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六十六章 特殊规则集合

第三千零六十六章 特殊规则集合

    在这一处修行道场之中,罗帆的视角便好似瞬间放大了亿万倍一般,根本不需要他耗费什么精力,便能够看清整方天地。

    看清整方天地,这对于罗帆而言本不是多难的事情。

    但,那终究还是需要牵扯他一定的精力才能够做到。这种牵扯对他的影响并不算大,若是真的没有其他手段辅助他观察,他也就自己施展手段来达成这个效果了。但显然的,玄这一处异次元的存在,使得他多了另一个选择。

    于是,才有着这样一处修行道场的诞生。

    至少,多了这一处道场之后,罗帆原本需要浪费在观察这一方天地上的精力能够被轻松的省下来——虽然不多,但省一点就是一点收获。

    这一日,罗帆的化身正在修行,忽然间微微一愣。

    却是,他忽然间发现,有着一名修士踏入了这一方天地!

    这时候,其所在之处却就在他最初踏入这一方天地之时所处的那一处流光虚空之中。

    “居然有人进入这一处机缘之地?这么巧?”罗帆心中却是颇为惊异。

    道尊之路所夺得的机缘之地的数量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哪怕是罗帆所感应到的那些机缘之地的数量,怕都要以亿万来计算了。

    这么多的机缘之地,虽然相对于能够接触到机缘之地的修士来说,数量其实算不得什么。但,因为诸多机缘之地的功效不同,像是罗帆现在所在的这一处冷门的机缘之地,千万年间能够有一名修士踏入,已经算是很频繁了。

    想要同时有复数的修士踏进来,那可能性却是渺小到了极点。

    而现如今,罗帆显然便碰到了这种渺小的几率了。

    这一名刚刚踏入这一方天地的修士并非是六劫强者,而是一名七劫强者。

    其实力,甚至相比于那一名在虚无海洋之中与罗帆进行赌斗的那中年女子更要强悍几分。

    这修士踏入那一处流光虚空之后显然是被那其中充斥着的无尽道理与玄奥所蒙蔽了,此时此刻却是极度沉迷于其中,就仿佛化身一块海绵一般,疯狂的吞噬周围无穷尽的道理与玄奥。

    随着其对周围的道理与玄奥的吞噬,他的身上开始渐渐的有着莫名的光影凭空涌现。

    这些光影极为奇特,似乎是一个世界,又似乎只是单纯的某种幻境。

    而随着他对周围那无穷无尽的道理与玄奥的吞噬,那光影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扭曲,原本还能够勉强分辨那乃是世界或者幻境,过一阵子之后,它却就像是与周围的流光渐渐混合了一般,只能够看到扭曲的光影,再难以将其分辨出来了。

    这种看似要彻底沉沦的表现被罗帆看在眼中,但他的心中却并没有就此放弃对这七劫强者的观察。

    他相信,这七劫强者绝不会就此彻底沉沦了。

    那流光虚空虽然诡异,虽然恐怖,但终究也只是一处考验之地而已。

    这样的考验之地,对于七劫强者来说或许会有些威胁,但却绝不至于致命。现如今那七劫强者看起来似乎是彻底沉沦了,但那也只是因为其一时大意而已。

    只要他能够反应过来,看清那流光虚空的本质,度过那考验,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的问题就只在于那七劫强者要用多少时间来看清真相,度过那考验了。

    这一等,便是百年之久。

    这百年之间,罗帆都没有放弃对那七劫强者的观察,当然,他自身也没有放弃自己的修行。毕竟已经决定了要正常按照这一方天地的正统修行体系去走一遍了,他自然不会半途而废。

    所以,这百年之间,他在这一方天地的修行体系之中的道行境界虽然并没有获得突破,依然是太乙纯阳,但对种种更高级手段的掌握,却是已经比起百年之前又进了几分。

    对这一方天地之中所蕴含的道理与玄奥的接纳,也比起百年之前又多了几分。

    这一日,在那流光虚空之中的那七劫强者忽然微微一震,在这一震之间,在这一震之间,其身上所萦绕着的那无数光影猛然散去。

    那原本源源不断向着其身体涌过去的无尽量的道理与玄奥,也在这时候彻底的断绝开来。

    在之前,因为百年时光的沉沦,其整个身体看起来就想死已经彻底融入周围的流光虚空这种了一般。

    那在其身体周围萦绕不散的光影,看起来就已经是彻底化作周围的流光,与周围的流光完全纠结在一起变得密不可分,甚至连分辨都做不到了。在当时,若不是罗帆一直关注着那七劫强者,明确的知道其就是在那一处位置,明确的知道其身体周围的光影已经渐渐的与流光同化了,说不定他都无法真正辨认出那是一名七劫强者。

    而这时候,随着那光影彻底消散,其身体所在之处就像是化作一颗不断喷洒光华的星辰一般,瞬息间有着无数流光向着四面八方飚射而出,转眼便彻底融入周围的流光虚空之中,再不可见了。

    在那原地,只留下那七劫强者的真身,一名看起来如同二十来岁青年模样的真身。

    这时候,这一名七劫强者的神色极为凝重,眼中透出强烈的后怕情绪。

    “居然差点栽了!这里不是机缘之地吗?怎会有如此危险?!”他口中这样说着,不断四处张望,似乎正在寻找从这一处流光虚空脱离的办法。

    对于七劫强者来说,从这流光虚空之中离开显然并不是难事。

    只要他想……

    所以,很快的,他便看出了这流光虚空的局限所在。

    心中微动,力量爆发出来,直接便撕开了这流光虚空,身形冲入那撕开的缝隙之中,直消失在这一处流光虚空之中。

    当他脱离流光虚空的瞬间,他便猛然产生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谁?!”瞬息间,他面上显现出惊色,忍不住喝了一声。

    之所以惊,却是他忽然想明白了,这种窥视一直锁定自己,这显然并不是刚刚发现自己再对自己进行窥视的表现。这分明是这种窥视早早就已经存在,只是自己在现在方才发现而已!

    被人一直窥视,而自己居然一直没有察觉,一直等到这时候方才勉强发现对方的窥视,那岂不是说对方有着太多太多的机会偷袭自己,自己的性命也已经是在刀口下晃来晃去无数次了?

    想到这个,他怎能不惊?

    作为七劫强者,此人的感知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

    在这瞬息间,他的感知便已经是扫过了这整方天地,将这整方天地的一切区域都纳入自身的感应之中,将一切可能是这种窥视来源之处,都里里外外的探查了一遍。

    只是,显然的,他根本找不到这种窥视的真正来源!

    他所发现的窥视,自然是罗帆的目光。

    之所以在之前他无法发现这种窥视,而现在真正踏入这一方天地之后却能够发现这种窥视,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之前他乃是在流光虚空之中!

    那流光虚空之中充斥着太多被扭曲过的道理与玄奥,这些道理与玄奥在之前甚至能够蒙蔽那七劫强者,让其几乎彻底沉沦其中,其蒙蔽效果有多强,不言而喻。在这种蒙蔽效果之下,那七劫强者自然无法察觉到罗帆的视线了。

    而这时候,在真正踏足这一方天地之后,那种蒙蔽效果显然已经消失,他的真实感应能力自然便能够得到发挥。发现这种窥视的视线,自然也就是极为简单的事情了。

    罗帆这时候仔细观察一番这七劫强者之后,便慢慢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他却并没有与那七劫强者进行交流的想法。

    毕竟只是踏入同一方天地修行而已,其实也并没有太多交流的必要。

    毕竟,这一处机缘之地并非罗帆所有,也并不是那七劫强者所有,它可以算得上是一处公共场所。既然是公共场所,那同时进入其中之人自然就没有必要一定要有所交流了。

    当罗帆收回目光之后,那七劫强者去是面色一阵变幻。

    他自然能够感觉到那种窥视感觉的消失,而这种窥视的消失,却是更让他感到不爽了。

    你什么意思?看了一阵子之后连句话都不说就走了,你是看不起我,觉得我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你在意的了吗?!

    在这瞬间,他身上涌起一股难言的阴寒气息,转眼间便让这整方天地如同陷入隆冬一般,温度瞬息间便降低了数十度。

    不是一片区域,而是整方天地,整体的温度都降低了数十度之多!

    只是这一番变化,这一方天地之中在这瞬间便有不知多少生灵死于非命了。

    虽然这一方天地充斥着无尽的先天元气,其中的生灵都是已经超越了寿限桎梏的那种生灵,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生灵都拥有强大的力量。并不代表所有生灵都能够抵抗这种忽然降低的温度!

    只是转眼间,这整方天地看起来就像是陷入了世界末日之中一般。

    过了好一阵子之后,这一方天地的众生方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时间,一股股惊天动地的怨气凭空出现,直接汇聚在这七劫强者身上,瞬息间就将这七劫强者给彻底的淹没了。

    在这过程之中,这七劫强者甚至都反应不过来,只觉得周围黑雾汇聚,再转眼之间,他的感知就已经被那漆黑如墨的黑色液体给彻底的阻断了。

    轰轰轰轰……

    随着这变化,种种恐怖的轰鸣在这瞬间不断的响起,在这轰鸣之间,整方天地似乎瞬间变成了修罗地狱一般。

    无边的血光充斥着整方天地,并开始不断难道向着此时此刻这七劫强者所在之处的那一团漆黑如墨的液体不断的汇聚而来。

    随着这血光汇聚的,还有着更多的怨气,不断的增强那将七劫强者淹没的黑色液体,让那些液体在这过程之中变得越来越漆黑,也让那些液体变得越来越凝实,隐隐间甚至有着固体的味道了。

    这一方天地本就更像是灵异天地,其中存在着无数的诡异。

    在这样的诡异天地之中,犯下任何错误,都可能导致无法想象的恐怖后果。

    这七劫强者虽然强悍无匹,感觉上实力甚至远远凌驾于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修士之上,但在这瞬间直接将这一方天地之中的数成生灵直接毁灭,那所产生的后果,也绝不是他所能够轻易承受的。

    “居然有这样的存在,看来我之前所发现的还只是天地的表象而已啊。”在这时候,罗帆在那异次元之中却是双眼大亮,显然是发现了一些自己之前所没有发现的东西。

    他所发现的不是其他,正是这时候凭空出现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那种难以言喻的特殊规则集合!

    那种特殊的规则集合这时候浮现于天地之间,引导着整方天地的威能,以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疯狂的攻击着那七劫强者。

    那怨气,便是这规则集合出现的引子,而规则集合,也是这怨气如此强悍的根源!

    此时此刻,那七劫强者却是感觉自己好似是陷入了一个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之中一般,自己的心神似乎已经是与自己的身躯,与自己的力量彻底分割开来了,自己好似直接化作了一个极为普通的生灵直面一个无比诡异也无比恐怖的世界。

    “怎么回事,是什么力量隔断了我与身躯的联系?!”他在这时候心中却是骇然无比。

    眼前这种变化已经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之外了。

    若是一般生灵,这时候怕就彻底沉沦于周围这个恐怖的世界之中,甚至以为自己本来就是如此弱小的普通人,完全忘记自己本该拥有无穷力量,无穷威能的。

    但,他再怎么说也是七劫强者,心志之坚定,根本无法想象。哪怕是这时候那种特殊规则集合已经是将他与身躯、力量之间的联系彻底断开,也有着种种诡异的力量正极力模糊他的记忆,模糊他意志,他也依然守住了自身的自我,清楚的记得自己所本该拥有的一切。

    。