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四十八章 原委

第三千零四十八章 原委

    在心中的愤怒催使之下,这小女孩的身躯开始膨胀起来。

    那原本只是先天大罗级数的气息只是瞬息间便拔升了是千百倍,瞬间便超越了准圣,达到了伪圣级数!

    不过,与这实力提升相对的,她身上却在同时出现了其他变化,那便是,一种莫名的虚幻感开始渐渐出现在她身上。

    就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否认她的存在一般!

    在原来,这种变化乃是这小女孩所想要极力避免的。

    但,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这小女孩却已经是完全没有心思去在意了。此时此刻,她的全部心神都放在心中的愤怒之上。也即是,放在这一座岛屿,这一个世界背后的罗帆身上!

    当然,在这时候,哪怕是她将自身的维持身躯真实性的实力爆发出来,却也依然无法突破这一个世界,自然也更无法找到在这个世界之外,或者说这一座岛屿之外的罗帆了。

    在这时候,她所能够触及的,却只是眼前的这几名强大的准圣而已!

    在这瞬间,在他身前的那几名强大准圣却就感觉到自己好似回到了初始修行之时,好似以一个无比弱小的身躯直面强大的修士一般。

    那种自身好似化作蝼蚁的感觉,让他们的神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在这时候,那小女孩心中的愤怒使得她本能的开始发泄自身的强大实力。

    只见得她猛然一抬手,瞬息间,那几名准圣便感觉到自身被一股无比恐怖的渗透炸开,出现在这里的化身第一时间便轰然爆碎,化作无尽的碎片,烟尘,不多一会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而到了这一步,这小女孩却依然没有就此止住动作。

    她的力量直接通过这些准圣的化身与本体之间的联系,溯源而上,直接出现在那些准圣的本体所在,悍然向着那些准圣的本体碾下去!

    只是一瞬间,在这一个世界天南地北的一处处对于一般修士来说是无比神秘,无比奥妙的神圣道场之中,传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紧接着,整个世界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

    天空变得血红血红的,甚至有着如同鲜血一般的雨水从天而降,覆盖了整个世界……

    更有着鬼哭神嚎的声音在这整个世界之间回荡着,似乎是天地都在哭泣一般。

    这种模样,赫然便是这个世界之中的最强者身死道消的表现!

    当然,并不是所有世界在世界的最强者死去之时都会有着这样的表现,但,显然的,眼前这个世界却是有着这样的表现。

    当然,这样的表现却也不单纯只是世界对于最强者的青睐所导致的。

    对于世界来说,先天大罗级数以上的修士显然是极为重要的。可以说得上是世界进化的阶梯,是世界升华的途径!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的存在身死道消,对于世界来说,自然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遭受这样的损失,世界产生一些反应,显现出一些异象,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这时候,那小女孩身上那种虚幻的感觉却是变得愈发的浓郁起来。

    一种难言的恶意开始不断向着她所在之处不断的汇聚而来,天空之上有着血色的云团浮现出来,并变得越来越浓郁,血色更是越来越浓郁。

    “来吧!既然你已经不在意公平了,那就表现得再明显一点吧!”这小女孩怒吼着,体内的力量疯狂的拔升。

    伪圣一阶,伪圣二阶……伪圣八阶,伪圣九阶……最终,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后,便已经赫然踏破伪圣的桎梏,直接踏足假圣级数!

    就在她踏足假圣级数的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剧烈的震荡起来。

    这种震荡在外面看来更加明显,感觉上就像是这整座岛屿都在开始剧烈的震颤着,就仿佛有着某种惊人的庞然大物正在其中挣扎,想要冲破这一座岛屿的桎梏,却根本无法做到一般。

    随着这种变化,那小女孩就感觉到,自身的身体开始渐渐的失去感觉。

    首先失去感觉的是自己的手指与脚趾,接着便是手掌与脚掌,手腕与脚腕……

    这种变化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浇下,让这小女孩心神猛然一清。

    紧接着,她便反应过来,这样下去,自己将彻底的融入这一座岛屿,将彻底的被这一座岛屿所炼化,那甚至是一个不比自身的本质彻底落入罗帆手中好上半点的下场!

    “不管他怎么作弊,我都不能让他如意!”这个想法在这瞬间于她心底浮现出来。

    心中微动,她当机立断,将自身最后一点清明留下,然后彻底引爆自身的一切力量,一切威能,一切道行。

    轰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在这时候从这小女孩身上爆发出来,不可思议的冲击波更是没有止境一般的不断的从其所在之处向着四面八方宣泄而出。

    在这个瞬间,整个世界的规则法则都被搅得一片混乱,甚至连时空本身,在这时候都似乎已经难以承受这种恐怖的冲击,产生了无穷无尽的褶皱,整个世界都变得扭曲起来了。

    而在这种扭曲背后,另一个世界的影子却是若影若现的显现出来。

    那是一个与这个世界看起来颇为相似,但却又有着诸多不同的世界。

    那个世界,在真实程度上却是要比起眼前这个世界要弱上一些,但也只是弱上微不足道的一点点而已……

    那天空之上的血色云团在这时候开始咕噜咕噜的不断沸腾起来。

    就仿佛有着不可思议的热量不断的灌入那云团之中,使得那云团的温度提升到其沸点了一般……

    而世界的恶意更是在这时候提升到一个几乎凝成实质的程度。

    隐隐间似乎有着无数鬼影出现在这一处位置的四面八方,向着这冲击波的核心之处快速冲过来。

    只是,这些鬼影面对那冲击波,却是根本没有多少反抗能力,在那冲击波之前,被瞬息间彻底的撕碎,甚至连瞬息时间都无法持续……

    不过,面对这种惨烈的结果,那些鬼影,或者说,那些世界的恶意却是连绵不断,不管被毁灭多少都毫不动摇,时时刻刻的产生,时时刻刻的向着这一处爆炸的核心之处汇聚而来。

    在这时候,在那爆炸的核心之处,却是有着一点微妙的灵光趁着那冲击波开始向着那世界扭曲褶皱之后浮现出来的那个世界虚影冲过去。

    显然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跨入那个世界之中!

    虽然这个世界的虚影是在那世界的褶皱之后所浮现出来的,但,不同位置,那世界虚影的真实程度却是完全不同的。

    其中,最为真实的位置不是其他,正是不远处那一座山谷。

    一座,传说中蕴含着进入更深层世界线索的那一座山谷!

    这一点微妙的灵光不是其他,正是那小女孩的一点意识,或者说,她的一点生命本质!

    至少也是这化身的一点生命本质!

    也是那小女孩在引爆自身化身的一切之后所特意保留下来的那一点这化身最重要的存在……

    哪怕看似是宁愿自身要身亡也不让罗帆得到任何一点好处,但,作为七劫强者,她终究心志无比坚定,哪怕是在最为不可能的情况下,也要保留最后一点希望。

    这一点生命本质,便是她所想要保留下来的那一点希望。

    而这希望的目标显然便是更深层的世界。只有入得更深层的世界,才能够更加接近这一座岛屿的本质,继而找到超脱这一座岛屿的办法。

    此时此刻,她的心中甚至有着一种莫名的激昂情绪在鼓荡着。

    “哪怕是你作弊,我也要按照正常的手段取得胜利!”这便是她心中所浮现出来的那种激昂情绪的根源所在。

    在这时候,那一点灵光直接冲入了那山谷之中,向着那山谷之中最为核心,也最为真实的位置冲过去。紧接着,开始震荡着,不断冲击那最为真实的位置。

    这种冲击自然不只是一般生灵所想的那种粗暴的,普通的冲击,而是蕴含了无尽玄奥,包含了无数细节,无数精妙的用力手法的一种冲击方式。

    在这种冲击的过程之中,不知多少力量运用手段被其运用在冲击之中。

    可以说,光是这种冲击过程,若是有武者看到的话,便能够从那其中领悟出无穷无尽的武学奥妙,最终让自身的境界不断拔升,甚至成就自给自足的无上境界……

    这种冲击方式,几乎是将环境的优势利用到了极致。

    那无数冲击,那无数扭曲,那其自身爆发所产生的不可思议的力量,都在这时候如同专门为其冲击而诞生的一般,在其引导之下,近乎全部汇聚向那一处最为真实的位置,在那一处位置产生了惊天动地的恐怖爆炸,悍然将那真实撼动,最终在那里,打开了一丝丝细细的裂缝。

    一个,通往下一层世界的裂缝!

    趁着这个时间,那一点灵光快速冲入其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那灵光冲入其中,那裂缝失去了维持的力量,转眼间便已经彻底弥合,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而这时候,失去了那点灵光,或者说,那小女孩的意志操纵,其残留下来的力量所引发的种种动静对于世界却是再无任何反抗能力。

    在那世界的恶意之下,不多一会之间,便已经是被彻底的抹平,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紧接着,世界重新变得一片清明,那种种世界的扭曲,时空的褶皱,都随着被彻底的抹平了。

    可以说,整个世界除了少了那几名准圣之外,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已经是和最开始,那小女孩进入之前没有任何区别了。

    至于那世界的恶意,更是在虚空当中鼓荡了好一阵子后渐渐的消散了。

    ……

    “作弊?她以为我是谁?”罗帆在这时候面上却是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口中这样喃喃着。

    对于那七劫强者的判断,他心中却只是暗自无语而已。

    作弊这种事情,他虽然本心并不排斥,但,这时候他的优势已经大到近乎绝对了,怎么可能作弊?!

    这不是直接在拉低自己的逼格吗?

    事实上,那些准圣之所以在之前便会知道会有天魔降临那个世界,原因很简单,那完全是因为那个世界的修行体系所决定的。

    那个世界的修行体系本身便乃是从之前那七劫强者所构筑出来的那监狱之中的修行体系所升华而成的。

    而那个监狱之中的修行体系,本身却完全是根基于那监狱的禁锢原理而诞生出来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自然便是与那禁锢原理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可以说,在那修行体系的核心之处,对于禁锢远离的排斥,对于禁锢远离的警惕,可以说已经是深入骨髓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走到深处,必然都会有着强烈的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不同修士有着不同的理解。有些是对世界构成本身有着疑虑,有些是对于修行体系的根基有着疑虑,有些是对于外来物种有着担忧,等等等等,各式各样的担忧都存在着。

    显然的,准圣这个级别虽然相对于罗帆与那七劫强者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但本质上,其实已经算是极高了。

    到了如此程度,可以说已经是算是接触到那修行体系的某些本质了。

    所以,这样的种种担忧,自然便以种种形式体现在这些准圣身上了。

    而这小女孩的出现,很显然便是在那种种危机的可能性之中选择了一种能够说得通,也能够解释得清楚的,证明他们担忧的可能性……外来物种的入侵的这种可能性!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方才会表现得如同早有所料一般,在发现那小女孩的异常之后,第一时间就确定她乃是天魔入侵!

    从而,造成了那七劫强者的误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