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不同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不同

    之所以有着这样的判断,原因很简单。却是因为罗帆赫然从这一层虚无海洋层之中的诸多岛屿之中,偶然间能够感应到一些与这监狱之中的那些修士有着莫名联系的气息存在!

    这种感应,并非是这化身自身的感应,而是借助那来自更深层的心神化身所传递而来的那点心神的感应!

    深入一层,感应到的东西便要多上不知多少倍。

    若是这真正的化身,想要感应这同一层的其他岛屿之上的气息,最多最多也就只能够感应到岛屿整体的气息而已。想要分辨其中生灵的气息,那除非这化身提升万倍以上方才有着几分可能性能够做到。

    唯有靠着那来自更深层的心神所拥有的,那种俯瞰的特质,方才能够绕过这一层虚无海洋层自身的限制。

    也才能够完成这种看似不可能的成就。

    那些岛屿之上有着那些生灵的气息,那显然便代表着,在那些岛屿上,极有可能有着这些生灵的化身或者分身亦或是投影之类的存在。

    既然在那些岛屿上有着这样的存在,那么,眼前这岛屿之中的那些生灵,显然也就有极大的可能是分身与化身之类的存在了。

    明白这些生灵都可能只是分身与化身之类的存在,罗帆对于眼前这一座监狱却已经是有了更多的认知。

    首先,这监狱的影响范围是有限的。两座岛屿之间的距离显然就已经超过了这监狱的影响范围。就像是之前,罗帆的投影被这监狱禁锢的时候,他的真身也同样受到影响,若不是他当机立断,将投影与这化身之间的联系彻底斩断,他的化身怕也要遭受这岛屿的禁锢!而其他修士,两个化身或者分身之间同样是处于这一层虚无海洋层,但在这监狱之中的化身或者分身已经被镇压,在其他岛屿之上的化身与分身却丝毫不受影响。这,却极有可能是因为距离的缘故。因为罗帆的这化身与这监狱的距离比起其他修士的化身以及分身与这岛屿之间的距离实在是近太多了,才使得他的化身受到投影牵连,而其他生灵的其他化身或者分身并不受到在这里的化身或者分身牵连。

    其次,这监狱,或许本身便能够彻底的禁锢化身与分身和本体的联系!

    若不然的话,实在是无法解释,这些化身与分身在这岛屿之中被当成囚徒一般禁锢,那些修士的本体会没有任何反应。

    若是罗帆自己的话,哪怕是自己的一丝丝投影被人禁锢,他都要穷尽一切手段的来将其重新解放出来!

    毕竟,这不光关乎自己的投影或者化身本身的存在而已,更关乎自己的修行,自己的,甚至于,自己的道!

    可以说哪怕是一丝丝投影被禁锢,都相当于在自己的身上开出了一个漏洞,这种事情,不光是罗帆无法忍受。任何修士,都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所以,他们若是知道自己的化身、分身甚至投影被禁锢在何处,必然会想尽办法来到这监狱所在之处将自己的化身、分身、投影这一类存在解救出来的。

    但,这时候在这监狱之中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在这里,数百亿年来,根本没有任何一名修士的本体甚至是其他化身来到这里!

    没有任何一个在尝试将自身的化身、分身或者投影解救出来。

    这种情况,显然足以表明,这监狱本身显然是拥有将被禁锢的存在与其本体或者其他化身、分身之类的存在之间的联系彻底斩断的能力的。

    唯有将这种联系彻底斩断,那些分身、化身、投影与本体之间方才会完全找不到这监狱,方才会将这些被禁锢的分身、化身、投影完全放弃!

    心中转着这种种想法,罗帆面上忽然一震,在这时候他感受到一道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这些视线极为隐晦,若不是他这时候有着从更深层来的心神加持,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这种视线的存在。

    心中微动,他向着那视线的远念头追溯,很快的就看到了那些视线的源头所在了。

    那些视线,赫然便是来自那监狱之中!

    来自于,那些看似普通的生灵身上。

    “他们似乎并没有完全失去超凡力量。”罗帆看着那些生灵,心中忽然有了明悟。

    这些生灵在外面看上去,就像是没有什么超凡能力的,完全普通的生灵一般。罗帆之前便是认定他们根本没有超凡能力,所有的超凡能力都已经被那监狱所彻底禁锢了。

    但,现如今看来,或许他之前的想法有些绝对了。

    或许大部分生灵的所有超凡能力都已经被禁锢,但,却依然有着一小部分生灵,通过种种办法,或是在禁锢的时候艰难守住,或是在被禁锢之后,重新想到办法重修出来,总之,在现在却依然有着一些超凡能力!

    这种超凡能力,并不足以让他们摆脱这监狱的禁锢,但却足以让他们做到一般生灵所做不到的许多事情。

    比如,在这时候以某种特殊的方式对罗帆进行探查,便是其中之一。

    想到这些,罗帆心神微动,那诸多窥视的视线便瞬间被他斩断。

    只是这么一个瞬间,在那岛屿之中,有着不知多少生灵在这瞬间发出一声惨叫。

    这惨叫戛然而止,那些发出惨叫的生灵都开始警惕起来,似乎是都听到了其他生灵所发出的惨叫声响。

    就在这时候,在下方某一片森林之中,正在无比愉快的吃着那土拨鼠所带来的虫子的飞鸟忽然身体一颤,那原本迷惘的双眼忽然间一凝,无比深邃的光芒从那其中显露出来。

    “原来是这样一种感觉。”它这样喃喃着。

    这话语,让一旁原本百无聊赖的土拨鼠微微一愣,紧接着面色大变,猛然站起来,眼神无比凝重的看着这飞鸟。

    “你是谁?!你可知道,夺舍它的话会惹上什么样的敌人!”那土拨鼠身上的皮毛在这瞬间都已经是竖了起来,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在发怒的刺猬一般。

    听到这话,这飞鸟淡淡一笑,甩甩身体,身上的诸多尘土便在瞬间被彻底的甩开,整个身体转眼就变得无比洁净,似乎是从诞生以来就从没有触碰到任何污垢,任何灰尘一般。

    看懂这一幕,那土拨鼠面色变得更加的凝重起来了。

    他的见识让他无比清楚这飞鸟方才所做的动作代表着什么。

    方才那飞鸟的那么一抖,根本没有蕴含任何一丝丝的超凡能力!其所使用的力量,都只是其血肉所带来的力量而已。

    而凭借自身的血肉力量能够如此巧妙的将自己身体之上的尘土完全抖开,让自己身上再无半点灰尘,哪怕是已经与羽毛纠缠极深的粘性树液之类的东西都完全抖开,这种对力量的运用技巧,却绝不是一般生灵所能够做到的。

    而且,还是在夺舍之初便做到这一点,这足以表明这夺舍这飞鸟的存在手段是何等的高明!

    而现在,这样的强者就站在自己的对面,这让他怎能不心生凝重?!

    “放心,是我。”那飞鸟只是淡淡的道。

    只是说话间,他的身体微微蠕动起来,体内的气血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膨胀起来。

    几个呼吸之间,其身躯就已经是膨胀了一圈,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更是直接增强了数倍!

    隐隐间,居然已经是触摸到了一点超凡的界限,好似正有超凡的能力正在其身躯内部开始酝酿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土拨鼠又是骇然,又是迷惘。

    一小会之后,他猛然反应过来,抬头向着天空看去,双眼似乎穿透了无数层屏障的阻隔,看到了在虚空之上悬浮着的,罗帆的化身。

    这时候,罗帆的化身只是向着他淡淡一笑而已。

    这一笑,就让这土拨鼠的心情完全翻转了一百八十度,整个变得无比期待,无比兴奋起来。

    “道友居然能够在斩断之后重新接继投影,这是何种手段?还望道友教我!”这土拨鼠当下就向着那飞鸟拜倒,口中这样高呼出来。

    听到这话,这飞鸟微微一震,笑道“我使用的方法,只能我用。教不了人的。”

    这土拨鼠一听,不由得面现失望之色,罗帆所说的是真是假,他并无法确认。但他内心当中还是倾向于这是真实的。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少见。修士的能力本身就千奇百怪,神通来源更是各式各样。有些能力,有些神通因为来源特殊,需要的前置条件特殊,所以拥有种种独特的限制,只有那创造出这种能力,这种神通的修士能够施展,这种情况却是经常发生。

    此时此刻罗帆重新接继投影的手段也是这样的能力或者神通,可能性其实并不小。

    事实上,也只有这样,才更符合情理。

    毕竟,这么多的修士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眼前这罗帆能够做到,这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罗帆施展的能力是特殊的,是别人无法做到的。要不然的话,总不会是所有人都不够聪明,不够有能力,只有罗帆才能够想到,并创造出这种法门吧?

    不过,虽然对罗帆无法将这种办法将传授自己重新接继投影的法门,但那土拨鼠却也并没有就此就对罗帆态度大变。

    不管如何,这时候罗帆都是能够和外界联系的存在。

    这样的话,他就算是没有其他手段,光是这种特质,就已经有着天大的价值,足以成为他的希望了。

    其他的不用他多做,只要能够将他的本体指引到这里,将这个监狱的存在泄露出去,就能够极大的帮助到他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着一声巨大的吼声从不远处传来。

    在这一声巨大的吼声之下,有着一股劲风如同一座山峰一般,向着这飞鸟以及那土拨鼠所在的方向猛砸下来!

    在这瞬间,那土拨鼠根本来不及反抗,身体就已经是在那一股劲风的猛砸之下,一震之间,就化作肉酱,直接死于非命了。

    相比之下,罗帆的投影所化的飞鸟却就不同了。

    在这瞬间,迎着这劲风,他身上的羽毛微微展动之间,以一种无比巧妙的方式将那劲风彻底卸开,让那劲风虽然威力看起来无比恐怖,甚至足以将那哪怕是飞鸟自身猛啄都无法啄动的土拨鼠瞬间碾碎,却也无法真正的让他感受到什么压力。

    那劲风在这时候无比轻柔的就从他的身边滑过,甚至反过来给他带来一种莫名的推力,让他的身躯在这过程之中反而是变轻了许多。

    至于伤害,那更是半点没有的。

    这时候,罗帆也已经是看清楚了那扑过来的劲风源头到底是什么了。

    那是一头猛虎。

    一头足足有着三丈长短的猛虎!

    这猛虎身上有着无比强烈的煞气,光是看其身心,就能够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寒意从自己心底产生,鼻子甚至都因此而闻到无比强烈的血腥味!

    很显然,这并不是一头普通的猛虎,这是一头已经是得到了一些超凡能力,现在能够发挥出远远超越普通猛虎实力的那种猛虎!

    这时候,这猛虎已经是来到了这飞鸟的头顶,张大嘴巴,血盆大口就向着这飞鸟猛扣下来!

    那猛虎的口气并不难闻,甚至隐隐间有着许多灵药的清香。

    但,在这时候,被这一张血盆大口即将扣下的状态,显然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够享受这种灵药的清香的。

    这时候,哪怕是罗帆,都只感觉到难言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全身上下都像是被一股难言的压迫封锁住了……

    “果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同样的想法。”这时候,罗帆只是这样想着,身形一闪之间,在虚空当中划过一道奇异的轨迹,在千钧一发之际,让过了那一张血盆大口。

    就在其身体让过那血盆大口的瞬间,其身上有着一种超越血气的力量爆发出来,使得其身体好像化作虚无,又像是进入了另一个次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