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二十六章 哺育者

第三千零二十六章 哺育者

    对于这种情况,罗帆感觉有些出乎意料,却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在情理之中。

    毕竟,在乐瞳的口中,这可是一座能够将数量繁多得不可思议的众多六劫强者禁锢在其中的监狱啊。

    这样的监狱,若是能够被他一眼就看清楚所有秘密,那才是一件怪事。哪怕,他已经是七劫强者巅峰级数,也是如此!

    感知不出秘密,并不代表着这其中没有秘密,只能代表着,这其中的秘密超乎自己的想象。

    心中微动,罗帆分出一丝投影,向着那岛屿落下。

    这投影不算极为弱小,但也算不得强大。看其整体实力,顶多也不过是相当于一名普通的入劫强者而已。

    这种实力,在一般天地之中已经足以抖起来了。

    但,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这样的存在,不过是任何一名修士一个念头之间便能够彻底将其一切存在彻底抹去的存在而已。

    当然,这样的实力,对于这一座岛屿之中现如今罗帆所感应到的那众多生灵来说,却也已经算是绝对的强者了。

    若是这投影落入这岛屿之中的时候并不会产生任何变化的话,这投影却就已经足以彻底的掌控这整座岛屿的一切!

    当然,罗帆心中明白,变化必然会出现,自己的投影绝不可能彻底的掌控这一座岛屿的一切的——哪怕是不是监狱,能够在这虚无海洋之中如此存在,这岛屿也绝不简单,绝对不是一般的六劫强者所能够掌控的。更何况罗帆的投影不过相当于入劫强者而已了。

    而且,即便是这种种不简单都不存在,这就单纯只是简单的,普通的,寻常的,没有其他任何玄奥的岛屿,那其也早早的就被其他六劫强者给掌控了,哪里还会等到罗帆的投影来掌控这一切?!

    就在这投影没入那岛屿的范围,也即是那一个出现在岛屿之上与那外界无尽虚无海洋之间的界限的那一瞬间。猛然间,一种无法想象的桎梏忽然凭空出现在罗帆的投影之上,将他的投影猛然一拉,就化作一颗流星,向着下方岛屿的地面直直轰下去了!

    在这个瞬间,罗帆更是感觉到自己的化身同样是感受到某种莫名的桎梏浮现周身上下,开始不断的收拢,向着自己的身躯不断的覆压过来。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心中暗道一声果然。

    在这瞬息间,他心中一动,狠狠的斩断自身的化身与投影之间的联系。

    这种斩断力度,超乎想象的强力!

    可以说,是以一种将那投影的一切存在痕迹,哪怕是在一切众生心中的记忆都一同斩断的那种斩断。

    这样的斩断力度,别说只是投影了。

    便是更紧密千百倍的联系,都会在瞬息间被彻底的斩断!

    也正是因为罗帆的道行境界已经是达到了七劫强者巅峰的级数方才能够做到这一步,才能够如此快速,如此果断的将这种联系斩断。

    若不是他如此强大,若不是他的动作如此果断,在这时候,他绝对不可能在那种桎梏真正将他的化身彻底镇压之前便将那种联系斩断。

    而一旦他被那桎梏真正镇压的话,那投影现在的下场,就将是他这化身的下场了。

    轰隆……

    在这时候,下方哪怕是隔了奇妙的屏障,都有着这样的巨大轰鸣传出来。

    只是这么一瞬间,下方的那整个岛屿就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难以言喻的冲击波从那投影所下落的位置开始向着四面八方疯狂扩散。只是转眼间,就已经是席卷了这整个岛屿的表面,甚至深入了这岛屿的深层,显然这冲击,便是那岛屿震荡的源头所在!

    这种冲击波扫动了这整个岛屿,但对于岛屿表面上的种种地形,种种生物,却根本没有半点影响。

    在这冲击波扫过整个岛屿的时候所有生灵都像是完全独立于这岛屿而存在一般,完全无视了这冲击波,任凭这冲击波扫过他们所在之处都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异样。

    只是这么一个瞬间,罗帆便知道,之前乐瞳所说的,怕有大部分是真的。

    眼前这一座岛屿,怕真的是一座监狱,一座对于六劫强者来说,近乎绝对的监狱!

    那投影在被罗帆斩断了与化身的联系之后,已经是彻底的独立开去了。不过,在这种独立之后,原本罗帆赋予这投影的智慧,思维,也都已经彻底消失无踪。现如今,那投影就像是单纯的一具躯体而已。

    所有的,也只有躯体本身的本能,本身的灵性而已,属于罗帆的意识,意志,记忆,却已经是半点不存了。

    这时候,这投影在那无尽桎梏之下,看起来就像是一具普通的雕塑一般。

    而这时候,这雕塑更是被有大半身体都陷入地面这种。

    而其表情,更是呆滞无比,眼神空洞莫名,整个身体并没有任何一丝丝的活力,和死物根本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区别。

    罗帆所构筑出来的事物,哪怕是一具投影而已,也绝不是一般存在所能够比拟的。

    这投影说是投影,其实却是与真正的血肉之躯并没有多少区别。

    并非是一般投影那种虚幻的状态。

    而且,其内部所蕴藏的,入劫强者级数的力量,威能,也都是真实不虚的力量、威能。这时候,这些力量,威能,都已经是被那种不可思议的桎梏直接禁锢在那投影的体内。而没有了罗帆意志的操纵,这些力量与威能却只能伴随着这身躯的本能而不断的运转起来。

    在这种力量的运转之下,罗帆的投影身躯开始渐渐的变化。

    从原本的身躯模样,渐渐的崩解开去,化作一片片时空,一个个世界,一方方天地。

    这些时空,世界,天地密密麻麻的,但每一个看起来都是极为残破,极为不完善。在那时空之中分明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其中有着无尽量的变化正在酝酿。无数种残破的规则法则,力量,时间空间,乃至更加玄奇的种种,都在极力的相互影响,相互对抗,相互组合,似乎想要重新构筑出完整的天地、世界、时空一般。

    当然,因为那种桎梏的存在,这种种存在在这时候在整体上却维持了一种人形的形态,表面乍一眼看上去的话,就像依然是一个人形生灵一般。

    在这时候,周围有着难以言喻的吸力产生,从那桎梏之上开始产生。

    这些吸力作用在罗帆投影之上的一切天地、世界、时空之上,不断的从那种种之上汲取着种种类类的玄奇存在。

    在这种汲取之下,那无尽量的存在开始快速的萎靡起来。

    这种汲取显然是与那桎梏是二而一一而二的关系,无法摆脱那桎梏,自然便无法摆脱那种汲取。所以,在这时候,哪怕是心中对这种汲取深恶痛绝,但罗帆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吸力不断的将其体内的那天地、世界、时空之中的一切都不断的吸走。

    随着这种汲取的进行,罗帆投影的身躯在短短的三日之间,就已经是彻底的崩溃消失,好似从来不存在一般了。

    “被毁灭了?”在这时候,罗帆的化身心中却是感到有些惊讶。

    这投影这时候已经是彻底消失,这和之前那乐瞳所说的显然是有着极大的区别。

    这样将进入其中的生灵彻底的毁灭,抹消,这可并不是正常监狱应该有的手段。所以,眼前这岛屿其实并不是监狱,而是一处杀戮场?!

    心中微动,他忽然间感觉到,似乎有着某种存在从那投影之处逸散出去,通过某种难言的复杂方式,融入了那岛屿之中。

    那便是那投影刚刚诞生出来的,一丝丝的模糊意志。

    看到这一幕,罗帆便你已经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了。

    他继续看下去,不多一会之间,在这岛屿的另一处奇异的位置,有着拥有那一丝丝模糊意志的生灵诞生出来。

    这生灵,看起来就像是这岛屿之上的其他任何生灵一般无二,根本没有太多的不同之处。

    “哈哈哈,你中招了吧!”这生灵刚刚诞生,就有着一把声音从下方传来。

    接着,一只土拨鼠便从下方的地面之中钻了出来,用一种极为人性化的表情看着这属于鸟类的怪异生灵,口中传出了这样的话语。

    “果然,所有生灵的身躯都被毁灭,只剩下一点意识转世成为这里的普通生灵。”看到这一幕,罗帆心中却终于确信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这时候诞生出来的那鸟类,其实就是罗帆投影刚刚诞生出来的那一点模糊的意识所转生而来的生灵!

    这样的生灵,其实已经是与罗帆没有什么关系了。

    并不是来自罗帆的意志,也并不是来自他的心神,单纯的,只是他所构筑出来的投影的身躯所自然衍生出来的,全新的意志而已。

    而且,还并不是真正完整的意志,还只不过是模模糊糊的,如同一张白纸一般的意志。

    若是这意志能够在罗帆的投影之中带更长一点时间,能够从其投影之中汲取足够多的养分,足够多的记忆,足够多的传承的话,这意志自然就能偶与罗帆拉上关系,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成为他的血脉后裔。

    但,显然的,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这意志只是刚刚诞生,罗帆的投影便已经是被那桎梏彻底的毁灭,再没有半点残留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意志只能算是一个空白的意志,与罗帆之间的关系,显然已经是疏远到近乎没有了。

    这时候,面对着那下方的土拨鼠的话语,这个新的生灵却只是好奇的看着他而已,并没有其他任何的工作,更别说有任何话语来回应了。

    那土拨鼠微微一愣,又说了几句,发现那鸟类生灵根本没有任何动作,更没有任何话语回应之后,心中便恍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由得用一种莫名复杂的眼神看向上方的罗帆。

    这眼神之中,夹杂着惊异,夹杂着佩服,夹杂着恐惧,更有着一种莫名的后悔。

    惊异与佩服的,自然是罗帆能够将这投影与自身的联系斩断得那么彻底,正常来说,哪怕是将投影与真身的联系彻底斩断,也只是让这投影得到自由而已。却绝不可能将投影所拥有的一切灵智都彻底的斩灭的。至少,这修士,在以前那么漫长的岁月之中,从没有见到过任何修士做到这一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需要对罗帆的手段感到惊异与佩服。

    而与这惊异和佩服相对的,当然便是恐惧与后悔了。

    有着这种手段的强大存在,其在这监狱之中能够做到哪一步,这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说不定,其能够轻轻松松的突破这监狱的禁锢,成为这监狱这种的一霸。而自己之前显然是在调侃对方,若是对方心性稍稍狭窄一点的话,等待自己的该是什么后果,他根本无法想象。

    有着这样的担忧,他怎么可能会不感到恐惧,又怎么会不为之前的调侃而后悔?

    虽然,正常来说,能够修行到这一步,能够来到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修士按照道理来说不应该如此狭隘,对于自己的调侃有那么大的反应的。

    但,万一呢?几乎很少有修士这样狭隘,那就表明,这种狭隘的修士还是可能出现的。罗帆是大多数那自然是一件好事。若是不是,他岂不是就难以对自己的性命做主了?有着这样的风险,任何六劫强者显然都不会忽视的……

    这土拨鼠在这里面色变换不定,上方那飞鸟却已经是似乎得到了什么结论,扑扇着翅膀,直接跃下巢穴,直接落到了这土拨鼠头顶,微微一啄那土拨鼠,口中道“饿,饿,饿……”

    很显然,这飞鸟在这时候却是已经是感到饥饿,急需要营养补充了。

    而这时候,土拨鼠的出现却是被其直接当成是自己的哺育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