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六十章 恐慌

第三千零六十章 恐慌

    这种愤怒的情绪本身便蕴藏了无法想象的恐怖威能,若是一般的七劫强者,面对着这样的情绪,怕是会瞬间便被这情绪侵染,哪怕不至于心神崩溃,却也必然要恍惚那么一阵子的。

    但,显然的,罗帆并非一般七劫强者。

    光是道行境界他便已经是七劫强者巅峰级别的存在了。更别说,他更有着太多一般七劫强者所没有掌握的手段了。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恐怖的愤怒情绪,他却只是心中微微一动,那愤怒的情绪便已经是被周围原本便已经存在着的那无数次元直接分割成为无数层面属性,未曾接触到罗帆,便已经化作淡淡的烟雾,直接流入那无数次元之中,充斥在那漩涡之间,便好像是那旋涡卷动所带出来的丝丝残影一般……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能够诞生出来,其实还应该感谢我的。”罗帆这时候神色有些莫名的说道。

    却是通过观察那异常意志的本源,他却已经是大概的弄清楚了那异常意志诞生的原因了。

    事实上,这异常意志诞生的原因很简单,便是因为此时此刻那本质的主人,那中年女子模样的七劫强者的化身已经是彻底沉沦于罗帆所构筑的那岛屿之中的缘故!

    那化身沉沦于岛屿之中,在某种角度上来说已经是失去了一切记忆,这样的她,对于自身原来的本质,自然便也已经彻底失去了掌控能力了。

    这种掌控能力的失去,乃是因为罗帆所构筑的这三百六十五层世界的限制,却并不是一般的失去,而是一种极为彻底的失去!

    这种程度的失去,使得这原本作为那中年女子本质的存在,却是彻底失去了主人。

    原本,这本质乃是从那七劫强者的化身之中所提炼出来的,是某种形而上之的,抽象的存在,这样的存在,说是真实的,也是真实的,说是虚幻的,却也是虚幻的。

    但,到了罗帆他们这个层次来说,虚幻与真实之间的差距,其实更多的只是一种认知上的差距而已。

    就像是之前罗帆则之天地的虚影一般,若是那异常意志并不认为其实存在的,那么这则之天地的虚影便不可能拥有那样不可思议的威能,不可能挡住那无边无际的非凡火焰。

    而一旦那异常意志的认知之中觉得那则之天地的虚影是存在的,那么,那则之天地的虚影便将拥有超乎想象的恐怖威能,不单单轻轻松松的就挡住了那火海,更是反过来追根溯源,直接锁定了这异常意志的根源所在!

    对于这本质,也是如此。

    因为罗帆认为这本质是存在的,因为那中年女子也认为这本质是存在的,所以,这本质,却也就是存在的。

    而这时候,那中年女子对于这本质的掌控能力彻底失去,对于这本质的存在与否的认知,自然也就彻底的无法影响这本质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本质,自然而然的便在某个细节上开始向着虚幻的方向转变。

    原本有着两个支柱来支撑其存在的,现如今有着一个支柱已经崩溃,这本质自然便无法如同之前那般稳固了。

    若是这本质乃是一般事物,这种情况,其自然只能够老老实实的接受。

    但,很显然的,这可是七劫强者的本质!

    其本身,其实已经是满足了一切重构那七劫强者的条件,只是因为其根本性质的缘故,这才无法将这一切条件整合起来,重构出那七劫强者出来而已。

    而这时候,失去了一部分支柱,这种原本桎梏这本质无法重构出七劫强者的根本性质,自然便再无法如同之前那般完整的起作用。

    如此这般一来,那诸多条件,自然便会开始整合起来。

    只是因为依然有着一个支柱存在,所以这种整合并不完善,并没有真正的整合出那七劫强者。最终,却只是弄出了,这如同天地意志一般的异常意志而已。

    眼前这一座岛屿,很显然,便是当初那一座罗帆所见过的,那七劫强者所构筑的岛屿的模样。

    也是,当初罗帆提炼出这本质的化身一直以来所化的那种模样。

    若是两处支柱都同时崩溃的话,虽然这本质最终会化作虚无,彻底不见,但在化作虚无之前,这岛屿必将继续转化,最终直接将那七劫强者的化身重构出来。

    但,显然的,现如今那本质却还有着一根支柱存在。

    这一根支柱固然是使得那本质不会彻底崩溃,但却也使得这岛屿的演化无法继续下去,毕竟,这本质的根本性质并没有彻底崩溃。所以,最终其却只能够保持这种岛屿的模样,也即是那七劫强者原来化身所处的那种模样。

    这,也才使得其只是异常意志,而并非是那七劫强者。

    这一切秘密,罗帆在这时候却已经是了然于心。

    一眼看过去,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样的话,看来需要将本质也进行守护才行了。”在这时候,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虽然这时候那本质只是生出了这种异常意志,但,这种异常意志的存在,也已经是是的这本质脱离了那七劫强者的掌控。而且,因为罗帆在这本质之中的时间太长,现如今那异常意志却已经是补上了这本质存在的另一根支柱,也即是,其已经是取代了这本质的主人,那七劫强者,以自身的认知支撑住了这本质的存在。

    这样的话,哪怕是罗帆掌控自己的认知,彻底的将这种本质的存在从自己的认知之中抹去,这本质也只是消失在罗帆的眼前而已,本身其实将依然存在下去,甚至永久的存在下去。

    甚至,若是有朝一日,这异常意志能够重新整合这本质之中的一切秘密的话,重构出一名七劫强者,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一旦这样重构出一名七劫强者的话,那几乎就相当于那七劫强者本身多了一个独立的,完全知晓自己的一切秘密,懂得自己的一切修行之道的化身,或者说,敌人……

    这样的结果,对于任何修士来说,显然都是一种灾难。

    对于罗帆来说,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感谢你?你到底知道了什么?!”这时候,从那岛屿之中传出了这样的话语,声音之中蕴含了莫名的惊疑。

    这时候的这声音却已经再不是之前那般诡异玄奇的声音了,而是一把女子的声音。

    极为清脆,更极为悦耳的一把声音。

    “当然是,你的一切。”罗帆这时候却是淡淡的一笑。

    说话间,他心中微动,那诸多次元再度变化,瞬息间,那星星点点组成的漩涡开始快速扩展,转眼间便已经是扩张到了数亿光年之外,那漩涡中央那原本只是一个小小孔洞的位置在这种变化之下直接扩张成为了一片广阔的虚空。

    而那一座岛屿,更再非是原本那般只能够通过小孔窥探到的光影,而是如同被直接拉近一般,实实在在的来到了罗帆的面前,达到了似乎触手可及的境地。

    虽然罗帆方才看似只是稍稍一个动作,似乎只是那次元稍稍以变化而已,但事实上,要达到现在这一步,那其中的变化之复杂,却是几乎超越一切生灵的想象之外。

    若是真正要分解出来仔细说清楚的话,怕是数亿文字都不一定能够做到。

    光是其中的变化数量,怕就需要以亿来计算了。

    这种复杂的变化,哪怕是那异常意志,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理解得了,在这时候当罗帆真正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居然还是罗帆跨入了那时空之中,出现在她的面前!

    当然,这也只是第一感觉而已,毕竟乃是这一片宇宙星空的天地意志,她终究还是很快弄清楚了并不是罗帆踏入那一片时空,而是它被从那一片时空之中给拉了出来!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这时候,这岛屿之中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这种在无声无息之间直接将自己的本体从那居所时空之中拉出来的手段,显然已经是让这岛屿,或者说这异常意志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自己与罗帆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么巨大。

    清楚的知道彼此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巨大之后,她自然不会再将解决问题的方法局限于战斗之上了。

    罗帆这时候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我只是想要弄清楚,怎么避免让你出现而已。”

    那异常意志在这瞬间剧烈的震颤起来,就仿佛有着无法言喻的恐惧在这瞬间将她笼罩一般!

    “为什么?!我的出现对你有什么影响?!为什么你要杀我?!”那异常意志怒吼着,身上光芒闪烁。在这瞬间,整片宇宙星空都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无穷无尽的光华开始渐渐的于这整个宇宙星空的每一寸虚空,每一颗星辰之上浮现出来。

    一种难言的压抑在这瞬间于罗帆心中浮现出来。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即将大祸临头一般。

    “你打算与我同归于尽?”罗帆在这时候皱眉淡淡的道。

    “你都打算杀我了,我难道还要主动将脖子伸过去吗?!”那异常意志怒道。

    “你知道的,我在这里的,不过是一具化身而已。就算是你在这里与我同归于尽,对我的本体来说,也是没有任何损失的。”罗帆只是道。

    那异常意志震颤了一下,但终究还是吼道“就算这样,我也要拉着你的化身一起死!总比被你直接杀死来得好。”

    当然,虽然是这样说,但那种压在罗帆心头的莫名压抑感终究还是一瞬间便削弱了许多。很显然,罗帆的那句话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任何效果的。

    毕竟,将敌人的化身杀死,那化身又不是独立的化身,这对敌人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损失。相比于直接被敌人杀死来说,那其实也就是好上那么一丁点……

    为了这一丁点的成果,付出自己的性命,这种事情显然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有人愿意去做的。

    “而且,谁说我要杀你了?我只是想要知道怎么阻止你的出现而已。”罗帆这时候却是淡淡的道。

    这话却是让那异常意志微微一滞。

    “你要阻止我的出现,不就是要杀我?”她有些疑惑的道。

    这时候罗帆显然已经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哪怕是她掌握了整个宇宙星空的一切,但自己的本体已经是站在罗帆的面前。远水解不了近火,哪怕是自己掌握的整个宇宙星空的力量能够对罗帆造成一定的威胁,但不等这些力量发挥作用,罗帆的手段怕就会直接落到自己的本体身上了。

    所以,可以说,自己的性命在这时候已经算是完全掌握在罗帆手中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想不到罗帆还有什么对自己撒谎的必要。

    “你是不是存在,对我来说有什么影响?相反的,你的出现,对我来说,其实反而是更加有利。毕竟,通过你,我能够轻松的知道本来需要浪费许多时间去整合的东西。”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原来你是为了避免自己的本质也诞生我这样的存在。”这异常意志在这时候却是终于完全放松下来了。

    罗帆的真实用意,其实她早应该在罗帆开口之时就能够猜出来了,只是因为事关自己的性命,而罗帆之前表现得又是如此的针对自己,这才使得她无法静心思索,才弄出了方才那般的误会。

    这时候罗帆说不要她的命,却终于让她真正放松了下来,心神重新恢复了冷静,理智重新归来,这才将原本早该想清楚的答案真正的想清楚。

    此时此刻,整个宇宙星空开始渐渐的暗淡下来,原本那种凭空闪烁的光芒也彻底消散了。

    而那种压在罗帆心头的压抑,也在这时候彻底消失无踪,一切,都重新恢复了最初的模样,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