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九章 犹疑

第三千零九章 犹疑

    那被炼化的根源煞气也并没有被炼化的根源煞气之间显然是不同的。

    在跨入那煞气人形海洋之中的一瞬间,罗帆便已经是彻底确认了这一点。

    周围那些游离的,并没有被任何存在炼化的根源煞气现如今对于罗帆的分身来说便如同水对于鱼儿来说一般。不单单不对其造成任何负面影响,相反的,反而是在各个方面辅助他,护佑他。

    但,这煞气人形海洋内部的煞气,却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些散逸开来的煞气还好,或许是因为已经彻底的脱离了那意志的掌控,又或许是这种散逸本身就是一种返本归元的过程。所以,他们对于罗帆的分身便如同周围那些游离煞气一般,完全没有任何负面作用。

    而当罗帆的分身跨入那煞气人形海洋之中的瞬间,他便感受到一种久违的痛苦。

    那无尽的根源煞气就像是与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怨一般,疯狂的向着罗帆分身所在之处直扑过来。

    并且,在这过程之中,这些根源煞气更是不断衍生出生灵所能够想象到的一切,包括模拟混沌状态,包括天地,包括世界,包括时空,包括规则法则,包括因果,包括命运,乃至其他一切有形无形的事物,直接就要将罗帆的分身吞没。

    这根源煞气,本身便是能够演化模拟混沌状态的玄妙存在,而那模拟混沌状态又能够演化天地,演化众生,演化生灵所能够想象到的一切。

    这样的存在,有着这等变化,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至于这些演化出来的万事万物相比于那根源煞气乃是二次衍生之物,在层次上似乎会比起那根源煞气差上一筹,用在攻击上,似乎只是华而不实的攻击而已。

    但,这很显然只是一种错误的观念。

    二次衍生之物与原先的事物之间的强弱,显然并不能一刀切。

    有些二次衍生之物比起原始的根源之物显然是要弱上许多,这一点确实是毋庸置疑。但,有些衍生物,却是要比原始的根源之物强上无数倍!

    就像是水力,单纯水力,或许足以摧毁山岳,或许足以覆灭城镇,甚至足以屠城灭国,而这,几乎也就是水力的极限了。但,若是能够有什么技术将其转化为电力,再借助单词电力来驱一些电力武器的话,别说是屠城灭国了,便是毁灭星球,甚至覆灭宇宙,毁灭次元,都不是什么多荒谬的事情……

    若是以水力来看,电力,显然是便是水力的一种二次衍生物。

    显然的,谁也不能说电力比起水力差。

    这种情况,放在根源煞气上来说也是如此。虽然那诸多事物乃是这根源煞气所衍生出来的,但,这众多衍生物之中,在各方各面,比起这根源煞气要强的存在,显然有着太多太多了。

    别的不说,光是那模拟混沌状态,若是论攻击的复杂度上来说,就远不是根源煞气所能够比拟的。

    这也是为何这大劫要将这根源煞气演化为模拟混沌状态来直接考验罗帆的根本原因所在。若是演化出来的模拟混沌状态对于根源煞气来说没有任何优势的话,那大劫如何会多此一举的,将其进行演化?!

    在这时候,这根源煞气,便是如同一片包罗万象的模拟混沌状态一般向着罗帆的分身扑过来,转眼间就已经是将这分身完全包裹住,让这分身好似是重新陷入了模拟混沌状态之中一般。

    眼前,似乎有着无边无际的漆黑铺展开来,其中更是有着不知多少亿兆天地开辟者凭空生成……

    不管是原来还是现在,眼前这样的变化,对于罗帆而言,都不算是什么难题。

    在原来的话,有着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作为分身的载体,这模拟混沌状态根本无法真正将其拉入其中,只要罗帆愿意挣脱,稍稍激荡分身的本质,便能够轻松的挣脱开去。毕竟,这终究只是一点煞气所演化而成的模拟混沌状态而已,量实在是差得太多了,根本就无法真正束缚住哪怕是一丝丝与真圣相关的力量。

    而现如今,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虽然已经消失,似让罗帆这分身的本质已经是降低了太多太多。但,在那力量消失之后,罗帆用来取代那一股力量的,却是根源煞气这种模拟混沌状态的源头!

    虽然二次衍生物不一定比起根源之物要差,但,很显然的,二次衍生物终究是从根源之物中所衍生出来的。

    根源之物与二次衍生物之间的关系,终究还是与别有不同的。

    在这里,在这根源煞气与模拟混沌状态之间,这种关系便是,那模拟混沌状态,根本难以真正破坏那根源之物!

    模拟混沌状态与其根源之物,那根源煞气相接触,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将那根源煞气同化,将其同样化作模拟混沌状态而已。而若是结果差一点,那便是模拟混沌状态被根源煞气所转化,重新化作根源煞气了!

    而这时候,这周围无边的模拟混沌状态所遭遇到的,便是第二种情况。

    只是瞬息间,与罗帆接触的那一部分模拟混沌状态,便已经是直接崩溃,化作丝丝缕缕的根源煞气,萦绕在他身体周围,不断的搅碎周围的模拟混沌状态,将其重新化归根源煞气。

    模拟混沌状态本乃是一种混淆了时间与空间的存在,在这里面看过去,这模拟混沌状态似乎是无边无际,好似是能够蕴藏亿亿兆天地在其中。

    但,其若是与根源煞气进行对比的话,其真实大小,也就尽展无疑了。

    在这时候,在罗帆的分身将这模拟混沌状态返本归元,化归根源煞气的时候,其大小,便是如此清晰的展现出来。

    第一波崩溃,重新化作根源煞气的模拟混沌状态,却是一直到罗帆的视线范围之外!

    一眼望过去,就像是整片模拟混沌状态都彻底崩溃,彻底化作根源煞气一般,变幻了形态,向着他的身上直扑而来,化作丝丝缕缕的细小根源煞气,环绕在他的周身上下。

    感觉上,就像是一只蚂蚁一个巴掌拍出去,整个宇宙都崩溃消亡了一般。

    场面之宏大,哪怕是早有准备的罗帆,也不得不为之震撼!

    在这时候,在那一团化作模拟混沌状态的根源煞气周围,无穷无尽的根源煞气不断的向着这里汇聚而来,不断的涌入那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再化作模拟混沌状态,接连不断的壮大那一团看起来极小的模拟混沌状态!

    这整个煞气人形海洋在这时候就像是出现了一个越来越大的旋涡,无穷无尽的煞气不断的被这个旋涡卷动着,疯狂投入那旋涡之中。

    在这时候,在罗帆的分身眼中,周围的情况便是,在视线范围之内的一切模拟混沌状态重新化作煞气以及虚无之后,外面的模拟混沌状态却是疯狂的向着内部充斥而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来弥补这一片模拟混沌状态化归根源煞气之后的虚无!

    看起来,就像是那模拟混沌状态有着不可思议的压力存在一边。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没有任何迟疑,心中微动,那些环绕在他周身的煞气微微一转,便好似化作毒龙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冲去,直接穿透虚无,插入那无限的模拟混沌状态之中,不断的将其重新返本归元,化归煞气,融汇于自身身上。

    随着这些根源煞气的行动,又是大片大片的模拟混沌状态被重新化作煞气以及虚无,这一片虚无的面积,因此反而是增大了。

    不过,其增大的幅度,相比于之前却是要小上不少。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变得越来越小!

    感觉上,就像是这种将模拟混沌状态返本归元的行为正在越来越难以起效果一般……

    “是根源煞气在不断的补充进来!”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瞬间就有了判断。

    这种行为,不得不说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这就像是添油战术,明明知道这些模拟混沌状态对于根源煞气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效果,只能够单纯的承受根源煞气的同化,被其不断的返本归元,重新化作根源煞气,成为罗帆的力量而已。继续这样不断的增强这模拟混沌状态,很显然只是在不断送菜上门而已,顶多也只能够迟滞罗帆的探查,却是根本不可能真正解决罗帆这个分身的。

    “他的目的就只是迟滞而已?”心中一动,这个想法从他的心中浮现出来。

    与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争斗了那么漫长的岁月,罗帆自认为对于那意志的了解已经是极为深刻。这种深刻的了解,让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能够看清楚的东西,那意志,绝不可能看不清楚。

    他能够一眼看出这种行为是一种对那愚蠢的行为,那意志,显然只会更快看出来!

    但,既然他已经看出这种行为最多只能够达到迟滞他这一具分身的效果却依然这样做,那么,他很容易就猜测其目的就是为了迟滞他的分身。

    这种可能性,不算小,但,他总觉得还有些不对。

    在这种心态之下,他的出手却是愈发的凌厉起来,对于周围那无尽的模拟混沌状态的返本归元也变得愈发的快速起来。

    这时候无论是罗帆还是那意志都已经无法操纵那根源煞气的时光了。那意志不用多说,其现如今根本就没有彻底融入根源煞气之中,连将所有的根源煞气纳入掌控都做不到,就更别说要掌控其时光了。而罗帆,相比于那意志来说说似乎强上许多,但,事实上,若是论对煞气的掌控上,他却是比那意志还要差上许多!

    毕竟,那煞气再怎么说,也是以自身融入那根源煞气之中,虽然并不完全,但终究是全身心的融入。而罗帆呢?他现在对那根源煞气所做的,就只是炼化,只是掌控而已!

    这种炼化与掌控对他的目的来说,已经是足够了。但,若是单单论与根源煞气的联系上来说,他显然还是比不上的。

    这样的他,自然更无法做到那意志所无法做到的,掌控那根源煞气的时光这种事情了。

    这样一来的话,对于他们来说,现如今却就只能老老实实的遵循这根源煞气的时光维度,如同在一般天地之中一般,顺序的跨国一个个时间点,向着未来而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在一般情况下的时光他们能够随意的扭曲,跨越,逆转,暂停,断开,但对于更深层时光维度上来说,他们却依然是如同一般生灵在一般天地之中一般。

    而那种一般情况对于要么就是模拟混沌状态意志,要么就是以根源煞气为根基成型的分身来说,自然是没有多少意义的。

    哪怕是他们将时光扭曲到成环,哪怕是将时光逆转到亿兆年之前,对于他们彼此来说,时光流逝的方式,都不会有任何变化。这样所做出的一切改变,哪怕是真实的,对于他们彼此来说,也是如同假象。

    正是因为如此,在这时候,他们双方,却都没有在时间上花心思,只是老老实实的,如同没有操纵时光的能力一般,顺从那根源煞气的时光维度,老老实实的彼此交锋而已。

    对假象进行操纵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顶多,也只是会分走他们的精力,干扰他们的意志,反而让他们在“真实”上无法全心全意,全力施展,这显然是一种得不偿失的行为。

    在他们的感觉当中,时光一点点的流逝。

    不知不觉间,数年时间已经过去。

    这一日,罗帆猛然眉头一皱,却是忽然开始快速后退,想要退出那一片已经比起当初膨胀了不知多少万倍的模拟混沌状态。

    “为何要走?难道觉得我的招待不够殷勤吗?”这时候,从那模拟混沌状态深处传出了这样一把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