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八十八章 挤压

第两千九百八十八章 挤压

    “劫数的本质,你看我的记忆有什么用?”那天地意志的前身在良久之后,摇头叹息了一声。

    劫数的本质,他也很想要知道,这就像是一个人若是有机会的话,必然会对自己诞生的世界,自己诞生的宇宙感兴趣一般。对于这天地意志的前身而言,这一场大劫,便是他诞生的世界,诞生的宇宙!

    只是,虽然有着这样的想法,但,有想法和能够做到显然是两码事。这天地意志的前身很想要探究清楚这大劫的本质,弄清楚自己诞生的前因后果。但他的能力,或者权限,或者其他什么,却有着莫名的限制。

    这种限制,让他对于这劫数本质的探索,甚至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别说能够知道什么秘密了,说不定其对于这大劫的了解,还没有罗帆那么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罗帆想要从自己的记忆之中找到那大劫的本质,这天地意志的前身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有些时候,生灵是不知道自己知道些什么东西的。”

    对于那天地意志前身的想法,罗帆却并不多在意。

    生灵的记忆是无比玄奇的,有些时候自己以为没有记住的东西,其实已经被牢牢安放在记忆的深处了。在平常,一直都没有任何概念,但在某一刻,因为某种特殊的气氛,特殊的环境,或者干脆只是脑海之中的一点灵光浮现,这种原本隐藏着的记忆便会忽然浮现出来。让人忽然发现,哦,原来我记得这些东西啊……

    这种情况,任何生灵身上都存在。

    只不过越是强大的生灵,对于自身掌握得越完美的生灵,记忆隐藏得就越少而已。

    但,哪怕是这种记忆隐藏得再少,却也不可能真正彻底消失的。

    就像是罗帆现在,他其实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一生当中所记忆住的所有东西,必然会有一些东西,是隐藏在他的记忆海洋深处,平常并不显现,唯有特殊的条件下方才可能显现出来的。

    那天地意志的前身只是摇头叹息。

    对于罗帆的决定,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哪怕是罗帆是要折腾他,也是如此。

    这时候这般提议,也只是在尽尽人事罢了。

    罗帆听了,对他来说就是少受一点折腾。罗帆不听,他也只能受着而已……

    这时候,罗帆自然不会再浪费时间。虽然对于这一场大劫来说,一日两日,一年两年,甚至千年万年,都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那是大劫自身的特质所决定的,却并不是他浪费时间的理由。

    大劫可以通过种种规律随意的将时间拉长,那是它的特权,罗帆是受到大劫考验的存在,自然只能受着。就像是这时候的那天地意志的前身一般……

    而罗帆只不过是这大劫考验的对象,只能够按照大劫的规定行事,一旦违反,便会让大劫的威能大幅度的增强,甚至让自己度过大劫的可能性大幅度减少。

    所以,浪费大劫所给予他的时间,显然便是有着极大风险的行为。

    在这时候,罗帆心中微动,便有一股股难言的威能凭空出现,向着那天地意志的前身汇聚而去,快速的向着那天地意志前身的体内不断的汇聚而去。

    只是转眼间,这天地意志的前身便发出一声惨叫。

    在这一声惨叫之中,其身躯轰然炸开,直接从原本的中年男子的模样,转化做一个漩涡的形态,开始在虚空当中慢慢的旋转起来。

    在这种旋转的过程之中,那天地意志前身的惨叫源源不断的从那其中传出来。

    而伴随着这种惨叫声,更是有着信息流开始不断的从其中被硬生生的提炼出来,如同百川入海一般,快速的向着罗帆所在之处汇聚而来,转眼间便融入了罗帆的心中。

    这信息流的量无比的巨大,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滔滔不绝,永无休止。

    哪怕是罗帆的承受能力足够强大,每时每刻所能够接纳的信息流的数量多得超乎想象,但,他接纳这些信息流所需要的时间,居然也需要以万年来计算!

    这一点,因为天地意志前身已经是彻底成为罗帆一方所有这种战争因果所赋予的权限,罗帆只是耗费极短的时间便已经是将其计算出来了。

    由此便可知晓,这天地意志前身所拥有的记忆到底是多么巨量了。

    不过这却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毕竟,这是天地意志的前身,其所拥有的记忆,其实有着很大一部分是与天地意志的记忆是完全一样的。

    而天地意志是什么存在?其乃是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事物的一点灵性所汇聚而成的。而这天地之中的一切事物,哪怕是一方普通地图天地,那数量也将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恐怖数字。更何况,这天地意志前身所代表的那一方天地,可是这一方比起任何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天地,即便是圆满天地,都要广阔上不知多少亿兆倍的恐怖天地啊!

    这样的天地之中拥有的事物到底有多少,不言而喻。

    这些事物的灵性所带来的记忆又有多少,更是可想而知。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能够花费以万年计算的时间就将这些记忆彻底接收,罗帆所表现出来的,对信息的承受能力,却已经是达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程度了!

    正常来说,其他生灵别说是耗费以万年计算的时光来将这无数生灵的记忆彻底接收了。说不定只需要触碰到一点点这些信息流,怕整个自我,整个生命本质,都会被彻底的撑爆!

    不过,虽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将所有记忆接收代表着罗帆的不凡,但,显然的,哪怕是这么短的时间,对于这时候的罗帆来说,其实也是极为奢侈的……

    这时候,那天地之中的大决战,明显已经是到了最后关头。

    接下来,胜负,可能会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出现。要么是罗帆的化身将那人造天地意志找出来,抹杀掉,进而彻底的占据那天地意志的所有地盘,包括那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的一切!

    最终将掌控那天地意志前身一般,掌控那天地意志,将结束这一场大劫的进程大幅度的推进一大步。

    要么,便是他的化身在某一瞬间忽然有着疏忽,被那人造天地意志抓住机会,反过来将他打灭,进而获得那一场大决战的胜利,反过来,将罗帆的所有地盘,连同他的则之天地彻底的掌控。

    那样的话,罗帆虽然不至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但却也将变得极为狼狈,怕是只能够躲在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内部苟延残喘而已了。

    而无论是这两种结果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可以拉长到以万年来计算的时间方才出现结果的!

    所以,对于现在的罗帆而言,想要在这里平静以万年计算的时光来接受这些信息,很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看来,必须本体出马了。”这时候,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他的本体的实力,并没有比起这个分身强上多少,在某种角度上来说,本体相比于这分身,其实还要差上一些的。至少,分身能够以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作为寄托,而本体却就只是正常的七劫强者而已,而且还是没有度过第七次大劫,只是实力上强行跨入七劫强者层次的七劫强者而已。

    这样的情况下,本体的实力,其实并没有比他的分身要强上多少。

    但,相比于分身,他的本体却有着一种优势,那便是,他的本体的感知,现如今已经是被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紧紧纠缠住了!

    此时此刻,他的感知,在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之中,依然是保持着那一个无比玄奇,无比复杂的莫名轨迹,似乎勾勒出某种符文,又像是某种阵势,更好像只是单纯的某种图腾罢了。

    这种情况下,固然是让他无法脱身,无法真正自由。

    但,同样的,这也使得他能够相比于分身,更多的借助那是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

    罗帆的分身虽然也是寄托在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之上。但,其所寄托的,却只是一缕缕,一丝丝的那种与真圣相关的力量而已。虽然也算是寄托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之上,但得到那力量的支持,显然是相当有限的。

    与这相对的,本体所能够得到的,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的支持力度,显然就要强大不知多少倍了。虽然,这种支持,其实是需要罗帆自身去进行某种相应的手段调动方才可能得到的支持……

    有着这样的支持,只要发力方式对,那本体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所能够承受的冲击,显然便会比起那化身所承受的要强大许多。

    因为清楚的认识到这个,所以这时候罗帆的分身方才会这样想。

    分身与本体乃是一体同心的存在。

    所以,分身这样想,自然也就代表着罗帆已经是做出了决定。

    当下,甚至都不需要商量,不需要发出什么声音,罗帆的本体便已经是主动接过了那信息流。

    恐怖的信息流顺着本体传出去的感知,开始疯狂的向着罗帆的真身涌过来!

    这些信息流显然并无法直接越过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直接撞在罗帆的本体身上。其想要接触到罗帆的本体,却就需要一点点的深入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一点点的接近罗帆的本体。

    甚至,因为那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是如此强大的缘故,这种接近还不能随意的扭动,还需要老老实实的按照之前存在的道路,一点点的深入,一点点的前进。

    而在这时候,在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内部,原来存在的道路,也就唯有罗帆的感知所留下的轨迹而已了。

    所以,在这时候,这些信息流却就如同进入迷宫一般,绕着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内部不断的游转钻动,绕着那力量转了一个又一个的诡异圈子,形成了一个复杂难言,又玄妙无方的轨迹,疯狂的向着那与力量深处,罗帆本体所在之处艰难的接近而去。

    在这过程之中,那信息流原本的冲击,却就开始快速消散,最终等到其真正来到罗帆本体之处的时候,那些信息流却已经是如同舒缓流水一般,甚至都没有让他感受到任何一丝丝的压力,就已经是彻底的融入了罗帆的记忆之中,完全没有引发任何异常的变动。

    显然,所有的压力,已经是在绕着那轨迹流转的过程之中,宣泄得一干二净了……

    既然没有了压力,那么,罗帆自然不会再继续这样不紧不慢的接纳信息流了。

    这时候,那天地意志的全身因为战争因果的限制已经是彻底被他所掌控。他想要让其溢出信息流,或者说记忆的速度有多快,其所溢出的速度就有多快!之前之所以保持这个需要以万年计算的时光方才能够完全溢出的速度却是因为罗帆分身接纳信息流的速度有所限制的缘故而已。

    却并不是,这种速度就已经是极限了。

    而这时候,随着罗帆本体的意念过来,那信息流的溢出速度开始千百倍的加速,随着这种加速,那天地意志前身的痛苦自然也随着千百倍的加大了。

    那从旋涡深处所逸散出来的惨叫声,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增大,最后简直如同鬼哭神嚎一般凄厉,光是听到声音,怕便已经可以污染无数天地,让无数天地的本质开始扭曲,被那惨叫声之中所蕴含的痛苦所同化了。

    当然,在这里,在这则之天地之中,这种惨叫声哪怕是再增强个千百倍,其实也对这则之天地没有丝毫影响就是了……这则之天地乃是属于罗帆所有,可以说也是罗帆的一部分力量。而这天地意志的前身显然没有任何伤害罗帆的可能,自然也就不可能对这则之天地产生任何影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