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八十七章 掌控

第两千九百八十七章 掌控

    因为战争因果将这前天地意志的化身认定为乃是属于罗帆所有的存在。所以,在这一场大决战接下来的进程之中,他,可以说就已经是属于罗帆一方的力量了。

    这样一来,也就出现了一种情况,那就是,在这一场大决战的结果真正出现之前,那战争因果的限制,依然将他笼罩。

    也即是说,不满足战争因果要求的存在,依然不可能伤害到他。

    而显然的,那天地意志,显然并不满足能够伤害这中年男子,或者说,战争的第三方的要求的!

    毕竟,现如今,三方变成了两方,中年男子虽然失去了原来第三方的身份,但却变成了两方之中的一方的一部分!而且,还是与那天地意志敌对的一方!

    这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如今罗帆能够随意的出手对付他,甚至轻轻松松的就将其完全抹去。但,那天地意志,却根本不可能对他有任何办法!

    就像这时候这般,虽然那天地意志已经是能够轻轻松松的将这中年男子摄取到自己的面前,甚至将自己的力量直接降临这中年男子的周身内外,但,却依然无法在其身上留下任何长久的痕迹,无法真正的伤害到他!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中年男子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却是不言而喻。

    在这瞬间,在那则之天地内部的罗帆本体心中有所感应,已经是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法一动,一股难以言喻的威能转眼间便已经是跨越了重重虚空,直接来到了那虚空深处的,天地意志居所时空所在之处。

    来到这里之后,那天地意志居所时空内部的旋涡,也即是那天地意志瞬间有所察觉。

    只是心中一动之间,便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顺着那中年男子消失的方向,向着让中年男子消失的源头,也即是罗帆所在之处快速的侵袭过来!

    只是一闪之间,一股不可思议的威能便跨空来到了罗帆所在之处,狠狠的向着罗帆镇压过来。

    只是一瞬间,不等罗帆有什么反应,那不可思议的威能便已经是转眼崩溃,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甚至都没有对这则之天地产生任何一丝丝的影响。

    若不是罗帆早有所料,说不定他连这种威能曾经出现过都不知道!

    “战争因果不愧为我们三方当初合力构筑的强大因果啊。”这时候,他叹息一声,对着刚刚出现在这里的那中年男子笑道。

    那中年男子叹息一声,道“确实,我其实有些后悔当初要将战争因果塑造得如同现在这般强大,若是我当初稍稍放点水的话,现在或许我就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的那中年男子却是那中年男子的真身,也是那前天地意志化身的分身,更是那天地意志前身的真身!

    这时候的他,全身上下有着一种难言的超脱之感,似乎超越了某种命运,某种本性一般。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这样的那中年男子,罗帆面上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眼前这中年男子,甚至是比起自己更加真实,更加有诸多情感,有众多生灵的种种特质的存在。

    相比之下,自己与他相比,甚至在某方面都有所不如……

    在天地意志的面前,这中年男子表现得得意非常,似乎对于自己现在这样的状况无比满意,无比享受。

    但,事实上,谁又会真的认定自己被他人完全掌控,自己的性命完全是在他人的一念之间是一种享受?!

    世上,绝不会有任何普通人会这样认定。

    哪怕是看似无比享受这种状态的存在,在心底也必然是存在着某种反抗的深意的!

    这种反抗的深意,或许连其自身都无法察觉,但偶尔从心底翻出来的空虚,便是这种深意最为明显的表现。

    连普通人都是如此,作为能够掌控诸多天地,能够一念之间便让天地倾覆的存在,那前天天地意志的化身,怎么可能会享受这种遭遇,怎么可能会不认为这种遭遇是一种对自己的侮辱?!

    之前之所以在那天地意志的面前表现得那样轻松,那样愉快,那样享受,只是因为只有这样,那天地意志方才会不甘,方才会不爽。

    这种不甘,这种不爽,是这天地意志前身在这种状况之下唯一的安慰。

    而这时候,在明确掌控自己的性命,甚至掌控自己一切的罗帆面前,他这种安慰,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对于罗帆而言,眼前的中年男子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改变其命运乃至其他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的事实。

    如此这般一来,他自然没有理由在罗帆面前装出那种极为享受这种状态的态度了。

    面对着这样的中年男子,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这也不一定,或许,你没有在当初那战争因果雏形的构造之中出那么大的力气的话,你根本就支持不到今天。毕竟,不管你承不承认,无论是我,还是天地意志,都不是你所能够抵挡的。”

    听到这话,那中年男子面色微微一滞。

    接着再一次苦笑起来。

    确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罗帆所说的却是正确的,对于罗帆而言,想要取得最后的胜利,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战争因果的规则之中获得最后的胜利!

    无法获得最后的胜利,哪怕是他有着再多的能力,哪怕是他能够做到再多,面对着能够轻松碾压自己的那天地意志以及罗帆,其显然都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

    没有那战争因果的规则限制其他两方,这时候的他,早早的就已经是化作罗帆或者那天地意志的一部分了。

    当下,那中年男子叹息一声,道“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对付我呢?作为敌人,作为掌握许多你所不知道的秘密的存在,作为,因为你而诞生的存在。”

    听到这话,罗帆依然只是一笑而已,道“你不是很清楚吗?既然你知道这么多,我当然是要弄清楚你所知道的一切了……”

    就在这个瞬间,那中年男子面上显现出莫名的绝望。

    当下,他毫不犹豫的激活自身体内的无尽威能,无尽威能开始疯狂的从他的身体内部释放出来,向着四面八方疯狂的肆虐!

    这种威能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巨量,又是如此的恐怖。

    只是一瞬间,就已经是将周围的时空彻底的破灭,让周围甚至显现出模拟混沌状态的丝丝痕迹了。

    这种情况,代表着,在这么一个瞬间而已,这中年男子便已经是靠着自身的强大手段,硬生生的将层层时空打灭,不光是则之天地的核心时空,还有着,则之天地本身,以及,则之天地这时候所在之处,那一方伟大的天地!

    如此这般,层层破灭之下,方才能够触及到那一方伟大天地所依附的那模拟混沌状态!

    这种破灭的彻底程度,可想而知到底是有多么不可思议。

    但,就是这种程度的破灭程度,对于罗帆来说,也依然是微不足道的一种破灭而已。对于他来说,他只需要念头微微一动,就已经是能够轻轻松松的将这种彻底的破灭彻底的消弭,将一切时空的劣变彻底的消除!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却就是因为在这时候,这时候的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有着太多太多的事物正在帮助着他,让他能够轻轻松松的消除在这种种事物限制之下的存在所造成的任何影响了。

    比如,那战争因果……

    这时候的那中年男子,也即是天地意志的前身,依然是处于战争因果的掌控之中。

    而战争因果,却是将这种掌控权限,分了一部分给罗帆。

    这样一来,罗帆自然能够借助这种战争因果的能力,轻轻松松的,就将这天地意志前身所造成的一切对他的影响彻底的摸消掉。

    这,就像是这天地意志前身能够完全无视那天地意志对其的任何伤害是同样的道理。这时候,罗帆所运用的,却也不过是类似的原理而已。

    除此之外,还有着,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也同样在帮助着罗帆。

    虽然,这种帮助,仅仅只是因为这时候罗帆所在的位置实在是距离那一股力量太近,那天地意志前身的任何手段,都可能影响到那一股力量的缘故而已。但,不管是什么理由,帮助就是帮助。

    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对于那天地意志前身行为、手段的排斥,显然足以帮助到罗帆,让他能够无视那天地意志前身对他的任何破坏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眼神之中展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轻松。

    此时此刻,他看向那天地意志前身所在之处。

    这时候,那天地意志前身似乎已经是彻底的消弭了——显然的,在破灭周围的时空,周围的天地,甚至是那一方伟大天地的一部分的时候,他首先破坏的,就是属于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躯,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威能,自己的意志,自己的生命本质,自己的存在痕迹!

    这时候的那天地意志的前身,显然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将自己的一切,都完全抹去了。

    若是普通生灵,说不定这时候都已经完全记不得曾经存在过这么一个天地意志的前身,甚至都只会觉得罗帆之前是在自言自语,完全没有和任何其他生灵有任何交流的迹象。

    可以说,能够做到这一步,代表着那天地意志的前身到底有多么决绝!甚至不惜自灭,也不愿意让罗帆得到自己的秘密……

    但,很显然的,这种行为,对于罗帆来说,却没有多少效果。

    因为战争因果的限制,那天地意志的前身,根本不会被任何除了罗帆以及罗帆授权之外的任何存在所伤害。

    其中,包括那天地意志,同样的,也包括那前天地意志的化身,也即是那天地意志的前身,更是那中年男子自身!

    所以,这时候,那是他看起来已经是彻底的抹灭了自身的一切存在痕迹,甚至是在其他生灵心中所留下的记忆。但,只要罗帆心中一动,这一切的变化都会消失,那种恐怖威能,无穷力量的作用效果,都会彻底的消退!

    比如,这时候,罗帆便是这样做了。

    他心中微动,如同时光倒流一般,那天地意志的前身便从无到有的出现在罗帆的面前,出现在,这则之天地的核心所在之处。

    “果然,连死去都不能自主啊。”这时候,天地意志的前身却没有太多出乎意料的表现,只是显现出一种心如死灰的情绪而已。

    罗帆所能够想到的,他也能够想到,甚至,想到的比起罗帆所想到的要快上许多,多上许多。

    如此这般一来,罗帆之前知道自己对那已经属于自己的天地意志的前身有着什么样的权限,那天地意志的前身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之前他的自灭,可以说乃是一种决绝的反抗,但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也可以看做是,一种试探。

    一种,对自己估计的试探。

    一种对罗帆能力的一种试探!

    “那么,现在我应该可以随意的阅读你的一切记忆了吧?”罗帆这时候笑道。

    那天地意志的其那身这时候只是无奈的道“我如果说不可以,你就会停下吗?”

    “当然不可能,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而且,我其实真的很想要知道,劫数的本质,到底是什么。”罗帆这时候只是道。

    他的眼中在这个瞬间显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深邃,好似穿透了无穷阻隔,看到了,一切的一切背后所存在的,至高无上的,不可思议的难言存在,亲自见识到,那种无上存在所拥有的,惊天动地的不可思议威能一般……

    在这个瞬间,那天地意志的前身微微一愣,接着,忽然用一种难言的眼神看向罗帆,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又像是在看一个天才,更好像是在看一个异想天开的狂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