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章 你来我往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章 你来我往

    心中有了决定之后,这天地意志自然不再耽搁。

    当下,其开始毫无顾忌的操纵这一方天地之中存在的一切力量与一切威能。只是转眼间,这整方天地的每一寸虚空都开始震颤起来。

    随着其震颤,无穷无尽的奇特光芒开始从虚空深处浮现出来,如同一片无边无际的驳杂光海一般。

    这一片驳杂的光海随着那天地意志的意愿开始翻涌起来。

    在其翻涌的过程之中,整方天地原本尚且能够维持的整体,开始崩塌了。

    在一处处虚空所在,时空崩毁,规则法则破灭,天地宇宙之中一切的一切,都在不断的消亡。

    一种难以言喻的破灭韵味,渐渐的在这整方天地弥漫开来。

    那光海渐渐翻涌之间,渐渐的以罗帆的则之天地所在之处为中心,形成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旋涡。

    到了这一步,很显然,那天地意志已经不再顾忌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可能的反击了。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哪怕是这化身毁灭,也已经是可以接受的结果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会再与罗帆的分身纠缠,自然是直接便要攻击罗帆的本体了。

    这无比巨大的旋涡生成,无穷无尽的威能与力量开始不断的向着罗帆的则之天地汇聚而来,开始如同一个巨大的磨盘一般,不断的磨着那则之天地!

    只是这么一瞬间,罗帆的则之天地便停下了原本的扭曲。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震颤。

    一种深入则之天地极深之处的一种震颤!

    这种震颤,带着一种毁灭的韵味,渐渐的充斥着这正方天地的每一寸虚空。

    “要鱼死网破了?”在这个瞬间,罗帆的真身心中有了明悟。

    这种如此强势的毁灭韵味,分明便是外面的整方伟大天地都在向着他的则之天地施力方才可能出现!而那天地意志敢于这样做,分明就已经是不再顾忌这则之天地之中可能出现的任何反击了,自然便是不会在意最终会否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在这瞬间,在虚空之上直接面对天地意志的罗帆分身毫不犹豫的抬手将手中的三足圆鼎向着上方的那巨大的旋涡砸过去!

    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大爆炸随着在那三足圆鼎的周围不断的爆发出来。

    那三足圆鼎本身的威能已经是达到了一个极为不可思议的层次。

    在这时候更是在时刻不停的吞噬着罗帆不断注入其中的,那战争因果的残留威能,其本身的层次,可以说每一瞬间,都在往上提升着。

    这样的存在直接砸入那天地意志的身体内部,那所带来的影响之大,不言而喻。

    不可思议的镇压力量在这时候无止境的向着周围的旋涡宣泄而去,不断的将旋涡的身体部位不断的剿灭,抹杀,渐渐的让那旋涡被砸中的位置开始出现一个越来越大的空洞!

    在这时候,这整方伟大天地所释放出来的无尽威能与力量,却已经是将那则之天地磨掉一圈了。此时此刻,则之天地在那天地汇聚而来的无尽威能与力量之下,最外层,已经是开始不断的崩溃。

    虽然,这种崩溃在,在外面看来似乎只是少了一小圈而已,但事实上,这一小圈,却就已经是代表了这则之天地的不知多少平行存在了!

    可以说,只是这么一个磨损之间,这则之天地的可能性,就已经是减少了不知多少种以上!

    这种磨损的破坏力之大,不言而喻。

    不过,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的真身却并没有采取太过特殊的行动,并没有去激荡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也没有用自己的天地之光去抵抗那些威能与力量的磨损。

    而只是将自己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操纵分身之上,不断的操纵分身去破坏那天地意志的本体。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哪怕是到了这个地步,似乎这一方伟大天地已经是走到了尽头,似乎下一瞬间就可能彻底崩塌,完全消亡。但,这天地的体量依然是摆在那里。

    以罗帆的则之天地之广阔,之庞大,之高级,依然是在各方各面都远远比不得这一方已经濒临崩溃的伟大天地的!

    这样一来,若是将战场放在这则之天地之上,哪怕是他将自己能够操纵的力量与威能发挥到极限,最终结果,也必然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则之天地在外面无穷无尽的威能与力量之下彻底磨损消亡。最后的最后,便是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直接面对那一方伟大天地的一切威能与力量而已。

    这样的结果,显然便是将罗帆的所有努力都化作泡影。

    相比之下,倒不如完全不理会这则之天地受到的攻击,只是一心用那分身去攻击那天地意志的本体。

    这样的话,则之天地被毁灭得会更加快速一些,但,最终解雇,也同样是这一股与镇上相关的力量直面那伟大天地所汇聚的无尽威能与力量而已。与之前根本没有多少区别。

    而反过来,这汇聚了那战争因果残留威能的分身,却因此能够发挥极大的作用。说不定能够在则之天地被彻底毁灭之前,便将那天地意志的本体彻底打灭……那样的话,没有了本体的操纵,这伟大天地的威能与力量,自然便再难以如同现在这般有针对性的针对则之天地了。

    可以说,操纵分身去直接攻击那天地意志,却是罗帆这时候唯一正确的选择。

    这时候,那三足圆鼎在罗帆的操纵之下,不断的在那巨大的旋涡内部肆虐着,无穷无尽的镇压力量伴随着次元分割的手段,不断的深入那旋涡的本体。

    与此同时,罗帆体内所拥有的,那战争因果的残留威能,也在时刻不停的注入那三足圆鼎内部。

    随着这些威能的注入,那三足圆鼎本身所释放出来的镇压力量不单单强度越来越大,其所能够波及的范围也变得越来越广。

    原本,这三足圆鼎所能够影响的范围,不过是其周围以亿兆光年计算其范围的区域而已。若是以天地来类比的话,其实只是相当于现如今的则之天地那般广阔的区域罢了。

    但,随着那战争因果残留威能的不断注入,那些镇压力量所波及的范围开始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一方则之天地,两方则之天地,三方则之天地……

    不过是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膨胀到上万方则之天地那般广阔的范围了。

    而这,虽然相比于这整个巨大的旋涡来说,依然是一个不算天大的范围,但终究已经再不是微不足道了。

    相比于以威能直接镇压,这种用本体去从深处进行磨损,显然是破坏得更加彻底,但也破坏得更加缓慢。

    原本,罗帆的分身在那战争因果的残留威能的加持之下,能够轻轻松松的就将威能波及整个天地意志的全部,甚至彻底的将那天地意志居所时空完全毁灭。但,现如今,这得到了战争因果残留威能的三足圆鼎,却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只能够一点点的扩大自己的破坏范围而已。

    这其中的原因,便在于此。

    那三足圆鼎的本质提升不断的进行着。每时每刻的,其身上所拥有的那种圆满特质都在承受强力的撕扯。

    某一瞬间,就在罗帆的分身气息沦落到某个界限,其身上重新开始出现残破的圆满韵味的时候,那三足圆鼎的威能终于冲破了某个界限!其身上所拥有的圆满特质,终于彻底崩溃消失,那三足圆鼎,随着散发出一股打破一切,挣脱一切的韵味!

    随着这种韵味,那三足圆鼎的威能好像是再不受任何桎梏一般,开始无止境的升华,无止境的进步起来。

    而其本身的大小,也开始随着疯狂的膨胀着。

    这时候,罗帆分身身上所拥有的,那些战争因果的残留威能,便如同遭遇黑洞一般,疯狂的向着那三足圆鼎投入。

    原本,若是按照正常的速度,这些战争因果的残留威能可能还需要几个月时间方才可能真正完全注入那三足圆鼎之中。

    但,现如今,在这种不可思议的吸力作用之下,其却不过是短短的数个时辰之间,便已经是完成了原本几个月方才可能完成的过程。所有的战争因果的残留威能,尽皆彻底的被那三足圆鼎所吞噬,彻彻底底的,投入了那三足圆鼎之中,消失于罗帆的分身之上!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的分身终于再一次的崩溃了。

    要知道,这时候,这分身可是直面那天地意志的主体,而且这整方伟大天地却正在崩塌,正在陨灭的。

    这样的情况下,这分身在这里每时每刻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之前之所以其完全没有表现出承受任何压力的迹象。原因只是因为其内部有着那战争因果的威能残留充斥其体内,将这种种压力中和掉而已。

    而现如今,这分身已经是失去了那战争因果的残留威能,所有的残留威能,都已经是被那三足圆鼎给彻底的吞噬吸收掉了。他自然而然的,便必须亲身去承受周围那伟大天地破灭所产生的恐怖压力了。

    而这种承受的结果,自然便是这分身崩溃,完全失去其固定形体了。

    当然,这种崩溃,也只是代表着形体崩溃而已。

    因为这分身本身的材质实在是太过高级了,哪怕是这一方伟大天地破灭所产生的冲击、压力、破坏,显然都不足以彻底的将这分身的材质彻底崩灭的。

    所以,这时候这分身看似已经被崩毁了,但事实上,却也只是换了个形态而已,分身的意志,依然是不受多少影响。

    也依然是在不断操纵着三足圆鼎,让那三足圆鼎继续扩大其破坏范围,将那天地意志继续的毁灭,继续的扩大其内部所拥有的那些巨大空洞。

    而那一股分身崩溃所呈现出来的,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却是在那伟大天地崩灭所产生的冲击与压迫之下不断的改变着形态,就像是一团橡皮泥正在被无形的手掌不断难道搓揉一般。

    可以看出,那天地崩灭所产生的压迫与冲击正极力的想要将其彻底毁灭,但显然,对于这种极度强势的毁灭结果,那分身显然是完全没有任何在意的。

    天地的崩灭过程,时间也同样是处于不断崩毁的状态。

    就在罗帆的分身形体被崩灭,而那三足圆鼎的强度已经是增强到了超越圆满特质桎梏的时候,这天地之中的时光,终于彻底的混乱了。

    在这之前,谈时间,还有些意义,但在这之后,时间,对于这一方天地来说,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一处位置在这个时候或许时间流速是其他位置的千万倍,但下一瞬间,这个比例就变成了亿万分之一。或许,这个时刻,这一处位置的时光流速是正常向前的,下个时刻,这里的时光流速就变成向前了。

    甚至,便是这个时刻与下个时刻,对于任何一处位置来说,其实也没有了意义。毕竟,两者之间似乎谁在前谁在后,都是不定的……

    到了这一幕,自然再没有谈及时间的必要。

    在则之天地之中,罗帆的真身只能够借助自身与分身之间的联系,大体知道那天地意志的本体的变化到底是处于什么状态而已。

    至于那里所经过的时光,哪怕是他,都难以确定。

    他只能够知道,自己的分身与三足圆鼎,对那天地意志本体的破坏,却是极为顺利,那天地意志的本体,对于三足圆鼎的破坏根本没有多少反抗能力。那一个被三足圆鼎破开来的空洞不断的扩大着,虽然,一下子似乎是随着时间向前扩大,一下子似乎顺着时间倒流的方向扩大,并时常转换,不断扭转变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