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五十六章 权限

第两千九百五十六章 权限

    那种力量的韵味带来了无法想象的连锁反应。

    那些时空,在那力量之下产生了越来越强烈的变化。规则法则,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一切的一切,都似乎渐渐的被那力量所扭曲。

    这些时空,原本已经是停下了对一切时空的恶意,不管是对于与其相对的,在那界限另一边的,罗帆所开辟出来的那些时空,还是对于其他尚且处于那天地意志操纵之下的时空,都是如此。

    但,这一切,都在那种莫名力量之下被改变了。

    一种敌意,渐渐的从那些时空之上透出。

    这不单单只是针对一方的敌意,而是,针对三方之中,除了其自身之外的其他两方的共同敌意!

    也即是说,不单单是针对那界限另一边的,罗帆所开辟出的那些时空有着敌意,对于那些尚且在那天地意志操纵之下的时空,也同样产生了强烈的敌意!

    随着这种敌意,那些时空的作风开始改变,原本自守内敛,只是过自己小日子的姿态完全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超乎想象的侵略性。

    虽然尚且没有大军开动,但却有着许多生灵被派出来,开始以战斗为目的,去探查其他不属于其一方的时空,不管是属于罗帆的,乃是属于那天地意志的时空,都是如此。

    “打算强来不成?”罗帆这时候却是皱起眉头。

    这种模样,分明是那前天地意志化身打算造成既成事实,硬生生的营造出他们三方争霸的状态再说。

    三方争霸显然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争斗形势,连弱抗强,这种几乎可以算是争霸之中的基本操作了。若是真的营造出这样的形式,哪怕是罗帆不信任那前天地意志化身,怕最终也会因为形势的逼迫,不得不与其合作……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却是暗自有些不爽了。

    任何人被别人逼迫,不得不接受一个自己原来所不愿意接受的东西,那感觉都不会很美妙的。

    在这时候,一大片乌云凭空出现,如同铺天盖地一般,将那上百万已经被那前天地意志化身所掌控的时空彻底的覆盖了。

    这些乌云出现之后,自然而然的显现出一种无法言喻的压迫,轰轰轰轰的雷鸣轰响在这时候开始从那乌云之中炸开。

    紧接着,不知多少电光从那乌云之中传出,轰然向着下方的那上百万时空轰下去!

    只是一转眼间,这无数闪电,便已经是悍然插入了那无数时空之中,开始与那时空表面的屏障产生了无比激烈的冲突。

    属于那些时空的,但却因为种种缘故没有在那些时空之内的生灵,在这瞬间更是死去了不知多少。

    这些电光乃是针对时空的电光,对时空都有着不可思议的破坏力,生灵想要抵挡这种电光,其难度有多大,可想而知。那些寄托于那些时空的生灵,自然不可能有这种抵挡那电光的能力。

    死亡,在他们遭遇那电光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是完全注定了。

    那些乌云在虚空之上依然是不断的凝聚,不断的增厚着,并没有因为电光已经炸开而停下来,就仿佛有着一个无限的力量源头在那乌云背后时时刻刻的散发力量去补充那乌云一般。

    虽然电光在时时刻刻的闪耀,在时时刻刻的下劈,但天空依然是在肉眼可见的变得阴暗,变得恐怖。

    那上百万时空面对那电光,却是显得极为脆弱。

    那些电光虽然受到了那时空屏障的阻隔,在那些时空之外停顿了好一会,但最终,等到那电光持续加强之后,那些屏障终究还是抵挡不住那些电光,悍然破开,被那电光疯狂涌入,开始疯狂肆虐着,不断的破坏那时空内部的一切!

    只是转眼间,那些时空内部的众生,便已经是被毁灭殆尽。

    那些时空内部的规则法则,更是已经在那电光的破坏之下变得混乱不堪,更别说其中的时间,空间这等存在了。在那电光的肆虐之下,这些,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毁灭着。

    看着这一幕,罗帆心中若有所思,却并没有任何帮助那些时空的举动。

    这时候的情况,看似是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处于绝对的下风,似乎其时空已经是在覆灭的边缘了。

    但,罗帆心中却是明白,这之后,必然会有转折!

    无他,那时空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太差了!

    以罗帆对于那前天地意志化身的了解,即便是其所初初掌控的时空,其也必然能够借之发挥出超越现如今表现出来亿万倍的威能!

    光是防护能力,便不可能仅仅只是这时候表现出来的那么一点点。

    而就是这样的情况下,那些时空居然表现得如此这般的脆弱,这若是说没有问题,哪怕是傻子都不会相信,更何况是罗帆了。

    既然明明知道对方有着问题,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表象而已,并不是真实,罗帆得有多蠢才会掺和进入其中去主动被利用?

    那些天空之上凭空出现的乌云越来越浓,越来越恐怖,其中的电光也变得越来越明亮,越来越耀眼,在那电光之中,也渐渐的出现了一些远超原本电光的力量,开始不断的掺和进入那电光之中,让那些电光的威能变得越来越强,也越来越灵活,越来越自主。

    其对于那些时空的破坏,也变得越来越彻底了。

    最终,在某一刻,在那些电光的增强幅度达到某个界限的时候,诡异的破碎声响传遍虚空。

    那些原本在电光之中依然能够支撑的时空,终于承受不住那些电光的打击,在那电光之下,彻底的分崩离析,化作无数的碎片,顺着电光爆发所产生的冲击向着四面八方荡开。

    “破碎了?”看着这一幕,罗帆心中微微有些疑惑。

    但,他依然认定自己之前的猜想,觉得这不过是一个中间过程,转折依然在后面,所以在这个时候却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很显然,那天地意志似乎也是这样想的。

    在这时候,哪怕是那些时空已经分崩离析,化作无数的时空碎片了,其也依然没有消停,依然是在不断的增强那乌云的力量,增加那乌云之中电光的变化,也即是,不断的增强,对于那些时空碎片的攻击——若不是认定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依然是有着逆反形势的手段,何必这样浪费力量?

    在这时候,就在罗帆与那天地意志都认定那前天地意志化身依然有着手段的时候,那虚空之上的乌云忽然开始翻涌起来。

    那乌云的翻涌,从一开始便存在,之所以现在将翻涌拿出来说,却是因为这时候才开始的翻涌,与之前所出现过的那些翻涌都完全不同!

    虽然看似都是乌云在翻涌,但这种翻涌却是与原来存在于乌云之中的翻涌完全是格格不入!

    他们,与那乌云原来存在着的翻涌产生了强烈的冲突。

    在这种冲突之间,那些乌云内部的电光都变得混乱起来,大量的电光反过来开始对其他电光进行攻击,无尽量的破坏威能直接在那乌云内部便爆发出来了。

    这种异样的翻涌在不断的增强着,那乌云之中原本存在的翻涌,在这种翻涌之下,节节后退。

    只是一小会之间,甚至那天地意志都尚且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乌云便已经是有着六成左右的易主了。

    等到那天地意志终于将注意力从下方转回这乌云的时候,那一部分易主的乌云,已经是彻底的与整体的乌云分割开来,开始反过来以一种包围的姿态,包裹住这些尚且没有易主的乌云,激发无限的攻势,对其进行攻击了。

    相比于原来的乌云,这些易主的乌云却是多了某种有别于这乌云之中原来所有的力量。

    这种力量融合于那乌云的攻势之中,让那乌云的攻势暴涨了数倍之多。

    在这种暴涨的攻势之下,那些尚且没有易主,依然属于那天地意志的乌云快速崩溃。

    等到那天地意志重整旗鼓的时候,剩下的乌云,已经剩下不足一成了。

    “大胆!”那天地意志的声音从虚空之上狠狠的砸下来。

    虚空在这声音之下产生了强烈的扭曲,一种毁天灭地的威势直接压迫得虚空都开始产生种种诡异的扭曲,好似一切都屈服于这一把声音之下了一般。

    无穷无尽的力量不断的从虚无之中诞生,疯狂的注入那剩下的,不足一成的乌云之中,极力的想要将那乌云重新增强,让那乌云脱离只剩下一成的窘况。

    但,可惜的是,随着那乌云的增强,那剩下的,九成已经易主的乌云也同时开始增强。

    那剩下的一成乌云增强多少,其他九成乌云就同样增强多少。

    就仿佛,那种注入的威能与力量,同样是在不断的增强着那已经易主的九成乌云一般。

    在这时候,罗帆若有所觉,心中微动,一股镇压力量疾扫而过,瞬间便将那乌云所覆盖的,不知多少亿万光年方圆的范围完全包裹住。

    在这种镇压力量之下,虚空之上的一切,都瞬间停滞下来。

    似乎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直接将时间彻底的暂停了。

    “果然是这样。”在这瞬间,罗帆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笑容,顺手虚虚一抓,那镇压力量开始微微的蠕动变化起来。

    紧接着,有着某种无形的存在,被那镇压力量推挤着,开始不断的向着他所在之处汇聚而来。

    那是一种权限,一种对这一方天地的操纵资格!

    其原本是属于那天空之上的乌云,也是这一大片区域之中所存在的根本权限。

    当然,现在向着罗帆所在之处汇聚的权限,不过是那三成被毁灭的乌云之中所蕴含的权限,也是这时候,那天地意志以及那前天地意志化身所争夺的那一部分权限!

    没错,这时候那乌云的变化,看似激烈,但却并不是他们争斗的重点。唯有这权限,这资格,才是他们争夺的重点!

    力量,对于罗帆他们这个等级的存在来说,其实根本算不得什么。

    只要他们想要,什么时候都能够随意创造出无限力量出来。

    像是那乌云之中所蕴含的力量,像是那些电光所蕴含的力量,对于他们来说,显然都不算什么。只要他们愿意,别说是这时候那些乌云了,便是比这些乌云更多上千百倍,他们都能够随意的创造出来。

    既然如此,若是单纯为力量的话,他们自然是没有什么必要去争夺,去毁灭那乌云了。

    唯有属于这一方天地的权限,属于这一方天地的某种资格,方才是他们所无法随意创造的,也方才是他们争夺的重点所在。

    之前,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将六成乌云占据,那显然便是将其中的六成权限给彻底的占据了。

    之后,他因为被发现而将剩下的三成乌云打碎,毁灭,却就是将那剩下的三成权限给直接崩解,让其分散到天地之间,使得那天地意志无法直接掌控那些权限,使得其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机会去将这些权限进行掌控。

    而现如今,罗帆所做的,便是靠着那镇压力量,硬生生的将那些被崩散的权限给逼迫汇聚,让其落入自己的手中。

    在这时候,另一个罗帆,凭空出现在罗帆身前。

    这,是罗帆的另一具化身,也就是当初曾经在天地核心时空之中,与那前天地意志化身有过争夺的那一具化身。也是,靠着与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对碰所衍生出来的力量凝成的化身。

    这时候,这化身来到这里之后,顺手一抓,那些权限就在他的身前快速凝聚,转眼间就已经是化作一个极为古朴的印玺,悬浮在他的深浅,散发着某种难以言喻的玄妙韵味。

    轰隆隆隆……

    罗帆另一具化身手中的三足圆鼎微微震荡起来,似乎有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正在冲击这三足圆鼎,开始动摇这三足圆鼎的力量。

    这,显然是那一股镇压力量正在遭受那天地意志以及那前天地意志化身的强力反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