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六十四章 关键所在

第三千零六十四章 关键所在

    这种诸天背后诞生类似平信所在的存在的感觉极为玄妙。

    就像是这诸天正在变得越来越充实,越来越圆满一般。

    “这便是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修行方向?”在这瞬间,罗帆心中不由得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这诸天的变化乍一看似乎和这道尊之路第六层并没有什么联系。

    但稍稍推理一番便会发现,这诸天的变化,其实乃是隐隐与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的虚无海洋的状况相互呼应的。

    这虚无海洋乃是被某种罗帆所难以想象的方式分割成为无数层的结构,任何一层虚无海洋层背后,都有着另外的虚无海洋层存在着。

    这种情况,和现在罗帆的诸天所产生的变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却是极为相似的。

    这诸天的背后,同样是正在诞生另外一层,类似诸天的存在……

    这样的相互呼应,让罗帆很难不将这种变化与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修行方向联系在一起。

    不过,罗帆心中却忽然间有些不确定了。

    毕竟,他现如今对于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了解,却不再只是自己摸索而已。从作为道尊门下的宏阔道人口中,他已经是听到了许多有关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诸多修士各自的诸天的修行方式。

    虽然其没有将一切修行的玄奥尽数表述出来,但,在交流过程之中,其终究还是透露出不少修士各自诸天的演变。

    在其表述之中,很显然的,正常六劫强者的诸天演变,却并不是罗帆的诸天这般演变过程!

    其中,并没有这种类似其他虚无海洋层一般的诸天层出现!

    这种情况,很显然,只是罗帆自己的诸天所独有的一种演变方式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再自信,罗帆也绝不可能就此认定自己的修行方向是正确的,其他一切六劫强者的修行方向便是完全错误的……

    所以,这时候他才会如此无法确定这是不是道尊之路第六层的修行方向。

    就在罗帆暗自思索着的时候,那边的宏阔道人却是终于有了变化。

    他好似是从沉睡之中醒转过来一般,身上的气息渐渐的变得灵动,眼神更是重新变得凝聚起来。

    而其神色,却依然是颇为惭愧的样子,和之前相比虽然淡了一些,但却还是属于惭愧的范畴。

    看到这模样,罗帆对于宏阔道人这半年多时间里面的收获却是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显然,这半年多时间以来,宏阔道人请教其他师兄弟显然是有了一些收获。

    不过,这些收获显然并不算太多,至少并没有达到让宏阔道人觉得满意的地步。

    “实在是愧对道兄,我虽然已经是极力联系其他师兄弟了,但最终所得到的也只是师尊的只言片语而已。”宏阔道人向着罗帆行了一礼,口中叹息道。

    听到这话,罗帆的心神化身却是笑道“劳烦道友了,为了我的事情这样忙碌奔波,却是辛苦了。”

    宏阔道人连连摆手,只是表示惭愧。

    不过,他却也没有继续纠结于这一点太长时间,显然的,对于罗帆来说,更加重要的显然是道尊对于逆行之路的只言片语,除此之外的其他东西,在这时候显然是次要的。

    “师尊曾经与我一位师兄说过,逆行之路在混沌初成之时其实才是修行主流,在当时,现在的正行之路方才是逆行之路,现在的逆行之路反而是正行之路。这也是入劫强者的境界划分为何以劫来称呼的根本原因所在。正是因为在久远岁月之前,渡大劫提升境界才是正统,才是主流,这才使得这个层次的境界以劫来称呼。”宏阔道人说道。

    接着,他并没有停留,又再次说道“师尊又层与我另一位师兄说过,劫,对于逆行之路来说,是关键之中的关键。好像说,修行的重心,却该是放在大劫上。”

    说到这里,他却是颇有几分疑惑的味道“对于这句话,我那位师兄琢磨了几亿兆年都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句话显然有两种解释,第一种便是,对于逆行之路来说,劫是无比困难的难关,是需要将所有修行重心都放在准备应对其之上方才可能度过的一种难关。而第二种解释便是,大劫之中的修行,才是真正关键的修行,在大劫之外的修行,反而只是次要的而已!

    对于这两种可能性,很显然,那一名听道尊说这句话的道尊门下显然是完全分辨不出来,不知道到底哪种情况才是道尊所想要表达的意思。

    至于宏阔道人,更不用多说,他这时候只是转述这句话而已,甚至只是在这时候方才开始思考这句话的意义。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对这句话的理解,自然是更加的表面,说不定他都还没有想到第二种解释存在的可能性。

    在这时候,听到这句话的罗帆,却是只感到眼前一阵开阔,心灵忽然间变得前所未有清明。

    以他度过七次大劫的经验来看,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根本就不用多说。

    除了第二种劫是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可能了!

    “大劫之中的修行才是关键,大劫之外的修行反而是次要的,是旁枝末节而已……”他的心中在这时候回荡着这句话,只感觉原本迷茫的修行方向在这时候忽然变得无比清晰起来了。

    自从他遭遇第一次大劫开始,他的每一次大劫,都是显得无比漫长,每一次大劫之中的遭遇,也都是复杂得超乎想象。

    可以说,每一次大劫,对于他来说,斌相当于一处全新的修行之地。

    曾有几次,他甚至在大劫之中待了以亿兆年计算的时光!

    一直以来,他都只是因为觉得无论何处对自己来说都没有区别,这才没有因此而生出什么不平衡的心态。

    但现在,听到宏阔道人所转述的,真圣的话语,他却方才发现,或许自己对于大劫之中的修行进程重视得还不够!

    自己或许还将太多的精力放在大劫之外了,在大劫之中自己或许应该待更长时间,将更多的精力放在那其中所透出的种种道理与玄奥上……

    随着这样的想法,他的面色也不由得产生了微微的变化。

    这时候,宏阔道人神色一惊,道“道兄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

    罗帆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不,道友并不曾说错什么。相反的,道友所说的东西,对我的修行却是有着无可替代的指引作用。若是我日后有所成,道友今日所言,必然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听到这话,宏阔道人才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罗帆领悟出什么东西,但只要自己所说的话语对罗帆有着帮助,那么,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除了这个之外,道友可还打听出什么?”罗帆这时候却是问道。

    虽然在之前对于宏阔道人转述的道尊话语并没有抱有太多的期待,但这时候当连续听到宏阔道人转述出道尊说出这几句话之后,罗帆却反而是对宏阔道人所转述的,道尊的话语有了更多的期待。

    或许,道尊对于逆行之路还有着跟多的理解,对自己有更多的启示作用也说不定呢……

    “抱歉……只有这两句而已。”宏阔道人惭愧的道。

    罗帆虽然早有所料,但在这时候听到这话终究还是有些失望,当然,这种失望他自然不会太过明显的表现出来。

    毕竟宏阔道人能够给自己带来这些收获已经是极为难得了,有更多,那自然是更好。但没有更多,那也完全怪不得对方。

    “道友何须抱歉?这是我贪婪了。”罗帆笑道。

    说着,他神色一肃,向着宏阔道人躬身行礼,很是郑重的谢过宏阔道人将道尊对逆行之路的只言片语讲述出来。

    这种谢意如此郑重的表达出来,宏阔道人自然是明白罗帆是发自真心,当下终于完全放松下来,一笑道“只要对道兄有所帮助便好,我还担心这些对道兄没有任何用处呢。”

    “怎会,哪怕是只言片语,那也是道尊这等无上存在的言语,其中绝对蕴藏着无尽的玄奥,我若是敢说这对我没有用处,那就只是表现出我的浅薄而已。”罗帆也是一笑。

    接下来,他们之间的气氛却是变得轻松了许多。

    不管是罗帆还是宏阔道人,都是如此。

    彼此之间有所亏欠这种状态固然是是的彼此的联系更加紧密,但,同一个呢的,这种互相觉得对对方有所亏欠的状态,显然并不是一种健康的交流心态。

    抱着这种心态的存在,在与其他人交流的过程之中,必然是会心有挂碍,难以挥洒自如。

    就像是之前的宏阔道人一般……

    而现如今,在罗帆郑重的表示他所已经是弥补了之前对自己的亏欠了,他却方才真正的放松下来,重新恢复了最初的挥洒自如。

    这样的心态之下,他与罗帆之间的交流,自然便更加顺利了。

    经过这半年多时间,罗帆对于这一层虚无海洋层已经是有了更多,更深入的体悟,在这时候他自然不会和宏阔道人客气,却是一一将自己的体悟宣讲出来。

    而对于罗帆是宣讲,宏阔道人却是听的眉飞色舞,但却也不是如同之前那般只是听罗帆宣讲而已,他在这过程之中也不断的将自己的种种思考,种种灵感讲出来。

    这些内容相比于罗帆所宣讲的那些内容来说自然是要粗陋许多,毕竟道行境界之间的差距摆在那里。但这也并不代表着他所讲述的内容对于罗帆来说完全没有用处。

    事实刚好相反,他所讲述的内容对罗帆而言,却是有着极大的启示作用。

    毕竟,再怎么说,宏阔道人都是六劫强者巅峰的存在,而且也是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修行了不知多少亿万年的存在。

    这样的情况下,他对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熟悉,自然是远远强过罗帆。

    这种熟悉的后果便是,他的所思所想,都远比罗帆更加接地气,接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地气!这种接地气使得他所提出来的那些思考,那些灵感能够触及罗帆之前思考当中的许多盲点。

    补充了罗帆所无法触及的盲点,这对于他来说,好处之大,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通过这样的交流,无论是罗帆还是宏阔道人都感到大有收获,觉得自己每时每刻都在领悟一些自己之前所无法领悟的东西。

    时光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慢慢流逝着。

    不知不觉间,时间就已经是过去了数十年之久。

    这数十年之间,罗帆这心神化身完全没有在意其他,只是一心与宏阔道人进行交流着。

    而因为时光的流逝,因为他的诸天与这虚无海洋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罗帆对于这虚无海洋层的理解也随着变得越来越深入。

    如此这般一来的结果就是,每过一段时间,罗帆便能够提出一些之前所无法提出的,对这虚无海洋层更深刻的体悟出来。

    让宏阔道人不知不觉间生出一种,眼前的罗帆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宝藏,无论怎么挖掘都挖掘不到底的感觉。

    有着这样的感觉,他对于罗帆的敬仰与佩服,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强了。

    时不时的,他心底便生出这样的感慨“怪不得罗帆道兄能够将逆行之路走到如今这一步,其智慧果然不是我所能够比拟的。”

    而越是这样,宏阔道人心中对罗帆也就越是感到可惜。

    在怎么佩服罗帆,再怎么觉得罗帆的智慧不凡,他终究也还是真圣门下,终究还是更加相信,道尊的判断。

    道尊说过,逆行之路的成道希望相比于正行之路要小亿万倍,那便是小亿万倍。

    而他哪怕是再觉得罗帆不凡,也无法欺骗自己相信罗帆便是那亿亿兆分之一……

    所以,罗帆在他心中,显然便已经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距离死胡同,却只是几步之遥而已了。

    在这样的想法之下,他又怎么可能会不为罗帆而可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