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五十六章 认知之妙

第三千零五十六章 认知之妙

    “你是不该存在的,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吧?”这时候,罗帆却完全没有回答那意志的问题,反而是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又如何?存在即是合理,不管我该不该存在,现在我都存在了。而我既然存在,那么,你也就不应该存在了。”那意志在这时候却是再度用那种玄妙莫测的方式这样说道。

    说话间,罗帆那存在感超乎想象强大的化身便感受到整个宇宙星空猛然间有着不可思议的恐怖力量瞬息间汇聚而来,化作无尽火焰,如同海洋一般,转眼便已经将他的上下左右四面八方不知多少光年范围完全充满了。

    在这瞬间,罗帆的化身便能够感受到一种微妙的危险涌上心头。

    显然,这周围那些尚且没有和他身躯接触的火焰,却并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极度不凡,拥有不可思议破坏力的恐怖火焰!

    至少,哪怕是不一般的火焰之中,能够给他带来这种压力的火焰也绝对不会太多。而眼前这火海,光是能够在宇宙虚空之中燃烧就已经代表着不凡,而能够给他带来这种压力,更是不凡之中的不凡!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双目一凝,身上有着道道光华闪过。

    一种独属于则之世界观的气息从他的身上开始快速扩散而出。

    要知道,罗帆的则之世界观虽然距离完美还有着极为遥远的距离,但,再怎么说也是能够在那第七次大劫模拟出来的混沌状态之中顶住模拟混沌状态的同化与侵蚀的世界观。

    这样的世界观的稳固程度,可想而知。

    在这时候,这世界观出现,却是瞬息间就已经是将那种原本火海出现所带给罗帆化身的那种恐怖的压力给瞬间抹除了。

    一种绝对的安全感在这瞬间取代了之前因为火海而出现的危险感应。

    这则之世界观这时候的出现方式乃是直接具现出来。

    若是在模拟混沌状态之中,这种具现足以汲取无尽量的模拟混沌状态进而演化出一方则之天地出来。

    但,在这时候,在这里,其所面对的乃是那七劫强者的本质。

    虽然,这时候这本质明显有着莫名的变化,变得不再像一般的本质了,但其源头,终究也只是七劫强者的本质而已。

    作为七劫强者的本质,其与能够演化无穷天地的模拟混沌状态显然有着无比惊人的差距。其中的虚空,其中的力量,其中的规则法则,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显然都是远远比不得模拟混沌状态的。

    所以,在这时候,这则之世界观具现出来的结果,虽然也同样是在瞬息间汲取了无尽量的力量,无尽量的时空,无尽量的规则法则,但最终却也只能够勉强的化作一方则之天地的虚影而已。

    而且,这虚影看起来还是如此的虚幻,甚至达到了只要念头稍稍一放松便会将其彻底忽略掉的地步。

    这虚影在这时候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张,第一时间的就与周围那一片极为不凡的火海撞在一处。

    那火海在这一撞之间,便如同遭受到巨大的挑衅一般,开始疯狂的汇聚,直接缠绕在那巨大的则之天地虚影之上,寻找着一切可能穿透的空隙,想要突破这则之天地虚影的阻隔燃烧到罗帆的化身身上。

    只可惜,哪怕只是虚影,其本质也是则之世界观,其所拥有的防护能力,终究还是则之世界观所决定的。所以,面对着这样的火焰,这则之天地的虚影却是稳定如同承受微风轻抚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动摇。

    更别说,在那火焰之中出现任何损伤了。

    这样的情况,却使得那火焰的存在反而更进一步的凸显出那则之天地的虚影,使得那虚影看起来却是变得更加真实了。

    这就像是某个无色透明的东西,若是原来凭空摆放在同样无色透明的事物之中,比如,空气之中的话,其自然是难以辨认出来。哪怕是目力足够惊人之辈,也只能够通过其他种种方式勉强辨认出那东西,而一旦眼光转开,一不小心的话便自然会将其忽略掉。

    但,若是,这时候将周围那无色透明的环境改变,比如,让周围的空气染上某种火焰一般的颜色的话,那很显然的,那无色透明的东西便将被更进一步的凸现出来!

    任何人,只要不瞎,都能够比起之前更加清楚的看清那无色透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模样……

    这时候,那周围无尽的火焰,便是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因为其存在,反而是勾勒出了那则之天地的虚影的轮廓,而确定这轮廓,对于这虚影来说,几乎变相当于将其彻底确定下来了!

    随着这样的变化,则之天地的防护能力却不知不觉间更进一步的加强了。

    到了罗帆他们这个层次,认知,已经是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了。

    别的不说,世界观这种原本形而上之的抽象存在若是真正严格去区分话,不也就是一种认知而已?虽然这种认知极为特殊,极为复杂,但终究也无改其作为认知的本质。

    由此可以知晓,认知在罗帆他们这个层次到底有多么重要的地位,代表的力量又是多么的真实。

    更多的情况,这时候不必多考虑。

    对于现在来说,最为直观的情况便是,这则之天地虚影被凸显出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却就是让其他人生灵对于这则之天地的认知变得更加的直观,更加的清晰起来!

    而这种直观,这种清晰,却就反过来使得则之天地对于其的效果变得更加的明显。

    这种情况,放在任何生灵身上都可以,甚至,放在任何意志之上,都是有效的。

    其中也包括,这时候本不该存在于这七劫强者本质之中的,那异常的意志!

    因为火焰将则之天地的虚影凸显出来,使得这则之天地的存在在那异常意志的认知之中变得更加的明显,更加的实质,更加的真实。所以,在这时候,对于这异常意志的一切手段,这则之天地所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都变得更加强大起来。

    原本,这则之天地的虚影还会稍稍因为火焰的灼烧而产生一些颤动。

    但,随着那天地虚影被凸显出来,那种颤动在瞬息之间便彻底消失了。

    那天地虚影,就如同永恒不动的无上存在一般,直接硬撼周围那无尽的火焰,或者说,这一片宇宙星空,这一个宇宙星空异常产生的意志!

    认知这种东西,并不是说想要改变就能够改变的。

    对于一些抽象的,形而上之的认知,想要改变,还比较容易。至少,只要对于自身的心灵,自身的意志,对自己的观念掌控足够入微的存在,都能够勉强做到。

    但,对于一些实质的,直接呈现于自己面前的认知,想要改变,却就极为困难了。

    就像是眼前这一方则之天地的虚影被凸显出来一般,既然已经看到了,想要将其忽略,再度将其从自己的认知之中剔除,那显然就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任务了。

    至少,单纯凭借其自身的力量想要将这种直接映照在自己认知之中的事物直接消抹掉,显然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务。除非能够以更加强大的力量,直接镇压其心灵,镇压其意志,镇压其认知,方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而显然的,这样的话,对于修士来说,却几乎不可能有任何人愿意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抹去自己的某种认知的。

    修士追求的东西各不相同,但从没有任何一名修士的追求是在被其他存在彻底镇压住自己的认知的情况下来实现的。

    所以,正常来说,面对着这种直接映入自己认知之中的,直观的存在,哪怕是明明知道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种认知使得其对于自己的威力更加强大,更加难以对付,但那异常意志却也无法将这种认知从自己的心中重新抹去。

    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在这种认知的基础上来应对罗帆的化身,应对比起最初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强大了不知多少倍的那则之天地的虚影!

    “挣扎有什么用?和我争斗,对你的最初的目的可是完全对不上的。难道你宁愿将时间浪费在与我争斗上,也不愿意离开这里吗?”那异常的意志在这时候没有继续动手,而是再一次开口道。

    现在的罗帆因为有着那则之天地的虚影而变得极为难缠,想要战胜他的难度变得无比巨大,甚至感觉上似乎已经变得不可能了。但,这并不代表这异常意志便没有任何优势了。

    他最大的优势便是,罗帆根本没有时间和他纠缠!

    要知道,罗帆进入这七劫强者的本质为的可不是与他争斗!

    他为的,那是体悟这本质之中所蕴含的,那七劫强者的修行奥妙!体悟其中所存在的,他所缺失的某些修行过程……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异常意志的存在,对于他而言,显然便是一个巨大的阻碍。

    若是这异常意志并不停手,而是一直与他纠缠,一直攻击他的话,虽然不太可能真的让罗帆遭受什么损伤。但,必然会牵扯他巨量的精力。使得他根本无法继续去挖掘这一片宇宙星空的秘密,无法继续去体悟这本质之中所包含的,那种种他所想要找寻出来的,修行的奥秘!

    这样的话,很显然的,对于罗帆而言,留在这本质之中显然是再怎么样都不可能实现自己目的的了。

    所以,在这异常意志看来,罗帆显然应该选择离开这里。离开这一道那七劫强者的本质,离开这一片宇宙星空,让这里彻底的自由,彻底的落入其掌控之中!

    但,可惜的是,他显然并不了解罗帆,或者说,并不了解修士。

    事实上,当这异常意志出现的那一瞬间,对于罗帆来说,这一处本质真正重要的就已经不再是那七劫强者的修行奥妙了。而是,这异常意志本身!

    正常的本质,哪怕是七劫强者的本质,都不应该有着这种类似天地意志的意志产生的。

    作为生灵的本质,或者更具体的说,是修士的本质,其本该是完全属于修士的!其中的一切,都应当是修士一切的对应。

    哪怕是其中衍生出来的无穷生灵,虽然看似是生灵,但其实也不过是那修士某种因素的映射而已。可以说,那些生灵虽然一切的一切都与正常生灵一般,但本质上,其实他们并不是生灵。其所表现出来的意识,看似自由,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意识,而不过是那本质的主人的某种相关存在的映射而已。

    哪怕是,那本质之中可能是有着一个宇宙,一方天地,一个世界,其中有着亿亿兆众生,都无法改变这种本质。

    所以,这样的本质,哪里可能会有这种类似天地意志的存在出现?!

    毕竟,本质再怎么样也只是本质,不可能直接就变成那修士。

    而这种异常的意志,若是按照本质之中一切众生意志的本质来看,显然应当便是与那本质的主人的意志相对应。也即是说,若是按照本质之中的一切生灵意志的本质来看,能够成为这本质主宰,成为这本质之中类似天地意志这种存在的,只可能是这本质的主人的意志!

    显然的,这一点与这本质的本质是相违逆的,这本质,不可能变成其主人,不可能变成那修士。所以,这种类似天地意志的意志,便是绝不可能出现的。

    一旦这种意志出现,那便是异常意志!

    而这种异常,显然相比于这本质之中所蕴藏的,那修士的修行奥妙更加值得探索。

    毕竟,罗帆同样有着本质,他的本质,甚至相比于那七劫强者的本质更加复杂,更加玄奇。而眼前这种本质能够诞生异常意志,那岂不表明自己的本质也可能诞生这种异常意志?!

    这种可能性,显然足以让罗帆绝不放过探究这种异常意志的出现原因了——为了避免自己的本质也诞生这样的异常意志,弄清其诞生的原因,显然是必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