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二十五章 监狱?

第三千零二十五章 监狱?

    没错,这乐瞳,便是这一座岛屿的囚徒!

    这一座岛屿,看似玄奥,其实却就是一座监狱,一座囚禁众多强大修士,囚禁类似乐瞳这等强大存在的监狱!

    此时此刻,罗帆与乐瞳所在之处,并不是监狱的主体,若是硬要说的话,应当就相当于监狱的窗户。

    这时候这乐瞳,显然也并不是其本体,而不过是他的一点类似视觉一般的感知化身而已。本质上,却就像是罗帆的心神化身一般的存在。

    “这居然是一座监狱?”当听到这一座岛屿的本质居然是一座监狱的时候,罗帆的眉头便忍不住皱了起来。

    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居然会有这样的监狱存在,这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这道尊之路本就有着道尊之狱这等能够监控一切违规,镇压一切违规的监狱存在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有人设置这样的监狱,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国家之中,居然有着私人自己设置监狱一般!

    这完全是在直接挑衅国家,在这里,也就是直接挑衅道尊之路啊!

    敢做这样的事情,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存在,到底会有多强的手段,却是让人难以想象。

    “就是一座监狱。道友现在出现在这里,想来,应当已经被这监狱盯上了,接下来,道友怕是需要做好被监狱镇压的准备了。”那乐瞳叹息一声,道。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淡淡摇头道“这监狱盯上我了?不可能吧,我并不觉得我有犯下任何人的忌讳,更没有触犯这道尊之路的任何禁忌。怎么可能会有监狱盯上我?”

    乐瞳苦笑道“我当初也是如此,同样是什么都没有做,忽然碰到这监狱,就被直接镇压了。最后耗费了数百亿年,才找到了这个窗户,艰难的探出一点感知,但也只能够在这窗户边缘徘徊,无法真正脱身。”

    罗帆皱眉“这么说,只要我碰到这监狱,就一定会被镇压?”

    “没错,这几百亿年来,我见到了数十名道友,同样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出现在这监狱边缘,便被监狱给直接镇压了。”

    “所以,道友现在邀请我来到这里,是为了让这监狱更加方便,为监狱立功以求减刑?”罗帆忽然淡淡的问道。

    听到这话,乐瞳只是摇头,道“当然不是,这监狱可没有减刑一说。为监狱立功有什么用处?道友放心,我邀请道友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尝试一下我这些年所研究出来的办法行不行而已。反正对道友来说,这也并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研究出来的办法?难道道友是指在这里会被监狱认为已经是在监狱之中,已经被镇压了吗?”罗帆问道。

    这话,让那乐瞳微微一愣。

    他却没想到罗帆居然第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研究了数百亿年之久的结论。

    良久,他才叹息一声“果然,每次遇到天才,我总会感受到深深的挫败。天才,果真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所能够比拟的啊。”

    听到这话,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看向那乐瞳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演员一般。

    能够凭借修为踏入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修士,哪个不是天纵奇才?哪个不是凌驾于亿亿兆生灵之上的天才?这样的存在,说自己是普通人,这演戏也演得太假了。

    至于这个所谓研究了几百亿年方才研究出来的可能性,那更是完全不是什么难题。在罗帆眼中,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

    这个所谓的窗户,明显是与一般监狱的窗户是完全不同的。

    其,虽然说是窗户,但本质上与那监狱的牢房却绝对是在时空上没有任何连接的!

    顶多,也就只是在因果上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使得这牢房之中的强者能够通过因果联系,将自身的某种感知探出来,借助这种因果联系,探测到这监狱之外的种种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那监狱的眼中,这一处窗户所在的位置,自然也就是这监狱的一部分了。

    毕竟,因果联系的存在,已经是将这窗户紧紧的连在那牢房之上,让其成为牢房的一部分了。

    而这里,那乐瞳能够靠着这个窗户,将自己的感知化作化身留在这里几百亿年之久,这也可以看出,这一处窗户,很明显,是一处让这监狱承认其能够与外界沟通的途径!

    或者,这里,是这监狱所不能探测的所在。

    有着这样的种种情况,罗帆能够猜出乐瞳所研究出来的那个方法,显然是一点都不值得惊讶的事情。

    罗帆当然不可能就此认同乐瞳所说的这些内容。

    你说是监狱,这里就是监狱?你说是窗户,这里就是窗户?

    若是他真的那么容易相信别人,他早就在不知多少亿年之前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在这时候,虽然乐瞳信誓旦旦,但在没有真切感应清楚的时候,他显然是不可能相信其所说的任何话语的。

    心中微动,罗帆抬步轻跨,身形就已经是跨出了这个洞府。

    就在他跨出这个洞府的瞬间,周围有着某种微妙的束缚力作用在他的身上。

    这种束缚力并不算强,但对于一般的六劫强者来说,这已经是足以将其彻底束缚住的一种恐怖力量了。

    当看到罗帆居然如此轻松的跨出了这洞府,那乐瞳不由得面色微微一变,一种难言的惊喜从他的眼中爆发出来。

    虽然这一处窗户对于修士的束缚能力并不算强,至少相比于监狱的牢房来说,束缚力其实只能算是一般般而已。但,就算是这样的束缚力,对于六劫强者来说,也已经是足够将其死死的束缚在其中的了。

    正是因为这种束缚力的存在,他的这感知化身,方才无法真正脱离这洞府,脱离这窗户,脱离这监狱!

    若不然的话,他早早就离开这里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留在这里耗费几百亿年时光来研究这监狱的束缚规律?!

    但,在这时候,他所看到的,这一个新飞升上来的散修,一个他心中生出许多好感,难得找到的能够信任的道友,居然轻轻松松的,就摆脱了这种束缚力,自由的离开了这他几百亿年下来完全想不到办法突破的这一座监狱!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骇然?!

    而这种骇然过后,他更是生出无尽的惊喜。

    对方能够如此轻松的摆脱这种束缚力,那带自己离开,显然也不是什么问题。甚至,更进一步,带自己的本体离开这一座监狱,似乎也有着希望!

    也即是说,这时候的罗帆,在这乐瞳的眼中,就代表着,一个脱离这监狱,摆脱这几百亿年的镇压的希望,这让他怎能不惊喜?!

    至于他之前算计罗帆所为他们之间造下的隔阂,这更不是问题。

    他相信,以自己的见识,以罗帆刚刚飞升上来的身份,以他对这第六层的陌生,他绝对能够找到足以让罗帆主动消弭这种隔阂的代价的!

    “道友且慢,道友且慢。”乐瞳在这时候高声叫道,想要让罗帆重新回来与他交流,消弭之前那点造下的隔阂。

    但,在这时候,面对着他这样的话语,罗帆却是连回头的都没有,只是向上飞去,转眼就已经来到了这岛屿的正面之上。

    眼看罗帆头也不回的离开,乐瞳终于着急了。

    “我这里有道友需要的信息,道友莫要因为一时之气而错过机会啊!”乐瞳高声叫道。

    罗帆却是理都没有理对方。

    在这时候,他更想要的,是通过自己的试探来弄清楚这所谓的监狱的真相,也即是这一座岛屿的真相。至于其他的,关于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种种,关于这监狱之中的种种,关于这监狱内部的种种,关于这监狱背后的种种,关于乐瞳所知道的种种,他都并不着急。

    毕竟,乐瞳完全是被这一座监狱给镇压住了,不管怎么样,显然都只能够留在那里。

    他什么时候想要听对方说话,就什么时候去找他就可以了。一切主动,都把握在他自己手中,又何必听从乐瞳的安排?

    这一座监狱的表面看起来就是一座岛屿,一座极为巨大的,面积以光年计算的岛屿。

    在这岛屿之上,时空自成,与外界无尽的虚无海洋完全隔绝开来,就仿佛有着无形的屏障将这虚无的海洋与那岛屿的内部彻底隔开了一般。

    在这岛屿的正面,是一座极为广阔的大陆。

    上面有着正常大陆所拥有的种种,山川,河流,草原,沙漠,森林,沼泽,平原,高原,戈壁,深谷……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似乎就是一方完整的天地一般。

    而在那上面,更是有着无尽量的生灵存在于其中。

    这些生灵,在那上面,就像是在一般世界,一般天地之中一般,显得无比自由,无比正常。

    光是看着这岛屿,罗帆完全感受不到这乃是一座监狱。

    当然,他也并没有因此就认定那乐瞳是在说谎。毕竟,这种谎言实在是太容易拆穿了。哪怕是一般普通人都不可能撒这种谎言,更何况是已经是六劫强者的乐瞳了。既然他敢说这里是监狱,那么,这里必然便是有着贼及现在一眼看过去所没有看出来的秘密存在。这种秘密,才使得这一座岛屿成为一个监狱!才使得这里能够将乐瞳这种存在彻底的禁锢在这里!

    虽然本身已经是七劫强者巅峰的强者,绝对是凌驾于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一切正常修士的水平了。但,罗帆却并没有因此就骄狂起来。

    在这时候,眼见这一座看起来如此正常的岛屿,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所见就大大咧咧的直接扑上去。

    毕竟,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乃是诸多道尊所开辟出来的。

    这样的存在,本质上,其实是比起任何道尊之下,或者说真圣之下的修士绝对要高上无数!

    所以,在这道尊之路之中,除非是真圣,否则的话,哪怕是九劫强者,怕都可能在道尊之路第一层之中吃个大亏,直接被道尊之路镇压甚至抹杀。

    更何况,罗帆这时候不过是七劫强者巅峰而已,而这里还不是道尊之路第一层,而是道尊之路第六层。在这样的所在,对于罗帆来说有着威胁东西,实在不要太多。

    如此这般一来,面对自己所完全陌生的事物,而且还是有着修士似真似假警告过自己的事物,他怎么可能不警惕?怎么可能就这么扑上前去?!

    在这时候,他的感知缓缓的向着下方的这一座岛屿覆盖下去。

    这一座岛屿的面积虽然是需要以光年来计算,但相对于罗帆的感知来说,这样的范围,却只能算是颇为狭小的范围而已。他的感知甚至都不需要发多少力,轻轻松松的就已经是将这整座岛屿彻底的覆盖住了。

    感知浸润感应之下,这岛屿的种种开始缓缓的流过他的心间。

    果然正如他所猜测的那般,他这样的感知,并没有感应到有任何异常。这就像是一座最为普通,最为寻常的岛屿一般。虽然,是飘在那无边的虚无海洋之中的岛屿……

    他感知之中的岛屿众生,就像是正常天地之中所诞生出来的众生一般。他所感应到的这岛屿之上的万事万物,也都是如同正常天地之中的万事万物一般。感知之下,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寻常,那样的普通。

    这种感应结果,让罗帆却是更加的警惕起来。

    一座在这虚无海洋之中飘荡的岛屿,居然处处显得普通,显得平常,就像是一方普通的正常天地,一个正常的世界一般,这不管怎么看,都是极为诡异的事情。

    在罗帆一直以来的经验看来,这种情况的出现,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这岛屿所隐藏的秘密,超过了他的感知范畴!

    唯有如此,他的感知方才会在这时候完全感应不到有任何不同寻常之处,方才会在这时候将这一座岛屿认作是普通的世界,普通的天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