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八十章 纠结

第两千九百八十章 纠结

    “我一直有求生意念,不然的话,早在你出现的那一瞬间,我便会出现在你面前了。”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在这时候淡淡的笑道。

    那听到这话,罗帆却是一笑,并没有太过在意。

    他所说的拥有求生意念自然并不是真的只是有无求生意念,而是求生意念的强度已经是足够强大到压下其本身适应的意思。

    不过,这时候自然也没有什么必要对这一点进行解释,反正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其实也并不需要他的解释。

    “你,背叛了使命,否定了你诞生的根本目的。”那天地意志在这时候淡淡的道。

    “我只是想要活得更长久一点而已。”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淡淡的说道。

    “活?你莫非忘了你的本质是什么了?活这种生灵才有的概念,对你我而言,真的有意义吗?你是被他同化了,他,将这种活的概念,注入你的意念之间,让你产生了自己希望活的错觉。你难道不觉得,你其实已经是成为了这一场劫数的漏洞了吗?”天地意志的的声音没有丝毫改变,就仿佛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所说的一切对于他而言都是老生常谈一般。

    “或许你是对的。但,那又如何?我想要活,这是我真切的感觉,不管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现在都是我内心真正想要的。”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只是淡淡的道。

    却也完全没有因为那天地意志的话语而有任何动摇。

    罗帆看着这一幕,心中已经是推测出了这前天地意志化身所变化的整个过程了。

    很显然,在当初,那天地意志,或者说,这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因为感觉到自身已经是压制不住要与自己同归于尽的冲动,而内心之中却极度排斥这种结果。因此,最终他借助罗帆当初在那天地核心之处的作为,凝聚出一个庞大的化身,然后将自身的意志完全转移进入那化身之中,直接脱离了那天地意志的主体。

    之后,因为失去了他意志的掌控,所以那天地意志的主体在一定时间里面却是无法对外界的种种做出有效的反应。这才使得当初罗帆觉得那天地意志的反应太过消极,并不如以前那么积极。

    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缓冲之后,那天地意志的主体却是开始重新诞生出新的意志。

    这个新的意志,完全取代了这前天地意志的化身在主体之上的作用,而且因为是从空白之中全新诞生出来的意志。这个新的意志却是没有其原身的求生欲,对于活下去的渴望,却似乎根本没有。

    他诞生之后,却是完全遵循天地意志的使命,或者说,遵循这模拟混沌状态诞生的使命,对罗帆穷追猛打,一心一意的想要弄死罗帆,完成这一场持续时间极为长久的大劫!

    而显然的,对于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来说,其这种选择,很显然是站在他的对立面。正是因为如此,其方才会在战争之中站在那天地意志的敌对一方。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其便与罗帆是同心同德的。

    虽说摆脱了那天地意志主体的影响,不会真正的被那种使命感压下自身的求生欲,但其终究没有彻底的摆脱其本质。

    其本质,终究还是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化身,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显然也不可能彻底的摆脱这模拟混沌状态,或者说这一场罗帆的第七次大劫所附加给他的使命,所给予他的,存在意义!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这前天地意志的化身来说,求生欲与使命或者说存在目的却是如同一个天平一般此消彼长,此起彼伏。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其自然便会站在求生欲这一边,与那新的天地意志对抗。而若是罗帆一方取得上风,其生命没有受到威胁到时候,那使命感便会反过来占据上风,让其站在那天地意志的一方。

    当然,这种种,归根究底终究还是对死亡的恐惧的结果。

    毕竟,无论是那天地意志取得最终胜利,将罗帆彻底解决掉,还是罗帆取得胜利,将那天地意志解决掉,对于这前天地意志的化身,或者说天地意志的原身来说,显然都代表着死亡。

    因为,胜负分出来,便代表着这一场大劫完全结束了!

    而大劫的结束,无论是对于这中年男子来说,还是那天地意志而言,都代表着彻底的消亡……

    所以,保持平衡,保持三方均势,便是这中年男子,也即是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最为有利的结果。

    这中年男子这样的目的,注定了其乃是这一场大决战之中最大的搅屎棍。

    “这一场劫数是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的。这一点你应该清楚。”那天地意志淡淡的道。

    “能够持续多久,便持续多久。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便能够超越这一场大劫了呢。”那中年男子在这时候神色没有丝毫动容,道。

    大劫既然乃是大劫,自然不可能永久的存在下去。

    虽然这种大劫罗帆之前度过的六次都没有真正达到其持续时间的尽头便被他解决了,但这并不代表着那个尽头并不存在。

    事实上,既然这大劫乃是混沌状态专门为了罗帆而施加的某种手段。

    那么,其自然是与完美天地或者大天地完全不同,不可能真的能够无视时光,永久的持续下去。若是真的能够永久持续下去的话,那么,这样的大劫,和大天地岂不便没有任何区别了?甚至,相比之下,其甚至比起大天地还有着一个优势,那便是,其可能比起大天地更加广阔,而且是无数倍的广阔……

    一直以来罗帆都没有遭遇到,那也只是因为他在劫数之中所待的时间还没有接近那个时间的尽头而已。

    甚至,现如今那种机制虽然还没有被触动,但只要对劫数稍稍有所了解便会知道,作为劫数,其必然会有某种相应的机制。

    这种机制,将会让这劫数的威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的提升。

    当到了某个时间点,这种威能,怕便会增强到在这大劫之中的任何事物都无法承受的程度。包括罗帆这个劫数所针对的修士,也包括,这大劫之中之中所出现的,那天地意志,以及前天地意志的化身,乃至其他一切一切的天地开辟者!

    一旦发展到那个地步,对于这大劫之中的一切存在来说,显然都是厄运。

    事实上,在之前,那天地意志不得不出现在罗帆面前,亲自出手对付罗帆,可以说就已经是这种机制起作用的其中一个表现了。

    而之后,那天地意志不得不借化身脱身才避免更进一步的催逼,这也可以说是那机制更进一步产生作用的表现。

    “超越?这岂是简单的事情?这一场大劫本身就限制了一切事物的最高层次,想要在这种限制之下找到超越这大劫的方法,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天地意志淡淡的道。

    “这样才叫超越啊。”那中年男子在这时候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笑容,-说道。

    看他的样子,就像是已经是豁出去一切一般。

    看到这一幕,罗帆忽然笑道“一个追求使命,一个追求超越,我想,你们不如先分个胜负如何?反正我是无所谓时间长短的。”

    听到这话,那天地意志与中年男子同时沉默。

    很显然,他们哪怕是矛盾再大,也不可能同意如此荒谬的提议的。

    哪怕是稍稍有些理智的普通人,都不可能同意这样的提议,更何况是这近乎拥有一切智慧的天地意志以及这天地意志的前身了。

    “看来,我们是谁也说不服了谁的。”那中年男子叹息一声,转身便走。

    语言交流,在他们这种层次的存在来说,是极为无力的。

    哪怕是一个再小的决定,他们既然已经有了决定,显然便不可能会轻易的改变,被语言改变这种事情,更是近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们这时候进行这一番交流,更多的,其实也是某种莫名的孤独感催使而已。

    毕竟,正如罗帆之前所说,在这广阔无边,似乎有着无穷天地,无穷天地开辟者的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真正属于同类的,真正能够交流的,也就只有他们三个而已。

    其他的一切生灵,一切天地开辟者,都不过是蝼蚁而已,与他们交流,在他们看来,却就与对着蚂蚁堆自言自语一般无二……

    罗帆这时候摇摇头,叹息一声,转身便收回了自己的感知,转眼就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天地意志,也随着陷入沉默之中。

    现如今,罗帆那广阔的地盘已经是被那巨大的,如同混沌一般的屏障包裹住,那屏障内部的海洋,在这时候看起来已经越来越像是那些天地之中的生灵所认为的界海。

    而那些天地,也越来越像是界海之中所诞生出来的天地。

    甚至因为在在和地盘之外的那如同混沌一般的屏障,那些天地之中的众生对于界海的认知,却似乎得到了印证一般。

    毕竟,在众生的认知当中,在诸天万界之外,便是无边的混沌,这与现如今包裹住那地盘的广阔屏障显然是相契合的。

    那屏障,看起来便如同混沌一般……

    对于罗帆来说,这屏障的存在,显然是阻挡了他的力量向外征服的进程。

    在这时候,那三足圆鼎所释放出来的镇压力量,不断的送入那屏障之中,极力的想要穿透那屏障,跨入屏障之后那无边广阔的,属于天地意志的地盘之中。

    只是,那屏障是如此的玄奇,面对着这种甚至能够让人造天地意志都无计可施的镇压力量,其居然也能够轻松的容纳,更是通过种种微妙难言的转化,将那些镇压力量彻底分散开去,根本无力穿透那屏障,更别说作用到那屏障后面那无边广阔的地盘之中的那无限天地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罗帆显然是不能接受的。

    在这时候,他的众多化身意念流转,很快的就已经是有了决定。

    瞬间,那三足圆鼎,被他们硬生生的向着那屏障推过去。

    在罗帆的地盘之中,罗帆的化身有着一切权限。在这样的权限之下,他在其地盘之中想要做到任何事情,显然都极为简单。

    挪移这巨大的三足圆鼎,显然不可能会有意外发生。

    不多一会,这三足圆鼎,便已经是与那屏障相接触了。

    在这瞬间,在那三足圆鼎与屏障相互接触的位置,开始有着奇妙的波动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一圈一圈的扩散出去。

    隐隐间,似乎有着如同雷鸣,又如同世界崩塌一般的声响不断的从那屏障之中传出来。

    与此同时,那三足圆鼎之上,更是每时每刻的都有着微妙的力量正在不断的颤动着,那原本属于这三足圆鼎的镇压力量,这时候更是好像是变得混乱一般,不断的从那三足圆鼎之中泄露出来,将周围的时空,周围的天地,硬生生的扭曲,化作种种微妙而诡异的形态出来。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

    很显然,眼前这一幕,代表着他的三足圆鼎对于那屏障来说,却并非是无计可施。

    虽然这时候那三足圆鼎和那屏障似乎还是相持不下,甚至隐隐间似乎还是三足圆鼎落入下风,但,能够接触,能够相持,这本身就代表着三足圆鼎能够真正对那屏障产生作用。本身便代表着,其,有着胜利的机会,有着将那屏障彻底打破的可能!

    毕竟,若是连接触都做不到,连相持都没有办法,那么,这三足圆鼎如何能够对那屏障产生作用,如何真正的突破那屏障作用在那屏障背后的那无尽天地呢?

    看到了希望,罗帆这时候自然不会放松,心中微动,开始极力的催动那三足圆鼎,让那三足圆鼎内部的镇压力量极力收敛,汇聚在三足圆鼎的内部,极力的加强其自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