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一十五章 在哪?

第三千零一十五章 在哪?

    在大劫的真正意志看来,这整个大劫之中所存在的一切,不管是无边的根源煞气也好,还是其中所衍生出来的模拟混沌状态也好,亦或是模拟混沌状态之中所衍生出来的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还是其中的无穷天地,无穷天地开辟者,其用途都是很明确的。那便是解决罗帆!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存。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这模拟混沌状态无法解决罗帆的时候,那么这模拟混沌状态,以及其中所衍生出来的一切,便都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了。

    所以,对于大劫真正的意志来说,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本就该随着模拟混沌状态的消亡而消亡才算是恪守本分。

    但,现在的情况是如何?

    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居然硬生生的挣脱了桎梏,从那模拟混沌状态的覆灭之中,脱身而出,一次又一次的挣扎求存,一次又一次的远离死亡。

    这样的行为,或许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能够以自己只是在努力的寻求解决罗帆的机会作为理由来一次又一次的说服自己。但,事实上,他这种行为,其实就已经是与他的意志化身的前身,也即是现在已经被罗帆得到所有记忆的那天地意志前身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同样,都是在求存,同样,都生出了私心!

    这样的情况下,若是他能够一直压制着那大劫的真正意志,让这大劫的真正意志无法觉醒,那自然是什么事都没有。

    一旦这大劫的真正意志觉醒,那么,其所最先要对付的,却就绝不是罗帆,而是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了!

    毕竟,相比于敌人,叛徒显然更加可恨。

    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毕竟不凡,虽然之前因为种种缘故无法看清楚真相,但,这时候被那大劫的意志一番攻击之后,他却是渐渐的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没想到我居然也会沦落到这一步。”他这样喃喃着,那巨大的漩涡人脸之上浮现出苦笑之色。

    随着这变化,那巨大的旋涡人脸对于罗帆的漩涡原本时刻存在着的种种攻击效果却是完全停了下来。

    认清了自己的真正心态之后,他自然是再无什么兴趣继续与罗帆分个生死了。

    “没想到,和你战斗了这么长时间,我居然也被你影响了。若是最初的我,绝不会犯下这种错误。”那漩涡人脸叹息道。

    他的话语,直接传入了则之天地之中,被罗帆瞬间听个清楚。

    他的这话却也并非是信口开河,最初的他,显然是并没有任何私心,也没有任何求生的。对于最初的他来说,一心一意的,就只是要将罗帆弄死而已。除了这个之外的,弄死罗帆之后自己会不会死啊之类的,他却是半点都没有去想。

    若是那个时候模拟混沌状态就崩溃消亡,重新返本归元,恢复根源煞气的状态,他却是绝不会有任何挣扎。绝对是自散意志,没有丝毫反抗的被根源煞气完全吞噬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与罗帆之间的交锋次数不断的增加,他显然是渐渐的被罗帆的力量、威能、世界观,乃至其他种种所影响,原本的无私心态终于被打破,如同他的前身一般,诞生出了私心,产生了强烈的求生,最终做出了之前那种种大劫的真正意志所不允许的行为。

    只是,虽然是因为罗帆而被大劫的真正意志所排斥,但这时候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却并没有多少后悔。

    虽然已经被排斥,甚至在这时候都在承受大劫的攻击。但,他却完全无法排斥自己的私心,完全无法否认求生的存在。

    如此一来,他又怎么会后悔自己活多一点时间?

    “这对于你来说,应当是一件好事吧?至少,这证明了你真正活过了。”罗帆这时候却是淡淡的一笑道。

    “活,这本不该是我拥有的概念。”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在这时候再度叹了一声。

    在这时候,周围无穷无尽的根源煞气衍生出不知多少亿万种千奇百怪的攻势,彻底的将那巨大的旋涡人脸完全淹没了。

    那旋涡人脸,也即是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在这时候同样也没有放松,不知多少防护手段从诸多旋涡之中释放出来,结成一体,将那巨大的旋涡人脸团团围住,挡在那无数攻势前面。

    虽然明确的知道那大劫的真正意志为什么会攻击自己,真正的知道,自己其实是罪有应得,但,他的求生,他的私心,让他怎么样都不可能束手待毙!

    哪怕是明明知道自己的反抗不过是螳臂当车,也是如此!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也开始出手了。

    则之天地之中忽然有着如同活物一般的光芒从其中爆发出来,顺着那巨大的旋涡向外而来。这光芒是如此的玄妙,如此的灵动,在向外而来的过程之中,其运转方向不断的变幻,不断的改变,最终渐渐的在那旋涡之上形成了一个极为复杂,更是极为玄奇的图案。

    一个对于罗帆来说极为熟悉的图案,那当初他的感知在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内部所勾勒出来的那个复杂图案!

    这个图案成型之后,这如同活物一般的天地之光,就已经像是与那巨大的旋涡彻底融合在一起了。

    整个旋涡随着开始变得极度稳定下来。

    在这漩涡之上,便如同一根定海神针一般,直接定住了周围一大片的根源煞气!

    在这漩涡作用范围之内的根源煞气,在漩涡的稳定之下,便如同完全凝固了一般,任凭周围的一切变化,都无法将其动摇。

    不管是那旋涡人脸对于它们的吸纳,还是那大劫的真正意志对于它们的操纵,都是如此。

    随着这些根源煞气被定住,外面那大劫的真正意志对于那旋涡人脸的攻势却是不知不觉间开始削弱了。

    那大劫的真正意志所要爆发任何攻击,显然都需要借助根源煞气作为介质才能够施展。

    没有根源煞气,哪怕是那意志再强,也无法对罗帆,对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产生多大的影响。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定住根源煞气,让根源煞气不被那大劫的意志所掌控,那大劫的真正意志显然便难以真正发挥自己的潜力了。

    这,也是罗帆现在所做的事情。

    随着那周围因大劫的真正意志所产生的攻势已经削弱了许多。那巨大的旋涡人脸却瞬间就感受到了压力的减弱,一时间面上不由得显现出疑惑之色。

    “你居然会出手帮我,这却是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这样叹息道。

    他与罗帆之间显然并没有什么交情。一开始,他们就是处于敌对的状态。不管是这模拟混沌状态的真正意志,还是罗帆,都对对方深恶痛绝。恨不得对方下一刻就立马死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现在正常的做法显然应该所坐山观虎斗,静静的看着那大劫的真正意志操纵大劫的威能来将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彻底解决掉才是聪明人的选择。

    罗帆只是道“真的感恩的话,就好好抵挡吧。”

    那漩涡人脸在这时候只是冷笑起来“我自然会好好抵挡。不过,并不是因为感恩,而是因为这关乎我的性命。”

    在这时候,那旋涡人脸忽然微微狰狞起来。

    紧接着,组成这个旋涡人脸的那无数漩涡忽然开始一个个的崩溃起来。

    这些旋涡的崩溃,产生了强烈的爆炸,让这漩涡人脸都开始扭曲起来。

    “怎么回事?!”那旋涡人脸惊呼出来。

    罗帆这时候看到这一幕,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就在这时候,一股难以言喻的波动从那些爆炸开来的漩涡之中传出来。转眼,便已经是席卷了这整个旋涡人脸内部的一切漩涡。

    随着这些波动释放出来,其他众多漩涡也都开始陆陆续续的崩溃开来,紧接着它们又再一次的产生波动,再一次的扫过人脸之中的无穷漩涡,再度让他们崩溃……

    如此这般,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在这时候只感觉到一种无比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这种危机感之强烈,让他怀疑自己会在下一瞬间便粉身碎骨,永不超生!

    面对着这种生死危机,他却是再不敢仔细思索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出现的,自身的意志开始快速的脱离那无数漩涡,不断的向着那巨大旋涡人脸上方的某处位置汇聚而去。

    轰轰轰轰……

    随着他意志的脱离,那旋涡人脸内部的爆炸声响变得愈发的巨大,爆炸产生的速度也变得愈发的快速起来。

    显然,失去了那模拟混沌状态意志的镇压,那巨大人脸对于那忽如其来的灾难显然变得极为无力了……

    等到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终于彻底脱离那巨大的人脸之时,那巨大人脸终于再承受不住忽如其来的灾难,整个彻底崩塌,其中所有的旋涡,都彻底化作根源煞气,化作那无边无际的攻势,向着那原本巨大人脸上方的位置汇聚而去。

    也即是,向着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汇聚而去!

    现如今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所剩下的也只是单纯的意志而已了。

    这样的存在,对于一般修士来说,依然是无比强大的。哪怕是对于一般天地而言,也是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足以轻轻松松的毁天灭地。

    但,很显然的,相对于这大劫的意志来说,这样单纯的意志,很显然是完全不够看的。

    只是瞬息间,这意志,便已经是有八成被那无穷无尽的攻势所毁灭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终于叹息一声,渐渐闭上了双眼。

    就在这时候,罗帆心中一动,便有一种难言的吸力凭空作用在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之上,将其一吸,便直接将其拉入了则之天地之中去了。

    随着这变化,那来自大劫真正意志的无穷攻势猛然一转,就转而向着那巨大的旋涡冲过来,狠狠的砸在那巨大旋涡之上!

    这些攻势实在是太强太强了,在这个瞬间,哪怕是那旋涡周围的根源煞气已经被定住,也根本无法阻挡这些攻势穿透阻隔,直接砸在那旋涡之上。

    种种不可思议的动静随着开始爆发出来,整个巨大的旋涡在这种动静之下,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丝丝缕缕的根源煞气被这攻势好似削皮一般,不断的从旋涡之上切割出来,重新化作根源煞气,丝丝缕缕的融入周围的那无尽根源煞气之中,再被那大劫的真正意志所掌控,重新衍生出无尽的攻势,转过来向着那巨大的旋涡压过来。

    “在哪里?”这时候,罗帆却并没有理会外面那对着旋涡不断倾泻而来的那无尽的攻势,而是对着自己身前的那残破不堪的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问道。

    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看看周围,再看看罗帆,面上不由得有着后悔之色,道“若是早知道那力量已经消失,我之前绝不会犯下那么多错误。”

    显然,对于那一股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彻底消失,他却是直到这时候方才发现。

    若是早早发现这一点,之前因为那一股力量的威慑而无法施展的种种手段他早就在之前施展出来了。而那些手段,任何一种,都足以让罗帆吃不了兜着走!

    这时候,罗帆只是淡淡的道“别说你就算是早知道了也奈何不了我,就算你知道了能赢,现在也已经过去了,你再说又有什么意义?现在,告诉我他到底在哪吧。”

    “或许吧。但,你知道了他在哪又有什么意义?现在他已经成了气候,你就算是直接上去,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作为的。”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只是道。

    “这是我的事,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告诉我答案就可以了,其他的,不需要你理会。”罗帆只是这样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