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二十四章 遭遇

第三千零二十四章 遭遇

    这种变化,让罗帆心中忽然有着明悟。

    或许,唯有更深层,方才能够受周围的虚无更少蒙蔽,层次越浅,受到的蒙蔽显然便会更强!

    而显然,这种深浅层的差别,便是与这周围虚无海洋的交流多寡的差别。

    交流多,层次便深,交流少,层次便浅。

    这样稍稍一转念,罗帆便知道,自己这时候的心神化身所在的这一层,或许也依然不是这虚无海洋的最深层!

    这里所看到的一切,或许在更深层看来,也是与真实相差甚远的!

    “这便是要求吗?”这个想法随着浮现于罗帆心中。

    这虚无海洋有着这样的限制,这也就使得罗帆若是想要更进一步看清楚虚无海洋的情况,便需要与周围的的虚无海洋持续不断的进行那种莫名存在的交换!

    通过这种交换,达到彼此交流的效果,最终让这心神化身能够潜入这虚无海洋的更深层,更进一步看清楚这虚无海洋的奥秘!

    这,就是一个选择。

    你是要承担风险,加大与周围虚无海洋的交流,还是尽可能的避免风险,让自身对周围虚无海洋的感知止于一个表面的层次而已。

    按照道理来说,这道尊之路第六层是为了修士修行而创造出来的。

    而罗帆现在这心神化身与周围的虚无海洋之间的莫名存在的交换本身就只是按照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根本规则来进行的,所以,这种交换,对于罗帆有害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大。

    不过,可能性并不大,并不代表着不可能!

    一名负责的修士,显然不可能想当然的觉得可能性不大就将其当成不可能。

    修士本身就需要有着对一切追根究底的精神方才能够修炼到极高境界。

    对生死之间的界限感到迷惑,才最终超脱生死,成仙成神。对阴阳的界限感到迷惑,才超脱阴阳,成就太乙纯阳。对内外的界限感到迷惑,才超脱内外,自成一体,不假外求。等等等等。

    甚至便是最终想要成就真圣,也是因为对于劫数,对于时光,对于因果,对于命运,对于一切的一切感到迷惑,这才最终能够超脱这一切,也才有希望成就真圣。

    若是没有对生死的接线感到迷惑,觉得生也好,死也好,其实都无所谓,生灵怎么可能会想要去修行,想要去长生,想要去成仙成神?连想都不想,自然就更不可能成就了。若没有对阴阳的界限感到迷惑,觉得自身在地仙三境已经是极为完美,只要能够长生就什么都无所谓,力量无所谓,限制无所谓,阴阳也无所谓,那当然就不可能成就太乙纯阳……

    所以,对于修士来说,追根究底的精神,却是一种至关重要的精神。

    罗帆能够走到这一步,能够成为七劫强者巅峰的存在,能够拥有自己虽然不完整,但却极为独特的世界观,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靠着这种追根究底的精神。

    因为他对于诸多天地的独特世界观感到疑惑,才让他最终整理出自己的则之世界观,最终奠定了走到现如今这一步的最稳固根基!

    就是因为他对于其他层面是否存在的疑惑,才使得他现如今拥有借助贯通其他诸多层面而获得的,比起概念不死更加绝对的一种不死特性!

    其他种种类类,也都是因为类似的理由。

    所以,一直以来,罗帆却从没有放弃自己探究一切,怀疑一切的精神。

    哪怕是,面对真圣的力量,哪怕是面对与真圣相关的种种,哪怕是面对,这道尊之路,都是如此!

    对于他来说,除非实在是力所不能及,以自己的境界完全不可能探究清楚的,与真圣相关的种种之外。其他任何事物,任何他所遭遇到的东西,他都有着将其研究清楚,弄清楚其中的原理奥妙的打算!

    他之所以在每一次机缘之中耗费的时间都超乎想象的长,根本原因便是如此。

    对于其他修士来说,在机缘之地之中获得机缘便是最终目的,只要能够得到机缘,其便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机缘之地的根源是什么,是以什么样的原理运转,为何能够给自己这样的机缘,等等等等背后的诸多奥妙,他们都是不感兴趣的。

    但,罗帆显然就不一样了。

    对于罗帆来说,任何一个机缘之地,其中所赋予自己的机缘还是其次。

    最重要的是,这机缘之地的构成原理!这机缘之地为何是机缘之地,其为何能够给自己这样多的好处,在这种好处的背后到底有着什么在催动?我能不能再造这种机缘之地?能不能加强这种机缘?等等等等。

    可以说,对于罗帆而言,每一次机缘之地就是一把钥匙,一把打开全新天地,全新领域的钥匙!相比之下,那机缘之地之中所蕴含的机缘,反倒就只是最为浅显的好处而已了。

    在这时候,面对着周围的虚无海洋,罗帆同样是没有放弃这种追根究底的精神。

    哪怕是这种心神化身与周围虚无海洋之间的交流是一种极有可能对自己没有坏处,而只有好处的变化,罗帆也依然没有放弃探究其究竟的想法。

    不怕一万,便怕万一。

    这种交流确确实实是有着极大的可能性是对自己有好处的,但,万一呢?万一有着坏处,那可就是他所难以承受的了。

    所以,这时候,罗帆在确定停下这种交换将会带来他所不愿承受的后果之后,便只能够开始转换方向,仔细的研究体会这种交换对自己的影响。

    这种交换,极为类似那诸天与周围虚无之间的交换。

    而之前,他靠着心神融入那种汇入诸天的存在的办法,看清了周围那虚无海洋的一部分真相。那么,现在该怎么做,其实就已经是很明显了。

    在这个时候,罗帆心中微动,凭借自身对心神化身的绝对掌控能力,再度分出一缕心神,锁定那些凭空涌入自己心神化身之中的那种莫名存在,并伴随着那种莫名存在的不断分化而持续不断的分化着。

    在这过程之中,他的这点心神似乎得到了某种奇异的梳理,以一种全新的姿态,不断的重新融入他的心神化身之中。

    随着这种心神的重新融入,他的心神化身好似是发生了某种极为微妙的变化,并开始渐渐的凝聚出某种类似的存在,重新从身体之中散逸出去,重新融入周围那无尽的虚无海洋之中。

    当然,这只是最终的结果而已。

    在那心神与莫名存在进入他身体到新的莫名存在逸散出去融入周围的虚无海洋之中的这个过程却是复杂得难以想象的!

    哪怕是这一切过程是发生在对自身掌控近乎绝对的罗帆的心神化身之内,罗帆这时候居然也难以真正说清楚这种变化过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仿佛,在这中间过程之中,有着一段迷雾,遮掩住了其中的某些变化,使得罗帆作为这身躯的主人居然也难以真正看清楚这种变化的真相。

    “变化太过精细了,超过了我的感应范畴……”对于自身的掌控,罗帆终究并不是一般存在所能够比拟的,在这时候却是一眼就看出来这种迷雾的根源所在。

    这种迷雾之所以产生,显然便是因为,这中间的过程实在是太过复杂,也太过细致了。几乎是每一瞬间都有着亿亿兆个细微的细节正在产生数以亿亿兆来计算的恐怖变化,这才使得罗帆完全无法把握这其中的具体变化细节,所以才只能够感觉到在那过程之中只是一片迷雾而已。

    就在这时候,罗帆忽然心中一动,转头向着之前那心神化身所转变的,正在浅层飞遁的那真正化身看过去。

    在这时候,他的那化身,却是忽然感觉到了一些新的东西。

    “这是什么?”在这个瞬间,罗帆的化身停下了身形,仔细看看四面八方。

    这时候他所在之处已经是一片深海,周围尽是海水,附近再看不到任何气泡,或者说,任何诸天存在。

    显然,虽然在那心神化身眼中,这化身的飞遁速度相当缓慢,这时候所来到的位置也不过是在罗帆的诸天附近而已。但,在这浅层,其速度却是毋庸置疑的快速的,这时候,其所到达的位置,显然也已经是距离罗帆的诸天极为遥远!

    此时此刻,罗帆隐隐间感觉到,在周围,似乎有着一处奇特的,与其他位置有所不同的事物存在。

    那事物,存在于海水之中,又似乎高于海水之上,更好像是更低于他所见到的海洋……

    “我看看到底在哪里……”罗帆心中微动,感知无止境的释放出来。

    随着他的感知激荡,周围的海水开始翻涌起来,在那海水的翻涌之间,一个庞然大物,渐渐的出现在他的感应之中。

    这怕是足足有数光年大小的庞然大物!

    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岛屿,悬浮于无边无际的海水之中,此时此刻的罗帆化身,便是被这巨大的岛屿笼罩在阴影之中!

    在罗帆的化身感应到这岛屿的瞬间,这岛屿却就瞬间对他有了反应。

    只是瞬间,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推力便是直接作用在这化身之上,将这化身瞬息间便向后推动了数光年,直接来到了这岛屿的边缘之处。

    没错,推后了数光年之后,罗帆的化身是来到了这岛屿的边缘之处!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在之前,罗帆的化身,其实就已经进入了那岛屿的本体之中。

    那阴影,其实也是那岛屿的本体!

    只是因为视角的原因,其方才显得如同阴影一般而已!

    而之前,那阴影显然是在快速具现,化作罗帆感知当中的真实,这才产生那种推力,将罗帆的化身直接推到了那阴影之外,也即是那岛屿的边缘所在。

    “居然碰到新人了,真是稀奇。”这时候,忽然有着一把声音在前方的那岛屿边缘传了过来。

    罗帆双目一凝,看向那声音来源之处。

    在那里,却是有着一个小小的山洞,这时候有着一名修士站在那山洞的出口之处,用一种极为好奇的目光看向罗帆。

    这是一个看起来三十来岁的男子模样。

    其相貌堂堂,看起来颇为正气,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正常的六劫强者的气息。

    在其身上,偶尔之间便是有着某种微妙的气质闪过,让其看起来似乎就像是化作一方天地,一个世界,一片时空一般。

    隐隐间,更是有着丝丝缕缕的,如同活物一般的光芒在其表面上一闪而逝。

    “散修?”罗帆看向这修士,这样问道。

    那修士微微一愣,接着笑了起来“看来道友是刚刚飞升上来啊。唯有刚刚飞升上来的散修道友才会在这一层依然在意散修与道尊门下的差别。不过,道友猜对了,我确实是散修。”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微微一愣,心中便知道,自己以前对于道尊之路第六层的猜测怕是与事实大有差别。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形势,怕是比自己想象当中的要复杂许多。

    虽然那修士口中说是不在意道尊门下与散修之间的差别,但在确信罗帆是散修之后,他对于罗帆的态度依然是不由自主的好了不少。

    原本他只是打算和罗帆说上几句话,告诫他一番而已,在这时候,居然主动的邀请罗帆进入他的洞府去坐坐。

    态度的变化,几乎是肉眼可见。

    罗帆正对这道尊之路第六层极为陌生,对于这修士的邀请自然是不会拒绝。

    当下,便笑着踏入了这修士的洞府。

    反正,就算对方有什么谋划的话,他在这里的也不过是化身而已,即便是被灭了,对自己来说,也并不算什么损失。

    一番交谈之后,他们彼此便都通了姓名,那修士名为乐瞳,确确实实的是一名散修。只不过,除了散修的身份之外,他更是有着一个身份,那便是,囚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