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四十二章 三十年

第三千零四十二章 三十年

    六劫强者终究不凡,这样几次下来之后,他们自然便都明白,若是继续这样下去绝对不成的。

    所以,几次下来之后,道尊门下与散修终于达成了谅解,至少在战争之中,不再针对彼此。

    果然,随着这种谅解达成,在与其他大天地的争斗之中,他们却是终于重新站稳脚跟,不再是如同原来那般节节败退,开始变得有胜有负起来。

    而这种在战争之中的谅解时间一长自然便渐渐的影响了其他时候。

    凡俗之间所说三大铁在六劫强者这个层次也是有效的。一起扛过枪,便是三大铁之一,散修与道尊门下在战争之中通力合作,自然而然的便使得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得到缓和。散修,因为战争之中的合作看到了道尊门下的优点,对道尊门下不再那般仇恨。而道尊门下,同样是在合作之中看到散修的有可取之处,对散修的不屑与仇恨,自然也不再那么强了。

    如此这般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下来,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散修与道尊门下的关系,自然而然的便开始渐渐缓和下来。

    到了现在,不知多少亿万年下来,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的道尊门下与散修之间的关系,便成为现如今的模样。

    几乎,再无任何修士会如同其他层级的道尊之路一般,将散修与道尊门下分得那样清楚。彼此之间的仇怨,也很少是阵营之间的仇怨,更多的都是彼此之间私人的仇怨而已。

    正是因为如此,之前那乐瞳见到罗帆的时候才能够轻松辨认出罗帆乃是新近飞升的修士——唯有新近飞升的修士方才无法消除从道尊之路第五层带来的,对散修或者对道尊门下的观念……

    当然,这也只是大体的状况而已,具体到每一名修士身上,情况自然还是会有些不同的。

    毕竟,并不是每一名修士都能够去参与那与其他大天地之间的战争的。

    那些没有参与战争的修士,不管是散修还是道尊门下,显然都会坚持从道尊之路第五层所带来的,对彼此的态度。

    不过,这终究只是少数而已……

    或许这少数人进入低层的道尊之路会拥有不可思议的影响力,但在这第六层,却终究只是无关大局的少数派罢了,却是不需要多考虑的。

    从那宏阔道人的讲述之中,罗帆确定了下一次战争爆发的时间。

    或者说,下一次战争爆发所对应的,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主体时间——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充斥着虚无海洋,这虚无海洋玄妙异常,时间与空间都是处于一种极为微妙的扭曲状态之下的。时间与空间的结构,显然都是与正常天地之中的稳定时间、空间是完全不同的。所以,除了一个底层的,那顺从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主体时间之外,诸多诸天之中其实都有着自身独立的时间的,甚至,诸多不同的虚无海洋层之间,不同的岛屿之中,其时光也都是相对独立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说战争的时间,自然便必须从那众多独立的时间之中选取一种方才有意义。不然的话,说具体时间,显然就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

    按照宏阔道人的讲述,下一次战争爆发的时间,却该是数万年之后。

    “数万年?”这时间,却是让罗帆感到有些惊讶。

    要知道,他之前所接收到的信息却是,自己有着一亿年时光来稳定自己的境界的。若是一亿年时间依然没有通过考验,便需要被强制参加战争,便拥有自由选择的机会。这样看来,下一次战争,似乎该是一亿年之后爆发才算是合理,怎么会变成数万年?

    不过,很快的,他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两次战争之间的时间却是并不固定的,但,一般来说,都是大概数千万年的范围之内。

    也即是说,可能是数年,可能是数万年,可能是数百万年,数千万年,在这几个时间段之间随机的选择,不会少于数万年,也不会多于一亿年!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亿年,显然无论如何都是超过两次战争之间的间隔的。

    而这虚无海洋,或者说,这道尊之路第六层却是给了任何一名飞升而来的所有修士一亿年时光,显然,并不是看战争爆发的时间,而是固定的给予任何一名修士固定的时间来稳定自身的境界的。

    所以,罗帆可以修炼,可以稳定自身境界的时间,与战争爆发的时间其实却并没有任何关系……

    “道友对此如此陌生,现如今却能够深入到这一层,当真是不凡。”宏阔道人看着罗帆,忍不住赞叹起来。

    对于这一切陌生,代表着飞升进入道尊之路第六层没有多长时间。而没有多长时间便能够来到自己耗费了不知多少亿年方才能够到达的这个深度,这一层次,这种惊才绝艳,着实是让人震撼。

    事实上,若不是因为这样,这宏阔道人也不至于对罗帆如此友善。

    道尊门下与散修之间虽然矛盾并没有前面几层那么强,但不同修士之间终究不可能真的友好如同一家人的。哪怕是不同道尊门下之间都有着各种看不惯,各种仇怨,更何况是其他了。

    所以,若不是罗帆表现出自己的潜力,若不是那宏阔道人看好罗帆,他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对罗帆这样有问必答的。

    这并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对于这一点,无论是罗帆还是那宏阔道人都是清清楚楚。罗帆知道宏阔道人为什么会对自己友善,而宏阔道人也知道罗帆知道他为什么会对其友善……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一笑,道“我只是在第五层停留的时间更长一点而已,不过是厚积薄发罢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说话间,他已经是转换了另一个话题,与这宏阔道人论道起来。

    宏阔道人对于罗帆的能力相当看好,对于其潜力更是佩服非常,对于与其论道,自然是极为欢迎的。

    甚至可以说,若不是之前罗帆表现出那么多的疑问,他早早的就将话题转到论道方面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很快的就将其他东西抛在一边,与罗帆论道起来了。

    虽然只是六劫强者,但,宏阔道人终究是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修行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了。这六劫强者阶段的种种修行,其几乎可以说已经是完全走完,罗帆所想要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所得到的一切,可以说他都已经获得了。所以,在这时候,这种论道,对于罗帆来说,却完全不是鸡肋,每时每刻的,他都能够获得巨大的收获,能够感受到自身的基础在不断的夯实。

    对于罗帆来说这种论道有着巨大的帮助,对于那宏阔道人来说,与罗帆的论道,同样是帮助不小。

    再怎么说,罗帆的道行境界都已经是达到了七劫强者巅峰,达到了距离八劫强者不过是一小步的层次。这样的他,对修行的认知,对天地的认知,对道尊之路本质的认知,乃至对混沌的认知,一切的一切,显然都要比六劫强者强上不止一筹!

    虽然这种强,并没有办法直接展现出来,但却实实在在的蕴含于罗帆的一言一语之间,蕴含于他一举一动之中,更蕴含于他所展现出来的丝丝修行之道之内!

    如此这般一来,这宏阔道人和罗帆论道,那便相当于正在时时刻刻的体会更高层境界的强者的修行之道。那收获之大,同样是不言而喻。

    可以说,他们这时候进行论道,却绝对可以说是双赢的。

    既然是双赢的行为,那自然便能够长时间的持续下去。

    只是晃眼之间,他们彼此的论道,便已经是持续了三十年之久。

    在这三十年之间,他们双方都感到大有收获,甚至彼此都有着自己已经脱胎换骨的感觉。

    而他们所在的那一处洞府,更是在他们偶尔试验收获的过程之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如今和当初相比已经是有了天壤云泥的差别了。

    现如今,这一处洞府已经再不能称作洞府,而是该称作一片天地群,世界群,甚至,诸天……虽然,这种诸天与那天地之光所化的诸天还有着极大的差别。

    而这一层虚无海洋层,也因为他们的手段而似乎已经是变得完全不同,原本的那种似虚似实的模样,这时候已经是被彻底改变,一眼看过去,整层虚无海洋层已经是变得绝对实质,绝对真实了——虽然,实质真实的模样和最开始也已经是有了天壤之别了。

    这一日,宏阔道人正高谈阔论,说着虚无海洋层之中某一层之中所存在的种种微妙,忽然间便发现罗帆的面色微微一变。

    似乎是忽然发生了什么颇为严重的事件一般。

    “怎么了?”宏阔道人停下讲述,有些惊疑不定的问道。

    这三十年来的论道使得宏阔道人对罗帆早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如今罗帆的面上出现这种强烈变化,这却是这三十年以来的第一次。而这所代表的东西是什么,他却是再清楚不过。这分明是代表着,有着某种罗帆所没有预料,甚至没有把握的变化出现了!

    一个让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之人所无法把握的变化出现,这让他怎能不感到好奇?

    “只是出现了意料之中的敌人而已。”罗帆微微一笑,道。

    这时候,他的目光悠然,似乎穿透了无限阻隔,看到了这虚无海洋层之中那最为热闹的那一层。具体位置,便是他的化身所在之处。

    在那一处位置,原本的监狱已经是完全消失。而那七十二层次元,更是已经是完全变了模样,从原本的世界嵌套的模样,而是,化作了一座岛屿。

    一座看起来就是一片大陆,其中有着正常天地之中所拥有的一切的大陆!

    在其中,甚至能够看到强大如同假圣级数的修士正在其中修行,时时刻刻的吞吐着虚无海洋层之中所存在的某种微妙存在。

    这样的岛屿,乍一眼看上去,和这一层虚无海洋层之中的其他众多岛屿却并没有任何区别。只是,罗帆却能够清楚的感应到,在这岛屿的深层之处,有着一层又一层的岛屿嵌套在这岛屿背后,或者说,与这岛屿重叠在一起。

    可以说,表面看来这不过是一座岛屿而已,但事实上,其却是七十二座岛屿的集合!

    而这时候,罗帆的化身便悬浮在这一座岛屿之外,神色平淡,手中握着那无形无质的一丝七劫强者的本质。

    让罗帆将注意力放在这里的变化便是,这时候,这本质居然开始震颤起来。

    隐隐间居然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挣扎力量,似乎下一瞬间就要挣脱罗帆化身的掌控了。

    这种变化代表着什么,罗帆再清楚不过。

    这分明代表着,这本质的主人,已经是与这本质接近到了足以稍稍撼动他对这本质的禁锢的地步了!

    也即是说,那七劫强者,这时候其实已经是与他极为靠近,甚至已经是来到了他的身边!

    “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会早一点到来的。”罗帆叹息一声,道。

    这一丝丝本质被自己掌控在手,这对任何七劫强者来说显然都是不能接受的。正常来说,那七劫强者显然应当在这本质落入罗帆手中之后一小会便降临而来,开始与罗帆争斗来夺回这一丝本质的。

    但,到现在,他居然一直等了三十年之久,这一丝丝本质的主人,那七劫强者,居然方才到来,这显然是与他预料的情况有着不小的差别。

    “放开它吧。”这时候,一声莫名的叹息在虚空当中回荡开来。

    紧接着,罗帆便感觉到,周围的虚空开始出现一层又一层的次元,这一层层的次元直接就将他笼罩住,要将他的诸多属性分割开来着。

    这种分割的力度是如此的强大,感觉上,似乎哪怕是八劫强者,都不一定能够抵挡住这种分割力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