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六十二章 道尊说正逆

第三千零六十二章 道尊说正逆

    对于这种飞升之感,宏阔道人却是很快便将其压制住了。

    虽然飞升是他所追求的,但作为道尊门下,他却也并不只是追求飞升而已。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继续夯实自己在六劫强者阶段的根基,却也是他的另一个追求。甚至,是比起飞升更上层境界更加坚定的追求!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只是感觉到飞升的希望便贸贸然的飞升呢?

    当下,他便将这种种有关飞升的感应抛在脑后,再度全心全意的投入罗帆的之中。体会其中所包含的,那种种他之前耗费无数功夫想要探究的道理与玄奥。

    这般宣讲的过程足足持续了数年之久。

    数年之后的一日,罗帆终于停下了宣讲,叹息一声,道“我的体悟便只是这些而已了,希望对道友有所帮助。”

    宏阔道人回过神来,怔忪了一阵子之后,肃然向着罗帆行了大礼,道“多谢道兄为我,若无道兄,我怕是需要耗费数亿年方能获得现如今的突破,道兄之德,宏阔铭记在心。”

    说话间,他对罗帆的称呼都已经变了。显然,罗帆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是和之前有了极大的不同。

    罗帆却只是一笑,道“道友言重了,此只是举手之劳,与道友所赐法门相比,这却完全算不得什么的。”

    宏阔道人起身听到罗帆这话,面色微微有些变化,似乎颇有几分惭愧,道“其实那法门只是一道完整法门的一小部分而已,只是因为我只是化身,却无法承载完整法门,因此只能将这一小部分传给道兄,与道兄所赐相比,那着实是微不足道。不然这样,我让本体过来,亲自将那法门传给道兄吧?”

    罗帆道“道友放心,我却已知晓那法门只是一小部分。不过,我所需要的也只是那一小部分而已。有了那一小部分法门,对我来说便相当于有了完整的法门。事实上,现在我已是通过那一小部分推演出了独属于我自己的完整法门,却再不需要道友的完整法门了。”

    宏阔道人一听,面上显现出震惊之色。

    那法门,或者说,那法诀到底是有多精妙,从哪怕是他这等级数的存在的化身都无法承受就能够看出来了。

    而现如今,罗帆居然从那完整法门之中截取出来的一小部分法门之上便推演出了整个完整法门,这种能力,简直就像是通过一粒沙子推演出整个宇宙的构造一般不可思议!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罗帆,其智慧,其境界,显然已经是提高到了一个他所完全无法理解的层次了。

    在这瞬息间,他就感觉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罗帆,自己以前对罗帆的一切印象,似乎都是自己的臆想而已……

    猛地,他心头一动,忽然道“道兄莫非是走逆行之路?!”

    罗帆微微一愣,接着笑道“道友为何这般说?”

    “道兄的境界绝对超过六劫级数,这等级数的强者,若是走我等的正行之路,却绝不可能在低于六层的道尊之路成就的。唯有走传说中的逆行之路,方才不需要受限于道尊之路,才能够在低于六层的道尊之路中成就。而道兄又是不久前方才飞升到这一层,所以我才有这样的判断。”宏阔道人看向罗帆的目光却又是佩服,又是担忧。

    却是,他虽然是在询问,但事实上心中却已经是几乎确信罗帆就是走逆行之路了。

    再怎么说,他也是道尊门下。作为道尊门下,他的见识却怎么样都不会差的。在更低层的时候,罗帆走逆行之路的事实都曾经被许多修士看透,这宏阔道人作为六劫强者巅峰的道尊门下,在接触这么长时间之后看出罗帆是走逆行之路,却是半点都不奇怪。

    而他看出罗帆是走逆行之路后的这表情更是在情理之中。

    佩服,那自然不用多说,逆行之路一向以来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宏阔道人踏入修行亿兆年来,却从没有见过任何一名修士踏入这样一条道路。

    那是听说的,也都只是似是而非的传说而已。虽然从道尊口中听说有着这样一种修行道路存在,但在同时,他也从道尊口中知道这逆行之路到底是多么困难,风险是多么巨大!

    若是以比例来算的话,亿兆名走正行之路的入劫强者之中可能有一名能够成就真圣。而若是算逆行之路的话,亿亿兆名走逆行之路的入劫强者,都不一定能够诞生一名真圣!

    几乎全部的,走逆行之路的入劫强者,都是在一两次劫数之下,便死于非命,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了。

    这个比例,是真圣所给出来的。

    按照真圣所说,这是为了方便他们理解所给出来的比例,只是代表着两者的难度差别而已,却并不代表着真的就是这样的比例。

    也正是因为走逆行之路成圣的几率是这样的小,这才使得逆行之路被越来越多的大天地所抛弃。当然,也正是因为被抛弃,它方才被称作逆行之路……不然的话,不同的修行方式,谁是正,谁是逆显然都是说得过去的。

    因为清楚这个,所以对于敢于走逆行之路,并且隐隐间已经是将这一条道路走通的罗帆,宏阔道人自然是极为佩服的。

    而担忧自然更不用说,逆行之路的风险如此巨大,每一次劫数便相当与一次十死无生的考验,甚至哪怕是在劫数之间的修行过程,都有着无数风险存在,走这样的道路到底有多危险,根本是不言而喻。

    宏阔道人现在如此感激罗帆,对于他走上这样的一条道路,又怎么可能会不担忧?

    罗帆只是一笑,道“果然不愧为道尊门下,见识就是不凡。没错,我走的应当便是你们所说的逆行之路。不过,在我看来,或许我才是正,你们的才是逆呢。”

    宏阔道人在这时候只是无奈的一叹,之前他还有着一点侥幸心理,但现在听到罗帆承认,却终于彻底确信了罗帆所走的道路,心中再无半点侥幸存在。

    “或许吧,当初师尊曾经说过,逆行之路与正行之路本身并无优劣之分,相比于逆行之路,正行之路的优势便是风险低。其成就道尊的几率虽然比起逆行之路要高以亿计算的倍数,但那却并不是因为这道路真的比起逆行之路要优胜那么多。而是因为走正行之路的修士一般都有着以亿计算的倍数的生存时间来追求那个最终目标。因为有着那么漫长的时光修行,这样无尽岁月堆积下来之下,成就道尊的数量,自然便要比起逆行之路要多上许多。相比之下,走逆行之路的优势便胜在快速。可以说,其实就相当于将正行之路多亿兆倍的修行进程压缩在极为短暂的时光之间跨越,这样最终所遭遇的危险,自然便会比起走正行之路要密集许多倍。再加上那一次次的大劫催逼,这才让逆行之路成道的几率变得那般的小。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正行之路与逆行之路,却是并无多少区别的。”宏阔道人在这时候却是将自己从师尊之处所听过的对正行之路与逆行之路的讲述一一讲出来。

    听到这话,罗帆面色却是一肃。

    这段话所站的角度却是高屋建瓴,几乎是以绝对的俯瞰姿态观望真圣之下的修行,将正行之路与逆行之路之间的相同与不同讲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罗帆只感觉原本遮掩在自己眼前的迷雾瞬间消散了大半。

    一直以来,他的修行靠的几乎都是自己,遭遇到**颈,找不到方向,他便从其他修士身上去研究,去试探。

    实在没有办法,便是从天地,从混沌状态之中去找寻。

    再不行,便是靠着一次又一次的大劫来给自己灵感。

    如此这般,几乎算是磕磕碰碰的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而对于修行的根本道路,对于所谓的正行逆行,他也是来到这道尊大天地之中,接触到了这道尊之路之中的众多入劫强者之后方才知道的。

    在以前,他甚至都不知道修行还有着正行逆行之间的差别。

    一直以来,他甚至都以为修行便只有如同他所走的这般,从一开始便开始整理出属于自己的世界观,然后在修行的过程之中一次又一次的完善自己的世界观,圆满自己的世界观这么一种途径而已。

    一直到来到这道尊大天地之中,他方才发现,原来,这样的方法居然在其他修士眼中是一种违逆大流的方法。

    真正主流的修行方式,居然是一点点的汇聚独属于自己的观念,一道道观念的圆满,一道道观念的提升,这样不断的堆积,不断的汇聚,最终在最后的最后水到渠成的汇聚成为一个独特的,完整的世界观,同时也让修士的道行境界自然而然的提升到真圣级数!

    其实,若是有的选择的话,罗帆的本心其实还是倾向于这正行之路的。

    毕竟,这样的道路虽然无比繁杂,感觉上似乎遥遥无期,哪怕用最为乐观的预想,也绝对需要亿亿兆年以上的时光方才可能修行完成。

    但,这种修行过程终究比较安全。

    不单单没有一次又一次的劫数,更是有着无数前人的经验摆在眼前。只要愿意,能够从无数前人身上得到指引!

    但,可惜都是,在罗帆知道正行之路与逆行之路的差别之时,他已经是无法回头了。

    他,在那时候已经是度过了大劫,真正的确立了自己的道路!

    而且,他的世界观,也已经是彻底的确立,则之世界观,已经是彻底的与他融合在一起,再无法分割,自然也就再无法如同正行之路那般,能够一道观念一道观念的完善,圆满了。

    所以,他所能够选择的,也就只能是逆行之路。

    更重要的是,在那时候开始,他的内心,也已经是真正认同逆行之路,觉得逆行之路才是自己真正的道路,逆行之路的前进方式,才是自己内心所渴望的前进方式……

    而一直到现在,从宏阔道人的口中转述真圣的话语,他方才真正的对正行之路与逆行之路之间的异同有一个宏观的认识。

    真真切切的知道,为什么正行之路是正行之路,逆行之路是逆行之路。

    一时间,他感觉自己的心境忽然都变得开阔起来,虽然不至于马上便生出什么顿悟,让自身的道行境界忽然间大进一步。但,至少那种隐隐间压制在他心头的压迫感却已经是完全系消散了。

    “这样看来的话,或许在混沌状态初始阶段,逆行之路方才是真正的主流道路吧。”罗帆这时候长呼出一口气,道。

    宏阔道人却是有几分惭愧的道“这个,我却是不知道了。当初师尊对正行之路与逆行之路只是提了一句而已,并没有更进一步分说。我等也不敢询问,也就那样过去了。若是早知道会遇到道兄,我当初必然会开口请教的。”

    罗帆却是淡淡一笑,道“道友说笑了。能够听到这些,我已经是极为满足了。如何敢奢望更多?”

    他自然知道宏阔道人身后的道尊能够对正行之路与逆行之路提这么一句,其实就已经是他的意外收获了。毕竟,那道尊显然并没有打算让自己的弟子走逆行之路,说起这逆行之路顶多也只是为了开阔自己弟子的视野,不要以后遇到像他这种走逆行之路的存在看不懂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多解释逆行之路的情况?解释太清楚的话,若是自己的弟子动心了,居然不自量力的去挑战逆行之路怎么办?那岂不便是与他的规划相违逆了?

    有着这样的想法,若是宏阔道人开口追问逆行之路的事情,那说不定便要让那道尊怀疑其有什么不自量力的心思了……

    宏阔道人却依然惭愧,觉得自己没有帮上罗帆,有些对不住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