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二章 维度差

第三千零二章 维度差

    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有着这样的特质,别说罗帆的真身是在那一股力量内部,即便是他与这一股力量没有任何接触,都能够通过种种微妙的手段借助这一股力量的这种玄奇特质来绕过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对于则之天地的时光属性的操纵了。

    所以,在这时候,对于那人脸的话语,罗帆却只是淡淡一笑,道“那你可以试试看。”

    在这瞬间,整方则之天地如同吹气球一般开始疯狂膨胀起来。

    原本在那一方伟大天地之中被天地意志最后爆发毁灭大半的那无数平行所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重新诞生出来。

    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便尽皆恢复了过来。

    随着这些平行所在恢复过来,这则之天地看起来却就已经比起原来大上了至少不知几千倍之多了。

    好在这交通网络层本身对于天地的容纳其实与天地的大小并没有太大的关联,任何一方天地,不管其本身的大小如何,只要能够出现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便是这交通网络层本身结构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罗帆的则之天地,也是如此。

    这样一来,这则之天地不管膨胀多少倍,哪怕是再膨胀个亿兆倍,对于交通网络层来说,其实也只是其中很小很小的一小部分而已,更不会挤压到同样处于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任何一方天地。不管是距离这则之天地多近的天地!

    就在这时候,那秩序生灭所形成的人脸微微皱眉。

    紧接着,一种无形的威能直接渗透了这整个交通网络层,包裹住了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一切天地,其中也包括,罗帆的则之天地!

    随着这种无形威能的渗透,整个交通网络层的时光流速开始极度加速。

    十倍,百倍,千倍,万倍……

    而随着其加速,那秩序生灭人脸却也同步变化,没有半点因为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时光流速改变而有任何迟钝。

    “看来效果不错。”这时候,那秩序生灭人脸这样说道。

    神色当中没有半点得意,就像是一切都在预料当中,也在其掌控当中一般。

    看到这一幕,罗帆却只是淡淡摇头。

    接着,他心中微动,在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道路开始接连亮起。

    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道路数量繁多至极,任何一方天地,都与复数天地之间有道路连接。

    如此性质,在交通网络层之中的天地数量达到以亿万来计算的时候,那道路的数量将达到何等不可思议的规模,不言而喻。

    而这样的无数道路,因为之前其中的众多天地开辟者感觉交通网络层有着崩溃的危险而极力加强天地之间的联系而变得极为坚固。

    如此这般一来,这些道路,却就有了承受某种阵势的可能了。

    道路的数量足够多使得其足以将阵势的阵纹勾勒出来。

    而道路足够坚固,使得其足以承受阵势成型之后所释放出来的无上威能!

    这时候,罗帆所做的,便是将自己从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之上所得到的,那一个无比玄奇,无比复杂的奇异符文,或者说,奇异阵势!

    当然,这些道路,终究并不是完全按照这个阵势或者说这个符文的形态来构筑的。所以借助这些道路来勾勒这个符文,这个阵势,那必然会有着许多地方和真正的符文或者说阵势有些差距。

    也即是,会显得有些粗糙。

    但,哪怕是再粗糙,毕竟也是那符文或者说阵势稍稍变形的结果。

    其威能还是其次,但,与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内部所存在的那个符文或者阵势的联系却是绝对不会打半点折扣的!

    就像是修为达到先天大罗级数的修士一般都会生出一种奇特的感应能力一般。对于绝大多数根基稳固的先天大罗之修而言,他们一旦成就先天大罗,感应能力便将获得某种蜕变。倒得那个时候,只要在一定范围之内,说起与其相关的一些字眼,比如其名号,其名字,其道号,或者其他指向他的名词,都会自然而然的让其感应到。而这种感应,将随着那修士的道行境界提升而不断加强。

    当实力达到罗帆这个级数之后,这种感应能力甚至已经加强到甚至隔着天地,而且甚至并不需要开口,只要动念便能够感应到的程度了。

    而这种感应能力,显然不可能因为说起与修士相关的名词之时是使用方言之类的情况就被斩断的。

    不管是使用什么语言,只要有着这种心思,只要说出的话是与那种指向相契合的,哪怕是只是说那个人之类的,都会引动这种感应!

    这种感应,便是如此霸道。

    而这时候,这个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以道路勾勒出来的阵势,便相当于某种指向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内部那一个玄奇的符文的言语。

    这种言语,显然并不要求与那一个阵势一般无二,现如今其与真正的阵势有着一些小区别,显得相当粗糙,这也顶多就是标准普通话与方言之间的差别而已。

    显然,这种差别,并不足以截断这个阵势与那一股力量内部的那个符文或者说阵势之间的相互感应!

    所以,在这时候,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相应道路次第亮起,直接有些粗糙的勾勒出那一个阵势之后,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便不由自主的有着某种微妙的气息传出来,直接便注入了这一个巨大的阵势之中,开始顺着这阵势的线条,也即是那无尽量的道路而开始流转起来。

    转眼间,便已经是流淌过这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的那众多被激活的道路。

    随着这气息的流淌,这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所充斥着的,那种秩序面孔释放出来的奇妙威能瞬间崩溃。

    原本被那种威能操纵而极度加速的时光流速,却是开始快速削减。

    等到罗帆念头转过来开始注意的时候,这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的道路,就已经是重新回归了最开始的模样,也即是与则之天地内部,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相同的那种时光流速!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淡淡的看向那秩序面孔。

    这时候那秩序面孔眼中透出不可思议之色,其时光流速也开始快速削减,转眼就已经是重新回落到了与交通网络层相同的时光流速了。

    并不是那秩序面孔并不想要继续加速时光,而是,他已经无法继续加速时光了。

    至少,若是他想要再度对付罗帆,对付这交通网络层,却就无法继续加速时光,而只能够老老实实的用与罗帆相同的时光流速来面对他。

    毕竟,不同的时光流速之间,却是有着维度差的。

    虽然在他们这种层次的存在面前,这种维度差并不足以阻挡信息的传播,不足以让他们对彼此视而不见。

    但,对于力量,对于威能来说,这种维度差,却就难以超越了。

    像是这秩序生灭人脸,若是真的豁出去的话,确确实实的能够跨越不同的时光维度来攻击罗帆,但,这种攻击,却必然有着绝大部分被消耗在对维度差的维持上!

    没错,并不是对维度差的突破,而是对维度差的维持!

    维度差的存在,本就是因为两处位置的时光流速不同所带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力量直接强大到足以突破这种维度差从高时光流速区域降临低时光流速区域,那么,首先,其自身显然便需要降低时光流速。

    一旦这种事情发生,那么这一股力量显然便将成为两种不同时光维度之间的桥梁,彻底的打破这种维度差。

    这种情况下,这一股力量越是强大,对于这种维度差的破坏,显然反而就会越强。

    想要保持这种维度差,又要能够跨越维度,释放这一股力量的存在,显然便必须先一步施展手段固定住那种维度差,让这一种维度差达到哪怕是那一股力量充当桥梁都无法破坏的程度才行。

    而破坏,显然比起维持要容易太多了。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乃是在说需要防微杜渐。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何尝不是在说破坏比起建设要容易无数倍?

    一座堤坝,想要建造起来需要耗费多大的功夫,不言而喻。而想要将这堤坝崩毁,却只需要一些蚂蚁的巢穴就可以了……这两者的差距有多大,难道还用得着多说?

    对于那秩序生灭人脸这等级数的存在来说,想要达到伤害罗帆这等层次的强者的力量,或许并不需要这秩序生灭人脸,全力出手就能够做到。但,再怎么不需要全力,也绝不是随意出手就能够做到的。

    若是真的那般轻松,那般容易,这秩序生灭人脸何必被罗帆逼迫到这一步?!

    可以说,想要真正威胁到罗帆,保守点估计,一两成总是需要的。

    而一两成的力量对那维度差的破坏需要多少力量方才能够消除?说不定,十倍这秩序生灭人脸的力量,都不一定能够维持住!

    显然的,十倍这秩序生灭人脸的力量,绝不是这秩序生灭人脸自身所能够释放出来的……

    所以,在这时候,这秩序生灭人脸却完全无法在维持那种时光流速差的时候来攻击罗帆。

    他,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将自身的时光流速减慢到和罗帆的时光流速相同的层次,将两者之间原本存在的维度差先消除再说。

    哪怕是,将这种时光流速减慢到这个程度,将会让他支持的时间极度削减,也是如此。

    毕竟,再长的时间又能如何,只要一攻击罗帆,这种时光流速差便会彻底被打破,那和现在相比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罗帆静静的站在这里,看着那神色之中显现出莫名失望的秩序生灭人脸,面上只有一种一切尽在把握之中的淡笑而已。

    “看来,我应该能够支持到你彻底消亡的时候。”罗帆淡淡的说道。

    那秩序生灭人脸叹息一声,道“可惜,这一次所找来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有个性了,不然的话,你早就死了不知多久了。”

    “不不不,并不是这一次找来的力量有个性。而是,这种个性,本来就是必然存在的。那可是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你以为,那样的力量真的能够那么容易就被掌控?哪怕是当初大劫所引来的力量并不是现在这一股,只要其层次达到那个层次,表现便不会有太大的区别。顶多也就是表现形式怕会有些不同而已。”罗帆只是笑道。

    那秩序生灭人脸又叹息了一声,道“看来,你果然已经从他的记忆之中分析出许多东西出来了。”

    罗帆一听,却是并没有半点惊异的表现。

    他得到了那天地意志前身的记忆这种事情瞒得过他人,却绝对瞒不过那天地意志,当然也瞒不过现如今这作为模拟混沌状态意志的秩序生灭人脸。

    毕竟,这整片模拟混沌状态,都是这秩序生灭人脸的身体,这其中所发生的一切,只要其愿意去探究,便必定能够知道。

    除非事情发生在那一股其也无法掌控的,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内部。而显然的,之前罗帆得到那天地意志前身的记忆的那个过程,却并不是发生在那一股力量内部,而是在则之天地的核心之中!而这核心,虽然罗帆拥有完全的权限,但显然也是这模拟混沌状态的一部分所化而成的,当然也不可能完全脱离那模拟混沌状态意志的感应了。

    “虽然研究出了一些东西,但真正的本质,终究还是雾里看花。”罗帆这时候却也有些叹息的说道。

    虽然,他在那天地意志前身的记忆之中获得了许多收获,方才对那一股力量的猜测也在其中,但显然的,他真正想要的,这大劫的本质,他却是依然是一头雾水,感觉上依然和一开始那样差了极为关键的一步!不管怎么穷究,怎么努力,都无法真正跨过的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