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二十七章 热闹

第三千零二十七章 热闹

    这飞鸟虽然不过刚刚诞生,但其源头毕竟不凡。

    哪怕是刚刚诞生而已,也已经是具有了极为强大的力量。虽然这时候并没有什么超凡能力,但这样一啄之下,却也足以断玉分金。

    不过,那土拨鼠显然同样不凡。这飞鸟的源头不过是罗帆一具入劫强者级数的投影而已,这土拨鼠的源头可是一名六劫强者!

    这种源头上的巨大差距,使得两者之间其实在本质上已经是有了相当不小的差距了。

    这种本质上的差距在这被监狱禁锢的载体生灵之上虽然表现得不明显,但终究也还是存在的。所以,这时候这足以断玉分金的一啄,对于这土拨鼠而言,却只是让其脑壳铿铿作响而已,最多也只是在其脑壳上留下了白印,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效果出现。

    “……”那土拨鼠听着那飞鸟在脑袋上不断的喊着饿,灵光一闪,却是知道该怎么做了。

    “饿啊,那太好了,我刚好有些吃的。道友请随我来吧。”这土拨鼠当下就笑道,神色当中显现出的热情简直就满溢出来了。

    当下,他蹦出地面,就带着这飞鸟在这森林之中狂奔起来。

    作为在这一座监狱之中生存了几百亿年以上的存在,他对于这森林的一切都无比熟悉,对于这飞鸟的种族更是清楚无比。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极为清楚该到何处才能够找到这飞鸟所最为喜爱的食物,才能够让这飞鸟一般的生灵得到最大的满足。

    没错,这便是他所想到的,避免罗帆找他麻烦的办法。

    这飞鸟这时候根本没有自己生存的能力,若是不管的话,对于这飞鸟内部的意识来说并没有太多的损伤。虽然是空白的意识,但本质终究不是一般普通飞鸟的意识所能够比拟的。一次死亡,对于那意识其实并不会有什么影响。在这监狱的规则推动之下,其顶多就是重新转世而已。

    但,很显然的,这飞鸟的肉身,便几乎必然会死亡了。

    这肉身的死亡,终究还是会让这飞鸟的意识感到不舒服的。

    所以,若是有着什么生灵能够帮助这飞鸟活下来,那显然就相当于减少那飞鸟意识的痛苦。这,不敢说是多大恩德,但,至少是足以让那飞鸟的意识感受到那生灵的善意!

    这样的善意,想来足以抵过之前他对那强者的调侃了……

    这,正是他方才灵光一闪所想到的应对办法!

    看到那土拨鼠如此热情的将自己投影所衍生出来的意识转生而成的飞鸟带走去照顾,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而过。

    他自然是知道那土拨鼠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他只能说,其实在是想多了,罗帆却并非那极少数之中的少数,他的心性,并没有狭窄到那个程度。那土拨鼠的那一声调侃,对他来说,他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就算是对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也不会因为这一声调侃而对他有什么算计。

    当然,他却也没偶遇和那土拨鼠说清误会的想法。

    再怎么说,对方这样的误会对他来说其实也是有着好处的。

    至少,他便不需要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张白纸一般的飞鸟因为没有生存能力而死于非命了。

    这一座岛屿,或者说,这一座监狱所在的虚无海洋层,却并不是和之前他的化身所在的那极为浅薄的那一层。

    而是,在比起那浅薄的,将虚无海洋看做普通海洋的那一层更深层的层次。

    虽然,远比不得那心神化身现在所在的那一层……

    方才这化身被这监狱的阴影排斥开来的过程,其实就像是这监狱将其从表层拉入深层的过程!

    正是因为最开始两者是处于不同层的,所以两者方才并不相互干扰。罗帆的化身甚至能够直接进入这监狱的主体之内,丝毫不受任何阻挡。

    而也正是因为在那之后两者就被拉入同一层了,原本那种不相干扰的特质方才会消失。

    这监狱,方才能够对其形成阻挡,对其进行束缚!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想要脱离这监狱,其实也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那便是,潜入比起这监狱更深层的虚无海洋!

    这监狱本身能够从更浅层之中将修士拉入这更深层,但想要将更深层的修士拉入这更浅层,那显然就不太可能了。

    就像是一个人,他能够搬起比起他力量极限更小的物体,但他却绝不可能搬起超过他力量极限的物体的!

    在这时候,在这虚无海洋之中,浅层与深层之间的差别,就像是物体重量的差别。在深层的,就相当于力量极限比较高的。浅层的,就相当于力量极限比较轻的。显然的,更深层的存在,将更浅层的存在拉入更深层之中,那难度显然并不困难。

    但,反过来,更浅层的存在想要将那更深层的存在拉出来,那就相当于一个人不自量力的要抬起自己力量极限之外的物体了。

    那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比喻而已。

    相比于一般抬重物来说,这虚无海洋内部的情况显然更加的复杂。更深层的存在与浅层存在之间的差距可并不只是重量之间的差距而已,其真正的差距,还是次元之间的差距!

    若是没有点特殊能力,不同层的事物,却是根本无法接触到其他层的事物的。

    就像是两页书页上的文字,正常来说是不可能彼此干扰到彼此的……除非那个文字是凸出来的,那还可能通过印痕之类的方式影响到其他层……

    显然的,这监狱,便是那种拥有特殊能力,能够影响到其他层的存在。

    之前的这监狱,显然便是靠着这种能力,将在浅层的罗帆直接拉入这监狱所在的虚无海洋层之中……而且,也只能够将更浅层的事物拉入其所在那一层。毕竟,想要将事物拉入那一层,必须有两个条件,第一便是能够看到,能够抓到。第二,便是能够拉得动!显然的,只有浅层的事物才全部符合这两个条件。更深层的事物,顶多也只能符合能够被抓到的这个条件而已……

    相对于原来的罗帆化身来说,这监狱是在更深层,但,相对于罗帆的那心神化身来说,这监狱却就反而变成更浅层了。

    更深层的存在,只要意识到那某一个更浅层是存在的,自然而然的就能够以俯视的姿态看清楚那更浅层的一切!

    在这时候,罗帆的心神化身,便是将自己的目光集中向那监狱所在的那一层。

    随着他将目光集中向着一层,一个比起他想象当中繁华不知多少倍的世界,出现在他的感应之中!

    那监狱所在的那一层,却是与其它层完全不同,至少与罗帆之前所接触到的其他虚无海洋层完全不同。

    其他虚无海洋层都是空空荡荡的,就仿佛只是将原本在诸天之中所看到的无尽虚无换做无尽海水一般而已。

    但,在这监狱所在的那一层,情况却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这里,密密麻麻的有着不知多少亿万类似这监狱一般的岛屿存在着。

    这些岛屿有大有小,其中有些平常,有些诡异,有些玄奇,有些奥妙,有些甚至近乎虚幻。种种类类,几乎将可能存在的岛屿形势都尽皆展现出来了。

    这些岛屿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存在于那一层虚无海洋层之中,或是在那一层海洋层之中随意的游荡,或是固定在某处位置。或是干脆的不断闪现,就像是在时空的断层之中不断的挪移一般,有些更是依附于其他岛屿之上,或是藏觅于岛屿的阴影之中。

    在那无尽量的岛屿之中,这一座监狱看起来并没有多么特殊。

    相反的,反而是显得极为寻常,极为普通。

    相比于这一座监狱,那众多岛屿之中,更像是监狱的岛屿却是数不胜数!

    “这才是众多修士主要的活动层?”在这时候,罗帆心中便生出了明悟。

    显然,这一层虚无海洋层相比于其他虚无海洋层似乎有些特殊,使得众多修士都能够踏入其中,继而在这其中相互交流。

    这时候,在那众多岛屿之间,更是有着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修士正在往来不定。

    让那一层虚无海洋层显得更加的热闹起来。

    当然,那一层虚无海洋层的广阔程度却是毋庸置疑的。

    作为虚无海洋层,其本身的体量自然是与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六层是相当的。

    而这道尊之路第六层可是能够容纳不知多少亿万诸天以极为稀疏的方式存在于其中的所在。这样的所在之中,分布了这些岛屿,这些修士,哪怕是看起来比起其他虚无海洋层要热闹许多,但终究也是显得极为稀疏,极为空旷的。

    可以说,若不是明确的知道哪一座岛屿的存在,更知晓那岛屿的行走路线,否则的话,想要靠着偶然遇到具体的某一座岛屿,那机会显然是极为渺茫的。

    就像是这一座监狱,数百亿年来,也才有聊聊数十名修士不小心遇到它而被镇压而已。

    数百亿年才有着几十,几乎可以说是数亿年方才会有一个倒霉蛋出现,这足以看出那众多岛屿,众多修士的分布到底是有多稀疏了。

    在这时候,罗帆将自己的目光集中向那一座监狱。

    这一座监狱现在已经是激起了他的兴趣。对于这一座监狱的奥妙,其背后的存在,他现在却是极想要弄清楚。

    “看来该是我出手帮助一把了。”在这时候,罗帆的心神化身这样想到。

    这样一想之间,一股心神从这心神化身所在之处开始向着那化身所在之处传过去。

    那化身与心神化身虽然是处于两个不同的虚无海洋层。但,再怎么说,其都是罗帆的本体所衍生出来的存在。

    有着这种具体入微的联系,两者自然而然的便能够相互进行联系。

    这时候,这一股心神之间便传递到了那真正化身身上,瞬间便让那化身感觉自己的视角开始快速超拔,转眼间便已经是超拔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以一种难言的方式俯瞰原本在他眼中极为玄奇,极为隐晦的监狱。

    通过这视角,他却是终于看出了这监狱的一点端倪。

    “果然是一座监狱!而且是一名修士以自身诸天所投影所化的监狱!居然能够有这样的变化,居然有这样的修行方式!”在这时候,罗帆的心中充满了震撼。

    他在这时候却通过那心神化身所传递过来的那点心神,照见了这监狱内部所隐藏的一丝秘密。

    这监狱看起来是一座普通的岛屿,但其实,其内部却是蕴藏了无尽的天地,无穷的世界,无限的时空,以及时空碎片,半位面……

    只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似虚似实的,看起来似乎就是真实的天地,真实的世界,真实的时空,真实的时空碎片,真实的半位面。但,只要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一切都只是看起来真实而已,本质上却似乎是虚幻的,是一种类似幻影的存在而已。

    这种模样的诸天,显然与投影是极为相似的。

    所以,罗帆方才猜测,这诸天,乃是真正的诸天的投影!

    而这些投影却并非是按照正常诸天的结构排列在一起的,这诸天投影之中的众多天地、世界、时空、时空碎片、半位面,却是以一种罗帆所完全陌生的方式彼此搭建,共同构筑,最终形成了这一座岛屿。

    也形成了,这一座岛屿本身所具有的,种种不可思议的规则!

    虽然,这样的存在比不得真正的诸天,但,相比之下,却已经是与真正的诸天差不了太多了。

    以诸天的特质来看,这岛屿,也可以算作是天地之光某种特殊角度的投影。

    这样的存在,显然就不是一般的六劫强者所能够比拟的。

    能够将那些六劫强者禁锢在这其中不能超脱,这其实是无比正常的事情。

    当然,这时候罗帆怀疑,这些被禁锢在其中的六劫强者,或许并不是那些六劫强者的真身,而可能只是类似分身、化身之类的存在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