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一十六章 直面

第三千零一十六章 直面

    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残留意志哈哈大笑起来,道“好!既然你想要绝望,那我就给你绝望!我将告诉你一切我所知道的,至于你能够从那里找到什么,那就只能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说话间,一股股信息从他的意志之中渐渐逸散出来,信息之中所包含的,显然便是罗帆所想要的某处位置的信息了。

    罗帆心中微动,这些信息便被他瞬间解析。

    “原来就在那里,我早该想到。”读取着这些信息,他的面上显现出恍然之色。

    接着,他顺手一拂,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一闪之间,就已经是被他直接丢入这则之天地之中的某一处平行所在之中去了。

    在得到了这些信息之后,对于这意志,他显然已经是再无任何兴趣。

    哪怕是将其毁灭的兴趣……

    这时候则之天地已经尽皆返本归元,其中的一切事物,一切规则,一切能量,一切时间,一切空间,已经尽皆化作根源煞气。

    任何外来生灵想要在这则之天地之中生存,要么有着罗帆赋予某些权限,要么,便是自己去适应周围无尽的根源煞气!

    若是一般生灵,被罗帆这么一丢,最终的下场,必然就是直接被根源煞气所同化,说不定连那平行所在都看不清楚便要彻底消亡。

    但,和那显然,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并非一般生灵。

    他原先乃是能够彻底融合根源煞气,将根源煞气从那大劫的真正意志手中夺取过来的存在。对于这样的他来说,哪怕是游离的根源煞气,只要数量不是太多,对他便绝不会有任何伤害。这些已经被罗帆彻底炼化,以极为稳定的方式构成这则之天地的那些根源煞气就更不用说了。

    在接触到那平信所在的瞬间,他的意志便自然涌动之间,直接将周围的根源煞气炼化,猛然一凝之间,就化出一个人形身躯出来,将其意志完全包裹住,让其看起来再不显丝毫狼狈。

    “果然是对我再无任何兴趣了。”回过神来之后,这意志暗自叹息一声。

    接着,他摇摇头,直接将这一切都抛在脑后,直接投入这平行所在的红尘之中,抓紧时间感受自己以前从来没有亲自感受过的红尘万象去了。

    在他看来,罗帆已经不可能活太长时间,想要在罗帆死去之前感受尽可能多的新鲜际遇,需要的就是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

    对于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在那平行所在之中会做什么,罗帆却是正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完全没有任何在意。

    哪怕是他逆天到凭借那点残留下来的,甚至不足其原来亿兆分之一的威能将那平行所在毁灭,也不足以让他有任何动容。

    对于他来说,那平行所在哪怕是毁灭再多,只要则之天地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其便会瞬间重新衍生出来。

    更别说,一两处平行所在,相对于无穷无尽的平行所在来说,渺小到完全能够忽略的地步,即便是被破坏,被毁灭,对于整体来说也并没有任何影响。

    有着这样的底气,他如何可能会在意那意志会怎么对待那一处平行所在?可以说,他将其丢入那平行所在,其实就已经是一种报酬,一种对他合作的奖赏了。

    这时候,他却已经是驾驭着那巨大的旋涡向着这大劫的某个方向而去。

    这大劫之中充斥着根源煞气这种蕴藏时空的奇妙存在。

    方向,对于这样的根源煞气来说,本该没有任何意义的。毕竟,只要根源煞气愿意,任何方向都是能够随意变幻的。

    但很显然的,对于同样能够驾驭根源煞气的则之天地来说,方向,显然就是有意义的了。

    哪怕是普通的方向,只要罗帆愿意,只要则之天地能够将自身的威能完全发挥出来,其便能够向任意一个方向而去,而且不受外界根源煞气的影响。

    更别说,这时候他所前进的方向还并不是普通的方向,而是某种时时刻刻在调整着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规则、法则,等等等等,几乎一切的奇特方向。

    事实上,若是以真正严格的定义来看,这根本就并不是方向。

    只是因为生灵的认知有所具现,这才将这种存在当做是某种特殊的方向而已。

    就像是力量,其实按照真正精确的定义来看,其实有着很多事物,很多现象,并不属于力量的类别。只是因为表现出来的特质与真正有着独特存在的力量极为相似,这方才被称作力量。

    当然,威能也是如此。一直以来,被罗帆称作威能的那无数存在,其中有着许多,若是按照真正严格精确的定义来看,其实也并不算威能。只是因为与威能的性质颇为相似,这才被称作威能……

    现在罗帆所选择的所谓方向,也是同一种性质的存在。

    有着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所给予的位置信息指引自己,罗帆操纵着则之天地越是前进,周围的根源煞气便越是密集,对于则之天地的磨损、影响,也就变得越是强烈。

    最终,当他前进到某个位置的时候,前方的根源煞气就已经是增加到了凝成实质的状态。

    一眼看过去,简直就像是一面高大无匹,厚重非常,任何力量都无法破除的墙壁!

    到了这里,那根源煞气每时每刻几乎都是在将则之天地成千上万的平行所在毁灭掉。

    没错,不是那旋涡,而是则之天地!

    因为在来到这一处位置的过程之中,那包裹住则之天地,甚至已经是与罗帆的天地之光融合在一起的那奇妙旋涡,已经是被无尽的根源煞气给彻底搅碎并吞噬掉了!

    现如今,罗帆的则之天地却已经只能以天地去抵那无尽的根源煞气!

    因为平行所在每时每刻的都有成千上万被毁灭。所以,每时每刻的,罗帆都需要让则之天地在衍生出大量平行所在方才能够弥补这些损失,方才能够避免则之天地的主体受损。

    而这种衍生,显然需要耗费大量能量。

    这使得则之天地内部的能量浓度在每时每刻的降低着。

    能量浓度在其他时候有着复杂的定义,但在这里,在这时候,在这已经返本归元的则之天地之中,就代表着根源煞气的浓度!

    在这时候,根源煞气不断的消耗着,使得整方则之天地似乎在变得越来越脆弱。

    紧接着,则之天地开始狠狠的撞上前方的根源煞气墙壁。

    两者接触的瞬间,不知多少根源煞气四处飞溅,根源煞气之中所蕴含的无穷无尽的能量,无限的物质,无穷的时空,都在这瞬间四处飞溅,便如同在这相撞的位置周围开始形成一片又一片的天地群,世界群一般。

    则之天地的损伤不断的加剧。

    那平行所在被毁灭剥离的速度,也随着开始疯狂加速。

    原本每时每刻毁灭掉的平行所在不过是成千上万而已。现如今,却是每时每刻都有着以亿万计算的平行所在在对碰之中彻底毁灭掉。

    那墙壁,终究也是根源煞气组合而成,而罗帆的则之天地,经过返本归元之后,也已经变成了由根源煞气构筑而成。

    两种同样性质的存在彼此交织,却是让这则之天地在付出极大的代价之后,终于一点点的挤压进入那墙壁之中。

    最终,等到其穿透墙壁,真正见到了那墙壁背后的存在之时,那则之天地,哪怕是天地主体都已经被毁灭了大半!

    那无数平行所在,自然也已经彻底消失,尽皆被破灭在那厚厚的根源煞气墙壁之上了。

    其中,包括被罗帆投入那平行所在之中的一切存在。

    也即是说,之前被他投入某一处平行所在之中的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也被包含在其中。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就已经彻底消失了。

    事实上,在融入那平行所在之后,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已经是彻底的与那平行所在交织在一起了。

    在这种交织之下,只要平行所在存在,其便能够存在。

    这其中真正的意思便是,哪怕是这平行所在连同他自身已经是被抹去了,但只要罗帆再度让则之天地衍生出那平行所在,衍生出那种可能性,那么,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便能够跟随那平行所在一同重生出来!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已经是另一种形式的不死不灭了。

    “果然在这里。”在这时候,罗帆却没有注意其他,只是看着这墙壁后面的那一个奇特的光团。

    这个光团无比庞大,哪怕是则之天地,在其面前都如同蚂蚁站在太阳面前一般。

    光团之中释放出无穷无尽的光与热,其中似乎有着无数影像在以超越一切生灵反应速度的速度变化着。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忽然,从那光团之中传出了这样一把声音。

    随着这声音,罗帆就感觉到整方则之天地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构成则之天地的那一切根源煞气好似在这瞬间完全背叛了他的意志,在那声音之下,居然开始失去稳定性,渐渐的变得混乱起来。

    而罗帆这时候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则之天地所产生的变化了。

    在这时候,他却已经是完全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

    那一把声音,虽然没有震荡根源煞气衍生出天地之类的存在,但显然比起那些能够震荡根源煞气衍生出天地的声音更加玄奇!

    在这声音灌入耳中的瞬间,罗帆就感觉到自己的心神已经是被彻底的镇压住,只有那声音转化为千奇百怪的感应,直接将他淹没了。

    在这瞬间,他就有一种自己已经是完全陷入了一个无比诡异的天地的感觉。

    无尽量的光影,无穷的气味,无限的触感,无限的味道,在这瞬息间,淹没了他的一切感知,让他连时光都感应都彻底消失了。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就发现残留下来的那一部分则之天地的天地主体已经是重新嵌入了那后方的墙壁之中,眼看着就要重新全部缩回墙壁内部,彻底的消失在这一个巨大光团所在的奇异虚空之中了。

    这种变化,让罗帆瞬间毛骨悚然起来。

    这分明是自己连那存在的一把声音都承受不住,光是听到那声音,就已经差点完全失去自我了!

    “一定有弱点!”在这瞬间,这个想法在罗帆的心中浮现出来。

    眼前这存在,乃是这大劫真正的意志。

    而且还只是刚刚诞生出来的,甚至都并不算太过清醒的意志!

    这样的意志相当于这整个大劫的真正根源。只要他能够毁灭这意志,那么,他就将完全绕过那无尽的根源煞气,赢得这一次与大劫之间的争斗的胜利!

    到得那个时候,他只需要一个想法,就能够消弭这一次大劫,彻底的超脱而出,打破自身所受到的境界桎梏,真正的成为七劫强者。

    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这意志的存在,显然并不可能真的是无敌的。

    其表现得再强大,也无法超脱这一次大劫的限制。也即是说,无法超脱,真正的七劫强者的等级!

    这样的话,其这时候表现得越是强大,就代表着,其弱点越是巨大!

    而现如今,以罗帆的实力,正面对上这意志显然是近乎不可能取得胜利的。因此,他唯有找到这意志那可能极为巨大的弱点,方才可能最终以弱胜强,反败为胜,取得最后的胜利。

    心中这样想着,他艰难的操纵那则之天地渐渐挣扎出那厚厚的根源煞气墙壁,重新来到了那巨大的光团之前。

    那巨大的光团在这时候微微震荡起来,道“看来,你是,想要,找死……”

    随着这话,罗帆便再度感觉自身要陷入方才那种诡异的状态之中去了。

    在这瞬间,无尽的光芒从他的身体之中爆发出来,瞬间便将他的周身上下包裹住,将这声音直接过滤了一遍,将其中对心神,对五感有着影响的种种奇特威能彻底的过滤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