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四十一章 解析战争

第三千零四十一章 解析战争

    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修行重点,乃是那天地之光所化的诸天,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修行诸天的方法,却是与罗帆以前所想的完全不同。

    在罗帆之前想来,这道尊之路针对诸天的修行乃是落实在诸天之上,通过种种诸如探索之类的手段来增强自身对于诸天的理解与掌握的。显然,事实并非如此。

    这道尊之路第六层针对诸天的修行,却并不是从诸天之上着手,而是从周围无尽的虚无海洋之中着手!

    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的众多强者相信,身诸天的一切奥妙,都隐藏在周围那无尽的虚无海洋之中!那诸天,就像是生灵所完全无法理解的某种奇妙事物,而周围无尽的虚无海洋,便像是同一个翻译器。

    直接对诸天进行探索,进行研究,那就像是直接对一部完全无法理解的天书来进行研究。

    显然的,这样的研究方法,绝对事倍功半。相反的,将研究目标放在翻译器上,虽然在那无尽的虚无海洋之中找到那翻译的内容也相当不简单,但终究找到的东西是他们所能够理解的,是瞬间就能够完全明白其中所表述的内容的。

    一种虽然摆在面前,却怎么都看不懂,怎么都理解不了,一种虽然分散出去,但却只要找到就能够瞬间明白,该怎么选择,对于那众多六劫强者来说,根本就不用多说。

    所以,虽然是针对那诸天的修行,但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的修士,却反而是将探索目标放在周围那无尽的虚无海洋之中。

    通过这宏阔道人的讲述,罗帆再看那一层层虚无海洋层之中众多六劫强者的位置,却就又有了新的发现。

    那些六劫强者看似随机的出现在这虚无海洋层的各处,但事实上,他们的位置,从某某种角度上来说,其实都与那些与他们对应的诸天靠得相当之近的……

    只是因为那诸天并不在任何虚无海洋层之中,而是在虚无海洋的整体之中,或者说,是在虚无海洋层之外的位置,所以方才使得他们的位置看起来和他们自身对应的诸天看起来并不靠近。

    心中微动,原本在罗帆眼中已经分开无数层的虚无海洋开始重新凝合成为一体。

    所有原本热闹非凡的景象渐渐消退,只剩下虚无海洋之中的诸天,以及,他特意保留下来的,那众多六劫强者的位置而已。

    随着他这种视角的改变,那众多原本看似分散到这整个虚无海洋,似乎已经是遍布这虚无海洋层的每一处位置的那无数六劫强者,却就像是被一根根无形的绳索绑覆在一座座诸天周围一般。

    虽然乍一眼看上去似乎与他们自身气息相呼应的诸天相当之远,但只要仔细分辨便会发现,他们却是时时刻刻的与自身气息相呼应的诸天时刻辉映,若是以这种宏观的视角来看,他们之间的距离,其实却是近乎不变的。

    也即是说,那些修士的活动方式,看似随机,看似变换不定,但事实上,若是以这种整个虚无海洋整体的视角来看的话,却也不过就是绕着自己的诸天转圈而已……

    “原来如此,还真是奇妙啊。”辨认出这一点,罗帆也忍不住暗自赞叹起来。

    能够将这种转圈的姿态化作那自由随意的无穷轨迹,让这些修士根本看不出其有任何位置限制一般,这虚无海洋的玄妙之处,可想而知。

    在这时候,罗帆对于这虚无海洋的认知,却是更近了一步。

    对于自己难解的事物进行解释,这已经是几乎成为罗帆的本能了。

    所以,在这时候,他心中微动,却就开始猜想这种情况为什么会发生的。为什么,这些修士以宏观的视角来看是在绕着自身所在的诸天转圈,但在分解开来,投射到那无数虚无海洋层之中的时候,却像是能够随意的在整片虚无海洋之中行走一般。

    罗帆的见识非凡,对这虚无海洋层的特质又有了一些基础的了解。

    心中微动之下,却是很快的就得出了一个可能的解释。

    这其中的根本原因,或许便是因为那诸多虚无海洋层之间的比例的不同。

    越是深层,一段距离投射到浅层,便变得越远。

    就像是现在,他的化身行走无数光年,怕也不过是相当于他的心神化身的一小步而已。而他的心神化身,其实也还不是这虚无海洋之中的最深层,在心神化身之下,显然还有着更深层的虚无海洋层。而对于更深层的虚无海洋层来说,说不定罗帆的心神化身走了亿万光年,都比不上对方随意的跨出一小步!

    这种不同,显然就是不同层的虚无海洋层之间的空间比例有着极大差别的表现。

    而这种差别,似乎也并不是固定的,似乎也与修士自身的认知是息息相关的。

    在修士的认知当中,那虚无海洋层之间的差别越大,这种空间比例的差距显然也就越大。

    也即是说,若是你认知当中,两层虚无海洋层之间是差了一层,那么,那空间比例的差距或许就只是保持在某个阶段而已。但,若是你的认知当虚无海洋层之间的差了不止一层,那么,两者的空间比例差距又是另一个数字。

    而这种特质,便注定了,不同虚无海洋层之间的空间位置的对应,并不是一一对应的。

    也即是说,在深层的某一个点,并不是对应浅层的某个点。

    而是,深层的某一个点,对应的可能是浅层的一大片区域!

    比如,罗帆现在的心神化身,在这心神化身所在的那一层之中,这心神化身所对应的也不过是其所在的这一个小小的空间区域而已。

    但,在更浅层的位置,其所对应的区域,或许就是亿亿兆光年方圆之广的范围!

    而且,若是他认知当中的虚无海洋层的数量不同的话,这一片区域的面积,怕还会有巨大的变化,可能变得更加广阔,也可能变得更加狭小。

    显然的,这种距离的变化,便使得不同修士之间在某层虚无海洋层之间对应的区域,将出现重合。

    这并不难以理解,在某一名修士眼中,在这一层虚无海洋层之中,这一座岛屿的位置与自己的距离是亿亿兆光年,而在另外的修士眼中,这一段距离却就变成了几十里而已,而且,两者对于彼此来说都是真的,都是正确的。这样一来的话,那认知当中那岛屿与自身距离不过几十里的那强者,显然便被同样笼罩在那认为那岛屿与自身距离足有亿兆光年的修士宏观主体的笼罩区域之中。

    换一种说法,便是两者的在那一层虚无海洋层之中的位置,有了重合……

    当然,亿亿兆光年和几十里这当然是一种极为极端的变化,一般六劫强者对于虚无海洋层的认知差别自然不会这样悬殊。

    但,不同修士对于修行的认知,对于虚无海洋的认知仙人都是不同的。

    所以,每一层虚无海洋层的广度,每一座岛屿与他们本体,或者说,在他们认知当中与他们自己的诸天的之间的距离却就都是不同的。

    如此这般一来,这种对应区域的重合,自然也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而重合的存在,自然便使得他们哪怕是宏观整体位置并没有改变,但在各层虚无海洋层之中也能够自由往来,完全不受绑覆的前往自己想要前往的任何一处位置。

    当然,这种重合终究是因为众多修士的认知所起,影响的,自然也只是他们在诸多虚无海洋层之中的位置而已。

    对于凌驾于诸多虚无海洋层之上的诸天,自然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所以,诸多诸天之间的位置,终究还是不会因此而有所改变。

    这就使得,那众多修士都难以跨越诸天之间的距离,根本无法造访彼此的诸天……

    哪怕是,他们彼此认知的矛盾使得某一个诸天似乎被另一个诸天的位置所笼罩,也是如此。

    “原来如此,没想到修行方式居然是这样,果真是巧妙非常。”罗帆赞叹了一声。

    宏阔道人微微一笑,道“此乃诸多道尊所设,如何可能不巧妙?”

    作为道尊门下,这宏阔道人显然是相比于散修更加有底气,在这时候纵论天下,却是悠然而从容。

    “我之前从虚无海洋之中得到信息,说将会有战争正在进行,不知是什么战争?”罗帆接着赞叹了一下,然后问道。

    “战争啊……”宏阔道人听到罗帆问起那战争,不由得面上显现出莫名的神色。

    似乎有些叹息,又有些恐惧,更有些期待,复杂得难以想象。

    好一阵子之后,他方才道“道友既然已经踏入虚无海洋,想来也已经得到一些信息了,不知道友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这战争似乎是与其他大天地争夺那机缘之地?”罗帆只是道。

    他所知道的,大体也就是这个而已。至于具体那战争怎么进行,在哪里爆发,最终胜负怎么定,得到的机缘之地又该怎么分配,失败了有什么样的后果,不参与又有什么样的后果,等等等等,他却就都不清楚了。

    宏阔道人微微一愣,接着敬佩的道“道友所知,已是核心关键。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只是旁枝末节而已。没想到道友刚刚踏入这一层这么点时间便明悟了这等关键,着实是让人佩服。”

    罗帆只是苦笑,道“道友说笑了,说是关键,其实还不只是猜测而已?还望道友不吝指点。”

    宏阔道人也只是赞叹,当然,他也没有卖关子,既然罗帆想要知道,他却也就没有吝啬的和罗帆仔细的分说了起来。

    随着他的分说,罗帆对于那一场战争却是越来越了解了。

    这一场战争,却是将以一种颇为复杂的方式来进行。而战争的敌人,也是并不固定的,有时候乃是一方大天地,有时候却是多方大天地。

    而一般,都是以那些大天地之中的真圣之路,也即是道尊之路作为争斗目标。

    在战争爆发的时候,参与战争的修士,都会被摄往某一处机缘之地,争夺加机缘之地的枢纽。胜利者,掌握枢纽,失败者,留下大量尸体,成为那机缘之地的养分的,使得机缘之地得以壮大。

    之后,胜利者重新归来,每一名参与战争的修士,都将得到进入机缘之地的钥匙。

    在这之后,自然便是下一次战争,下一次争斗。

    不过,下一次战争的爆发,显然也并不是随意的,一般经历过一次战争之后,都将会有一定的选择权,选择什么时候爆发下一次战争,选择被哪种机缘之地吸入,也即是,争夺哪种机缘之地。

    当然,这种选择权并不是无限的就是了。

    选择者,并不固定,一般都是上一次战争之中贡献最大的修士。而一直以来,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拥有选择权的却是在一定范围之中变化。

    有时候乃是道尊门下,有时候却是散修之中的强者。

    若是道尊门下的话,一般都是在那第六师兄与其他几名实力接近第六师兄的强者之间流转。而若是选择权在散修手中的话,情况却就不同了。若是选择权在散修手中的话,其能够权限流转的范围,却是比道尊门下的流转范围要大上十倍以上!

    显然的,这种权限是相当强力的,若是拥有这种权限的存在想要搞一下自己敌人,那手段却是太多太多了。

    在最开始的那一段时间,散修与道尊门下之间的仇恨使得双方不断互坑,当权限落入道尊门下手中的时候,那道尊门下便在选择的时候,不断的选择对散修不利的机缘之地,选择对散修不利的战争开启时间。

    而同样的,散修拥有这权限的时候,也选择对道尊门下极为不利的机缘之地,选择对道尊门下不利的战争开启时间。

    这样一段时间下来,双方都是死伤惨重。

    在战争之中,也是节节败退,让这道尊之路第六层获得了巨大的损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