴暗起来,雷鸣闷响再一次浮现出来,在虚空之上一下又一下的,无数时空之中的无穷众生,在同一时刻再一次的感受到了那种之前所感受过的恐惧。

    不知多少存在,在这种雷鸣闷响之间彻底的崩灭。

    只是瞬息间,这边界线两端,便有着无穷无尽的电光以丝丝缕缕的方式浮现出来,直接便将这边界线两端的巨量虚空直接崩碎,让这边界线两端的一切,看起来都像是碎片所堆积汇聚而成的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色一凝。

    这乃是那天地意志直接出手了。在这瞬间,他所感觉到的,那似乎乃是那声音来源的一切,都同时被那天地意志所毁灭掉!

    “这里,可不再只是属于你而已了。”这时候,罗帆只是淡淡冷笑。

    心中微微一动,这边界两端的那些碎片瞬间重新汇聚,重新弥合,转眼间就已经是重新恢复了被毁灭之前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何必呢?现在在这里的不过是我的一点力量而已,就算是毁灭了又能如何?”这时候,你声音再度响起。

    只是,这一次虽然被罗帆听到,但所针对的目标,显然就已经不再是罗帆了。

    在罗帆的耳中,这声音却是显得颇为悠远,隐隐间似乎有着从天边传递过来的迹象。

    听到这种声音,罗帆自然便明白,这乃是那存在正在对那天地意志开口!

    “你乃是我的一部分,这一点,无论过多久,无论你做出什么改变,都是不可能扭转的。”这时候,一声无比宏大的声音响彻天地。

    只是,这声音虽然相比于之前的雷鸣更加的宏大,但却也多了种种难言的玄妙。

    虽然响彻天地,但除了罗帆这等级数的存在之外,其他任何存在听到这声音,都不可能对其进行理解,哪怕是这声音只是在说话而已,他们也完全无法听出其中的内容,无法确定那声音正在说什么东西。

    “你,原来也不过是劫数的一部分,现在你为何这般耽搁时间?”这时候,那不知来自何处的,属于那中年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依然是显得极为悠远……

    “……”那天空之上,属于那天地意志的声音没有再响起。

    似乎是那中年男子的话语已经是戳到了那天地意志的某种痛脚,又像是那天地意志已经是彻底下定决心要将那中年男子抹去……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心中忽然有些叹息。

    “看来,他是彻底的下定决心要将我抹去了。接下来,我们或许可以结个盟。”这时候,那中年男子的声音在罗帆的耳边响起。

    相比于之前,这时候那中年男子的声音却已经是失去了那种悠远的特性,听起来就像是在不远处,甚至是在自己身边响起一般。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声音,罗帆却只是淡淡的道“结盟?连弱抗强吗?似乎不错。但,我并不相信你。或许,这只是你们所演的一场戏而已。”

    “演一场戏而已?你觉得,你有资格来让我们演这一场戏?”那中年男子的声音似乎正在抑制某种不屑之意。

    听到这话,罗帆的面色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只是淡淡的点点头,道“没错,我觉得我有资格。”

    这话,完全不按照常理,让那中年男子一时间却是失声了。

    好一阵子之后,他无奈的声音方才再一次响起“你多虑了,你在我们三方,绝对是最弱的一方。若不是你后面有着那一股力量存在,现在你早就被碾死了。我们哪里需要在意你自己的力量?”

    “你只是在偷换概念而已。”罗帆只是淡淡的道,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那中年男子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方才没有办法说动罗帆,那么,接下来无论他再说什么,显然都是没有用的了。若是想要让罗帆真正确定他所说的是正确的,那就只能拿出有力的证据出来证明这一点。

    但,显然的,对于现在来说,有力的证据,就是让罗帆感受到自己的弱小,让罗帆彻底的明白他在这三方之中是最为弱小的一方,而且是比起其他两方都要弱小无数倍的那一方!

    而一旦这样做的话,那显然就必须攻击罗帆。

    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做到这一点,那几乎就相当于与罗帆完全撕破脸皮了。

    显然的,这,是绝不可能做的选择。

    而无法做到这一点,那么,想要改变罗帆的想法,当然就完全没有办法了。

    “好吧,我无法让你相信这一点。”那中年男子叹息着,只能改变自己原来的打算。

    接下来,他却是没有再联系罗帆,而是开始对自身掌控的那些时空进行更进一步的改造,让那些原本正在摆脱原本罗帆与那天地意志默契的时空,在这时候开始渐渐的恢复那种默契,甚至更进一步的,开始在那种默契之上再构筑出一些全新的规则……

    随着这种种规则的构建,那些时空,却是开始渐渐的与其他时空区分开来,其中隐隐间增加了几分莫名的力量韵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