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四十九章 法诀

第三千零四十九章 法诀

    在这边罗帆与那中年女子模样的七劫强者进行争斗的时候,在那边,罗帆的另一具化身却已经是将这边的一切都抛在脑后了。

    此时的他,却已经是再一次将全部心思都投入与宏阔道人的论道之中去了。

    对于这边发生的一切,罗帆自身自然是极为清楚的。而与他站在一起的宏阔道人却就完全不同了,对于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他都是完全不知的。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一切都是与罗帆息息相关,却与宏阔道人完全无关的。

    他们所在的虚无海洋层乃是相比于那一层最为容易到达的那一层虚无海洋层更深了不知多少层的更深层。

    正常来说,以这虚无海洋层的结构来看,更深层看浅层虚无海洋层应当是以一种俯瞰的姿态能够轻易看清其一切的。

    但,这显然也并非就代表着只要是处于更深层的存在便能够看透浅层的一切隐藏的秘密……

    就像是,站在星球外之人,理论上确实是能够将大半星球表面所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但,一个普通人站在星球外他能够看到的是什么?他甚至连星球上有没有生灵,有没有文明,都不一定能够用肉眼看出来!

    理论上与现实中的情况,便是有着这样大的差别。

    与普通人站在星球外的遭遇相似的,在这时候,在这虚无海洋层之中,修士在更深层所能够看到的浅层之中的情况也是如此。

    理论上来说,站在更深层之中几乎能够将浅层的一切秘密一眼看透,只要愿意关注,甚至能够对浅层之中的情况做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但,那只是理论上来说而已。事实上,因为修士自身认知的限制,一般修士哪怕是在更深层,其所能够看清楚的,所能够分辨出来的,一般也都只是与自己相关的种种而已。

    与自己无关的事物,他们理论上来说有着看透的可能,但,现实上来说,能够真正看透的,却没有多少。

    那宏阔道人的情况也并没有例外。

    理论上来说,这时候发生在那最为容易到达的那一层虚无海洋层之中所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应该就像是在眼皮底下发生的一般,被他看得清清楚楚,其中的一切细节,甚至罗帆自身无法发现的细节,他都应该看得明明白白。

    但,很显然的,事实上的情况并非如此。

    对于他而言,罗帆的化身与那一名中年女子之间的争斗过程,就像是发生在一颗星球上的一个蚂蚁窝之中所正在发生的两只蚂蚁的争斗一般。一个站在星球外之人,怎么可能一眼看清楚那争斗的过程?哪怕,那两只蚂蚁的争斗已经是让那蚂蚁窝近乎翻天覆地了……

    所以,虽然这一切,都是发生在其眼皮底下,但这宏阔道人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对他来说,猜测浅层之中发生了一些与罗帆相关的事情却只能够从罗帆的化身那特殊的表现来猜测而已。具体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他却就完全不知道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既然不想要聊那个,他也就只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不过,显然的,对于宏阔道人来说,那浅层之中所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显然也是无所谓的。

    对于他而言,相比于浅层之中所发生的,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显然是与罗帆交流彼此的修行,交流彼此对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理解,交流彼此对于混沌状态的理解,交流彼此对于诸多机缘之地的理解,等等等等,来得有趣。

    所以,罗帆直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对他来说反倒是求之不得的。

    这一日,宏阔道人对罗帆说道“在一次次战争之中,我们一方所得到的机缘之地数量已经是相当繁多,其中有着不少能够与这第六层的修行相互呼应。不知道友可有意前往?”

    机缘之地乃是诸多真圣为众多修士的修行而创造出来的,其分布的位置乃是在混沌状态之中。处于诸多真圣之路,或者说诸多大天地、完美天地之间。诸多真圣之路为了这些机缘之地的所有权在彼此之间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战争。而既然有着战争,那自然便有着胜负,这些机缘之地的所有权自然便都有了划分。

    战争的次数一多,那么,各真圣之路,自然便都占据相当数量的机缘之地。这道尊之路同样是参与战争的真圣之路,自然也同样是占据了相当数量的机缘之地。

    而机缘之地各不相同,各有倾向,其所便利的因素更是各有各的偏重。如此这般一来,与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修行相互呼应的机缘之地自然也就是必然存在的了。

    “道友此言何意?莫非道友有门路进入那些机缘之地?”罗帆问道。

    “这是自然。不过,这其实也并非什么秘密,那些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其实流传甚广,虽然并非人尽皆知,却也差不了多远了。”宏阔道人微微笑道。

    他的这话罗帆只是稍稍一想便已经恍然大悟了。毕竟,那些机缘之地是与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修行相互呼应的,最适合进入那些机缘之地的修士,自然便是那些六劫强者了。但凭那些决定机缘之地进入者的修士有着几分大局观,便必然不会将这种机缘之地大劫进入方法捂得紧紧的!哪怕不直接让所有六劫强者进入其中,也必然不会为他们的进入制造太大的障碍。

    所以,这种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流传甚广,却是理所当然的。

    “原来如此,还望道友教我。”当下,罗帆便拱手道。

    他们论道的时间虽然还算不得有多长,但却也勉强可以称得上是不算短了。这么一段时间的论道,他们之间的交情虽然说不算太过深厚,但终究也算是有了几分。

    有了这几分交情,一些不太过分的要求,当然也就可以直接提出来了。

    更何况,这时候那宏阔道人提起这个话题,分明就是要成全他的意思,他自然就更不需要客气了。

    宏阔道人微微一笑,道“只要道友愿意听,自然是没问题。”

    说话间,他张口便说出了一道法诀。

    相比于以前罗帆所得到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来说,这一道法诀却是更加的精微,也更加的通用。

    感觉上,似乎就像是一道普通的神通法诀一般,若是见识少一点,说不定都完全看不出这一道法诀的功用!

    罗帆第一时间便记住了这法诀,心中更是对这一道法诀的诞生方式有了大概的判断。

    仔细琢磨了一会,他面上神色不由得变得微微有些复杂起来。

    “道友这样做,让我如何回报?”好一阵子,他莫名一叹,道。

    却是,他仔细一琢磨,便发现,这一道法诀,其实并不只是进入那种与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相呼应的机缘之地的方法,更是进入一切已经被道尊之路占有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

    也即是说,通过这法诀,他不单单是能够进入那与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修行相呼应的机缘之地,稍稍变化一下,它却就能够让他进入任何一座道尊之路在战争之中所夺得的一切机缘之地!

    那样的机缘之地,明显包括一些公开的机缘之地,也包括那些隐藏起来的机缘之地。

    这和原来罗帆所猜测的相比,简直就像是一只鸡蛋,和一个巨大鸡场的差别啊!

    这差距有多悬殊,不言而喻。

    若是原来只是进入那种与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修行相呼应的机缘之地,罗帆自然不会多在意。毕竟,这样的机缘之地几乎已经算是半公开了。但,现如今,宏阔道人将这种基本的通用法诀直接交给他,他显然就无法无动于衷的接受了。

    “只是一道法诀而已,道友何必在意?”宏阔道人却是一笑,道。

    这时候,罗帆哪里还不知道,眼前的宏阔道人,怕是在道尊门下之中也是身份颇为不凡的。若不是颇为不凡的身份,这种通用的法诀,他必然是难以得到的。

    罗帆只能够再一次苦笑,道“这些话便不必多说了,这法诀的价值,我还是看得懂的。”

    说着,他止住了宏阔道人的继续贬低,不过也没有继续纠缠于自己该如何回报宏阔道人。毕竟,这并不是交易……他这时候若是直接将这一切计算得清清楚楚,然后根据这价值给宏阔道人相应的报酬,岂不便是直接将对方的善意化作一场生意了?

    在这时候,罗帆要做的,却就只是将这种善意记在心中,然后以后有机会进行一番回报也就可以了。

    至于回报的是比对方付出的多还是少,比自己收获的是多还是少,却就完全不需要太在意了。

    对于罗帆不再继续纠缠这法诀的价值,宏阔道人显然是相当欢喜。既然已经说开了,宏阔道人也就稍稍指点一下这法诀之中的一些细微变幻。

    也即是,如何通过调整法诀来进入不同种类的机缘之地……

    罗帆对此自然是悉心听从,虽说,这些若是他耗费心思去研究的话也能够研究出来,但有人讲解,自然便是省了他的许多麻烦,这自然是一件好事。

    “想来道友早已是等不及了,我便不留道友,道友自去便是。”大概讲解一番之后,宏阔道人对罗帆笑道。

    显然,罗帆虽然表现得无比自然,但宏阔道人却极为清楚,任何人得到这样一道法诀都必然会急切的想要尝试一下这一道法诀的。就像是当初他得到这一道法诀之时那般……

    罗帆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一道法诀对他来说就像是一方全新的天地,乃是以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打开了通往混沌状态的门户。

    他对此自然是有着极强的探索。

    当下,他便对宏阔道人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下次再来拜访。只希望道友能够尽快发现下一层,若是道友发现下一层或许会有些惊喜。”

    宏阔道人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什么。

    罗帆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拱拱手之后,身形一闪,便消失无踪,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却并不是在那心神化身所在那一层,而是出现在了属于他的诸天之中,直接出现在他的本体面前。

    罗帆的本体在这时候抬手一指这化身,瞬间,化身轰然炸开,其中所蕴含的信息开始如同百川入海一般涌入本体手指之上,瞬间让他的手指之上出现一点越来越明亮,越来越耀眼的记忆灵光。

    这点灵光出现之后,其上面的光芒开始不断的震颤,不断的变幻。

    其中有着诸多细微的黑点不断的逸散出来,在虚空当中渐渐消失。

    随着这些黑点的逸散消失,那灵光变得越来越纯粹,越来越凝实。最终,那点灵光变得清亮如水,在他的手指之上震颤蠕动,便如同一点真正的活物一般。

    这,便是那一道法诀!

    或者说,是那一道法诀的真髓!

    那一道法诀虽然传播方式,表象,看起来都只是普通的法诀,似乎只是某种神通,某种能力的修行法诀而已。但,事实上,这法诀既然能够作为通往其他诸多存在于混沌状态之中的机缘之地的途径,其本质,其真髓,自然不可能如此简单了。

    事实上,这一道法诀的本质,乃是对诸多真圣之路对诸多机缘之地的梳理力量的一种模拟与调用!

    那无数机缘之地乃是诸多真圣为众多真圣之路所开辟而成。

    这样的机缘之地,自然不可能真的随机的摆放在混沌状态之中。

    它们的诞生方式,他们的存放位置,都必然是遵循着某种规律,某种,与诸多真圣之路有着紧密联系的规律。

    唯有如此,其方才能够被任何真圣之路所占据……

    这种规律,具现到诸多真圣之路,便是那诸多真圣之路对于那机缘之地的梳理力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