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五十八章 酝酿

第两千九百五十八章 酝酿

    最开始,那天地意志所掌控的力量自然是节节胜利,那前天地意志化身所掌控的时空节节败退。

    但,很快的,那前天地意志化身所掌握的时空之中便开始爆发出强烈的反抗能力了。

    越来越多的生灵趁着前面靠近边缘的时空被打败的机会,快速的酝酿力量,衍生生灵,培养修行文明。

    最终,等到攻击降临那些时空的时候,那些时空却就已经是凝聚出一定的反抗能力了。

    这也是因为时空彼此独立的缘故方才会有这样的变化出现。

    因为时空独立,外面无论过去多久,对于内部来说,都是没有多少影响的。也即是说,外面可能只是过去了几个呼吸而已,那些时空之内,说不定便已经是过去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性,方才使得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有着足够的时间来培养足够的反抗能力。

    这些时空的反抗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强。

    最终,等到那些时空之中有着将近三成被打败的时候,剩下的时空之中,却就已经是终于衍生出真正足以与其他两方战斗的力量了。

    那争斗所产生的动静,却是由此而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却是终于有了三方之一的气象。

    眼见如此,那天地意志却并没有收手,反而是更进一步的推进自身的力量,派出更多的生灵、强者,向着那前天地意志化身的时空压过去!

    却是打算趁势,在全面战争之中,战胜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

    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虽然足够强大,现如今其所掌控的时空之中也都凝聚出了足够强大的有生力量了。

    但,终究底蕴不够。

    那些力量还是显得有些虚浮。

    面对着全面发动的战争,他的表现虽然可圈可点,但整体上终究还是在败退的。

    这种败退,并不会造成前天地意志的时空彻底毁灭。

    那些时空,毕竟是其力量的根基,却是不可能随意创造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时空之中所衍生出来的力量可以被毁灭,被抹去,但那些时空,却是再怎么样都必须保留下来了。

    因此,不光是这前天地意志的化身,还是那天地意志,亦或是罗帆,在争斗的过程这种,一旦时空失败,完全廠露在敌人的毁灭力量之下,便必然会第一时间将那些时空转移,直接让时空后退,让开那时空原来所在的地盘,宁愿失去地盘,也不愿失去时空。

    这时候,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也并没有例外。

    虽然在争斗之中节节败退,但自身的时空却是守护得极为完美,哪怕是有着以百万、千万计算的时空在争斗之中距离毁灭只有一线,最终真正毁灭的时空,也是完全没有的。

    不过,与这相对的,其所占据的地盘,却就实打实的减少了十分之一之多了。

    时空能够护住,能够逃离,地盘却就完全没有办法了。

    至于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为何不如同之前将那些碎片化作完整时空一般,继续开辟时空,衍生生灵。那理由,却就如同其无法直接对那些攻击其掌控的那些时空的众多生灵动手一般无二了。

    这是构建因果的要求,你想要参与这场游戏,那就必须老老实实的按照规矩行事,不然的话,你就自己玩自己的吧……

    眼见那天地意志掌控的时空在不断的蚕食那前天地意志化身掌控的地盘,罗帆终于不得不出手了。

    虽然他之前并不打算让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参与进来。

    但,现如今其确确实实就已经参与进来了,而且,也已经硬生生的从那天地意志身上撕下来一大部分权限下来了。他自然不可能再坐视那天地意志将那一部分权限重新收回去了。

    因此,在这时候,在那天地意志不断的蚕食前天地意志化身的地盘,通过这种蚕食,隐隐间开始动摇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对这一片区域的那六成权限的时候,他只能叹息着,心中一动,让自身掌控的那些时空开始爆发力量,攻击那天地意志的地盘了。

    这种攻击,并不出乎那天地意志的预料。

    却并没有起到什么突兀的偷袭效果,那天地意志,并没有因此而吃了多大的亏。

    占据地盘这种事情,自然也是半点没有的。

    但,同样的,这种攻击,却也并非是完全没有效果。

    至少,在这种攻击之下,那天地意志却已经是再无力扩大对那前天地意志化身的优势了。

    毕竟,那天地意志掌控的时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分出一些往一个方向,另一个方向的力量,便要减弱。

    现在,他显然是必须有足够的力量来抵挡罗帆掌控的时空的攻势。分向那前天地意志化身的攻势,自然就减弱了。

    权限与地盘,并不是一一对应的。

    权限,只是代表着操纵的力度而已,并不代表着操纵的广度。

    所以,六成权限的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所占据的地盘,在三方之中,却是最小的。甚至不如其他两方地盘的百分之一。而只有其中一成权限的那天地意志,其所占据的地盘,却就是三方之中最大的,甚至是比起罗帆所掌握的地盘都要大上两三倍之多。

    地盘的大小,代表着资源的多少,底蕴的强弱。

    显然的,三方之中,那天地意志的资源显然是最多的,底蕴也是最强的。

    所以,哪怕是其所拥有的,在这一片区域之中的权限不过是一成而已,但其整体实力,却依然是三方之中最强的!

    当然,那天地意志还有着外面无边广阔的天地作为后台靠山,能够不断的从那其中汲取自己所需要的资源。而罗帆,也能够从那一片摆脱天地意志枷锁的区域之中获得支持,这两者却还勉强持平——哪怕是区域的大小差距无比悬殊,但相对于这些时空来说,无论是那摆脱枷锁的区域,还是那外面更加广阔的时空,都可以算是无限广阔的区域,限制这些时空对资源,对底蕴的吸纳的,反而不是那些区域的大小,而是那些时空自己的吸纳消化能力了……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那两处靠山之间的广度如同天壤云泥一般有着悬殊的差距,也不会让那些时空所得到的支持有多少不同。

    而与这相对的,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却就没有这样的便利了。

    对于其来说,现如今唯一的靠山,便是那前天地意志化身自身了。或者,更具体的说,是这构成前天地意志化身的那一股本质极高的力量!

    只是,那力量本质虽高,但规模终究是比不得那广阔的天地区域的。

    所以,这种靠山的区别,使得这前天地意志化身的地盘,明显没有罗帆以及那天地意志所掌控的那些地盘要浅薄不知多少倍。

    若不是其掌握的权限足足有六成,远超罗帆与那天地意志,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里立足,成为三方之中的一方。

    不过,哪怕是这样,这战争的主体,终究还是不可能变成这前天地意志的化身,那战争的主体,终究还是罗帆以及那天地意志!

    可以说,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虽然硬生生的从这战场之中撕开一线,在这原本无法插足的战场之中插了一脚,但终究也只是一种调剂而已。

    他罗帆与那天地意志因为各自的理由会关注这前天地意志的化身,但,若是他们不关注的话,其存在,对于形势的影响,却也是不大的……

    战场的规则之下,一旦那些时空出手,那么时空内外便有了沟通,那时空之中的时光独立性,自然也就失去了。

    这便使得,一旦时空派出力量参与战争,那么,那时空也就失去了继续酝酿力量,继续培养自身的生灵,属于自身的强者的资格了。

    所以,靠着派出一些力量拖住敌人,而自己的时空却是不断发育,在短短的时间里面便发育千万年,亿万年这种事情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着许多漏洞存在。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战争的进行,随着那种因果构建在渐渐的产生效果,那些漏洞自然便被越来越多的弥补了。

    这样的结果之下,双方的战场规则自然便越来越完善,越来越完美。

    接下来的战争,并不是一边倒。

    罗帆与那天地意志,并非是任何一方便一直胜利,任何一方便一直失败。

    本身,双方的战斗力量便是相差不多的,自然便是双方都有胜有负。偶尔便是罗帆取得胜利,偶尔便是那天地意志取得胜利。

    不过,因为那因果尚且没有真正构建,这时候的胜负,更多的只是在将彼此地盘交界之处的环境进行改造,使得其在某一刻最终水到渠成的将性质与整体的胜负联系在一起。

    所以,虽然双方都有胜有负,但彼此的地盘,却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这一边的战场如此如火如荼,那一边,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也很好的发挥出搅屎棍的作用,忽而对那天地意志出手,忽而对罗帆出手,只要哪一方取得优势,其便对其出手。以此来极力的平衡双方的力量,让这战场的整体形势保持在对其最有利的状态。

    这种做法,虽然惹人生厌,但其实却也算是在积极的将三方交界之处的环境进行改造。

    三方的力量,在交界处交织,属于三方的时空之中的生灵在这交界处不断的死亡,精血不断的渗透海水,渗透虚空,最终渐渐的使得这交界处获得了三方的特质。

    这种特质现在还不算太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特质必然会渐渐增强。到了某一个程度,这种特质,必然便会让这交界处的所属,与那三方的胜负真正联系在一起。

    时光在这种似乎有序,又似乎混乱的战争之中不断流逝。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上万年时光过去了。

    无论是罗帆还是那天地意志,亦或是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都清清楚楚的知道,时间已经是差不多了。

    这上万年时间里面,他们三方所爆发出来的战争数量,怕是需要以亿万来计算。

    在三者的地盘交界之处,那时空的性质,物质的性质,规则法则的性质,都已经差不多将属于三方的特质真正交织在一起了。

    也即是说,那些地盘的所属,已经差不多要真正与那战争的胜负真正联系在一起了。

    在这其中,虽然说是三方的交界,但真正属于三方交界的,却只有一小片属于那前天地意志化身的地盘周围的区域而已。

    其他的,更加广阔的交界,却是属于那罗帆与那天地意志的地盘彼此的交界处而已。

    也即是说,哪怕是罗帆与那天地意志不阻拦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其最多最多,也不过是能够将其地盘周围的一小片区域占为己有,化作自己的地盘而已——这对双方来说都只是一小片微不足道的地盘而已,根本就无所谓……

    而对于罗帆与那天地意志自身来说,他们若是坐视彼此攻击的话,那最终的结果,却就是双方都不愿承受的了。

    因此,罗帆与那天地意志的防备重点是什么,却就不言而喻了。

    而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也更是趁着这个机会,开始大肆积聚自己的力量,打算趁着时机到来的时候,将自己的地盘再度扩大,让自己真正获得更强的战争潜力,让自己真正的成为三方之中不可或缺的一方!

    时机,很快就到来了。

    当最后一场弥补那交界处特质的争斗完成,那三方交界处的地盘所属真正与下一场战争的胜负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三方,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暴风雨前的平静之中了。

    他们三方,都开始极力的集聚力量,酝酿接下来必然会爆发的,决定地盘所属的宏大战争!

    而在这之中,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却是老老实实的,丝毫不敢动弹——他虽然想要虎口夺食,将真正属于三方交界的地盘占为己有,但也知道,在罗帆与天地意志动手之前,自己若是动手那就是主动申请双方围攻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