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 不甘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 不甘

    这一张锦帕的存在,便像是将那虚无海洋层之中所出现的,因为那锦帕出现所在那虚无海洋层的屏障上打出来的窟窿给堵住一般。

    其覆盖的范围,赫然便是那一个窟窿的大小!

    看起来,它就像是化作了这虚无海洋层的一个新的补丁一般!

    在这种锦帕的覆盖之下,那因为界限被打破所造成的,虚无海洋层之间的混乱被快速梳理、重建秩序,最终化作一种和原来正常虚无海洋层完全不同的模样。

    在这锦帕范围之内的虚无海洋层就像是被揉成一团之后再重新展开来一般。

    陷入以种极为迷幻,极为奇特的状态之中。

    罗帆一眼望过去,周围好像是无数个世界,无数片时空被硬生生的搅和在一起一般,每一缕时空都像是有着亿万个不同的细节,就像是绳子上的纤维一般……

    在这时候,罗帆所构筑的那一座层叠的岛屿之上出现一层又一层的重影,感觉上似乎那原本被隐藏在那岛屿内部的其他三百六十四层岛屿正在被一层层的从隐藏的状态之中拉出来,要具现在这其中一般。

    而罗帆的化身之上的那无数重影,在这时候却是开始快速消散。

    与那岛屿的变化却是完全相反。

    那中年女子在这时候悬浮在碍虚空当中,就仿佛一切的主宰一般。

    她俯瞰着罗帆,猛然抬手一抓,罗帆便猛然感觉到,某种属于自己的属性被硬生生的毁灭掉!

    便仿佛,某个次元将自己的那种属性分割出来,然后再被瞬间打灭一般。

    随着这样的变化,罗帆眉头一皱。

    那中年女子的眉头同样是一皱。

    罗帆眉头皱起,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种变化实在是太过突兀。那属性居然会在瞬间被撕扯出来,再毁灭掉。整个过程居然是这样突兀,这样的无迹可寻,简直就像是,他的感知被蒙蔽了一般……

    而那中年女子眉头皱起的理由却就是另一个了。

    她皱起眉头,原因很简单,那便是因为,已经是将那种属性毁灭了,罗帆居然看起来完全丝毫无损!

    根本没有正常人那种属性被毁灭掉之后那种彻底的崩塌,彻底的毁灭……

    这种情况,显然是与她的预料之中完全不同。

    在眉头皱起之间,她思维电转,瞬间就决定改变自己的目标。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将自己的本质弄回来!

    唯有将这本质弄回来,她才能够算是没有后顾之忧!才能够随时后退,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不得不与罗帆面对面,不得不考虑罗帆之前所提出来的那个赌约。

    心中想定之后,她马上采取行动。

    在这锦帕覆盖的范围之中,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她的掌控之下。

    方才她将罗帆的某种属性抹去,便是靠着这种绝对的掌控,直接绕过了次元开辟,次元分割,再于次元之中毁灭顺序性的整个过程,直接得到了将属性毁灭的那个结果。

    若是其面对的乃是普通生灵,乃至普通的七劫强者,光是方才那一次出手,就已经绝对足以将那七劫强者的化身给抹去了。

    除非,那七劫强者有着相应的防御来防护这种攻击。

    但,显然的,其面对的乃是罗帆。

    作为能够在诸多层面之间建立联系的存在,他甚至能够借助层面之间的联系,让自己在诸多层面之上都获得近乎绝对的不死特性!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只是局限于现实层面之中,而且还并不能够波及所有属性,只能够在局限于某种属性的攻势,对他哪里可能会有多少威胁?!

    可以说,他只需要心中微动,那种被毁灭掉的属性便能够在瞬息间完全恢复过来。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对于七劫强者所施展的,那次元分割的攻击手段,罗帆其实是几乎能够无视的……

    当然,这也只是几乎而已。

    次元分割手段显然不会只是以一种形势存在而已。这中年女子之前所施展的那种最为正统的次元分割方式不过是最为普通,最为基础的一种分割方式而已。眼前借助这一件七劫强者级数的法宝绕过一切过程直接得到结果,也只是在手段上稍稍高明一些罢了。

    除了这个之外,很显然的,还有着无数种次元分割方法。

    其中所取得的效果也可能有无数种!

    像是罗帆在那大劫之中所领悟出来的,直接沟通诸多层面,将现实层面之中的对手的层面属性彻底分割,再完全毁灭,也不过是这无数种分割方法的其中一种而已!

    现在看来,这无数种分割方式似乎没有一种能够凌驾于罗帆所拥有的,那层面之间的沟通联系并相互弥补的能力。但,这显然不可能是绝对的……

    至少,在理论上来说,那无数种攻击分割方法之中,是可能存在着能够凌驾于这种特质的方法的……

    所以,哪怕是有着这种几乎能够无视那次元分割手段的特质,但罗帆也从来没有将这当成自己肆无忌惮的依凭。

    他,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刻小心,时刻谨慎,面对一切次元分割手段,都无比小心的对待,使用种种正统的手段来应对。

    就像是这时候,他虽然是只是一动念之间就已经恢复了自己之前被分割毁灭掉的属性,但却并没有就此就完全无视那中年女子的手段,而是极力的寻找对方出手的奥秘,寻找阻挡对方手段的办法。

    在这时候,那中年女子却是再一次出手了。

    只见得,周围的时空瞬间变了模样。

    无穷无尽的天地,无穷无尽的世界,无穷无尽的时空在这瞬息间如同无数细胞一般出现在周围,向着视线极限之外铺陈开去。

    转眼间,罗帆便感觉自己陷入了某个世界之中,虚无海洋的真实模样与自己的距离似乎变得前所未有的遥远。

    紧接着,他便感觉到自己的无数属性瞬间被分割开去。

    整个身体之中的一切在这时候好像是被硬生生的分割出来,分别送入了这周围无穷无尽的,那些好似细胞堆积汇聚在一起的天地、世界、时空之中。

    其中便包括,那一丝丝他从那中年女子的投影身上所得到的,那中年女子的本质!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面上显现一种莫名的表情。

    “打算先弄回去吗?”他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他被分割出去的那无数属性在这时候依然是完好无损,虽然被分割出去,但却没有任何属性在这过程之中受到什么打击。

    就仿佛,对方的目的就只是将这无数属性分割出去而已,却并没有打算对这些属性做什么。

    以他的战斗经验,自然是一眼便看出了对方的想法,知道对方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了。

    在这时候,他只是心中一动,那一缕本质,便被他硬生生的一扭,直接消失在其所镇压的那一处天地之中。

    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出现在那一座层层叠叠的,有着无数虚影的那一座岛屿之中,彻底的没入那无数虚影内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那中年女子在这时候忍不住吼了一声。

    在那一座岛屿的成型,乃是依凭于这虚无海洋,或者说,依凭于虚无海洋层。在没有彻底打灭虚无海洋,或者,没有彻底的打灭虚无海洋层的情况下,想要将这一座岛屿毁灭,那却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这时候这锦帕的威能看似不可思议,似乎已经是彻底的掌控了这一片区域的几乎大多数虚无海洋层,将虚无海洋层彻底的混合在一起,甚至重构秩序出来。但,事实上,其所作用的范围却也不过是虚无海洋之中极小极小的一小部分而已。

    别说是整个虚无海洋了,甚至便是罗帆化身所在的那虚无海洋层,其都并没有真正影响多少。

    别的不说,光看在锦帕的覆盖范围之中只有罗帆以及罗帆所构筑的那一座岛屿就能够看出来这锦帕的影响范围有多大了。

    要知道,在这一层虚无海洋层之中存在的岛屿数量可是要以亿万来计算的!

    这么多的岛屿分布在这一层虚无海洋层之中,最终这锦帕看起来无比广阔的影响范围,居然不过是将罗帆以及罗帆所构筑的这岛屿覆盖住而已。而这,还是因为其施展的位置乃是在罗帆附近,在这岛屿附近的缘故。

    若是真正论覆盖大范围的话,甚至便是亿万分之一,都有些高估这锦帕的大小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锦帕哪里能够动摇得了这整个虚无海洋层?连虚无海洋层都动摇不了,自然也就无法真正那以虚无海洋层作为依凭的,那一座岛屿了!

    正是因为如此,这时候罗帆在其中的诸多属性已经是被彻底分割出去,若不是罗帆本身的能力,他甚至已经是被彻底毁灭掉了。但,对于这一座岛屿,那中年女子所能够做到的事情却是少之又少。

    甚至都无法真正将这一座岛屿真正的秘密给直接揭开,一直到现在,都只能够通过周围的变化映照出那岛屿之上出现诸多重影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将那本质投入那岛屿之中,那却就相当于,直接就将其送出这锦帕的覆盖范围之外了。

    却是瞬间就让那中年女子原来先夺回那属于她的本质的谋划瞬间落了空。

    原本抱着极大期待的计划完全落空,对于这中年女子的刺激之大不言而喻,在这时候,她如此惊怒,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你应该知道,我这时候只需要做一个动作就能够让你的手段完全落空。哪怕是你现在施展的手段可能是全部手段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罗帆这时候忽然开口说道。

    说话间,他的诸多属性已经是瞬间汇聚在了那岛屿上方,处于那岛屿与外界那锦帕作用范围的界限之间……

    那无数天地、世界、时空对于他的属性的镇压,在他已经明悟其本质的情况下,却只需要他一个动念之间便能够彻底摆脱。

    至于属性汇聚在何处,他之前都能够将那本质送入那岛屿之中,现如今将自身的诸多属性汇聚送到岛屿的附近,那更是一件简单至极的事情。

    那中年女子在这时候面上神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现在的情况已经表明,她之前的所有谋划,都已经落空了。在没有办法解决对方的不死特性的情况下,她做再多,就错越多,根本不可能将罗帆解决掉。

    更别说,在这里的罗帆也不过是一具化身而已,就与她现在的情况一般无二。

    在化身身上得到再多的优势,将对方解决得再彻底,对于其本体来说又有什么伤害?!顶多也不过是让对方的心神稍稍受创罢了……

    除非,她能够如同罗帆之前所做的那般,直接将其本质从这化身之中抽取出来……

    但显然的,将对方的本质从化身之中抽取出来别看罗帆做得轻松,但其中的难度之大,却是超乎任何人的想象之外。

    可以说,每一次成功都是一次运气的对碰!

    罗帆能够成功,那是他的手段高明,这中年女子却是没有半点信心自己能够在其化身之上将其本质抽取出来……

    光是从这个角度上来看,眼前这一场争斗,显然就已经再无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哪怕是,她所能够施展的手段确确实实还有着无数种,也是如此。

    更别说,对方已经发现那岛屿天然的隔离了自己的锦帕的威能,天然的便是躲避开自己手段的去处,现如今他若是想要躲避的话,只要往那岛屿之中一钻,就能够让自己的锦帕完全无法对其再有任何效果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一场战斗自然更加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

    “我承认,你有实力让让我接受赌约了。”那中年女子压制着自己心中的不甘,深吸一口气,口中这样说道。

    说话间,那一张锦帕微微一晃之间,就已经消失无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