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一十七章 自灭

第三千零一十七章 自灭

    天地之光终究并不是普通光芒。

    其本身甚至是拥有着类似天地意志的特质。眼前这光团的意志虽然与真正的天地意志有着不同,但,显然也是类似等级的存在。

    如此这般一来,其自然也同样是属于那天地之光所能够承受的范畴之内。

    因为如此,天地之光方才能够代替罗帆来承接这一把发自那意志的声音,方才能够将这声音之中他所无法承受的种种过滤出去,留下他所能够承受,所能够理解的种种。

    当然,哪怕是过滤过了,那话语之中所留下的信息依然是无比巨量。

    在这时候,罗帆从那天地之光之中接纳那些剩下的信息之时,便感觉到无数杂乱无比,又复杂难言的信息不断的从其中向着自己涌过来,几乎如同无边海浪一般,将自己给淹没了。

    好在,对于这样的信息,他已经是破有经验。

    很快的,就已经是从其中领悟出了那巨大光团所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了。

    这整个过程看似繁杂,但其实从那巨大光团开口说话,到罗帆完全领悟其意思,完全了解其所想要表达的东西,时间也不过是过去了一瞬而已。

    甚至,一瞬都不到。

    这时候,罗帆心中微动,口中说道“我确实是想要找死,你能够成全我吗?”

    他的这话,直接传入那光团之中,让那光团之内的意志在这时候微微一滞。

    很显然,罗帆的回答,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正常来说,不会有任何人在面对威胁的时候这样说的,除非,想要耍弄自己的对手……

    而在这意志看来,罗帆与他之间的差距,很明显是无比悬殊的。只要他能够分出手来,分分钟就能够将罗帆彻底的抹杀。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相信罗帆居然对自己有着绝对的把握,认为能够轻轻松松的将自己解决,甚至有心思来耍弄自己,这简直就像是要一个人承认自己巨大打不过蚂蚁一样荒谬。

    这种荒谬,让这意志的运转却是稍稍有些断裂了。

    就在这时候,罗帆双眼一亮。

    他已经是找到了这意志的弱点所在了。

    果然,正如他之前所预料的那般,这意志的弱点之大,与其强大之处相比,也丝毫不差!

    这弱点不是其他,便是这意志的灵活性极差!

    他,似乎只是一种机械的,甚至可以说是极为初级的意志而已。

    生灵意志的灵动与狡猾,他却没有残留半点。而真正的天地意志那种润物无声,宏大浩瀚,他却也做不到。

    此时此刻的他,可以说是处于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

    这种状态之下,他的力量、威能,固然是能够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对罗帆形成无比强大的压力。但,同样的,他的思维,他的意志,他的自我,也因此而沦落到极为尴尬的状态,算是处于低谷之中的低谷。

    这样的存在,对于罗帆来说,显然是没有多少威胁的。

    哪怕是,他再强,也是如此。

    当下,罗帆便没有再迟疑,将在这时候最好的做法施展出来。

    这时候最好的做法,便是彻底的让那意志的心灵崩溃,让其思维变得彻底的混乱!

    只要达到这个目的,那么,其自身哪怕是再强,对于他来说,都已经再无任何威胁。其自身的力量,反而会成为他可以利用的点,进而反过来帮助他将其自身彻底毁灭!

    至于如何让这样一股意志心神崩溃,思维混乱,这对于罗帆来说,简直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

    他只是随意的将几个看似很理所当然,但得到的结论却很是荒谬的问题拿出来,只需要短短的几句话功夫,就足以让这一股意志变得无所适从。

    之后,再用一些言语稍稍逼迫,对方便会彻底的心神崩溃,思维混乱了。

    而他,也似乎这样做的。

    如此一来,不过是短短的一两个时辰之间,在罗帆前方的那一个巨大的光团便已经是陷入混乱状态。

    随着其变得混乱,周围那将这一片区域团团围住,将周围的空域彻底封住的那根源煞气墙壁已经是开始崩溃了。

    感觉上,就像是构成这根源煞气墙壁的根基已经是被抽走了一般。

    其中所有的根源煞气都开始不断的坍塌,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有一个的破洞,而且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那种破洞。

    面对着这样的破洞,罗帆便知道自己的谋划已经成功了。

    接下来,他只需要坐视下去,那光团便将自我毁灭!

    当下,他心中微动,那仅剩下的一小部分则之天地开始不断的吸纳周围无尽的根源煞气,自身开始随着不断的恢复过来。

    不多一会之间,则之天地的天地主体,便已经是完全恢复了正常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之所以如此顺利,显然便是因为那根源煞气的掌控者这时候已经是完全放弃了对根源煞气的掌控,这根源煞气因此而得到了真正的自由。而得到自由,也就意味着不受保护,自然便似乎谁都能够吸纳,谁都能够炼化了。

    之后,罗帆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继续吸纳根源煞气,不断的推动则之天地继续演化,之前被毁灭的那众多平行所在在这时候也开始渐渐衍生出来,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重新恢复了一开始那种无边无际,无穷无尽的状态。

    原先因为平行所在的消亡而同样消亡的种种外来之物,也随着同时完全恢复过来,就像是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时候,前方那无比巨大的光团已经是轰然炸开,化作无尽量的细碎光团,向着周围无尽的根源煞气冲过去。

    这些光团碎片在冲入根源煞气之中后,便开始与根源煞气快速的结合起来,渐渐的衍生出种种千奇百怪的生灵出来,开始在那无边无际的根源煞气之中开始进行拼斗,进行厮杀,进行着种种生灵所无法想象的恐怖行为。

    这些生灵都是光团碎片所化,本身乃是一体,但在这时候表现出来的,却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一般。

    这其中的原因,很显然便是因为罗帆之前对于那意志所说的那些话语。

    那些话语很显然引起了那意志的混乱,这时候那无数意志碎片,便是那种种混乱的产物,每一点碎片,都是站在某一个和其他碎片完全不同的角度,对于其他任何碎片的想法,都是极为不认同,而对于自己的想法则是极为坚持的。

    这样的情况下,厮杀,便无可避免了。

    这种厮杀,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

    最终,却是整片大劫之中的一切根源煞气都被卷入这一场厮杀之中,整片大劫看起来就像是陷入了一片无比混乱的修罗沙场一般。

    原本作为这大劫针对重点的罗帆,在这时候却是反而空了出来,不受任何攻击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只是淡淡一笑,尽可能的躲开那些碎片结合根源煞气所化的生灵,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在这种根源煞气之中,时光完全没有意义。

    那根源煞气之中的生灵,有些是希望时间长些,有些希望时间短些,有些甚至希望时间暂停,时间逆转。

    因为他们多事这大劫的真正意志所分裂而成的诸多碎片,所以他们彼此之间对于这根源煞气都有着强大的操纵权限。

    这种操纵权限,使得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随意的改造、操纵时间的流逝方向,流逝速度。

    因此,在这个时候,这根源煞气之中,几乎任何一处位置的时光流速都是与其他位置不同的。而不同碎片所化的生灵彼此相接触,他们对于时光的掌控便会发生冲突,最终造成一种更加强力的时光混乱出来……

    时光,因此而变得更加的混乱,更加的难以理解气力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说时间,显然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在罗帆的感应之中,不过是过去了数日而已,那些意志碎片所化的生灵便可能已经是过去了千百亿万年之久了。他们之间彼此的争斗,也已经完成了不知多少亿万次了。

    在这样的战斗之中,他们之间的胜负,也终于出现。

    战争,显然便必然有着胜负。

    哪怕是这种自我碎片之间的战争,也是如此。

    那意志虽然被分割成为不知多少亿万片,在争斗的过程之中,损耗更是大得超乎想象,有着不知多少在这过程之中彻底的同归于尽,共同消亡。

    但,哪怕是这样,最终,胜利者,终究还是会脱颖而出,真正的站在所有意志碎片所化生灵的尸身之上,站在,罗帆的面前。

    “你可是害得我好苦。”这个胜利者这时候看起来依然是一个光团的模样。

    只是,其已经是比起当初缩小了不知多少万倍。

    而且,其所说的话语,也已经是完全没有之前那种需要天地之光过滤方才能够承受的韵味,有的,却只是如同之前的那模拟混沌状态的意志那般的强势而已。

    这种模样,很显然,这意志,已经是重新沦落,重新回到了生灵意志的层次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罗帆之前所做的,显然就已经是将他的一切升华、进化的努力完全打消,让他彻底的失去了更进一步的希望。

    别说其他,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与罗帆结下永生难解的仇怨了。

    不过,虽说自身已经被缩减了不知多少亿万倍,更是失去了向真正的天地意志那个层次进化的希望。但,这种沦落对于这存在却也并非尽是坏事。

    至少,在这种影响之下,这生灵,在这时候已经是能够拥有无比灵动的思维,之前其意志所拥有的种种弱点,都已经是彻底消失了!

    这个时候的他,显然是比起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可怕!

    至少,对于罗帆而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我们是敌人,不是吗?”

    “没错,我们确实是敌人。我们之间也确实是没有任何共存的理由。”那意志在这时候叹息一声。

    这时候整片大劫已经是满目疮痍。

    那无尽的根源煞气这时候已经是变得稀稀落落,便如同一片废墟一般。

    那种原本极为玄奇的根源煞气取代一切的状态在这时候已经被彻底打破。一眼望过去,整个大劫看起来就是一片无边广阔的残破大陆一般。

    战斗的痕迹,充满了这整片大地。

    世界的碎片,天地的碎片,时空的碎片,规则法则的碎片,时间的碎片,空间的碎片,生灵的碎片,信息的碎片,记忆的碎片,神魂的碎片,一切的一切,在这时候几乎遍布这整片大陆。

    在这里,似乎就已经是完全变成了残破的定义,似乎一切破灭,都能够在这里找到名副其实的应对现象。

    那光团,在这时候看起来就像是这一片大陆的太阳。

    而罗帆的则之天地,看起来就像是这一片大陆头顶的奇异云团,翻涌不休,时时刻刻有着不知多少种变化存在的奇异云团。

    罗帆与那意志对峙,感觉上就像是那云团与太阳对峙一般。

    在这时候,那太阳之中传出一声怒吼“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我要折磨你亿万年!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这样一声怒吼之间,整片大陆轰然崩溃,其中所有的一切,尽皆重新化作根源煞气,开始疯狂的向着那光团汇聚而去,在虚空当中留下了无数道巨大的根源煞气河流,看起来就像是百川入海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手段,罗帆只是淡淡一笑,则之天地之中有着无尽量的根源煞气同时释放出来,在虚空当中自然演化,化作不知多少亿万次元出来,将那无尽量的根源煞气彻底吞噬进入那无数次元之中!

    随着这种变化,不可思议的动静在虚空当中不断的产生,不断的释放出来,看起来就像是无穷光影,无穷世界,无限时空,无尽天地同时在周围诞生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